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八九节 卖橘子

时间:2018-07-02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贺明明的电话内容与王倚丹差不多。商业布局是谢浩然很早就定下的计划,他的想法很简单:在各地开设超级市场,以“灵玉橘”为主打商品,带动超市吸引客源,产生丰厚的利润。

    从一开始就决定了“灵玉橘”绝不可能通过电商网络进行售卖。制假售假的途径太多了,再加上“灵玉橘”产量几乎是固定的,谢浩然必须把这个核心牢牢抓在手里,丝毫不能让给别人。

    以滇南省为中心,相邻的省份已经开始布局。一切都是以贺家产业为基础,再加上从圆法寺抄出来的大量财富。除了留下保证清凉山建设的资金,谢浩然把所有的钱都砸在商业渠道与超市上。最近的一笔钱来自占据弄叻的吴梭温武装集团,贺明明从瑞士银行里提出了八亿三千万美元。现在滇南与邻接省份的主要城市里,到处都能看到“青灵集团”投放的商业广告。

    干掉沃尔玛。

    驱逐家乐福。

    谢浩然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胖子对苏晓凝的态度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种事情谢浩然觉得不方便插手。看宋耀阳的样子,显然是很认真。但是苏晓凝自己是否愿意也很重要。胖子打电话过来不外乎就是约着谢浩然一起吃饭。随口敷衍几句,谢浩然就挂掉了电话。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苏晓凝与胖子也就是普通朋友。如果他们真能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谢浩然也乐得其成。

    未接电话居然有武斌的号码很让人意外。谢浩然拨打过去,武斌直言不讳:下星期就要专科测验,你怎么刚上一节课就不见了踪影?就算再忙也不要东游西逛,一切以学业为主。

    挂掉电话,谢浩然心里升起一股暖意。这次外出,廖秋已经从学院那边给自己办理了请假手续。同宿舍的人只有武斌记得这件事……同学和朋友之间的分界线,就是通过一件件小事积累起来,最终形成截然不同的区别。

    有个陌生的电话回拨过去,对方居然是梁欣丽。同样也是问他什么时候回学校,只是内容比武斌要丰富得多。梁欣丽很主动,约着谢浩然一起吃饭,还有周末的电影。

    她的心思很明显,谢浩然也微微有些意动。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事情真正想要有实质性的推进,必须等到明年。

    最后一个电话是南宫镇平打来的。礼节性的招呼过后,他笑着问谢浩然“今晚有没有安排?要是没有的话,就来“大方山”吧!晚上有很棒的娱乐节目,今天还是每周拍卖会的固定时间。”

    最后一句话让谢浩然动了心。他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就在电话里约了地方,让南宫镇平开车来接。

    ……

    土耳其浴的感觉感觉很不错,尤其是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躺在巨大的豪华浴池里,享受着温水浸泡,全身放松。谢浩然闭上眼睛,发出非常满意的声音。

    这里是“大方山”的三楼浴场。看着仰躺在水中的谢浩然,浸泡在同一个池子里的南宫镇平有些好笑:“喂,你昨天干什么去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累。”

    鹅卵石砌成的浴池看起来很是奢华。池边有一座假山,温泉从山顶喷流而下,形成一个瀑布。谢浩然感受着来自那股瀑布撞击足底的热意,随便编了个借口:“昨晚炼了一炉煅体丹,睡到今天下午才起来。要不是看到你打来电话,我也想不到来你这儿。”

    “我叫人给你按一下吧!”南宫镇平笑着,举起右手,捏了个响指。浴池侧面的通道走来两名侍女。她们穿着系脖式白色短裙,肉色胸罩没有肩带,挡住了乳1房,透过裙子隐约可以看见同色系的内裤。在有着另类要求的客人看来,这种着装无疑偏于保守,却也有着足够的性感成分。

    看着双手在身前交叉,面带微笑的年轻侍女,谢浩然笑着摇摇头:“按摩就不用了。帮我弄点儿吃的,快饿死了。”

    ……

    穿上浴袍,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谢浩然跟着南宫镇平走进浴室侧面的包间。餐桌上摆着颜色金黄的烤羊腿,可以看到塞进羊肉里一起烤熟的大蒜,表面撒着黑胡椒颗粒。

    “大方山”的厨师手艺不错,能够在短时间里做出这种程度的烤羊腿,无论速度还是技艺都值得夸赞。

    南宫镇平仰靠在椅子上,浴袍敞开着,露出肌肉结实毛发浓密的胸脯。他拿起香烟,扳开带有银饰的打火机,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喷出一股浓浓的烟雾,看着大口往嘴里塞着羊肉的谢浩然笑道:“你别骗我,你这哪儿是刚睡醒起来的样子。你昨天晚上应该没有炼丹,你该不是身边女人太多,释放太多精力了吧?”

