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八十章 财路

时间:2018-06-30作者:黑天魔神

    今天不是举行拍卖会的时间,电梯底层的大厅很空旷。南宫立峰坐在侧面的一个小房间里,门开着,很远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修炼之人的感知都很敏锐。听见脚步声,南宫立峰朝着出口这边望过来,看见儿子陪着谢浩然,脸上先是露出一抹诧异,随即笑了,推开椅子站起,大步迎了上来。

    “谢先生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南宫立峰热情的邀请着谢浩然走进里间,等到三个人在沙发上坐定,他笑着问:“谢先生喜欢喝什么茶?要不还是跟上次一样,咱们弄点儿酒菜,边喝边聊?”

    谢浩然见状轻笑道:“别那么麻烦,我刚吃过饭。”

    “那就来杯茶吧!”南宫立峰在待客之道上从不落人下乘。

    很快,一名旗袍侍女端着茶盘走进房间,在三人面前各摆上一个景泰蓝茶盅。谢浩然耐心地看着她离开房间,把房门关好,这才问道:“今天过来,是想问问南宫先生,上次那些锻体丹卖的怎么样了?”

    南宫父子相互对视,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果然如此”的目光。

    南宫立峰很是感慨:“两个星期,两场拍卖会,所有锻体丹全部卖完。谢先生的炼丹技艺果然高明,那锻体丹是十足的成色,灵气浓郁,绝非寻常丹药所能比拟啊!”

    想起上次的拍卖会,谢浩然脸上露出一丝冷傲:“通体散那种东西,也能算是丹药吗?”

    修士有着专属于自己的骄傲,也是骨子里无法抹去的优越感。他随即手腕翻转,就像魔术师在表演时常见的动作,等到掌心向上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白色瓷瓶。

    “这里是二十枚煅体丹。”谢浩然把瓶子放在桌上,淡淡地说:“若是南宫先生愿意的话,我们可以长期合作。”

    南宫镇平顿时睁大了双眼,看着装有丹药的白色瓷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上次谢浩然拿出来的煅体丹,南宫镇平吃了一枚。只有真正体验过丹药灵气深入骨髓,对整个身体进行全面改造的神妙,才会知道这种东西的珍贵。南宫镇平知道父亲经营得很艰难,为了维持每周一次的拍卖,必须花费大量时间,派出大量人手寻找可拍之物,还要结交各个修炼世家,以及各地修士,才能维持目前的局面。

    从谢浩然那里得到的十枚煅体丹,除了被自己吃掉的那颗,另外七枚都被南宫镇平当做人情送了出去。当然免费是不可能的,就算南宫立峰为人豪爽,也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价值上千万的丹药当做礼物。

    那是修士之间的人情交换。修为停滞,数十年来毫无进展的修士太多了。很多人的情况与南宫镇平相似,都被卡在进入“炼气”阶段的门槛上。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其实不难,只要一颗煅体丹,就能打通经络阻碍,在丹田形成灵能气旋,产生最初步的修炼基础。

    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即便是在灵气浓郁的上古时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修士。煅体丹的重要性与珍贵性,由此可见一斑。

    七枚煅体丹,南宫立峰一千五百万的单价收进来,同样还是一千五百万的价钱卖出去。得到这些丹药的修士,都与南宫家族世代相交。这是一个庞大的人脉圈子,很多资源与重要物件,都是通过这个圈子进行交换,而不是摆在明面上公开拍卖。

    “大方山”的拍卖会在修士圈子里名气不大,影响力最多也就是在以燕京为中心的省区范围。这种规模的拍卖会在华夏大地上至少有十处以上。

    拍卖的好处显而易见。这是真正能赚钱的好生意。剩下的两枚煅体丹,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被南宫立峰在两次拍卖会上当做最后的压轴品拿出来,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哄抢。

    最终成交价很是惊人,一颗两千三百万,另外一颗两千二百万。

    修士都很精明。现在这个时代,煅体丹虽然难得,可是在上古时代,却是最普通,使用面最广,炼制数量最大的一种丹药。很多古籍上都可以找到对煅体丹的描述。对照这些记录,再看看武当、青城、龙虎山等名门大派公开出售的丹药,其中的优劣高下自然是清晰可辨。

