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四四节 神灵战争

时间:2018-06-09作者:黑天魔神

    因为大家的屁股都不干净,裤裆里或多或少都夹着屎。

    李平康被抓了,曹烨被抓了,常爱芬也未能幸免。

    他们只是谢振东跟随者群体里最为显眼的那一批。

    谢建国虽然位高权重,却无法保住这些人。

    调查组直接来自更高级部门,事先准备好的应对计划无法派上用场。

    想到这里,谢建国就不寒而栗:谢浩然什么时候与高层人物接上了关系?而且看现在的情形,好像对方的实力还超越了父亲谢伟长。

    几天以来,谢建国一直接到来自方方面面的警告。部门很多,都是自己绝对不能招惹的大人物。警告内容千篇一律,都是让他“不要插手泽州的事情”。

    对方没有说明“如果我插手了”会怎么样。那种事情其实想想就能明白。一意孤行,强行对抗的结果,恐怕连父亲出面都无法解决问题。

    可是,我这次真的是损失惨重啊!

    亲生儿子成了残废,原本在泽州安排的一切被全部捣毁。真正是树倒猢狲散,以后谁还会听从我谢建国的命令?谁还会死心塌地跟着我?

    坐在床前,看着沉沉睡去的谢振东,谢建国一言不发,隐约可以听到他从口腔深处发出紧咬牙齿的摩擦声。

    一个瘦长的黑影出现在他身后。略微躬着背,态度很是谦恭。

    “去查查他的底细。”

    谢建国没有转身,他知道来人是谁:“我要知道我三弟那个儿子在昭明这些年来的一切。不要有任何遗漏,我要看到最详细的资料。”

    黑影恭敬地答道:“如您所愿。”

    ……

    湿热天气在整个夏天都是泽州的主调。天空晴朗的时候不多,那意味着阳光以更加强烈的方式直接投射在地面上。热腾腾的仿佛一切都点着了火,走在柏油路上,会觉得脚下有些软,就像一大片黑色的,半凝固状态的糖浆。

    廖秋与谢浩然坐在树荫底下。木质长凳刚好就是两个人的位置。这里原本是给情侣准备,这片绿荫地带本来就叫做“情人坡”,附近绿化带里长满了叫做“情人草”的植物。只要是脑子正常的父母,从来不会带着孩子来到这种地方。因为随时都可能遇到男人搂着女人朝着对方嘴唇上啃,年幼懵懂的孩子还会伸手指着,仿佛发现新大陆那样尖声喊叫:“爸爸妈妈你们看,叔叔饿了,他要吃掉阿姨。”

    廖秋其实长着一副瓜子脸,下巴很尖,身上散发出很招女人喜欢的油滑气息。这绝对不是说他坏话。“好男人”其实是个贬义词。那代表着呆傻、蠢笨、木讷、不懂风情。

    这年头只有坏男人才招女人喜欢。油嘴滑舌是最醒目的优点,言语当中带上**字句才会让女孩觉得面红心热。在道德封闭空间里呆久了,人人都想要释放。趁着对方对自己产生好感就主动拉手,然后搂住腰,约着看看电影,或者到夜晚公园里吹吹风,畅谈人生,轻松容易就越过“接吻”这一关。

    只要保持旺盛进攻的势头,女孩子根本无法抗拒,很快就会成为你的战利品。

    还是那句话:逻辑思维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当她们结了婚,生了孩子,美丽容颜逝去,才会真正发现“老实人”身上的优点。那意味着家庭状况稳定与幸福,和谐美满的现在与将来。只不过……选择已经做出,后悔也来不及了。

    廖秋嘴里含着一颗话梅,眼睛直勾勾盯着远处另外一条长凳上的男女。他们在那里坐了很久,男的抱着女的,从肢体动作与身体角度来看,应该是你侬我侬,天气热,情更浓。

    “简直是伤风败俗,为老不尊啊!”

    廖秋不无感慨地摇摇头,从嘴里吐出吃干净的果核,又从食品袋里拿出另外一颗塞进嘴里,皱起眉头,低声嚷嚷:“太辣眼睛了……见鬼,我为什么会选了这么一个地方。要不咱们换换,找家咖啡厅,至少那里有空调,比这里凉快多了。”

    长凳上的男女都上了年纪,头发花白。从两人佝偻的背影判断,平均年龄至少在六十五岁以上。

    谢浩然一直翻看着手里的资料。

    一个小册子,封面上是四个印刷体文字《保密条例》。

    一本证件,表明自己是国安九处的下属成员。

    他看得很慢,很仔细。

    良久,谢浩然合拢保密条例,抬起头,注视着侧向坐着的廖秋,淡淡地问:“你好像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注意我?”

