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九五章 老子是背景的人

时间:2018-07-04作者:黑天魔神

    修士也分为穷鬼和有钱人。

    谢浩然仿佛看中了美丽花朵的蜜蜂,死死盯住孙宗延不放:“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通体散是『药』神院的出品。”

    这话说得就有些令人起疑。孙宗延隐隐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头,又实在说不上来。他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转过头,疑『惑』地问:“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通体散已经卖给你了,三百万这价钱很便宜。你到底想怎么样?”

    谢浩然脸上全是无辜的神情,他有些畏缩,就像刚走出学校大门参加工作,受了委屈又不敢抗争的那种。嗫嚅了半天,才幽幽地说:“你自己也说了,三百万真的很便宜。以前在拍卖场的时候,一份通体散至少也要六百万,甚至八百万。你说你是『药』神院的人,又说这通体散是『药』神院出品。可这一切都只是你嘴上说说,没有证据啊!”

    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周围的人听了也纷纷表示赞同。

    “没错,既然是『药』神院做出来的通体散,总得有个标记才对。”

    “这孩子谨慎小心,多问问是对的。要是买回去的东西毫无用处,家里长辈肯定要责罚他。”

    “不要说是三百万,就算三十万、三万、三千块钱,总得买个明白。换了我也要弄个清楚才行。说起来,这孩子还是冲动了些,没搞清楚状况就先把钱掏出来,我估计他现在才回过神,所以想问个明白。”

    南宫立峰没有『插』话。虽然不知道谢浩然到底想干什么,但不管怎么样,他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儿子————没记错的话,南宫镇平一直陪着谢浩然。知子莫若父,南宫镇平火爆的脾气上来,十头牛都拉不住。按常理说,这种事情南宫镇平肯定会跳出来,扯着脖子与孙宗延理论一番。可是现在,连他的人影都没见着。

    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还有,拍卖大厅里的人比之前多了。

    这里指的不是竞拍买家,而是“大方山”的旗袍侍女。正常情况下,进入这里的侍候客人的侍女只有八个。现在,她们站在墙边与门口,把整个拍卖人群围在中间,数量也多达二十。

    人多嘴杂,孙宗延就算心思慎密,也会在这种混『乱』嘈杂的环境里受到影响。何况谢浩然的要求合情合理。通体散是从自己手上卖出去的,我就是『药』神院的人,这里有几十双眼睛,就算否认,也毫无意义。

    “我是『药』神院的销售经理。”孙宗延一边说着,一边从衣袋里拿出一块玉牌,握在手里,先是朝着四周展示,然后递到谢浩然面前,不冷不热地笑道:“看清楚,这是『药』神院的专用身份铭牌。年轻人,你现在相信了吧?”

    玉牌质地普通,是市场上常见的“米汤玉”。若是质地纯净的玉料,用做铭牌就显得浪费。玉牌分为正反两面,正面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篆“『药』”字,反面则是“孙宗延”。雕工细致,表角更有『药』神院的特殊识别符号。

    “没错,这玉牌是真的。”人群当中,颇有见识的竞拍者接过玉牌仔细端详,连连点头:“这玉牌并非一块,而是正反两面拼接而成。这是『药』神院特有的做法,错不了。”

    谢浩然还是那副懵懂纯洁的表情,他指着手里桩头通体散的瓷碟:“那这『药』呢?这通体散到底是不是『药』神院做的?”

    孙宗延感觉受到了侮辱。他控制想要把这个不懂事家伙抓过来暴打一顿的冲动,眼角抽了抽,好不容易挤出一丝微笑:“『药』神院的人拿出来的通体散还会有假?小兄弟,你年纪轻轻见识太少,我不怪你。这通体散就是『药』神院做的,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谢浩然眼里释放出诡异的笑:“真的?”

    孙宗延丝毫没有察觉;“当然是真的!”

    “很好!非常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谢浩然一直盯着孙宗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也变得冷酷:“我现在就尝尝这『药』神院出品的通体散。”

    当着所有人的面,谢浩然掀开白『色』瓷碟盖子,张开嘴,仰脖把碟子里所有通体散都倒了进去。白『色』粉末还有少许粘在唇上,他伸出舌头上下左右转了一圈,『舔』得干干净净。

    看着神情自若的谢浩然,孙宗延有些不知所措。通体散的服用方法很多:有人喜欢用陈年老酒冲着喝;有人喜欢用老母鸡炖好浓汤,然后把通体散加在汤里趁热冲服;还有人取用少许矿泉水,掺入通体散,搅成糊状食用……总之,每个修士的吃法各不相同。但归根结底,都是要张开嘴吃下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屁股眼里塞进去。

    三百万一份的灵『药』,大家都是回到家里躲着服用。像这种当着几十个人的面倒进嘴里,孙宗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突然,谢浩然左手捂住肚子,发出尖叫:“我肚子疼,你这通体散有问题!”

