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五七节 聚餐

时间:2018-06-15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胡松扔掉手里的篮球,带着比乔丹还要威猛的气势快步走过来,伸手就朝着谢浩然肩膀抓,嘴里发出不容置疑的命令:“不要打架,放开他!”

    谢浩然看也不看,反手抓住胡松的胳膊,把他像篮球那样扔了出去。没用全力,胡松感觉失去平衡,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及时抓住床边的栏杆,好不容易才站稳。

    胡松眼睛里透出震惊,本能的想要扑过去。只是刚迈开左脚,脑子里才回过神来,当场僵住,缩回那条迈出去的腿,慢慢坐回床上。

    谢浩然脸上全是要杀人的凶狠表情。他相信只要是在场的人都能清清楚楚看见。狼一般的森冷目光盯着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的白元生,,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松动。

    “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别以为考进燕大就有多了不起。我这个人很讲规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如果你要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讲同学情分,不给你面子。”

    松开手,看着躺在桌上双手捂住喉咙挣扎的白元生,谢浩然发出低吼:“拿上你的东西,滚!”

    ……

    白元生他1妈第一时间找来了宿管科领导,又从学生处那边找来了谢浩然这个班的辅导员。她抱着被污水浸透的被褥,站在那里声泪俱下,仿佛刚刚被谢浩然暴力侮辱过,是被欺负的软弱一方。

    宿管科在这种事情上不方便处理。

    辅导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教师。她皱着眉头,耐心听完白元生他1妈的血泪控诉,然后从王建祥开始,顺序对二零二宿舍里所有人询问,最后才问到谢浩然。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问答之间,谢浩然才知道王建祥是舍长。各人回答与事实出入不大,也没有偏颇,只是其中掺杂了对事情的不同看法。总的来说,王建祥和胡松保持中立,尹振辉好像也是如此,武斌大概是因为之前关系变得熟络,完全站在谢浩然这边。

    辅导员快刀斩乱麻,很快做出了最后决定:白元生的那套被褥作价一千块,谢浩然赔他一套新的。至于床位,就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进行安排。

    没人提起打架问题。所有旁观者的描述都是“谢浩然把白元生按在桌上”,身为苦主的白元生也没说过自己被谢浩然殴打。喉咙被卡住是事实,却没有在这方面深究。他很清楚:刚开学就闹出这种事情,若是因为打架被校方处理,肯定要记入档案,说不定毕业以后找工作都有影响。

    白元生他1妈对这种处理结果很不满意。她被辅导员连说带劝拉了出去。看得出来辅导员是想息事宁人。毕竟是自己管理的班级,出了问题要被追责,谁也落不了好。

    谢浩然很爽快的拿出十张红色钞票递给白元生。彼此不是仇人,能够轻松了结是最好的结果,说起来还是自己占便宜。但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如果再有下次,谢浩然并不介意打断他白元生的几根骨头。

    修士与普通人之间产生矛盾,大多以避让为主。这道理就跟狮子不会与蚂蚁计较一模一样。可如果蚂蚁非要不知死活爬上狮子肩膀,还要在皮薄肉厚的位置咬上一口,勃然大怒的狮子肯定会把蚂蚁当场拍成肉泥。

    白元生显然被吓怕了。接过钱的时候他有些畏缩,眼睛里全是警惕。

    王建祥看宿舍里的气氛很是沉闷,于是走到中间,笑着说:“大家都是同学,有些小矛盾说清楚就算了。今天这事以后就别再提了,我们还要在这里住整整四年,互相友好才会开心。”

    武斌坐在谢浩然旁边连声附和:“舍长说得没错。对了,不是说有个女生宿舍要跟咱们联欢吗?我看这快到饭点儿了,是不是故过去叫下她们?”

    王建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运气好,没想到我们报考了同一个学校,还是同一个专业。能够在燕大这种地方聚起来很难得。兄弟们都动起来吧!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可不多,晚上你们好好把握。”

    ……

    女生宿舍同样也是六个人一间。

    岑媛媛就是王建祥说的那个同班同学。个子很高,匀称的身材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注意力。从炎热到寒冷,至少还要两个月时间。女孩身上的衣服大多是薄款质料,岑媛媛也不例外,带荷叶边的吊带衫露出肩膀,不算张扬,热裤下面圆润光洁的双腿曲线优美。以她为首,一群女孩约好了在川辣饭馆旁边的小广场碰面。