    廖秋头也不回地答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久,才几个月的时间。”

    谢浩然面色平静:“就因为我灭掉了贺家,成为了雷极掌门?”

    廖秋显然没有环保意识。他把话梅核“噗”地吐出很远,目不转睛盯着远处搂着老太婆接吻的白胡子老头:“贺定元很厉害。他可是筑基境界的人物。你今年才多大?连他都被你玩死了,这本来就足以说明问题。”

    谢浩然进入了话题核心:“我不明白,你把我招进这个部门,到底想干什么?”

    太阳在天空中偏移着位置,阳光从对面照射过来,非常刺眼。廖秋闭上眼睛轻轻揉着,转过身,含着话梅的口腔侧面鼓起很大一团,含含糊糊的回答:“你们的用处可多了。别小看你自己,你能发挥的作用,比你想象中要大得多。”

    谢浩然皱起眉头:“我们?”

    廖秋转过身,看了他一眼:“你该不会觉得,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修真者吧?”

    谢浩然淡淡地笑笑:“我还没有愚蠢到那个地步。”

    廖秋也笑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秘的存在。金字塔、巨型地画、关于海洋与地层深处,还有宇宙……有些问题可以通过科学进行解释,有些则不能。”

    谢浩然扬起眉毛:“比如?”

    廖秋没有直接解释:“你应该听过女娲造人的神话故事吧?有没有看过《圣经》?上面说了,上帝才是制造人类的伟大工程师。还有玛雅神话、希腊神话、北欧神话、埃及神话……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的传说故事都不一样。但只要你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其中有些部分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

    谢浩然收起了之前的玩笑心态,认真地问:“你想告诉我什么?”

    廖秋抬起右手,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我们是华夏人,国境就是把我们保护在这个范围内的防护线。但是在我们之外,其它国家,别的地方,同样也有实力强大的神秘人物。他们拥有的能力同样超出了自然界限,无法用科学解释。”

    谢浩然微微眯起双眼,没有说话。

    廖秋低沉的声音在继续着:“这是在公众看不到的地方进行战争。是的,战争,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无论我们还是他们,都想要消灭对方。很混乱,一团糟,战争打了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历史不仅仅只是书本上我们看到的那部分。你是修士,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谢浩然感觉深埋的身体内部的《珍渺集》正在摇晃,释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圣光芒。它的书页厚度原本只有三指宽,就在廖秋说出“历史不仅仅只是书本上我们看到那部分”的时候,《珍渺集》的书页突然增加,急剧变厚,凭空多出了一倍的数量。

    心里扬起了惊涛骇浪,谢浩然丝毫没有显露在脸上。他很平静,情绪控制能力极强,一边听着廖秋说话,一边在脑海里翻阅着《珍渺集》上新出现的内容。

    “宗教之所以出现,并且成为现在的样子,同样是在以往时代历次战争的结果。”

    廖秋竖起一根手指,在谢浩然面前晃了晃:“别乱想,不是你认为的常规战争,而是专属于神灵之间的战争。侍奉天主的神父干掉了崇信真主的阿訇,释迦摩尼非常成功的干掉了萨满。他们都想占据这个世界,因为人多就意味着信徒数量增加。呵呵……现在,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珍渺集》上对此有专门的记载。

    谢浩然平静地点点头:“大概懂了。”

    廖秋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你好像知道我说的这些事情。怎么,你是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听说过?”

    谢浩然总是可以在谈话中占据主动权:“连你都知道“神灵战争”,我为什么不能?”

    这是《珍渺集》上关于远古战争的记录。

    廖秋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用深邃的目光盯着谢浩然:“我们不想介入,但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就不会降临到你的头上。我们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力量,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这是任何人都不会从官方报道里知道的事情,是专属于修士的战争。”

    谢浩然心中一片明悟:“所以,你们在集结军队?”

    “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从很多年前,从大革命时代就是这样。与常规意义上的战争概念不同,“神灵战争”是看不见的,交战双方都会掩盖各自力量的存在,不会让公众知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