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八一章 大课

时间:2018-06-30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赞许地笑了:“南宫先生考虑得很周详。”

    南宫立峰注视着他:“价格方面就还是以一千五百万每颗为基准。我会帮谢先生尽量争取更高的价钱。如果拍卖……”

    “不必了。”谢浩然摆了摆手:“就以一千五百万结算。我只有一点要求:如果买家以实物抵扣,还请南宫先生尽快帮我转换成现金。”

    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南宫立峰笑着拿起摆在桌上的白瓷瓶,朝着谢浩然伸出右手:“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谢浩然也笑了,伸手握住:“合作愉快。”

    ……

    南宫父子一起把谢浩然送到“大方山”会所门口,看着他上了车,发动引擎,缓缓驶出了停车场。

    南宫镇平很兴奋:“爸,咱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拍卖货品了。”

    南宫立峰看了一眼神情激动的儿子:“说起来还是我们占了便宜,找到雷极门这么一个稳固的靠山。”

    南宫镇平愣住了,过了片刻才疑惑地问:“谢浩然算是我们的靠山?”

    抬起头,望着“奔驰”车消失的方向,南宫立峰很是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如此年轻就执掌雷极门。贺定元我见过,真正是筑基高手。掌门之位的更替如果不是门派内部正常继承,就必定是你死我活的腥风血雨。别忘了,谢浩然可不姓“贺”。但是就我知道的情况,贺家上下现在奉他为主,清凉山一带也在全面开发。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为什么拿出煅体丹交换钱财的真正原因。”

    就修炼而言,南宫世家不算强,只能说是还过得去。但是南宫家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经营信息网络,巨大的人脉圈子甚至超过了名门大派。上次谢浩然亮出自己雷极掌门身份后,南宫立峰就调动大量人手收集情报,对谢浩然的身份实力知道得越多,畏惧与尊敬心理就越重。

    “你注意到他今天晚上拿出煅体丹的动作了吗?”南宫立峰对儿子一向很有耐心:“谢浩然可不是魔术师,那个瓶子直接出现在他手上,可以肯定,他有着传说中的空间类灵器。”

    南宫镇平再次怔住:“空间类灵器?爸,你的意思是储物戒指和储物手环?”

    南宫立峰发出长长的叹息:“是啊!从上古时代传下来的空间类灵器数量稀少,具体制作方法早已失传。他连这种东西都有,而且在你我面前使用起来毫不避讳……这意味着什么?人家是真正有实力,有倚仗,强迫着咱们跟他走到一起。”

    南宫镇平对此不太理解:“有这么严重?我看谢浩然很好说话,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那是因为他需要我们这个出售丹药的渠道。”南宫立峰直接看穿了问题根本:“他拿出来的这些煅体丹品质非常好。龙虎山还有武当山的煅体丹若是比较起来,根本就是没人要的垃圾。这么好的东西,他只要了每颗一千五百万的价钱。前两次拍卖会上你是亲眼见过的,两颗压轴的煅体丹,最后卖出去的价格都超过两千万。镇平,难道你觉得谢浩然真是那么傻,对丹药的真正价值一无所知?”

    南宫镇平在认真思考:“他这是主动让利给我们。这种煅体丹他还有很多。说不定……他自己就是炼丹师?”

    南宫立峰注视着儿子的眼睛:“如果我们把这些消息透露出去,谢浩然会把我们南宫世家上下杀得干干净净。我派出去打探的人已经探听明白,他当时就是这样对付贺家。”

    想通了很多问题的南宫镇平摇摇头:“我们与贺家不一样。人脉圈子不是通过打打杀杀就能得到。他只能与我们合作,而且也表明了态度让利给我们。只要这种关系持续下去,对我们,对他,都有好处。”

    看着目光炯炯的儿子,南宫立峰没有说话。他转过身,朝着远处灯火辉煌的会所走去。

    南宫镇平没有看到父亲脸上露出的微笑。满足中带着骄傲,欣慰中带有一点感慨。

    我的儿子长大了。

    我也老了。

    ……

    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谢浩然走进了燕京大学三号宿舍楼二零二房间。

    到了金丹境界,睡觉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可有可无。时间还早,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把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五名舍友全部惊醒。

    王建祥打着呵欠,单手撑开蚊帐,惺忪睡眼看着走进宿舍的模糊人影,好不容易才分辨清楚是谢浩然,苦笑道:“你去哪儿了?怎么回来就搞出这么大动静?你这是存心不让我们睡觉啊!”

