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四六节 承受力

时间:2018-06-09作者:黑天魔神

    <>她的表现让谢浩然产生了怀疑。

    把西瓜递给贺明明,冲着她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拎起塑料袋,随口打了声招呼,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谢浩然在苏芷兰旁边坐下,漫不经心地问:“芷兰,姑姑在家吗?”

    苏芷兰摇摇头,脸上的烦恼神情丝毫没有消减。她手里拿着几根从绿化带拔来的野草,用力揪着草叶。嫩绿色的汁液在手指上晕开,看着有些脏。

    谢浩然瞟了一眼她的手,声音依然平静。

    “我一直想问问你,平时学习成绩怎么样?”这是很正常的谈话切入方式。

    苏芷兰脸上的愁苦略有缓和。她点点头,话语当中听得出自信成分:“还可以吧!”

    谢浩然想要知道更具体的情况,笑着问:“你在班上排第几名?”

    毕竟是小女孩,没有那么重的心机:“第二名……嗯,也有第三名的时候。”

    “不错,不错,这就对了。”谢浩然的目光在苏芷兰身上不断转移,仔细观察:“现在家里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昨天我还跟姑姑商量,她说你学校离家远,每天回来吃完饭再赶回去很累。再有一个多星期你们就放暑假了,从下学期开始,姑姑打算让你住校,就不用这么辛苦。”

    “不,我不住校!”

    听到这里,苏芷兰脸上刚刚露出的笑意骤然消失,猛地从石凳上跳起来,整个人仿佛看见了鬼,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身体颤抖幅度很大。她不停地摇头,嘴里不断重复着“我不住校,我不住校!”

    谢浩然不动声色注视着她:“别担心,住校花不了多少钱。”

    以苏家以前的经济状况,苏芷兰每天在学校的晚餐费用,是一笔相当大的开支。为了把这笔钱节省下来,她每天下午放学都要回家吃饭,路上往返时间至少一个钟头。如果住校的话,就不用那么麻烦。

    “不,我不住校。”

    最初的惊骇过后,莫名的悲伤爬上苏芷兰面孔。她转身面对着谢浩然,用力抓住他的手,摇晃着,连声哀求:“表哥,你跟我妈说说,我不住校。我……我要回家。”

    谢浩然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为什么?”

    “因为……”

    两个字脱口而出,但是后面的内容仿佛突然间被某种物体塞住喉咙,无法发出音节。

    谢浩然关注着她的情绪变化:“你好像不太相信我?”

    苏芷兰抬起头,眼睛里有些茫然,但更多的还是肯定:“怎么会,表哥你是好人。妈妈和外婆都说了,你……”

    “你今天去上学的时候,穿的不是现在这件衣服。”

    谢浩然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话,目光锁定苏芷兰身上的外套:“应该是蓝色带白条纹的那件才对。我了这么多天,对你的习惯多少有些了解。衣服通常是两天一换,有时候三天,都是你自己洗,外婆和姑姑从不过问。蓝色带条纹那件外衣是你今天早上刚换的,现在你却穿着这件……能不能告诉我,早上那件衣服哪儿去了?”

    一股不安的感觉忽然用上苏芷兰心头。她的双手颇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低头是心虚的表现,互相握在一起的手指也显得僵硬。

    谢浩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你好像摔了一跤?”

    苏芷兰一惊,正准备张口否认,只见谢浩然伸手指着自己的左腿,认真地说:“刚才你站起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这只脚好像是在踮着走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膝盖受伤了。”

    女孩眼睛里的光彩迅速暗淡下去。此时此刻,她对谢浩然产生了敬畏心理。就像所有心中秘密被看穿的人,虚弱与惊慌是整个人身上仅存的部分。虽然最后的遮羞布尚未被揭开,却只是时间问题。

    谢浩然叹了口气:“芷兰,你是一个乖巧的孩子。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至少在表哥看来,你比大多数同龄人做得都要好。”

    “但是,你不够聪明。”

    “不是所有人都能单独解决问题。很多事情永远不会按照你自己的理想延续。成年与幼年之间的区别非常大,这就是能力上的差距。我知道你不想给家里增添麻烦,你正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你做得很不错,表哥亲眼看到了。从我来的那天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一个很要强的孩子。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从不给外婆和姑姑添乱子。”

