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九一章 眼红

时间:2018-07-02作者:黑天魔神

    伴随着不断起伏的笑声,一名姿色出众的旗袍侍女端着瓷盘款款走上平台。盘子里放着一个做工精美的青花瓷大肚瓶,体量有鸡蛋那么大,瓶口仍然用红布塞子封住。她把盘子摆在拍卖桌中间,端走了通体散。

    “下一件拍卖品,锻体丹一枚。”

    南宫立峰照例对卖品进行介绍:“此丹为上等品质,功效与上古典籍记载的内容毫无区别。老规矩,起拍价一千五百万。”

    话音刚落,被唤作“琴姐”的中年妇女立刻举起手中的牌子:“一千六百万。”

    坐在侧面沙发上的老者紧跟其后:“一千七,我出一千七百万。”

    那位穿着华贵的年轻人丝毫不肯认输,声音也有些凶狠,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一千八百万。你们谁要继续加价,老子一样跟到底。”

    “一千八百五十万。丰树理,你丰家的确是家大业大,但现在是公平拍卖,有钱你就砸钱,大家都是修炼之人,那种没用的废话你还是对外面的人说去。”

    “一千九百万!我出一千九百万!”

    此起彼伏的喊叫声越来越大,如果不是拍卖厅位于地下,墙壁里填充着隔音材料,恐怕在地上一层都能听到这里发出的狂乱。

    竞价最终定格在“两千两百万”。虽然竞拍者争得很凶,却也不是毫无理智的疯子。表面凶狠只是为了表明态度。锻体丹虽然珍贵,却并非只能通过“大方山”拍卖场得到。名门大派公开出售的锻体丹虽说品质差了些,倒也并非毫无用处。

    旗袍侍女把装有锻体丹的托盘送到得主面前。看着那人激动亢奋的神情,谢浩然嘴角微微向上弯曲,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

    自己与南宫立峰之间谈定的价钱只是一千五百万。与拍卖价比起来,其中的差距高达七百万。南宫家毕竟花了大力气推销这些锻体丹,总得给他们一些好处。何况随着从“大方山”拍卖场流出去的锻体丹数量越来越多,价格肯定会大幅度回落。

    很多人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情。南宫立峰微微一笑,再次扬起右手:“下一件拍卖品,锻体丹一枚。”

    拍卖场里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

    “怎么还有?”

    “我该不是听错了吧?今天有两枚锻体丹?”

    “南宫世家果然是商路广阔。好,好,好,这枚锻体丹我要定了,不就是两千两百万吗?老子要了!”

    这次的拍卖速度比上次快了许多。南宫立峰刚刚喊出“起拍价一千五百万”这句话,坐在侧面沙发上的老者张口就直接喊出“两千两百万”的高价。

    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愕然。整个拍卖场彻底安静下来,沉默了不到三秒钟,随即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叫骂声。

    “常英成你要不要脸?怎么直接就出那么高的价钱,简直就是不守规矩。”

    “老常你什么意思?欺负我没钱是吗?”

    “直接喊到两千两百万,常英成你干脆去抢好了。”

    叫骂声越来越大,老者也坐不住了。他慌忙站起来,朝着四周拱了拱手,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歉意:“各位道友对不住了,老朽也是实在无奈才这样做。我那小孙子苦修整整十一年,功力还是毫无寸进。通体散吃了两包,修为也没见增加多少。南宫这场子里的锻体丹的确是上等品质,上次洪老太爷买回去,洪家老四吃了立刻见效,当天晚上就炼气成功……对不住了,真正是对不住了。老朽就这一个孙子,还请诸位道友见谅!”

    话说得很诚恳,也的确是实情。众人虽然愤怒,却也挑不出常英成的毛病。从来就没有说是拍卖价格必须一点点累加上去的规矩,一口喊到高价的情况虽然罕见,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最多只能算是常英成想要得到锻体丹的念头太过强烈。当然,如果其他人实在想要,同样可以加价。可是看现在的样子,就算再加几百万,常英成也一样会倔强无比,硬跟到底。

    何必呢?口袋里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修炼世家虽说富裕,却也是上几辈老祖宗费尽心力积累下来。如果不是为了家族延续,至少得有那么一、两个成为中坚力量的人物,恐怕谁也不会把手里的钞票如此挥霍。

    常英成很会做人。旗袍侍女把装有锻体丹白色瓷瓶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常英成一直朝着周围拱手行礼,陪着笑脸,嘴里不停说着歉意的话。看到他这般作态,众人纷纷偃旗息鼓,就算心中忿忿不平,也只是面带愠色,没了声音。