    他脸上没有丝毫的疼痛表情,左手捂住的部位也只是轻轻按着。

    孙宗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你说什么?”

    “你刚卖给我的这份通体散有问题。我吃了以后很不舒服。肚子疼,非常的疼。”

    谢浩然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极了。他抬起右手,直指着孙宗延:“你这通体散是假的。『药』神院的人居然敢卖假『药』?”

    孙宗延瞬间变得暴怒起来:“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谢浩然没有与他争执,阴测测地笑道:“大家都看到了,你拿出来的那块玉牌是真的。这里有几十双眼睛看着,通体散是你卖给我的。咱们钱货两清,通体散从你手上接过来,我就没有动过。姓孙的,我可是当着你的面把它吃下去。这可不会有假吧?”

    “你……你想干什么?”孙宗延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停止跳动。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说了我肚子疼!”

    谢浩然的笑容比恐怖片里妖魔鬼怪还要恐怖:“吃了你的通体散我才变成这样,难道你不该对此负责,不该做点儿什么吗?”

    孙宗延终于反应过来。他惊疑不定,连声大喊:“我卖的通体散绝对没有问题。你……你在栽赃陷害。”

    “谁告诉你我在栽赃陷害?”谢浩然反唇相讥:“你又不是我。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最清楚。我现在肚子疼,非常的疼。之前我买你通体散的时候还好好的,就是吃下去以后就立刻疼起来。三百万一份的假『药』,你们『药』神院可真敢做啊!”

    孙宗延怒声咆哮:“这不可能。你,你是故意的!”

    谢浩然脸上的笑意无比邪恶:“你之前不是一直在问南宫家主锻体丹的来路吗?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大方山”这个场子拍卖的锻体丹是我炼的。包括今天晚上拍出来的三枚丹『药』,全部出自我的手。”

    此言一出,整个拍卖场瞬间变得沸腾起来。

    “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那锻体丹当真是你炼的?别开玩笑了,你才几岁啊!怎么可能是炼丹师呢?”

    “这孩子该不会是跟老南宫约好了,故意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找『药』神院挑刺的吧?”

    “难道这个年轻人真是炼丹师?”

    “不好说,也许人家是祖传绝学,也有可能是没落的炼丹世家。这种事情谁能说得清楚?不过我相信老南宫,那么多年的朋友了,我在他这场子里也买过不少东西,虽说有时候价格高一些,但绝对都是真货,没有假货。”

    人老了,应对这种事情自然经验丰富。甄勤琴没有参与议论,她直接走到拍卖台前,抬手指着谢浩然,问站在上面的南宫立峰:“这孩子说得是不是真的?”

    南宫立峰隐隐约约猜到一些谢浩然的想法。他缓缓点着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谢浩然谢道友。我这拍卖场里所有锻体丹都是出自谢道友之手。”

    有了南宫立峰为证,众人再次哗然。

    “没想到他真的是炼丹师?看样子,他应该二十左右的年纪吧?”

    “我看恐怕还要更小一些。不过这种事情不好说,如果修炼得法,功法大成,每个人都可以改变外貌容颜。古书上就有过记载:百岁老妪,貌若少女。鹤发童颜,翩翩少年。”

    “没听说过有姓谢的修炼世家,难道是隐姓埋名的散修?”

    谢浩然对周围议论置若罔闻。他分开人群,大步走到拍卖台上,高高扬起戴有雷极掌门身份戒指的那只手,朗声道:“在下谢浩然,师承青云宗,现为雷极门掌门。”

    他必须表明身份。这一点至关重要。

    众人再一次感到震惊。

    “雷极掌门?他竟然说他是雷极门的掌门?那不是老贺家的产业吗?如果真是雷极掌门,他至少应该姓贺才对。”

    “雷极门远在滇南与高棉国边界,怎么会跑到燕京来卖锻体丹?”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