    谢浩然没有争辩。他咽下嘴里的羊肉,端起装有冰镇啤酒的杯子一口气灌下去,用手背抹着嘴角问:“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

    南宫镇平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半小时,来得及。”

    三口两口把盘子里剩下的羊肉一扫而空,谢浩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吧!带我下去看看。”

    南宫镇平有些好笑:“你好像对我爸不太放心啊?还是觉得上次谈妥的价钱有点儿低了?”

    谢浩然脱掉浴袍,穿上摆在旁边柜子上的衣服:“你不觉得只有煅体丹一种卖品过于单调了吗?我这次带来了一些新货,趁着今天的机会,看看有没有人会买。”

    南宫镇平双眼放光,顿时变得兴奋起来:“新货?什么新货?”

    谢浩然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白瓷小瓶,随手扔给南宫镇平:“清元丹。帮我看看能卖多少。价钱合适的话,可以大量供货。”

    南宫镇平拔掉瓶塞,凑近鼻孔嗅了嗅。丹药特有的香气令他迷醉,也让他生出几分好奇:“有时候我真不明白,那么好的煅体丹你也舍得拿出来卖。这可是千金难求的宝贝啊!我爸也说了,你这丹药的品质绝了,恐怕龙虎山那边的炼丹师都炼不出来……说真的,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就算你成了世界首富,又能怎么样?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修炼最重要。”

    谢浩然平静地笑笑,也不解释。穿好衣服,他冲着南宫镇平偏了偏头:“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拍卖会结束我还得赶回学校呢!”

    ……

    拍卖会照例还是南宫立峰主持。

    谢浩然跟着南宫镇平走进地下拍卖厅,沿途很多人都与南宫镇平打着招呼。他笑着逐一回礼,好不容易前排走到后面,拣了两个空位坐下。

    看着坐在前面把沙发区挤占得满满当当的竞拍者,谢浩然脸上笑意盎然:“人来的挺多啊!比起上次我来的时候至少多了一半。”

    “说起来,这也是你的功劳。”南宫镇平压低声音,侧过声笑道:“连续几次拍卖会上都有煅体丹,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那种。这东西只要是修士就想要,人就肯定越来越多。”

    谢浩然微微颌首。

    忽然,南宫镇平“咦”了一声,抬起右手,指着坐在大厅左侧沙发上的一名中年男子,神情有些疑惑:“他怎么来了?”

    中年男子穿着白色休闲服,四十多岁的样子,带着一副细框眼镜,身上打理得很干净,瘦高的身形看上去显得儒雅。他翘着腿,慢慢品着热茶。不时抬起头,朝着拍卖平台方向看一眼。

    谢浩然问:“你朋友?”

    南宫镇平摇摇头:“还算不上,只是认识。”

    停顿了一下,继续压低声音说:“他叫孙宗延,是药神院的人。”

    看着坐在远处神情平静的中年男子,谢浩然有些疑惑:“药神院?”

    南宫镇平有些促狭地低笑起来:“还记得你上次在拍卖会上见过的那种“煅体丹”吗?”

    谢浩然反应很快:“你是说通体散?”

    “没错,就是那个。”

    南宫镇平脸上的笑意淡了些,显出几分冷意:“通体散就是药神院搞出来的。当然,他们是按照古方制散,功效也跟书上记载的区别不大。但是“煅体丹”这个名字,是药神院那边强行要求在拍卖的时候加上去。他们当时的理由就说通体散跟煅体丹的效用一样,无非是散末与颗粒的外形差异。按我爸本来的意思,还是老老实实标上“通体散”才对。但是药神院那边很强势,说是如果不用“煅体丹”的名头做拍卖,他们就拒绝供货,而且永远把我们南宫家从客户名单里踢出去。”

    谢浩然不由得笑了:“听起来好像很拽的样子。”

    “人家的确有拽的实力。”

    南宫镇平砸吧着嘴:“现在市场上很多丹药散剂都是药神院的出品。他们在这方面有优势,听说还有单独的灵药圃。势力范围挺大的,至少有十个以上省份的拍卖场都是他们供货。光是拍卖这块上的收益,每年至少有几百个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