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四九节 局

时间:2018-06-13作者:黑天魔神

    这绝对不是撒谎,只要看看那个男人的眼睛,曲艳玲就明明白白知道,他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用颤抖的手拉开抽屉,拿出装着零用钱的小包包,曲艳玲脸上全是苦涩。

    苏芷兰放下话来:明天你要是不还一辆新车,老娘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话与自己从前说过的时候一模一样啊!

    ……

    甘林珠走进校长办公室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傲慢自得的笑容。

    昨天下午放学回家后,她接到一个自称是学生家长的电话,对方邀请她到本市最豪华的西餐厅吃饭。

    对方说出的学生的确就在自己班上。身份也合情合理,说是那孩子的叔叔,此前一直在国外,最近刚回来,听孩子父母说起甘林珠这个班主任认真又负责,于是想要请她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笑脸相迎,甘林珠在电话里客套推辞了几句,对方却声称已经把车子开到甘林珠家楼下,言语当中隐约表示:甘老师你一定要来吃这顿饭,因为我有好处给你。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错过。甘林珠没有多想,穿衣下楼,果然看到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停在那里。

    贺平南扮演的学生“叔叔”丝毫没有破绽。驱车前往西餐厅,在订好的餐桌前坐下,豪华丰盛的晚餐让甘林珠很满意,只是对方把钱递过来的时候,她有些惊讶。

    五千块钱毫无遮挡,也不像别人送钱那样外面至少套个信封。就这样整整齐齐摆在餐桌上,推到面前。

    “我刚从国外回来,听我大嫂说起甘老师对孩子很负责。我那个侄女以前很调皮,小学时候就……所以她能有今天的成绩,与甘老师你的悉心教导密不可分。”

    “对了,有件事情想要麻烦甘老师。是这样,我有个朋友的孩子明年小升初,也想进你们学校,还请甘林珠帮帮忙。”

    “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但是以甘老师你的能力,在孩子考试的时候帮帮忙应该没问题吧!改卷的时候稍微松动一下,面试的时候打个招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那个朋友说了,只要甘老师愿意帮忙,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五千块只是一点辛苦费,如果事情成了,我朋友愿意出这个数。”

    贺平南当时伸出右手,张开五个手指。

    这件事情在甘林珠看来,是可以做的。

    现在小升初已经成为诸多家长最头疼的问题。人人都想上好学校,三十七中虽说不是一等民办中学,教学质量却也排名靠前。类似的事情,甘林珠以前就做过好几次。只是每次收钱都没有现在这么多,也就是人均两万左右。

    五千块好处费就摆在面前,而且后期还有整整十倍的报酬。

    她想也不想就拿起钱,装进口袋。

    像这种“懂事”的学生家长实在不多,老师也最喜欢。

    走进校长办公室,从昨天晚上就产生的好心情仍在持续着。甘林珠大喇喇地在椅子上坐下,笑着问:“校长,你找我?”

    校长看了她一眼,认真地问:“你手机带着吗?”

    甘林珠不明就里地点点头:“带着。”

    校长“唔”了一声,点开他自己的手机屏幕,发过来一段视频。

    “甘老师,你自己好好看看。”

    说着,校长从对面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前,把敞开的房门关上。

    视频不算短,长达七分钟以上。刚看了一会儿,甘林珠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煞白。

    视频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就是贺平南。当然,甘林珠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是班上学生的叔叔。

    完完整整记录下昨天晚餐交谈的那一幕。从拍摄角度来看,摄像头当时应该就在对方身后,偏转三十度左右的位置。甘林珠在视频上的影像非常清晰,摆在餐桌上的那叠钞票非常显眼。搭配着两个人的谈话内容,一切隐密都暴露无遗。

    我被算计了!