    名门大派的丹药品质不算好,这是修炼世界公开的秘密。大家对此都是无可奈何,因为市场上就从未出现过品质上佳的丹药。也许是名门大派私下约好了只会拿出这种程度的丹药出售,也可能是他们的炼丹师一代不如一代,只能炼制出这种水准。但不管怎么样,那毕竟是谁也无法否认的煅体丹。

    南宫镇平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他很清楚,如果拥有稳定的丹药供给来源,南宫世家在修炼世界的影响力会扩展到何等庞大的程度。就像公立医院与私人小诊所,大家都知道前者拥有高明的医生,前往那里就诊的病患自然是趋之若鹜。私人小诊所的实力就摆在那里,如果不是囊中羞涩,实在没什么钱,患者也不会选择到那种地方看病。

    如果每次拍卖会上都能拿出一枚煅体丹,这种情况长久持续下去,“大方山”这个地方很快就会传遍整个修炼世界。来参加拍卖会的客人多了,卖品自然是水涨船高。谢浩然拿出来的这些煅体丹品质极高,超出名门大派好几个档次。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说是两千万,就算是三千万的高价,也肯定有人争着买。

    比起儿子,南宫立峰要老到很多。他没有伸手去拿那个瓶子,试探着问:“合作当然没有问题,只是这价钱方面……”

    谢浩然端起茶碗,手指拈起碗盖,慢慢拨弄着浮于水面的茶叶:“一千五百万的价钱很公道了。怎么,南宫先生觉得我对丹药卖价一无所知吗?呵呵!同样是煅体丹,青城派开价两千万,武当派开价两千三百万。龙虎山最高,两千五,甚至三千万的都有。莫非南宫先生以为我拿出来的煅体丹多了,想要以量压价不成?”

    这话说得很严重,南宫立峰连忙摆手否认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谢先生在我这里卖出这些丹药,是不是一定要以本国货币进行结算?如果别的东西,比如黄金、玉石、珠宝、证券、不动产之类的……您觉得怎么样?”

    谢浩然心中一动,不由得笑起来:“没想到南宫先生还兼做典当行的生意?”

    南宫立峰脸上浮起一丝苦笑:“不是所有修士都能拿出这么多钱啊!修炼是很花钱的事情。异草灵果数量稀少,除了名门大派拥有各自的灵药圃可以培植,普通修士想要得到只能依靠运气。千年人参、百年首乌、紫面灵芝……这些东西现在都变成了传说。就以人参为例,不要说是千年,就算是百年老参,现在也是凤毛麟角。”

    南宫镇平插进话来:“我记得前年在长白山下的东平拍卖会上,有一株一百三十年的老参,当时卖出了六百多万的价钱。”

    南宫立峰瞥了一眼儿子,摇摇头:“那只是明面上的价格,用来给普通人看的。真正的成交价是六千五百万。如果这事情公开,肯定会在普通人世界引起混乱。人参这种东西,其实人工栽培与天生天养区别不大。以长白山为例,只要肯花心思找,山里肯定还有上年份的老参。但是六百万与六千万的区别太大了。如果真实价格公布出来,很多人都会丢下手上的工作进山找参,还会有大量资金投入到人参种植这个行业。可他们毕竟是普通人,永远不会明白我们需要的是上年份老参,而不是三、五年就能长成的鲜参。到时候投资无法产生利润,就会引发新一轮的社会动荡。”

    谢浩然微微颌首:“没想到南宫先生对经济方面也有研究。”

    “看得多了,自然知道的也多。”南宫立峰思考片刻,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谢先生不是外人,有些话,在你面前我也敢说。你的煅体丹的确是好东西,可是在我这里卖得多了,无论你我,都要承担极大的风险。”

    谢浩然脑子转得很快:“你指的是那些名门大派?”

    南宫立峰点点头,声音比之前压得更低了:“夺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谢先生的煅体丹品质之好,是我平生未见。即便是龙虎山公开拍卖的“上品丹药”,质量也远远不如。不瞒谢先生,上次你给我的那些丹药,大部分都是通过私底下的方式卖出去,只有两颗走了拍卖的路子。少数丹药在拍卖会上出现,自然不会引起注意。可若是数量多了,名门大派肯定要上门询问。所以,我觉得谢先生的煅体丹最好还是走“私卖”这条路。我可以帮你联络客户,但他们手上的现金不多,往往会用其它东西作为抵扣。”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