    谢浩然抬起右手,冲着苏芷兰翘起大拇指。她看着这个动作,丝毫没有露出笑意,却颤抖着身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谢浩然伸手抚摸着她的长发,就像安抚着一只柔弱无助的小动物:“想哭就哭吧!表哥不会告诉外婆,也不会告诉姑姑。”

    年龄是拉近两个人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与外婆和母亲比较起来,苏芷兰对谢浩然的亲近感要更多一些。

    她哭得很伤心,抽抽搭搭,抹着眼泪,话语哽咽:“车……表哥你送我的自行车……呜呜……”

    谢浩然从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撕开,递过去,试探着问:“怎么,车丢了?”

    苏芷兰不断摇着头,更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车被我同学抢了。”

    谢浩然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冷。在长达半分钟的时间里,他没有说话,整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发现,控制情绪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奢侈且困难的事情。倒不是说年轻人容易冲动,性子暴躁,而是来到泽州以后,几乎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在刺激着自己,将所有狂暴毁灭因子从细胞最深处提炼出来。

    “芷兰,抢你自行车的同学,是男的还是女的?”谢浩然的话里带着笑意,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这笑声所代表的意义。

    “……女的。”

    苏芷兰慢慢止住哭泣,说话带着浓重的,几乎是止不住的间歇性鼻音:“她们说我的自行车是偷来的。说我这种穷丫头连学校里的饭都吃不起,怎么可能会有钱买自行车。”

    “你没告诉老师吗?”谢浩然有些奇怪,按照正常逻辑概念,老师应该是这种事情的第一处理者。

    “我说了,可是……”

    苏芷兰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可怜小兔子,身体畏缩着,低着头,肩膀在悲伤控制下轻轻颤抖:“老师不相信我。她说她很清楚我妈一个月挣多少钱。那辆自行车……我,我根本就买不起。所以……”

    后面的话苏芷兰没有说下去,也不需要再说了。

    她仿佛是下了决心,咬咬牙,用颤抖的手指慢慢解开衬衫,把整条左臂从衣服里露出来。

    白皙的皮肤表面布满了青紫,仿佛尚未调开的颜料在宣纸上晕开。从肩膀到前臂,正面和反面,大大小小,到处都是。

    苏芷兰穿上衣服,弯腰卷起裤管,腿上同样也有类似的淤伤,只是面积没有胳膊上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大。

    谢浩然感觉一种明亮的东西正从自己身体里隐去,迅速退场。代替它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浓密得无法化开的血雾,尖锐到极点,伸手触摸就能划破皮肤的锋利獠牙。

    “这是谁干的?”他的声音里已经听不出笑意。

    苏芷兰没有说话,低着头。如果不是被逼迫到了无法忍受的终点,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心里的秘密向谢浩然坦白。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因为答案不言而喻。

    她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落在自己头顶,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苏芷兰仰起头,看到谢浩然眼里重新出现了一抹微笑。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安慰药剂,胜过千言万语,也掩盖了所有的情绪。而带给自己的,是无比欣慰的温暖,还有放心。

    ……

    泽州三十七中是一所初级中学。按照正常教学计划,三年级毕业班已经在前一个星期结束了毕业考试,初一和初二年级本周进行期末考,然后就是所有学生翘首企盼的暑假。

    甘林珠刚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就看到站在外面走廊上的谢浩然与苏芷兰,然后听见苏芷兰怯生生的声音:“表哥,这是我们班主任甘老师。”

    谢浩然朝前走了两步,伸出右手:“甘老师你好,我想跟你谈谈苏芷兰的事情。”

    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四十多分钟。甘林珠很不高兴地看了一眼苏芷兰,直接无视了谢浩然伸过来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房门,自顾走了进去。

    她很不高兴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扰。

    三十多岁的甘林珠身材明显有些发胖。她其实长得不错,美丽容颜却被太多的脂肪所遮掩。之所以产生“减肥”的想法,是因为今年年初时候学校召开教师联谊会,一名市府官员指名道姓要见她。

    那是甘林珠的老同学,年轻时候曾是她的追求者之一。无法得到的遗憾感觉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炽热。可是等到见面后,惊讶与失望也就由此产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