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五二节 粗暴行为

时间:2018-06-13作者:黑天魔神

    ..都市伪仙

    旁边那一桌,女孩与女销售之间就房子价格的争论已经分出胜负。

    价格没能谈下来,女孩表情很是无奈。她闷闷不乐转过身,嘴里嘟嘟囔囔:“太贵了,首付这么高,以后每个月还贷那要那么多钱……喂!陈志铭,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你眼睛往哪儿看呢?”

    为首的年轻男子连忙从苏晓凝身上收回视线,慌慌张张转过身,忙不迭回应道:“我听着呢!你说……嗯!不就是首付嘛!我爸我妈已经答应了,只要咱们俩到民政局把结婚证领回来,首付款他们出。”

    女孩显然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糊弄过去。她朝着陈志铭先前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收回目光,脸上挂满了冰冷寒霜,冷笑道:“那边很好看是不是?那你过去啊!凑近点儿,干脆抱着人家好了。就你个样子还结什么婚?你干脆大街上看哪个女人漂亮,直接带回家去做老婆好了。”

    陈志铭慌了,矢口否认:“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女孩从鼻孔里发出冷哼,一丝厌恶爬上了面孔:“我在这里为房子的事情跟人家说了半天,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你倒好,坐在旁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我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会找你这么个男朋友?”

    陈志铭转过身子,伸手想要抱住女孩的腰,却被女孩反手甩开,陈志铭又气又急,连声辩解:“我怎么没听?我全都听着呢!”

    女孩怒目盯着他:“那好,我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你告诉我,我刚才谈好的买房价钱是多少?首付多少?月供又是多少?只要你说出来,今天这事儿我就当没发生过。”

    陈志铭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根本就没听。

    从坐下来,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苏晓凝身上。通过身体和衣服,对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进行幻想,苏晓凝每一个动作都被他牢牢印在脑子里。美妙的场景就这样延伸开来,自己变成了搂抱她的男主人,曼妙的身躯在自己面前予取予求……陈志铭控制的非常好,左手一直放在桌子下面,隔着裤子布料蹂躏自己的小兄弟。只是非常可惜,就在即将达到冲动最高点的时候,被身边的女朋友看穿了。

    幻想终究是幻想。无论电脑屏幕上的岛国女演员何等妖媚,诱惑着你把无数子孙用卫生纸包裹成团,带着无限遗憾扔进垃圾桶里,那一具具白花花的身体永远不可能变成现实。

    同样的道理,苏晓凝虽然漂亮,却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自己的女友。陈志铭知道自己的能力,也很清楚现实。他学历不高,工作也很一般,能找到现在这个女朋友,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对方提出的结婚条件并不过分:双方共同出钱买房,结婚以后大家一起还贷……比起网络上动辄要求男方全款买房,拿出天文数字彩礼的女人,自己算是真正捡到宝了。

    可是男人的欲望并非区区一个“老婆”就能满足。

    看着他坐在那里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女孩心里充满了失望和愤怒。一件小事可以看出很多问题,她不由得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疑问:也许我不该答应这么早结婚,再等等,再看看,应该有更好的丈夫人选。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言不发朝着售楼部出口走去。

    陈志铭急了,赶紧追上去,挡在女孩面前。他满脸急迫,说话速度很快,音量很大。

    “我真没看她,只是正好坐在那个位置。你讲点儿道理好不好?”

    “你要我讲什么道理?陈志铭你自己去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双眼睛,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是不是要把人家衣服剥下来给你全部看光才满意?”

    “不是样的,我在听着在你说话啊!”

    “那好,你说说我跟人家谈好房价是多少?”

    “这个……我……我当时在想着别的事情,我真没骗你啊!”

    “哼!你在想着跟人家滚床单吧?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这个样子,为什么还要找我结婚?”

    “我在想着钱的事情!”陈志铭脸上全是急色,整张面孔一片涨红。

    女孩丝毫不肯退让:“别装模作样了,你买房的钱都是找你爸妈要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我……我在想着隔壁那桌买房的钱!”

