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六四节 合作愉快

时间:2018-06-19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浩然点点头:“没错,这的确是锻体丹。”

    思维的发散性无法控制,南宫立峰脑海里又出现了多年前在龙虎山上见过的那些锻体丹。无论外观还是香气,谢浩然拿出来的这些都要远远超过前者。开了这么多年的拍卖会,南宫立峰眼光独到,也看得很准:白色瓷瓶里的锻体丹品质非常优秀,效果绝对强于龙虎山的同类丹药。

    内心的骇然就这样毫无预兆蔓延开来:南宫镇平出于兴趣张口就说赌一把,谢浩然却想也不想就拿出了这瓶锻体丹。区区五十万与丹药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且看谢浩然的样子,也不是那种对世俗金钱与丹药价格懵懂无知的雏。

    而且装在瓶子里的丹药并非只有一粒,而是整整三颗。

    南宫立峰脸色逐渐恢复正常,内心却并不平静。

    所谓的“赌”,只是一句玩笑话。以谢浩然的修为,应该随便就能拿出与五十万对等的赌注。就算他来的仓促,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宋耀阳肯定会对他伸出援手。然而问题就在这儿,谢浩然想也不想直接就拿出煅体丹摆在桌子上。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会输。

    他从哪儿来的这种底气?

    要知道判断输赢的决定权其实不在他手里。如果南宫立峰一定要帮儿子争面子,或者南宫镇平垂涎与五十万对等的赌注,他们会毫不犹豫张口否定谢浩然说的鹅掌制作方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诚实与卑鄙之间的比较,是摆在面前的诱惑筹码数量多少而定。

    如果仅仅只是想要赢得这场赌博游戏,谢浩然应该有很多方法可以达到目的。比如那枚象征着雷极门掌门身份的戒指,只要他一开始亮出来,表明身份,南宫立峰肯定会放下手上的所有事情出来迎接,直接将谢浩然奉做上宾。

    他偏偏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拿出了那瓶煅体丹。

    南宫立峰凝神注视着拿在手上的白瓷小瓶,慢慢发出带有试探性质的平静问题:“谢先生,这些煅体丹……你打算在我南宫世家的场子里拍卖吗?”

    “如果你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价钱,我不会介意它们的最后归属。”谢浩然的回答比想象中更令人满意。

    一抹喜色爬上南宫立峰眉梢。他把白瓷小瓶摆在桌上,沉凝已久的脸上再次释放出笑容:“看来我们可以就具体价格好好谈谈?”

    谢浩然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他摇摇头,黑色眼睛仿佛有着看透人心的特殊能力:“现在可不比从前,各大门派都把炼丹师当做宝贝一样供着。不是我自夸,这些煅体丹均为上等品质,就算是武当派和龙虎山也未必拿得出来。咱们就事论事。南宫先生,三枚煅体丹,一口价,你给多少?”

    南宫立峰的眉头慢慢皱起。

    南宫镇平身子后仰,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心不在焉地拨弄着。这种层次的谈判不是他能够参与。对于谢浩然,他实在无法生出愤怒或恨意,只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空虚感,以及畏惧。

    宋耀阳用筷子慢慢挑着花生送嘴里。他同样被谢浩然展示出的实力所震惊,也在慢慢思考着其他方面的事情。

    过了近半分钟,南宫立峰抬起右手,伸出五根手指。

    “五千万。”

    他认真地说:“这三枚煅体丹,我可以出到五千万。”

    不等谢浩然说话,南宫立峰继续道:“如果是拍卖,这些煅体丹的总价应该还会多个几百万。如果遇到急需的买家,再多一、两千万也有可能。但这种事情并不绝对,而且要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上。嗯……这是我的个人意见。如果谢先生觉得五千万这个价钱太低,我也可以稍微抬高一些。总之,一切都可以商量。”

    谢浩然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南宫立峰,问:“如果是第四颗煅体丹呢?那该是什么价钱?”

