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六九节 军火商代表

时间:2018-06-24作者:黑天魔神

    ,!

    清凉山顶的生活很孤寂。白色凶虎很多时候都在想:如果自己和阿红死的没有那么早,在山上以灵物之体觉醒的不是那么晚,那么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得到改变?

    答案是肯定的。

    白色凶虎忽然觉得,老天爷其实对自己还不错,至少给自己送来谢浩然这个一个代理人。这家伙虽然狡猾,却能给自己和阿红带来真真正正的好处。尤其是前后两次送来的牲畜魂魄,数量极其庞大,算是几千年来自己放开胃口吃过的第一顿饱饭。

    谢浩然提出的香火获取方法,让白色凶虎耳目一新。它甚至跃跃欲试,迫不及待想要释放神威,将远在山脚位置的纳芒村牢牢罩住。虽说那里的村民数量不多,两千不到,也不是所有村民都会在干旱之后的突降甘霖心生感激,但无论如何,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村民称为自己与阿红的信徒。

    放出一股强大的灵能,仿佛凭空出现了一只手,从谢浩然指尖将那枚陶瓷雕像拿过来。白色凶虎细细端详着,刻板冷漠的庞大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淡淡微笑。

    红色血蟒与白色凶虎虽然法力强大,却无法看透人心,更不可能知道谢浩然心中所想。他微笑着,一边点头,一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两个巨大的置物箱。

    那是与小型卡车货箱差不多大小的金属框架,中间用木板填充。谢浩然掀开表面盖板,红色血蟒与白色凶虎看到箱子里装满了拇指大小的陶瓷雕像,与谢浩然之前拿出来的那只,一模一样。

    “两位前辈,我们都知道寺庙里所谓的“大佛金身”其实就是泥塑木雕,是随便一推就会倒下砸碎的假货。但它毕竟是信徒精神上的寄托,也是维系信徒与神灵之间必不可少的纽带。呵呵!在这方面,我会做得比其它教派信徒更好。只要两位前辈对这里的所有雕像注入念力,我保证,你们很快就能得到足够的香火。”

    白色凶虎现在已经清楚了谢浩然的计划:“你要把这些注入了念力的东西发给纳芒村的村民?”

    谢浩然耸了耸肩膀:“为什么不呢?空虚信仰绝对没有现实中能够被看见的东西来得真实。为什么信徒愿意到寺院里烧香?就是因为有了泥塑木雕这个参拜物。等我把这些雕像分发下去,两位前辈在适当的时候行云布雨,偶尔露出部分身形,纳芒村那些人立刻就会把你们与雕像联系起来。呵呵!香火是一个持续不断的长远行为。第一次敬拜过后,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总之,两位前辈应该多在纳芒村那里显露一些“神迹”。他们会相信的,他们会成为两位前辈最虔诚的信徒。”

    整整十万只陶瓷雕像,红色血蟒与白色凶虎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注入念力这项工作。累倒是不累,就是很繁琐,需要一丝不苟,认真仔细。

    如果换在现实世界,红色血蟒一定是个以自我为中心,非常高傲的那种女人。它随口对谢浩然打了个招呼,很快消失在山顶方向。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对重复注入念力感到厌烦。

    看着谢浩然把装满陶瓷雕像的置物箱塞进储物戒指,白色凶虎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

    “你是一个很讲信用的修士。嗯……本座看你在山腰和山下种了很多果树,是橘子吗?”

    谢浩然点头笑道:“是的,我打算把山上空余的部分用起来,都种上橘子。”

    “你眼光不错,这里灵气浓郁,橘子成熟的时间不会太久,还可以一年两熟。”

    白色凶虎把吃空的储灵戒递给谢浩然,认真地说:“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山上的橘子有本座帮你看着。靠近山腰的那部分灵气足够了,至于山下的橘树,本座会用雨云把灵气夹带过去。最多一个月,你种下去的那些橘子就会开花、结果、成熟。”

    尽管内心充满了震撼与惊喜,谢浩然没有在脸上流露,只是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来的时候,他就猜测红色血蟒与白色凶虎应该会给自己一些好处。