    王建祥的交际技能应该点开到很高的位置。他招呼众人走进饭馆,拣了一张大桌子坐下,直接要了麻辣小龙虾和啤酒。

    谢浩然脸上始终带着淡淡微笑。不主动释放热情,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安静地剥着小龙虾,不时端起冰啤杯子抿上一口,悠然自得。

    众人说话他专心听着,不会主动开口打断。男女之间的谈话很奇妙,内容也五花八门。刚开始,都在互相问着对方来自哪个省份,哪个学校。等到陌生感渐渐消失,就开始在桌上碰杯。觥筹之间你来我往,女生想要男生多喝是为了看他出丑,男生要女生多喝是为了有机可乘,你你我我嘻嘻哈哈,没有了父母在旁边耳提面命,没有了班主任的催促监管,青春与荷尔蒙共同飞扬。矜持一点点退去,专属于年轻人的热切显露出来。言语中充满了大胆**,却谨守着必不可少的基本界限。问题也改变着方向,从“你有没有男(女)朋友”,很快变成了“有空出来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

    这一刻,大家都忘记了所有不高兴的事情。宿舍里很少说话的尹振辉举起杯子向谢浩然致意,白元生灌下去两瓶啤酒,话也多了。他拿起大半瓶啤酒,与谢浩然碰了杯子,一个劲儿说今天的事情是自己不对,不等谢浩然说话,就嚷嚷着“我自己罚酒”,仰脖把整瓶啤酒喝光,然后扭头离开桌子,朝着洗手间方向狂奔。

    有女生的时候,男生就会情绪高涨,问题也特别多。

    涵盖了很多方面,其中就包括年龄。虽然对大一新生来说这不是什么值得保留的秘密,但是自己推测结果与对方主动说出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谢浩然的答案令所有人为之震惊:“我十六岁,下个月满十七。”

    岑媛媛很惊奇:“这怎么可能?十六岁……应该是上高一的年龄啊?”

    谢浩然淡淡地说:“我跳了两级上来的。”

    跳级?

    热闹喧腾的餐桌顿时变得冷场,没有人说话,所有眼睛都从不同方向盯着谢浩然,仿佛他是一个来自异空间的怪物。

    良久,一个叫做梁欣丽的女孩抬起手,指着他,恍然大悟叫道:“我想起来了,我看过关于你的新闻报道。滇南省昭明市七十二中学的谢浩然,你是你们那里今年的高考状元,而且还是全国考分最高的高考状元。”

    武斌对此很感兴趣,侧身问坐在旁边的谢浩然:“老谢,你考了多少分?”

    王建祥对此不以为然,他把一只剥好的小龙虾放进岑媛媛碗里,笑道:“再高也不可能高过岑媛媛吧!她也是我们那里的状元。这次高考,她排名第一,我排名第二,你们猜猜媛媛考了多少分?”

    很亲昵的叫法,直接省去了姓。

    卖关子的时间不能太长,而且在座的在当地都是优秀学生。王建祥很满意现在桌上的安静效果,他大声笑道:“八百分的总分,媛媛就考了七百九十一分。我的成绩没她那么好,只是七百八十八分。”

    的确是令人震惊的分数,足以碾压全国大多数同龄人。

    岑媛媛脸上有些得意,王建祥抓住机会端起面前的杯子,提高音量:“来,为了我们的高考状元,干一杯!”

    众人纷纷举起杯子,谢浩然笑了笑,也不说破,同样举杯。

    王建祥看着岑媛媛的目光很是火热。从高中时代他就追求这个女孩,耗费了很多心思,学习也没有拉下。好不容易与她上了同一所大学,而且还是同一个专业。他相信这番努力都被岑媛媛看在眼里。得到她的芳心,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我们都是一样的优秀,都应该得到梦寐以求的爱情。

    就在众人将要碰杯的时候,梁欣丽偏偏发出极不和谐的声音。

    “我说王建祥,你这话就有点儿过了。要说高考状元,我就只服谢浩然。”

    啤酒也会醉人,何况王建祥今天喝的也不少,有些昏头昏脑,他想也不想张口就问:“为什么?”

    梁欣丽长得很漂亮,与某个当红女明星有几分神似,她侧过身子,搂住坐在旁边的岑媛媛,“吃吃”地笑着,抬起右手,虚点了点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谢浩然,脸上全是炫耀的光彩:“人家谢浩然可是足足考了八百分,真正的满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