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六二节 贺定元死了

时间:2018-06-19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己父亲对外人的态度如何,身为儿子的南宫镇平自然是再清楚不过。若是谢浩然年龄大一些也就罢了,偏偏他外表看来比自己小,胸前那枚燕京大学校徽也证明了这一点。

    带着专属于年轻人的嫉妒,南宫镇平皮肉不笑地说:“谢先生客套了,我家的鹅掌很多人吃了都说好,可是真正好在哪里,却没人说得出来。”

    “那可不一定。”

    谢浩然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如果我真说得出来呢?”

    胖子属于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他手里拿着油腻腻的鹅掌,胖乎乎的嘴唇上下翻动:“要不赌点儿什么吧?”

    南宫立峰微微有些不快,用筷子虚点了点自己儿子,呵斥道:“镇平,谢先生是客人,你怎么说话呢?”

    被自家老爹当着别人训斥,南宫镇平觉得面子实在下不来。再加上胖子在旁边挤眉弄眼推波助澜,他想也不想就伸手从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啪”地摔在桌上,大声嚷道:“这卡里有五十万,要是你真能说出这鹅掌的做法,卡就归你。”

    谢浩然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他摸出一个白瓷净瓶,与南宫镇平那张卡摆在一起,笑道:“好!如果我说出来的鹅掌做法不对,这瓶子里的东西就归南宫少爷。”

    看着白瓷瓶,南宫镇平很是不屑:“这么小一个瓶子能装多少东西?能值五十万吗?”

    南宫立峰皱起眉头喝道:“镇平!”

    他随即转向谢浩然那边,脸上浮起几分歉意:“谢先生,这小子被他妈妈骄纵惯了,你别往心里去。”

    谢浩然摆了摆手:“南宫少爷是个爽快人,就这么喝酒也是无聊,不如赌一把,也能提提酒兴。”

    他扬起手中吃了一半的鹅掌,声音洪亮:“这鹅掌选自健壮的成年雄鹅。无论鸡、鸭、鹅,若是说到炖汤,必定选用产蛋最多的雌类。可若是说道吃肉,就必定选用雄禽。雄鹅好斗,足掌与地面接触频繁,成年以后筋络粗大,极有韧性。书上曾经有过烹制鹅掌的古法:将雄鹅赶进铁笼,下置铁板,再下放置炭盆。点火烧炭,铁板滚烫,雄鹅为了避烫,只能不断跳跃。等到熟透,鹅掌自然脆嫩鲜香。”

    “但是这种烹饪方法缺陷明显,雄鹅血水没有经过处理,很多肮脏的东西都会淤积在足掌部分。在我看来,这法子并不可取。”

    “想要去除血水最好的方法就是挤压。将鹅掌从雄鹅腿上斩断,温水浸泡,不断搓揉,同时撕去硬皮。搓揉的同时加入冰糖、细盐、料酒、花椒、桂皮……等到揉捏入味,鹅掌发泡,体积大如团扇,再放入锅中加料焖煮,捞出来放凉,自然是香脆可口,味道十足。”

    南宫镇平脸上一直带着傲慢的神情,他有些得意:“怎么,说完了?”

    谢浩然咬了一口鹅掌,边嚼边说:“南宫世家是修炼家族,家大业大,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这只是最基本的卤味制法。不过,我在这里面还吃出了一些别的味道。”

    停顿了一下,他淡淡地说:“二十年龟甲蓉的外壳,还有三十年白霜草的根茎。这两种东西加在一起略微有些苦味,只要增加冰糖的数量,自然就能压下去。”

    这鹅掌带有一丝很淡的灵能。无论龟甲蓉的外壳,还是白霜草的根茎,其实都是灵药里的废弃物。

    胖胖的宋耀阳显然是头一次听说。他大感兴趣,刚吃完一块,又从盘子里拿起一只卤鹅掌,颇感兴趣地问南宫镇平:“怎么你家做的鹅掌还放了这些东西?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谢浩然从旁边纸巾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慢慢擦拭着手上的油腻,看着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南宫立峰,笑道:“南宫世家果然名不虚传,在吃食方面也有如此细致的心思。这鹅掌若是常年吃下去,必定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南宫镇平放下筷子,用警惕的眼睛盯着谢浩然。

    南宫立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注视着对面,沉默了几秒钟,慢慢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每个修炼世家都有自己的秘密。

