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八六节 警告无效

时间:2018-07-02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在战斗中有没有指挥,无论过程还是结局,完全不同。

    就算是对谢浩然颇为轻视,大家却知道他的命令正确无误。如果说之前看穿霍利使用惩戒带骤然提升实力是一种巧合,那么后来看穿萨曼斯行动方向就只能证明谢浩然目光锐利。很少有人能在这种时候保持冷静头脑,有这么一个人总领全局,肯定要比一窝蜂或者单打独斗好得多。

    惩戒带提升的力量优势具有时间限制。袁媛释放的法力屏障很及时,重伤的鲁志涛被白琳替换下来,他大声惨叫着,连连倒退,左手从肩膀上弯过去,想要抓住插在后背上的短剑,却怎么也够不着。剧痛加上愤怒,他的整张面孔憋得涨红。力气和体能在迅速流失,随后腿脚一软,侧身斜躺在沙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萨曼斯越来越发现谢浩然的可怕。沉重的压力导致身体重量突然间增加了好几倍。是的,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神通,也不是以无形重物压住自己那么简单。重量仿佛注入了体内,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天知道进入身体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萨曼斯脑子里不断闪过“胖子”、“肥佬”、“体重超过三百公斤”之类的可怕字句,呼吸也变得急促沉重起来。偏偏丁辉手中的异性长刀在这个时候凌空劈下,来不及多想,萨曼斯只能就地一滚,想要避开攻击。

    从单纯到狡猾需要学习,如果有榜样做在前面,学习效果自然是成倍增加。萨曼斯连续几次突然变招,如果丁辉还是不能及时作出反应,只能说他愚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长刀并未如预料中笔直落下,而是在接近地面大约二十厘米的位置突然改为横向。攻击速度明显比萨曼斯慢了很多,正常情况下他轻轻松松就能避开。然而就在萨曼斯想要再次侧身让开的时候,可怕的重压感再次袭来,左腿就像是被无形的钉子牢牢固定,眼睁睁看着锋利长刀从膝盖部位横斩而过。先是皮肤,接着肌肉,最后骨头,然后这个顺序被颠倒过来继续了一遍,伴随着如喷泉般怒射的血水,灵活如泥鳅的萨曼斯觉得身体里突然一空,剧痛与可怕的思维贯穿大脑。他仿佛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依靠单腿就这样猛站起来,然后身体失去平衡,朝着正前方猛然扑倒,双手死死抱住被丁辉斩掉的断腿,在沙地上拼命翻滚着。伤口沾染了无数沙子,在雪亮的射灯映照下显出一片潮湿鲜红。

    力量从霍利身体里迅速流失。这是他最大的短板。苦修士同样分为不同等级,依靠惩戒带提升力量的时间也长短不一。如果是教廷直属的大骑士,或者大苦修士,惩戒增幅时间可以长达两小时以上,而且还能自由调控惩戒增幅。那是在惩戒带上打孔,以抽紧痛苦的感应程度为基准的做法。

    如果单纯以“强壮”当做性别分类特征,那么白琳根本不能归于女性行列。峨眉刺这种轻巧灵活的兵器在她手里丝毫没有发挥应有效果。她更像是把峨眉刺当做金刚杵来使用。就像多了一层坚硬的攻击体,锋利尖刺带着强大力道狠狠砸上霍利的右臂。他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受创的胳膊就这样在空中甩了起来,黑色衣服被“嗤拉”撕裂,断裂骨头扭曲成不自然的角度,穿透肌肉和皮肤,暴露在湿冷的空气中。

    “不要上去,他们现在已经逃不掉了。让他们就这样呆着,多留点儿血,别杀了他们,留下活口比死人管用。”

    谢浩然从战列后面发出声音。他有种感觉,无论萨曼斯还是霍利,都还没有彻底失去战斗力。反正自己这边已经胜了,不如就这样守在四周,不让他们逃走。十分钟,或者半小时,身体里的血流得差不多了,那时候再上去抓人,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

    “我他吗的要杀了你!”鲁志涛从地上挣扎着站起,全身所有力量凝聚在右拳上。他跌跌撞撞朝前走着,死死盯着捂住断臂连声惨叫的霍利,眼里全是想要吃人的凶光。

    “我要你给我师兄偿命!”丁辉同样不管不顾朝着奄奄一息的萨曼斯扑去。沉重的长刀不适合这种时候使用,能让仇人多增加一分痛苦都是好的。他扔掉长刀,拔出佩在后腰的匕首,反握着,寒光闪闪的刀尖对准了萨曼斯双腿中间。

    这是男人报仇的典型做法。除了痛苦还不够,还要再给他加上足够分量的屈辱。

    谢浩然急促的警告声再次响起:“都停下,不要过去!”