    谢浩然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孙宗延。

    旗袍侍女端出第二颗锻体丹的时候,他就点起了一支烟,慢慢地抽着。常英成直接喊出“两千两百万”的时候,孙宗延夹住香烟的那只手就彻底僵住了。燃烧的红色烟头缓缓上移,白色烟灰逐渐结成圆柱,等到大厅里不满的声音平息下来,他手上那支香烟差不多快要烧完,与烟头连接的烟灰长度至少超过五公分。

    孙宗延的修为很低,刚刚进入了炼气初期。他显然还没有学会如何控制体内灵气的正常收放,脸上肌肉紧绷,虽然带着眼镜,却无法掩饰玻璃镜片后面透出的紧张,以及愤怒。

    按照以前历次拍卖会的惯例,价值最高,最珍贵的卖品总是排在最后。连续两枚锻体丹都有了得主,熟悉场子里规矩的众人也纷纷从沙发上站起,打算离开。

    奇怪的是,南宫立峰左手上的锤子没有敲响结束的锣音。就在众人觉得有些疑惑的时候,他又一次扬起右手,笑容可掬,声音清朗:“下一件拍卖品,锻体丹一枚。”

    台下一片哗然。

    “还有锻体丹?”

    “这是今天的第三枚锻体丹了!”

    “咝……南宫立峰从哪儿弄到这么多锻体丹?他也真够舍得,竟然全都拿出来卖了。”

    南宫立峰的声音压倒了所有疑问:“老规矩,底价一千五百万。”

    孙宗延的眼角明显抽搐了一下,整个身体随之颤抖起来。夹在指尖的烟头抖动着,长长的烟灰从空中掉下,落在地上,散成无数粉末。

    新一轮的争抢开始了。连续出现三枚锻体丹虽然令人震撼,却也比不上自身修为提升来得重要。有了前面两颗锻体丹的拍卖价为参照,第三枚锻体丹喊价很快超过了两千万。这一次,众多竞拍者显然是有了默契,喊价刚到“两千万”这条线,就不约而同闭上了嘴。

    这种思维很容易理解。

    今天在拍卖场里出现的惊喜太多了。谁敢保证南宫立峰接下来不会拿出第四枚锻体丹?如果还有,那么两千万这个价就很公平。虽说名门大派售出的锻体丹效果不是很好,价钱也比这个贵,可是在“大方山”这个圈子里,尤其是今天这个时间,两千万已经到顶了。

    拍下这枚锻体丹的是一位老妇。就在她笑吟吟从旗袍侍女手中接过装有丹药瓷瓶的时候,孙宗延扔掉手里的烟头,站了起来。

    他满面阴沉,大步走到拍卖台前,用明显带有怒气的眼睛注视着南宫立峰,张口质问:“南宫家主,今天拍卖的这些锻体丹,请问是何人所炼?”

    南宫立峰微微一怔,随即身体里升起一股怒意。他的城府极深,丝毫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淡淡的回应:“孙先生,你也算是我“大方山”拍卖场的熟人了。怎么连我这场子里的规矩都不知道?卖品摆出来可以竞价,也可以不买。像你这样当面问我卖品来源,恐怕不太合适吧?”

    这番话说得很委婉。

    “我当然知道规矩。天底下所有的拍卖场规矩都一样,从不过问卖品的来源。”

    孙宗延突然话锋一转:“但是锻体丹不同。一枚丹药两千万,若是吃下去没有效果,无法产生足够的灵能,又该怎么算?”

    他很狡猾,对买家心理把握得很准。一时间,三位买下锻体丹的客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南宫立峰,有怀疑,有不安,还有拿捏不定的犹豫。

    即便是涵养再好的人,也被这当面质问惹出了怒火。南宫立峰放下手里的拍卖锤,从台子后面走出来,用森冷的目光盯着孙宗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南宫家的拍卖场里会有假货?”

    孙宗延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摇摇头:“我可没有这样说。”

    他随即转过身,面对着众人,声音很大:“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孙,诸位在场的道友可能有认识我的。在下来自药神院,以前诸位买到的通体散,正是我们药神院出品。”

    台下再次传来议论声。

    “原来是药神院的人。不过这家伙什么意思,难道咱们拍下来的锻体丹有问题?”

    “难怪他要跳出来问锻体丹的来源。通体散没人买,他要不急才真是怪了。”

    “别吵,先听听药神院的人怎么说。”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