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四一节 上级

时间:2018-06-07作者:黑天魔神

    屏幕上的胖子虽在微笑,却可以从话里听出他不太高兴:“小廖啊,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在晚上找我?就不能换个时间吗?”

    廖秋满面严肃:“局座,三三**号目标出问题了。”

    “局座”这个称谓在网络上广为人知,专属于战忽局专家。廖秋所在的系统内部也直接套用,算是一种不错的身份伪装。

    无论任何时候直呼对方姓名,都存在泄密的可能性。外号就不一样了。

    胖子面色微微一凝:“三三**号?你是说谢家的那个人?”

    “是的。”

    廖秋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问:“现在怎么办?”

    胖胖的局座思维慎密:“他会不会是故意威胁,想要提高我们给他的身份待遇?”

    廖秋摇摇头:“不可能。除了国安部门的招募,我还没有对他说过关于身份方面的问题。”

    “其它已经接触过的修炼门派会不会泄密?与三三**号进行接触?”

    “我一直跟着三三**号,没有发现这种迹象。”

    “国外方面呢?雷极宗门毕竟是在高棉国那边,境外接触的几率非常大。”

    “就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三三**号被策反的可能性不大。他的政审分数高达九十七分。”

    屏幕上的胖子轻轻按揉着太阳穴,皱起眉头,嘟囔着:“真是麻烦,偏偏遇到这种事情,而且还是谢家的人”

    这时,廖秋的另外一部手机发出清脆微信彩铃声。拿起来一看,迅速滑动屏幕,廖秋深深吸了口气,视线转移到正在通话的屏幕,急促地说:“泽州警方协助部门刚刚发来消息:三人死亡,三人重伤。全部都是三三**号所为。”

    圆润的胖子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辣:“都是普通人?他对普通民众下手了?”

    廖秋解释道:“是谢振东安排的人,他们从很多年前就对苏家进行监控。这部分资料我上个月就完成了整理上传,档案编码乙甲甲戊丙,一零零七八。”

    胖局座脸上刚刚浮起的凶意略微淡化。他点点头:“那份档案我看过了。谢振东的确很过分。究其根底,其实还是要落在谢建国身上。只是谢老将军那边不发话,我们也不方便插手。”

    廖秋适时加了一句:“所以我觉得,三三**号现在的行为,完全可以理解。”

    屏幕上的胖子眉毛一扬:“小廖,听你的口气,好像是站在他那边?”

    廖秋回答很认真:“我只是就事论事。”

    “启动第二方案,先消除影响吧!”

    胖胖的局座再次揉起了太阳穴:“真是头疼,为什么就不能来点儿简单轻松的任务?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些修士,偏偏还得给他们擦屁股。唉这是一个对现实具有强烈不满,迫切想要改变的家伙,但他不是一个坏人。”

    廖秋再次发问:“三三**号执意要杀死谢振东,这该怎么处理?”

    “让他杀吧!”

    屏幕上的胖子咒骂着:“所有事情都是谢振东自己搞出来的。要是换了我,也饶不了那个家伙。还是那句话,消除影响唉,好像最近我们一直做着同样的事情,唉”

    骂归骂,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却有条不紊:“谢建国不能动。控制好三三**,不能让他再乱来了。我现在就去找谢将军,把事情对他汇报。”

    十多分钟后,廖秋赶到医院,在院方值班主管的办公室里,找到了谢浩然。

    值班主管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被谢浩然抓住头发,钢刀架在脖子上,正准备砍下头颅。

    愤怒就像不断添加汽油的火焰,在身体里越烧越旺。

    同时在谢浩然脑海里伴随产生的思维意识,充满了震惊。

    谢振东对泽州的控制,真正达到了方方面面,就连医院这种地方也没有放过。

    病人看病要挂号,购买病历本,同时出示个人身份证。

    院方拒绝接诊苏夜灵。因为电脑资料里明明白白将此人列入了“拒诊者”名单。

    不仅是苏夜灵一个,整个苏家,上至方芮,下至年纪最小的苏芷兰,统统都在名单上。

    如果廖秋晚来半分钟,谢浩然会把整个医院杀得血流成河。

    深埋在他心里的狂暴与凶残,在今天,在这个时候,真正被彻底激发出来。

    无论这些人与谢振东之间是否有联系,无论他们是不是谢振东的下属,总之统统要死。

    手指死死抓住医院值班主管的头发,左脚膝盖用力顶住她的后背,将整个人上半身抓起来,拎高,刀刃表面反射出冰寒的金属光泽。注视着刚刚闯进办公室的廖秋,谢浩然嘶声咆哮:“你让我放了她?很好给我一个不杀她的理由。”

    不等廖秋回答,谢浩然恶狠狠地说:“这可是医院,是医院啊!什么叫做“拒诊者”?他们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权力?就因为谢振东那个狗杂种一句话,下面的人就不顾一切舔着他的屁股,断绝了苏家所有人的希望和前途?”