    南宫世家有一本食谱,上面记载着很多灵药与食物搭配的制作方法。这道卤鹅掌,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人吃过南宫家的酒菜,修士也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灵能。谁也不是傻瓜,多多少少都能猜出酒菜里肯定放了灵药。长久以来,酒宴生意一直是南宫家的重点财源。用祖先的话来说,只要保住这本食谱,南宫家就能繁荣昌盛,一代一代传下去。

    别人想要仿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必须有两种以上的灵药搭配,才能让灵气在制作过程中进入食材。这是一种奇妙的相生相克之法。若是搭配的灵药数量不足,种类不当,整道菜肴就会彻底报废,吃不到嘴里,更不要说是提取灵药中所蕴含的灵气。

    那毕竟不是真正的灵药,而是灵药身上被看做是废弃物的部分。

    谢浩然扬了扬眉毛:“这种“灵药食法”,书上早有记载。”

    南宫镇平想也不想张口就问:“你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端起摆在面前的酒杯,慢慢喝着。

    南宫立峰脸上显出成年人特有的严肃。

    这事情有些棘手。

    自家的秘密就这样被别人轻轻松松说破,南宫立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产生了杀意。

    但是宋耀阳就在旁边。看他与谢浩然熟络的样子,两人的关系应该很亲密。若是就这样动手,宋耀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宋家肯定会插手进来,到时候,知道自家秘密的人,就更多了。

    南宫立峰一直没能看出谢浩然的修为境界。这也是他最忌惮的部分。

    何况,谢浩然刚才提到了古书。

    他说的应该是真话。那本食谱是南宫家的不传之秘,只有历任家主和家中长老才知道具体的放置地点。南宫立峰今天中午才翻阅过,谢浩然绝不可能将它偷取出来,然后在自己面前显摆。

    像这种记载着上古秘录的典籍,只能在名门大派的宝库里才能找到。

    想到这里,南宫立峰脑子里刚刚生出的杀意淡了许多。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声音听起来趋于平和:“敢问谢先生出自何门?何派?”

    若是野路子的修士,杀了也就杀了。

    若是名门大派弟子,就绝对不能这样做,结交才是正理。

    “我师承青云宗。”

    谢浩然淡淡地说:“现在,我执掌雷极门。”

    “雷极门?”

    南宫立峰陡然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发出惊呼声:“你,你是雷极门的掌门?”

    南宫镇平也在旁边惊讶地问:“雷极门不是贺家的产业吗?贺定元贺老先生才是雷极掌门啊!”

    在修炼世界,各大门派之间都有往来。

    南宫世家经营“大方山”名声显赫,每周一次的拍卖会很是红火。贺定元去年就来过京城,他当时想要购买银琅果,可是等了好几个月,一直找不到货源。南宫立峰就是在那个时候与贺家有了交集。

    他知道贺定元很强,也暗中与自己做过实力对比。大家都是筑基修士,真要打起来,最多是个平手。但是贺家财力雄厚,族员数量众多,而且在高棉国那边建立宗门,整体实力完全可以碾压南宫世家。

    谢浩然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描述着小白兔与乌龟之间的赛跑:“贺定元已经死了。”

    南宫立峰视线落在了谢浩然左手上。他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去年贺定元来京城的时候,手上也有同样的一枚。因为款式特别,做工精美,南宫立峰当时问起,贺定元回答:这是雷极门掌门的信物。

    “贺定元死了”是一句意义丰富的话。结合实际,无论是谁都会认为他死于谢浩然之手。

    非常可怕的念头再次蹿进了大脑,南宫镇平彻底收起了身体里的嚣张气焰。他眼睛里透出恐惧,一言不发,悄悄挪动身子,朝着父亲那边移了一些。

    在他看来,谢浩然已经不能算是人类,而是一头披着和善外表,实际上异常强大的史前肉食动物。

    没人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何况谢浩然还是宋耀阳的朋友。胖子虽然性格粗犷说话奔放,却从不在这种问题上撒谎。

    宋耀阳安静地坐在那里,认真啃着尚未吃完的鹅掌。

    他心里的震惊恐惧毫不亚于南宫父子,只是用这种看似正常的举动,巧妙掩盖了思绪中的惊涛骇浪。

    雷极门的名头很响亮,贺家在京城也有产业。父亲不止一次说过:雷极门很强大,有机会的话,应该与贺家的人好好结交。

    之前就听谢浩然说过:他是雷极门的掌门。

    胖子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枚培元丹上,没有朝着其它方面多想。

    这不是他的错。修炼门派很多,带“雷”字的就有好几个。但是指名道姓说出“贺定元”就完全不同。

    贺定元竟然死了!

    看样子,好像还是死在谢浩然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