    这种获得香火的办法对它们很管用。

    山上种有灵花异草的宝洞随时可以进去,丹药材料方面的问题已经解决。

    清凉上的灵气对柑橘有着很好的促长作用。按照预期计划,青灵集团的主打产品“灵橘”,应该在明年冬天上市。

    没想到白色凶虎给予的好处会是这个,提前让橘子成熟。

    谢浩然笑了。

    这比奇迹期盼的礼物好得多,而且实用。

    ……

    雷极门的会客室很宽敞,各种家具古色古香。当初贺定元在国内订做,然后运来,却没想到现在成全了谢浩然,一切都变成他的私物。

    拉莫斯是一个持有法国护照的中年混血男子。欧洲人具有的各种特征在他身上尤为明显。鼻梁又高又直,高高隆起的眉骨下面眼窝深陷,蓝色眼珠非常漂亮,琥珀色的短发增加着他的男性魅力。虽然是夏天,他衬衫顶部的纽扣仍未解开,这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会客室里的空调,以及摆在茶几上的冰镇果汁。

    看了一眼坐在侧面沙发上的苏昂太,拉莫斯不由得皱起眉头,端起果汁,慢慢地抿着。

    他不喜欢这个高棉国女人。五十多岁的年龄远远超过自己,热带国家的人通常都很显老,尤其是女性。苏昂太也不例外,她的皮肤很黑,外表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老了很多。她穿着常见款式的筒裙,上身是宽松凉爽的白色罩衫,夹趾拖鞋是热带地区无论男女的标准配置,可是苏昂太那双干枯瘦脚与拖鞋颜色搭配起来,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就像两块足掌形状的棕黑色枯木。

    谢浩然走进会客大厅的时候,先看到了坐在拉莫斯与苏昂太对面的弗拉多尔。那是一个身穿高棉国热带军制迷彩服,却没有佩戴领花肩章,身材魁梧,剃着短短头发的中年男子。他的目光锐利,视线迅速在谢浩然身上移动着,随口从嘴里吐出一句声音很轻的英文。

    语言方面的辨听对谢浩然来说毫无问题。他清楚听见弗拉多尔是在说自己鞋子上的泥————从山顶一路下来,鞋底沾染湿泥这种事情无法避免,虽说在外面脚垫上已经蹭去一些,却仍有少许带了进来,地板上留下几个红色脚印。

    弗拉多尔话里带着一个骂人的词。他说得很轻,拉莫斯与苏昂太毫无察觉。

    大步走进客厅,在主位椅子上坐下,贺冷山拿起摆在侧面桌上的湿毛巾递过,谢浩然慢慢擦拭着额头与脖子上的汗,感觉很舒服,就像堵在汗毛孔表面的所有泥垢都被抹掉,整个人清爽了不少。

    雷极宗门的日常事务由贺冷山负责,贺明明在这种时候不会出现。谢浩然把毛巾递过去,又从贺冷山手里接过一杯冰镇绿豆汤,仰脖喝了几大口,冰凉液体沿着喉咙流入身体,驱散了热气,脑子也为之一醒。

    他侧身把空杯子递给贺明明,笑道:“再给我一杯。”

    这绿豆汤是贺家早年一个老厨师的做法。上好绿豆加水浸泡一整夜,第二天放入锅中慢火熬煮。主要调料是冰糖,还要放入少许的盐,两种调料之间的对比一定要精细,甜味重一些,必须牢牢压住咸味。等到绿豆炖烂,用勺子在锅里将其碾碎,变成粉末状,然后再次加水煮沸,放凉。吃的时候加入少量玫瑰糖,或者冰镇,或加冰块,便是炎炎夏日令人舒爽的美味冷饮。

    看着俯身在绿豆汤锅里慢慢舀着的贺冷山,拉莫斯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他用力清了清嗓子,注视着坐在主位上的谢浩然,用法语问:“你就是贺家的新主人?”

    主人、掌控者、决断者、家主……在法语里,都是同一个单词。

    弗拉多尔不甘落后,他站起来,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你好,我是贺定元先生的朋友。我们以前有过良好的合作关系,希望这种合作能够延续,永远保持。”

    苏昂太说的是高棉语:“我是“猛虎”公司的代表,想要就上一批武器尾款的问题与阁下谈谈,还有就是关于我们的下一次合作,我们准备……”

    “先等等,停一下。”

    谢浩然上身前倾,双脚分开。主位上这把椅子所在位置被特别垫高,他坐在那里居高临下,营造出一股气势上的威严。冷漠的目光顺序从拉莫斯、弗拉多尔,还有苏昂太脸上扫过,眼睛里释放出诡异的目光。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

    他摊开双手,带着满满的恶意编造谎言:“无论你们有什么要求,无论你们想要表达什么意图,请说中文。其它语言……”

    谢浩然抬起右手,在耳朵旁边坐个了连续画圈的动作:“抱歉,我听不懂。”

    拉莫斯怔住了。

    弗拉多尔睁大眼睛注视着他,很惊讶,下意识说了一句“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