    甘林珠脑子里下意识冒出这个念头。

    校长慢慢走回到椅子上坐下。他双手平摆在身前,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甘林珠:“请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甘林珠脸上丝毫没有之前的傲慢,她在不由自主地发抖,几乎连手机都无法握住。恐惧在眼睛里迅速扩大,进而溢出眼眶,占据了整张面孔。

    “这……这是故意陷害,有人想陷害我。”

    “校长,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被人陷害的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校长皱起眉头:“陷害?甘老师……你要说是陷害,倒也可以理解。说实话,今天早上别人把这段视频发给我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跟你现在一样,都觉得这是一个陷阱。”

    甘林珠额头上渗出冷汗,连连点头,忙不迭应和着:“是的,是的,就是这样。”

    校长突然话锋一转:“可就算是陷害,也是你自己主动撞上去的。你自己看看,这段视频一直是别人送钱给你,而且你与这个人谈论的话题还是关于小升初。看看你们说话的口型,再听听你自己的声音,这些话可不是胡编乱造。难道你还不明白,这是收受贿赂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甘林珠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她感觉脑子里有无数念头像蚊子一样在盘旋,发出足以令自己活活爆炸的恐怖“嗡嗡”声。

    很多事情其实摆在私下处理都没有问题。“公平”也只是在相对合理情况下存在,尤其是孩子上学,在看中学生考核成绩的前提下,还要考虑家庭情况,以及学生家长的职业、财富等因素。

    朦胧恐惧中,她听到了校长的声音。

    “这种事情闹开了对大家都不好。喏,你看看视频下面,这是对方同时发过来的。他说得很清楚,给我们学校二十四小时的处理时间,也就是只有今天一天的时间。等到明天早上,如果我们没有对你进行处理,这段视频就会交到市教育局,然后在网络上发布。”

    甘林珠觉得心脏被一柄重锤狠狠砸中,一片稀烂。

    “小甘……你自己写辞职信吧!我相信教育局那边跟我是一样的态度。这个事情的性质太恶劣了,根本没有商量回旋的余地。如果对方执意捅到上面,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还会对学校造成严重影响。要是你自己辞职,学校方面可以按照正常程序处理。养老金和保险方面有一定保障,可如果是局里下文件直接开除……那就不一样了。”

    半小时后,失魂落魄的甘林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她把事情前后仔细想过,站起来,朝着教室走去。

    她把昨天贺平南提到的那名学生叫出来,怒不可遏,劈头盖脸狠狠骂了一顿。

    贺平南的电话当然已经打不通了。

    但是这名学生家长还可以联系上。

    混乱在持续。

    等到甘林珠对照家长联系手册,把该名学生家长叫到学校的时候,混乱再次升级。

    叫骂、指责、口沫四溅、指名道姓的骂战很快升级为肢体冲突,满面懵懂莫名其妙的家长就算是涵养再好,也会被她毫不留情破口大骂所激怒。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撕扯头发,脱下高跟鞋朝着对方脑门上乱砸,等到其他老师闻讯赶来,将对战双方分开,被学生父母按在地上一顿胖揍的甘林珠已经满脸是血。她声嘶力竭尖叫着自己是被迫害者,对方也张口怒骂“你狗日的怕是精神不正常,我女儿根本没有一个在国外的叔叔。”

    苏芷兰与其他同学一样,站在走廊上默默观战。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这是自己报复的一部分。

    如果甘林珠此前在对待曲艳萍的问题上公正一些,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

    表哥给过她机会,但是她不要。

    殴打虐待自己的人,不止曲艳萍一个。那个被贺平南谎称是“自己侄女”的同学,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一个也不会放过,既然是保护,就要一个一个来。

    谎言编造得高明,就会成为令人相信的真话。何况那五千块钱可不是电影里的假道具,真金白银摆在面前,换了任何人都会上当受骗。

    学校保卫处的人来了,把争斗双方统统带走,教室与走廊上很快恢复正常秩序,只有地面上残留的暗红色血滴,明明白白告诉人们这里发生过什么。

    望着天空中颇为刺眼的太阳,苏芷兰笑了。

    ……

    城市拆迁也许是这颗星球是的永恒话题。无论任何一座城市,无论早晚,都会进行着类似的行为。高楼大厦从废旧建筑之间拔地而起,居住者像蚂蚁一样被赶来赶去。

    兴宁盛景是泽州新开发的楼盘。无论位置还是户型都有很大的可挑选空间。谢浩然不可能永远呆在泽州不走,他想要在临走前为家里人多做一些事情,尤其是房子。

    越野车缓缓驶入了售楼部侧面的停车场,谢浩然带着苏晓凝从车上下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