    已经来不及了。

    霍利的身体朝着侧面略微偏了几度,他从谁也没有想到的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带着必死的决心,以最有力的侧身方向把刀尖狠狠捅进鲁志涛腹部,死命绞着。致命的拳头准确砸中霍利后脑,那种分量简直比时速两百公里的汽车撞上还要可怕。霍利感觉脑子里“嗡”的一下发出巨响,仿佛整个人置身于圣母修道院的大钟下面,被巨大的钟声震穿耳膜,眼球从眼眶里脱出,带着血腥的惯性,瞬间失去了视觉。爆炸性的力量在颅骨内部急剧扩张,然后就是毫无悬念的炸开。

    丁辉应该与刘振山的感情很好。他对谢浩然发出的警告嗤之以鼻。一个被自己砍掉腿脚,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老子已经看透了他的战斗方式,不就是灵活的动作加上敏捷速度?他的弱点应该在于力量,否则就该与自己硬扛,而不是像跳蚤那样蹿来窜去。

    没错!老子要抓活的,要用这个该死的洋鬼子给师兄血祭!

    可是在这之前,老子要剥夺他作为男人的资格。

    带着说不出的狂放与酣畅,丁辉咆哮着将匕首高举起来,狠狠落下。坚硬锐利的刀尖撕裂了萨曼斯的裤子,深深插进肌肉,捅破了海绵体,割断了输精管。切口是如此之大,丁辉肩部射灯照亮了从里面透出来的附睾,一片嫩黄色,其中带着鲜红血丝,就像肥美的海胆被剥开,尚未用净水清洗的样子。

    萨曼斯没有发出尖叫,他脸上的神情透出诡异的安详。嘴唇翕张着,吐出一串意义莫名的音节。在场的人除了谢浩然,没人听懂那是“圣光十字剑”。

    一道雪亮白光从萨曼斯胸口释放出来。标准的“十”字形,下端比上部略长。光芒不偏不倚罩住丁辉头颅,沉浸在手刃仇人快感当中的他无法闪避,只能呆呆看着那道十字形白光在眼前闪烁,穿透眼睛,带着堪比太阳还要滚烫的可怕温度,钻进了自己头部。

    这道光在黑夜中是如此醒目。无论站在近处的袁媛,还是位置稍远的白琳,都看到丁辉脑袋被十字形白光贯穿。那是由下自上的射击,就像长矛突如其来插进面孔,从后脑钻出。等到她们反应过来,一前一后跑过去的时候,丁辉已经重重扑倒在地上。灯光下,他的后脑出现了标准的“十”字,上下交叉垂直的两条直线宽度约为五公分。伤口边缘冒着轻烟,空气中弥漫着蛋白质被烧焦的糊味。透过伤口,可以看到被压在下面的萨曼斯身体。

    谢浩然铁青着脸大步走过去,抓住死去的丁辉肩膀,将他用力掀开。萨曼斯已经不会动了,他的双眼瞳孔涣散,彻底失去了气息。胸前的衣服被炽热能量烧开一个大洞,谢浩然三下两下将他表面的衣服撕碎,肩部射灯照亮了萨曼斯的尸体,也照亮了他胸口正中的十字架刺青。

    那不是普通形状的十字架。受难的耶稣被捆绑在其中,脸上没有痛苦,正视前方。丝毫没有神圣感,反倒有种被猛兽盯住,随时可能扑过来的冷肃。

    这是萨曼斯最后的底牌。应该是用最后的生命力为驱动,激活胸前这个神秘的刺青纹样,释放出极其强大的毁灭光束。

    把丁辉的身体放平,看着五官彻底消失,脸膛中央只留下一个焦黑十字空洞的尸体,谢浩然发出悲伤的叹息。

    “为什么你不肯听我的话?我已经告诉你不要上去,为什么你还要一意孤行?明明可以安全获胜,活着回去,为什么……”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低。虽然没有哭泣,却充满了深深的痛苦。

    袁媛和白琳走过来,在他左右蹲下,认真劝说着。

    “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到责任了。”

    “如果不是你施展神通压制,恐怕我们也会受伤,说不定还会死。你做的很好,比他们好多了。”

    眼睛无法看透人心。

    无论哭泣还是大笑,都是活人做给活人看。

    袁媛和白琳说得对,谢浩然没有做错什么,他已经尽到了责任。如果鲁志涛和丁辉听从劝阻,他们就不会死。

    可他们毕竟是死了。

    如果不表现得悲伤一些,装模作样,她们对自己的看法肯定会产生变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