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六十节 地下会场

时间:2018-06-18作者:黑天魔神

    宋耀阳上面有三个哥哥,四个姐姐,在家中排行第八。

    “哎哟,这不是最喜欢写“井”字,横竖都是二的南宫二爷嘛!”胖子那张嘴很厉害,张口就把来人说得先是一怔,然后皱起眉头,再然后脸上全是悻悻然,处于暴怒与无奈之间。

    “得了吧!我不就是叫了你一句宋老八,你至于在这种地方掀我的老底吗?”那人的表情虽说有些无可奈何,却始终带着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就很精明,精于算计。

    与胖子耍弄嘴皮子是极不明智的事情。他扬手指着站在对面的谢浩然,问:“这是你朋友?”

    宋耀阳冷哼着看了他一眼,转头先对谢浩然解释道:“这是南宫镇平,南宫家的老二。”

    南宫镇平刚压下去的火被这句话再次挑了起来:“你才是老二!”

    胖子显然很清楚该怎么对付南宫镇平,撇了撇嘴:“这话对你家老爷子说去。二不二的是他控制着,跟我有什么关系?你都到这个岁数了,该认命就认命,别整天想着当老大。”

    说归说,旁人却可以听出两人对话其实没有恶意。只是很熟,也许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谢浩然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他对南宫镇平伸出手:“你好,我叫谢浩然。”

    对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灵能,只是修为很低,刚刚进入炼气的门槛。

    对于修士,谢浩然很愿意结交。何况对方身份不低,南宫世家名声显赫,之前死在自己手里的南宫倩倩,就是南宫世家的继承人之一。

    南宫镇平握住谢浩然得手,瞪了胖子一眼:“瞧瞧人家,哪儿像你,连话都不会说。”

    怒冲冲的那张脸转换表情速度非常快。望向谢浩然的时候,瞬间就变成了面带微笑:“谢先生是耀阳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他的目光随即落在了谢浩然胸前那枚校徽上,笑道:“没想到谢先生还是燕大的高材生。这样吧!今天晚上谢先生在这里的所有费用都算我的,玩得开心点儿,就当是在自己家。”

    谢浩然有些好奇,偏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宋耀阳:“怎么,这里是南宫先生的产业?”

    胖子嬉皮笑脸道:“是他老爸的产业。”

    不等南宫镇平说话,宋耀阳继续发出鄙夷的声音:“你这里不过是吃吃喝喝,再加上几个女人。想玩的话,到哪儿不是玩,非得来你这儿?”

    南宫镇平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微微一怔,收起脸上的调笑神情,看了谢浩然片刻,试探着,认真地问:“谢先生也是修道之人?”

    谢浩然淡笑着点点头。

    南宫镇平的修为太差了,连最基本的灵能感应都做不到。说他是进入炼气门槛还有些抬举,真正实力恐怕还要落下一个档次。

    他摸着下巴上修建得整整齐齐的胡须,自嘲地摇摇头:“看来我真的应该好好闭关修炼,连同道之人都看不出来……这个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胖子在旁边催促:“你就别在那里感慨人生了。拍卖会时间快到了,赶紧的,前面带路。”

    ……

    “大方山”会所的地下停车场共有三层。从电梯里出来,南宫镇平带着谢浩然和胖子走进南面一个小房间。推开里间的门,四名身穿黑色制服,身材魁梧的保安人员分成两排站立。他们略微低头,对走进通道的南宫镇平等人行礼。穿过近百米长的走廊,墙壁两边各有一部电梯。谢浩然跟着南宫镇平走进去,发现控制板上的下行数字,赫然标注着“负六层”。

    走出电梯,眼前霍然开朗。对面的门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约莫足球场大小的房间。正前方有圆形平台,台下是分开摆放的茶几和沙发,林林总总坐着三十来个男女,其中还有身穿旗袍的女服务员走动忙碌。她们的颜值明显高于楼上大厅里那些,身上的旗袍也是蓝色偏紫,而不是大厅服务员穿的那种醒目红色。

    所有坐在沙发上的人都是修士,只是修为境界不高,全部都是炼气阶段。有些很年轻,有些则上了年纪。

    宋耀阳与这里大多数人都认识。一路走来,他不断打着招呼,也有人主动叫着他的名字。

    “于老爷子,怎么今天有空过来啊!”

    “宋老八,好久不见。”

    “姓汤的,我警告你,再叫我宋老八,我就把你……”

    “宋老八,到这儿来坐,我这儿还空着。”

    “……等着,回头再跟你算账!”