    情急之下,陈志铭好不容易憋出来一个貌似合理的借口。他拦在女孩面前,抬头看着坐在远处正对面的谢浩然,眼睛里全是恨意:“花五百万给一个女人买房子,明显是在外面养小三……我没办法不想啊!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好好对你,绝对不会变成那种人。”

    他说话的声音从“五百万”以后就骤然降低,显然是不想给周围的人听见:“你得相信我,我们坐下来的位置就是那样,刚好我又对着那边。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疏忽了,没留意你谈好的房价具体是多少。”

    赌咒发誓还有一定效果的。女孩半信半疑看了他几秒钟,心里之前对苏晓凝的同类敌意明显放大,连带着把谢浩然也裹了进来。站在共同立场上看待问题,愤怒和不满自然迅速消退。

    谢浩然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修士的感知能力本来就比普通人敏锐,尽管陈志铭和女孩位置距离很远,他还是一字不漏,清清楚楚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小容从财务室出来,把厚厚一摞文件和购房发票装进袋子,恭恭敬敬送到谢浩然面前。他点点头,示意苏晓凝把东西拿上,站起来,走了出去。

    两个不同方向上的男人视线跟随移动,进一步做实了他们监视者的身份。

    小容送着谢浩然与苏晓凝走到售楼部门口。

    陈志铭与女孩刚好也走到那里。两个人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从身边走过的谢浩然。

    没有任何预兆,谢浩然猛然转身,带着说不出的凶狠狂暴,挥拳砸中陈志铭的面颊。没有用出全力,那样的话就根本不是教训,而是杀人。普通人体质绝对挡不住一拳,要么当场把脑袋从肩膀上砸飞,要么整个颅骨变形,然后碎裂。

    控制的力度刚刚好,陈志铭只觉得可怕的撞击力穿透肌肉,进入自己的口腔,然后在脑子里产生了强大的碾压效果。他惨叫着倒飞出去,牙齿伴随着血水在空中飞舞,软绵绵的沙发成为了最佳拦阻物,减缓了落地速度和重量。尽管如此,他仍然觉得眼前一片眩晕,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周围一片混乱。

    朝着躺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陈志铭冷冷看了一眼,谢浩然转过身,对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的苏晓凝说:“走吧!”

    没人上前阻拦。

    干脆利落的打法震惊了每一个人,这就是绝对力量与速度带来的震撼效果。

    警察也许会找上门,那也是在这之后的事情。只要人没死,花钱就可以摆平。

    谢浩然容不得别人对自己家人进行辱骂。

    既然你做了,就不要怪我。

    ……

    掰开的普洱茶放进紫砂陶壶,滚烫的沸水如瀑布般落下,很快灌满壶内空间,从圆形壶口里漫了出来。

    谢建国手里拿着壶盖,一边继续冲水,一边用壶盖把漂上来的茶叶按下去。他动作娴熟,几进几出,茶叶表面的灰尘杂质被冲洗干净,多余的水从茶案上流淌下来,漂亮的石质桌板在湿润中反射亮光,桌边倾斜的沟槽很快将剩水排空,桌面上干干净净,只留下浸泡茶叶的陶壶,一个茶盏。

    茶道爱好者都说喝茶是一门艺术,喝茶可以陶冶情操,还能让一个人的心灵在茶水浓香里得到净化。

    谢建国最初也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喝茶就是为了解渴,哪有那么多复杂的道理?只是随着年纪大了,位置高了,也就对这些虚无漂缥缈的东西不由得相信了几分,然后沉溺其中,越来越喜欢。

    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谢建国不禁抬起头,皱着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哐啷”一声巨响,房门中间突然凸起很大的一块,伴随着巨大的震动与声音,它像从中间被暴力冲撞的网,直接从门框上脱落,朝着里屋方向飞了进去,撞在墙上,发出“咣”的声音。

    一下,仅仅只是一下。

    谢建国眼皮在微微抽搐。内心的骇然随着看清楚走进房间的来人,很快变成了恐惧。

    他没见过谢浩然,却记这张在照片上看过很多次的年轻面孔。

    “你是怎么进来的?”谢建国想也不想张口就问。

    这里是省府家属居住区,也是谢振国原先那幢小楼被破坏后,泽州高层临时给谢建国安排的住所。这里距离医院很近,从大院后面走出去五分钟就是。

    因为谢振国的重伤,家属区的整体警戒等级提升到最高。尤其是谢建国居住的这幢楼,前后左右都有武装人员值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