    谢浩然把背包放在桌上:“都七点钟了,起床吃早餐吧!高中的时候起得比鸡还早,怎么现在却懒成这个样子?”

    武斌从蚊帐里钻出圆溜溜的胖脑袋,很不高兴地嚷道:“就是因为那时候太辛苦,所以现在才要补回来。老谢你真的不厚道,不声不响跑出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被人贩子拐卖到哪个旮旯里。你是不是该请我们吃顿饭,洗清一下你身上的罪孽?”

    谢浩然解开背包拉链,拿出满满一大袋家庭装的火烧干巴,塑料包装袋在手里揉出“稀里哗啦”的响声:“别说我不照顾你,继续赖在床上,东西被分光就没了。”

    武斌眼尖,耳朵也灵光,连忙从床上蹿出来,趿着拖鞋几个箭步冲到谢浩然面前,从他手里抢过背包,发出非常满足的大笑声:“喂喂,二零二的兄弟们都起来了。谢老板带了一大包零食,先来先得,晚来就没了啊!”

    随着他把背包在桌上翻转,“哗啦”倒出来一大堆滇南风味的各种食品,安静的宿舍也变得热闹起来。

    谢浩然笑了笑,拉开自己的柜子,从里面拿出教科书。

    一背包零食很容易拉近舍友间的距离。彼此不是仇人,自己也要在这里呆上很久。

    ……

    “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有几门课需要在大教室里讲授。同时上课的还有“汉语言文学”、“文秘”等其它专业班。每当这种时候,数百人的环形教室就显得拥挤,很少有空位。

    除了二零二室的成员,谢浩然与班上其他人都不熟。这也难怪,军训刚结束,没上几天课就请假半个月,无论换了是谁都会觉得陌生。武斌算是与谢浩然接触较多,两个人约着走进教室,拣了靠后的位置坐下。

    看着谢浩然翻开空空如也的笔记本,武斌有些担心:“你拉了那么久的课程能不能跟上?下星期要测验,那个是要计入综合学分的。回头你把我的笔记拿去复印一下,免得到时候考不出来。”

    谢浩然有些意外,真心实意说了声:“谢谢!”

    “都是一个宿舍的,说这种话就见外了。”武斌摸着肉乎乎的鼻子,抬头看见有说有笑走进教室的王建祥和岑媛媛,不由得来了兴趣:“王建祥那小子也算是修成正果。听说他从高中就开始追求岑媛媛,两个人考进同一所大学,还是同一个专业。这种情况不多见啊!”

    谢浩然可以做到一心二用。他一边迅速翻看武斌的笔记,一边朝着在前排坐下的王建祥与岑媛媛背影飞瞟,笑道:“怎么,你很羡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一个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武斌说得头头是道:“先声明,我指的可不是岑媛媛啊!我是觉得如果能够在大学里就把个人问题解决,以后工作了也就省心得多。”

    谢浩然点点头,笔记被他翻看了三分之一:“这倒是。可要是你毕业以后回老家,不在京城该怎么办?女方跟着你过去?还是她到哪儿,你就到哪儿?”

    武斌很严肃:“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啊!所以我一直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在学校里找到人生中的另一半?”

    谢浩然不禁有些好笑,正准备开口说话,忽然听见旁边传来惊喜的喊声。

    “谢浩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梁欣丽从这排座位的另外一边走过来。她穿着一件粉白色长t恤,胸前有一个很大的麦兜。被裤袜裹着的两条长腿从衣服下摆露出来,衣服长度刚好压住牛仔热裤,堪堪齐平。乍看上去,就像是没穿裤子,只有走动的时候才会露出热裤边缘。

    年轻人都喜欢轻松活泼的打扮,何况这种穿法并不暴露,最多只是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

    明黄色的板鞋与衣服色调很配,她在旁边坐下来的时候,谢浩然从她扎成马尾的长发上嗅到了淡淡洗发水香气,笑道:“今天凌晨的飞机,四点多才落地。”

    武斌在他身后抬起手,虚点了点谢浩然的肩膀:“这家伙不厚道,敲锣打鼓进了宿舍,把我们全都吵醒了。不过看在他买了一大堆好吃的份上,暂且放他一马。”

    梁欣丽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谢浩然,脸上充满了欣喜与大胆:“有我的份儿吗?”

    类似的目光,谢浩然在王倚丹与贺明明眼睛里都看到过。当然还谈不上是爱意,却是真正的喜欢。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