    南宫立峰回答得很快:“一千五百万。一年的时间,这个价钱在一年内有效。”

    谢浩然的笑容渐渐平静下来。

    他很清楚煅体丹的价值。

    南宫立峰说的没错:如果遇到迫切想要的修士,就算是两千万甚至三千万一枚的高价,也绝对没有问题。

    关键在于,自己刚才问的,是“第四枚煅体丹”的价钱。

    南宫立峰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谢浩然没说自己是炼丹师,只是暗暗表明自己可以源源不断拿出更多的煅体丹。好东西人人都想要,南宫家族也有后辈需要照顾。比如南宫镇平,他刚刚迈入修炼门槛,实力最多就是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儿。如果服用煅体丹,轻轻松松就能成为初级炼气士,甚至还有可能跃升至更高的程度,直接进入炼气中期。

    南宫立峰为人精明。白瓷瓶里的三枚煅体丹他亲自验看过,知道具体的品质优劣,所以开出了“五千万”的总价。这绝对是划得来的好买卖。至于“第四枚煅体丹”,南宫立峰已经在心里自动给丹药评级下降了一等。开拍卖行这么多年,南宫立峰经验丰富,以次充好的事情他见了太多。谢浩然虽然身为雷极掌门,可是炼丹这种事情并非机械流水线作业,总会有优质产品与不合格产品。南宫立峰不敢把话说死,如果谢浩然以后拿出来的煅体丹品质好坏搭配,那么单颗卖价一千五百万这个数字就很适中,不算高,也不算低。

    “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尤其是那种从不撒谎,信得过的朋友。”

    谢浩然从衣袋里拿出另外一只白瓷瓶子,轻轻摆在桌面上。他的声音温和又清晰:“这是第一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南宫立峰已经猜到这只瓶子里装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激动的心情再一次从脑海里蔓延开来,沿着血液里流动的方向在身体里急速冲撞。当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拿起瓷瓶,像之前那样拔掉瓶塞,看到了满满当当的白色煅体丹。

    这一瓶有十枚。

    加上之前那些,总共是十三颗煅体丹。

    南宫立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双脚并拢,手里紧紧抱着那两瓶丹药,上身不由自主朝前倾斜了些,无论表情还是外观看起来都显得谦卑。这一刻,南宫立峰毫不觉得自己这个拍卖行主人有多了不起。看着面带微笑端坐在茶几对面的谢浩然,南宫立峰觉得那才是自己必须敬仰膜拜,绝对俯首听命的活财神。

    “谢先生,请问您喜欢什么样的付款方式?银行转账、现金、黄金或者珠宝?还是其它的同等价值货物?”既然是重要的大客户,就必须给予足够的尊敬。

    “银行转账吧!”

    谢浩然随口回应,他感兴趣的是另外一件事:“有件事情我觉得很蹊跷,不知道南宫先生能否为我解惑?”

    南宫立峰认真严肃地说:“请说,在下知无不言。”

    “今天晚上的拍卖会,我从开始看到结尾。最后送上来的那两件拍卖品……嗯,就是那种装在盘子里的白色粉末,被当做是煅体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南宫立峰面皮微微有些发红。他连忙解释:“那当然不是煅体丹。其实有资格来到这个拍卖场的人都很清楚,那种东西绝对不是煅体丹。我查过相关典籍,也通过关系咨询过名门大派里的炼丹师,那种白色粉末的真正名字,其实叫做通体散。”

    谢浩然微微点头,耐心等待着对方下文。

    “现在的天地灵气已经非常稀薄,上了年份的灵药异果难以找到。这天下间有名的灵脉所在地都被名门大派早早占据,像我们这种空有世家之名,却没有资源修炼的人,都已经慢慢没落了。不怕谢先生笑话,我们的后辈,甚至孙辈,恐怕他们连修炼的机会都没有。煅体丹这种东西在上古时代再平常不过,可是现在,就算是开出一千五百万的卖价,又有多少人买得起?”

    南宫立峰脸上全是感慨,谢浩然也听懂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你们就用通体散来代替煅体丹?”

    “不,不是我。”南宫立峰摇摇头:“这些通体散是别人放在我这里寄卖的。通体散的效果虽说比不上煅体丹,但是对于修炼,多少有些帮助。我是个商人,自然是要把拍卖的货品利润最大化。所以在第一次拍卖的时候,就把这种通体散的拍卖名称改为“煅体丹”。”

    听到这里,谢浩然脸上显出几分古怪的神情:“明明是通体散,却偏要说是煅体丹。怎么,那些买家就没有对此表示疑问吗?”

    南宫立峰的笑容很是无奈:“他们都很清楚,南宫世家这种规模的拍卖会上恐怕永远不会出现煅体丹。能够买到几份通体散帮着修炼已经很不错了。大家都不愿意把事情说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个心理安慰。其实话又说回来,无论通体散还是煅体丹,只是一个名字,毫无意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