    沙发很软,位置也算是靠前。谢浩然刚坐下去,一名侍女款款走过来,俯下身子,微笑着问:“请问您喝点儿什么?”

    茶几上摆着一张饮料单,谢浩然随意扫了一眼:“给我来杯水。”

    看着侍女离去的窈窕背影,宋耀阳凑过来低声道:“如果你看中了,觉得喜欢,可以把人带出去,或者在楼上开个房间也行。南宫老二这地方经营的还算可以,只要是会员,她们就不会拒绝你的要求。当然,消费金额另算。”

    南宫镇平就坐在旁边,听到胖子的话,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谢浩然关注的重点与女人无关。他随意笑笑,压低声音:“耀阳,我刚才听到你说拍卖会。怎么,你带我来看的,就是这个?”

    不等胖子说话,南宫镇平笑道:“谢先生是第一次来,还是我来解释吧!这是我南宫家主持的拍卖会,只对修炼之人开放。每周一次,都是这个时间。要是谢先生看中了什么东西,直接举牌子拍下来就行。具体的规矩与外面拍卖行一样,没什么变化。”

    正说着,一个身材壮实的中年男人从对面侧门里走出来,直接迈步跨上圆形平台。

    南宫镇平与胖子同时指着那人,对谢浩然低声介绍。

    “这是家父,每次拍卖会都是他来主持。”

    “那是南宫老二他爹,南宫立峰。”

    南宫立峰很魁梧。大概是因为这种拍卖会开的次数多了,他在着装上就没什么讲究。下面是黑色与蓝色条纹相交的男式健身短裤,上身是白色高弹紧身汗衫,块状肌肉表面沾着汗水,脖子上搭着湿毛巾,一看就是刚从健身房里出来。

    “大家都是熟人,我就不多说了。直接开始吧!”

    南宫立峰从旁边侍女端着的盘子里拿起一杯净水,喝了一口,带着挥洒的热气道:“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一百年三叶地丁的根,分量三十克。起拍价,六十万。”

    谢浩然刚好从衣袋里拿出香烟,正准备点燃,听到平台上南宫立峰的话,不由得愣住了,扳开的打火机火苗燃烧,热量很快传递到手指皮肤,他忙不迭的将火苗熄灭,把香烟收起,疑惑的目光在四周看来看去。

    三叶地丁是一种很常见的草药,即便是在中医馆里也属常用药材。不过这东西普通归普通,能够成为修炼之人需要的“灵草”,是因为三叶地丁生长年限一旦超过五年,就会出现根茎老化的现象。只要把这种茎部膨大的植物移栽到灵气浓郁的地方,它的生长自然旺盛,生命周期也变得漫长。

    一句话,栽植三叶地丁不需要什么技术手段。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它在很多地方都能自然成熟。当然,中医馆里常用的那种,生长时间通常为一年,不会太久。

    超过一百年份的三叶地丁就比较罕见。可是让谢浩然想不通的是,居然连三叶地丁的根都可以拿来拍卖?要知道这东西的地下根系很发达,小小一株手指粗细的百年三叶地丁,地下根系如果全部挖出,整个体量相当于二十年以上的老树根。

    它多少有一些药用价值,提炼以后也能成为煅体丹之类初级丹药的配料。只不过,在《珍渺集》的记录里,三叶地丁根茎属于“灵能稀少,弃用之物”。

    拍卖台上,装在白瓷盘里的三叶地丁根茎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一团。颜色暗黄,是毛茸茸的干燥品。三十克本来就没有多少,太轻了,考虑到随便一阵风都有可能将它吹走,拍卖方不得不在瓷盘上加了一个透明罩子。

    谢浩然重新点燃香烟,慢吞吞地抽着。

    他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拍卖:连基础炼丹材料都算不上的一团干燥根茎,竟然要卖到三十万。

    周围的喊叫声此起彼伏。

    “三十五万。”

    “四十万。”

    “四十二万。”

    “五十六万……”

    卖价在“六十八万”的时候终于止住了。在南宫立峰的示意下,身穿旗袍的侍女端着装有三叶地丁根茎的白瓷盘,小心翼翼送到买主面前。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从随身拎包里拿出一个贵重的瓷盒,打开瓷盘上的透明罩,用一双洁白的象牙筷子做工具,把那团暗黄色干燥物小心翼翼装了进去。

    谢浩然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坐在旁边的宋耀阳:“我说,三叶地丁的根究竟有什么用处,能卖到六十八万这么高的价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