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七五节 尝尝这个橘子

时间:2018-06-24作者:黑天魔神

    ,!

    没有一句正经话。

    谢浩然慢慢皱起眉头:“老宋,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宋耀阳满脸都是认真:“我就是在跟你好好说话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变瘦了,大概是吃了你给的丹药,修炼有成,所以我变帅了。”

    他的修为境界的确有所提升,现在到了炼气后期。培元丹功效之灵妙,由此可见一斑。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很快到了青灵集团在燕京的总部,谢浩然与贺明明拿上行李下了车,与宋耀阳挥手告别。

    看着扬尘远去的车影,谢浩然若有所思地说:“这家伙不正常。虽说是我们是盟友,也在我面前发过誓,可是以前他没这么主动。不要说是接机,其它事情也是一样。他属于那种懒散的性子,这种人要是不胖才怪,偏偏却瘦了。”

    贺明明把背包肩带超里面拢了拢:“也许他真的去减肥呢?”

    “我就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谢浩然转过身,脸上疑惑重重:“他哪儿来这么大的动力?难道真是因为修炼的缘故?”

    ……

    走进楼上的独立房间,刚放下行李,正解开背包拉链,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就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

    走过去,拉开房门,只见王倚丹站在外面,脸上带着微笑。

    她穿着藕色丝质衬衫,闪亮的光泽令人迷醉。领口开得很大,并非故意,而是衣服款形设计就是如此。胸罩是挂脖式穿法,黑色细线绕过脖颈,在胸前那片洁白肌肤表面拉得笔直。

    裙子颜色与衬衫一样,短款,与修长的身形刚好搭配。丝袜的颜色实在令人难以捉摸,答案不外乎两个:要么是肉色,要么就是透明无色。高跟鞋把足背绷直,抬高,将她的身体上扬,一直凑到了谢浩然面前。

    “你不是有事出去了吗?”谢浩然记得王倚丹在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办完事儿就回来了。”她随口说着,抬起手,把长长黑发朝着后面拢去,让妩媚的脸蛋有更多部分展示出来。

    谢浩然笑着点点头:“正好,我还真有事情要找你。先进来再说……唔,唔……”

    柔软的嘴唇毫无预兆堵了过来。就像招惹了高年级学校恶霸的小学生,被手持棍棒满脸横肉的壮汉逼到角落里。谢浩然丝毫没有反抗意识,这样的突然袭击王倚丹已经搞过很多次。除了老老实实接受蹂躏,他找不到第二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双手慢慢抬起来,却被她看也不看就反手抓住,控制着掌心,用力按在她的腿上。

    抱着她后退,抱着她从沙发旁边经过,抱着她在窗户前面停留了半分钟,最后……抱着她,以令人头晕的后仰动作,倒在了床上。

    良久,王倚丹终于从深深的亲吻中清醒过来。她仰起头,将黑色长发朝着后面甩去,身体同时施展出美妙的幅度,双腿分开跪着,谢浩然被牢牢夹在中间。身上的衣服虽然凌乱,却保持完整。王倚丹很快从深呼吸状态吸足了氧气,把此前在深吻中损耗的部分重新补足。她上身一软,带着说不出的妩媚,趴下去,嘴唇凑近谢浩然脸上的相同部位,刚准备开始第二场接力赛,却被他竖起右手中指,牢牢挡住。

    “我有礼物送给你。”这是阻挡一个浑身发烫,脑子里全是想要吃人欲望女人的最好方式。

    这种小伎俩没有对王倚丹发挥作用。她的笑容带有专属于情人的讥讽:“最好的礼物就是你。只是你身上的包装材料太多了,而且非得等到明年十八岁才能拆……见鬼,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固执?为什么我偏偏会喜欢上你这个家伙?”

    她的整个身体都贴过来,隔着薄薄的衬衫,谢浩然清晰感觉到她身上柔软的凸起部分。

    “我没骗你,真有礼物送给你。”

    双手用力扶住王倚丹的肩膀,将脸上全是潮红色的她从身上推开。谢浩然快步走到解开拉链的背包钱,伸手从里面拿出一只大号保鲜盒,打开,里面装着一个很大的,差不多有两个成年人拳头体量的橘子。

    她离开床,迈着无法得到释放,略显僵硬的步子走过来。看着保鲜盒里的橘子,王倚丹抬起黑而长的睫毛,好奇地问:“你说的礼物……就是这个?”