    廖秋举起双手,尽量缓和着气氛:“听我说,冷静,你一定要冷静。这不是她的错,在她上面还有人。”

    谢浩然死死咬着嘴唇,粗大的青色血管在额头两边不断凸起,紧绷的肌肉在脸上显出轮廓。这一刻,他与真正的疯子没什么区别。

    “你答应过我一些事情。”缓缓松开手指,把半死不活的值班主管扔到一边,谢浩然用带有怒火的双眼盯住廖秋:“你说过,会让我的亲人在这座城市里好好生活,像普通人那样。”

    廖秋高高提起的心脏缓缓有所回落:“是的,我当然记得。”

    谢浩然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说话又快又狠:“现在怎么办?”

    廖秋早已在来的路上打好了腹稿:“医生回来的。只要是合理的要求,都会得到满足。”

    谢浩然凶狠的目光仿佛要穿透廖秋双眼:“你最好不要骗我,也不要尝试着试探我的耐心。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日落,我要看到原本属于我们苏家的东西,一样不少,完完整整摆在我面前。”

    “时间太短了。”廖秋坦言道:“三天,你至少得给我三天。”

    谢浩然已经不是白天时候那个可以商量的年轻人。他眼睛里散发着狼一样的冷光,摇摇头:“明天,太阳下山以后,我会杀人。”

    补充了一句:“我改主意了,谢振东必须死。”

    廖秋脸上一片平静。

    没有提到谢建国,只说是谢振东很明显,谢浩然不是那种疯狂到极点得得疯子。他仍有理智,事情也没有到不可收拾,全盘崩溃的局面。

    “那是你的家事。”廖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语气和声音都变得具有安慰与劝解效果:“你得明白自己的能力与责任。我们都想要改变这个世界,这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到的事情。我们都在付出努力,每个人,包括你我。”

    森冷光芒逐渐从谢浩然眼睛里褪去。他抬起脚,踩着半死不活的医院值班主管身体走向门外。从廖秋身旁经过的时候,他停下脚步,认真地说:“你最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否则”

    后面的内容没有说出口,就这样在沉默中封闭。

    太阳升起来了。

    没有警察,也没有陌生人像从前那样毫无预兆出现在面前。虽然不是在自己家里,是躺在医院床上,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苏夜灵睡得很香,很沉。

    住院部三十一楼的高等病房费用昂贵。这对谢浩然来说不是问题。他不是毫无理智的疯子,昨天晚上的屠杀只是针对个人。等到冷静下来,流淌在血管里的愤怒也缓缓消失。

    看了一眼躺在陪床上睡着的苏夜云,谢浩然伸手点了点苏晓凝的肩膀:“跟我出来一下。”

    洗过脸,擦掉脸上抹花的妆容,露出白净的皮肤。苏晓凝脚步很轻,抬腿走路很是缓慢。昨天晚上回家没来得及换鞋,十多公分高的鞋跟踩在水磨石地板上,会发出突兀的声响。

    这里毕竟是医院,要保持安静。

    穿过走廊,来到外面与门诊大楼连接的平台上,谢浩然伸手从衣袋里摸出烟盒,想了想,还是塞了回去。他转身注视着带有几分倦容的苏晓凝,张口叫了一声“姐”。

    美丽的少女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虽说知道谢浩然是自己的表弟,可是两个人用“姐弟”这样的亲昵称呼,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多多少少,有些不太适应。

    心里很是温暖。

    “哎嗯好”

    是的,他是我的弟弟。苏晓凝有些慌乱,脑子里晕乎乎的,寻找着合适的回应字句,可是真正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却是几个感情复杂,充满了太多内涵的单字。

    谢浩然笑了。

    他有一双可以看透人心的明亮眼睛。

    “别担心,只要把姑姑的身体调养起来,她会好的。”

    说着,谢浩然话锋一转:“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