    房间里已经弥漫开浓郁的橘子香气。就像老人经常做的那样,他们把橘子皮剥下,趁着新鲜切片,用凉水浸泡,等到橘皮香气完全融入水中,就把这种自制香水在房间里喷洒。没有花朵那么浓,清新淡雅,还能驱赶蚊虫。

    谢浩然点头道:“尝尝吧!今天早上我刚从树上摘的,很新鲜。”

    王倚丹双手搂住谢浩然的脖子,像一个撒娇邀宠的小魔女:“人家手指甲不方便嘛,我要你帮我剥。不然的话……我就不吃。”

    女人在这方面的确有着男人无法理解,也必须满足的特权。

    橘皮很薄,缠绕在橘瓣表面的白色经络很少。看着闭上双眼张开嘴唇,仿佛等到喂食小鸟一般的王倚丹,谢浩然只能摇头苦笑,把手里的橘瓣塞进去,看着她满脸幸福慢慢嚼着。

    橘子的味道非常好。甜美多汁,略微带有少许酸味,被甜味中和,却没有彻底掩盖。与水果商家极力宣传的“纯甜口味”不同,这个橘子的味道在口腔里有多种变化。仿佛甜味与酸味正在玩着捉迷藏,酸味一直在躲哦,在舌尖与口腔里到处寻找可供隐藏的角落。它的动作无法躲过甜味追踪,总是被驱赶出来,偏偏甜味腿短追不上酸味,只能匆匆从它曾经躲藏的地方跑过去,进行下一场新的追逐。

    “这是我吃过最好的橘子。”

    王倚丹吃得很快,她把最后一块橘瓣塞进嘴里,抬起头,好奇地问:“你上次说是要在清凉山上种的橘子,就是这个吗?”

    谢浩然站在窗户侧面阳光找不到的地方,双手横抱在胸前。他点点头:“味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王倚丹听懂了。

    “味道方面无可挑剔。十三比一,这是水果酸甜程度最好的搭配比例。太甜了不好,太酸就没人吃。在甜度“十三”的果汁里加上酸度“一”的成分,味道就会变得绝妙。这是水果行业里公认的美味比例,只要达到这个标准,东西就不愁卖。”

    “这个橘子比我以前吃过的任何橘子都好。味道变化很多,恐怕不仅仅是十三比一那么简单,酸甜区分点应该达到小数点以后更细致的程度。这得交给专业人士才能得出研究结论。你应该带了样品吧?我现在就派人送去专业的水果检测机构,相信会得出品质上佳的检测报告。那样一来,价格就能定得更高。”

    谢浩然的笑容有些神秘:“仅仅只是这样?你就没有别的什么感觉吗?”

    “别的感觉?”王倚丹皱起了眉头。

    我好像精力充沛,脑子也更加清醒。

    不,这绝对不是诱导性的思维假象。王倚丹今天的确有事情要处理,所以才没去机场接机。燕京城很大,驱车横跨半个城区要花费大量时间。塞车是所有国际性大都市都会遇到的问题。在室外温度超过三十摄氏度的高架桥上堵了一个多钟头,虽然车里一直开着空调,王倚丹还是觉浑身疲软,恹恹欲睡。

    刚才扑倒谢浩然身上的疯狂亲吻,应该耗尽了所剩不多的体力。

    可是现在,我……我好像还是那么精神,之前堵车时候恹恹欲睡的感觉彻底没了,仿佛一下子喝了好几杯浓咖啡,又灌进去两听“红牛”。

    “这是清凉山上的橘子,吃了以后,可以延年益寿的。”

    谢浩然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有些不知所措的王倚丹,在她耳边发出自信的笑声:“现在你相信我以前对你说过种橘子的话了?”

    王倚丹挣扎着转过身,双手还是像刚才那样搂住他的脖子,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明悟:“这就是你的主打产品?”

    “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谢浩然轻轻啄了一下她的鼻尖:“现在你应该觉得,我不会破产了吧?”

    王倚丹有些疑惑:“这橘子……正是像你说的那样,吃了以后能延年益寿?”

    谢浩然肯定地点着头:“水果分级那一套对这种橘子同样适用。刚才你吃掉的这个,是等级最低的一种。你应该有感觉,吃下去以后整个人会变得很精神。延年益寿效果是肯定有的,只是具体会增加多少,就不一定。这个得要看各人体质,有的会多几天,有的会少几天。”

    王倚丹心中一片明悟:“也就是说,可以增加细胞活性,提高新陈代谢。”

    这才是标准的官方说法。

    谢浩然目光炯炯注视着她:“还有比这更好的。如果是最顶级,质量最好的橘子,我可以保证服用者增寿一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