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九七章 一招

时间:2018-07-05作者:黑天魔神

    他要好好教训一下谢浩然,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至于对方身后的潜在高手……常英成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别忘了,这里可是燕京,是真正的天子脚下。

    面子很重要。尤其是被一个比自己孙子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啪啪啪啪”打脸,常英成心里的愤怒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杀人是不可能的,常英成也根本没想过要把谢浩然的脑袋从肩膀上拧下来。他只想让这个小辈吃点儿苦头。凑他,狠狠抽他几记耳光。长辈管教小辈从来都是这样,就算日后雷极门的坐镇高手找上门来,自己也有足够的理由辩解。

    忽然,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走过来,挡在常英成与谢浩然中间。

    丰树理的身高超过一米九,瘦瘦的样子仿佛整个身体被拉长,随时保持着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就连笑的时候也让人觉得想要回避。因为嘴巴被拉得很开,『露』出太多的牙齿。

    如果不是身上那套华贵的衣服,丰树理肯定会被认为是个长期营养不良的病人。他冲着常英成『露』出颇为惊悚的笑:“老常,你这是干什么?”

    常英成脸『色』有些难看,粗暴地挥了挥手:“这不关你的事,给我让开。”

    “嘿嘿嘿嘿!老常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丰树理对此置若罔闻,瘦长的脸型,苍白的皮肤,英俊的相貌有种病态的美:“这是老南宫的场子。主人都没有说话,你在这里唧唧歪歪个啥?”

    常英成对丰树理颇为忌惮,对方虽然看上去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可是熟悉丰树理的人都知道,这家伙从小就是这个模样。他的修为境界与自己差不多,都是筑基中期。

    “不要多管闲事!”常英成低声威胁道:“不分尊卑,老夫今天只是要给他一个教训。”

    “教训?”

    谢浩然张狂的笑声从丰树理身后传来:“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要说不讲规矩,那也是你做在我之前。公平交易,买卖自由。无论天底下任何一个拍卖场,从来就没有卖出去东西再退回去的说法。老家伙,没钱就不要买,买了后悔想要退货,你以为这拍卖场是你家开的吗?”

    周围的议论纷纷。

    “老常这事情的确做得不地道。”

    “是啊!人家没说错。锻体丹端出来的时候,老常抢得比谁都积极。结果『药』神院的人出来随口说了几句,老常立刻就变脸了。”

    “要我说,也是南宫立峰脾气好。换了是其它地方的拍卖场,就老常这德『性』,早就被人撵出去了。”

    常英成一张老脸憋得涨红。他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闪身从丰树理面前绕开,右手握拳朝着谢浩然砸去:“混账!尊卑不分,目无尊长,老夫今天要……”

    后面的话硬生生僵住了,常英成的朝前猛冲的身体也定在原地。他满面惊讶地看着从侧面闪出来,牢牢扣住自己肩膀的那个人,难以置信地叫道:“怎么,连你也要拦着我?”

    甄勤琴外表看上去与普通老『妇』没什么区别。她身材丰满,扣住常英成肩膀的那只手胖乎乎的,又白又软。女『性』特有的矜持笑容浮现在脸上,耐心地劝解:“老常,别耍『性』子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地道。”

    常英成目光一厉:“连你也这么说?”

    谢浩然再次发出冷笑:“若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退货,倒也罢了。偏偏你转个身就抱上了『药』神院的大腿。两千万六份通体散,这价钱的确很便宜。但是不知道你想过没有,这样做,根本就是损人利己。”

    他大步走到常英成面前,示意甄勤琴松开对方肩膀,平静地笑道:“老头儿,你所以愤怒,其实就是看着我给丰公子和甄大姐的锻体丹觉得眼红。哈哈哈哈!早知今日,你有何必当初?若是你买下锻体丹就没那么多想法,不寻着找着想方设法要更多的好处,看在你维护南宫先生的份上,这锻体丹我肯定也会送你一粒。”

    “亏你张口闭口就是你家的小孙子。就你这种老不为尊,言而无信,不要脸到极点的做派,光是想想也知道,你常家必定是欺哄瞒骗,肮脏透顶。”

    骂人骂得狠,无论是谁被这种指着鼻子骂,都不可能把这口气忍下去。常英成瞬间暴怒了,他再也没有之前的想法和顾虑,运起体内最强幅度灵能,扬手就是家传功法最凌厉的杀着,朝着谢浩然透顶铺天盖地狠狠砸下。

    蕴含巨大力量的拳头在距离谢浩然头顶十厘米左右的位置停住了。所有人都看见谢浩然抬手抓住常英成的手腕。仿佛擎天巨臂,就这样牢牢握着。尽管常英成用力挣了几挣,谢浩然却纹丝不动,坚若磐石。

    他的笑容很冷,非常邪恶:“不要脸的老杂种,区区筑基中期的修为,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咔嚓”的脆响声无比清晰,常英成握成拳头的那只手举得很高,感觉就像一根形状怪异的棍子,被谢浩然牢牢握住尖端,然后用力,朝着下面就这样掰了一下,像是成熟的甘蔗,松垮垮断成了直角。

    常英成不由自主张开嘴,嘴唇被来自大脑的控制力扩张到极限,爆发出惨痛无比的“哇”声。

    就这么断了?

    就这么断了!

    谢浩然松开手,任由常英成的身体连连后退,倒在地上。他左手握住被折断的右腕,脸上肌肉随着痛苦延伸不断扭曲,双腿像是备受刺激的蚂蚱那样不断弹缩着。身体蜷曲,然后伸展开来,不断地翻滚……这一刻,除了想要让难以忍受的痛苦尽快离开身体,他脑子里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念头。

    丰树理和甄勤琴怔住了。

    南宫立峰眼睛里目光流转,很意外,也有些惊讶。

    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才是谢浩然肆无忌惮直面硬对常英成的倚仗。丰树理和甄勤琴两人都得了锻体丹,无论如何也要承这个情。南宫立峰与谢浩然是一条船上的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种变化,彻底超出了想象。

    周围传来无比震惊的窃窃私语。

    “常老爷子,就……就这么废掉了?”

    “这人实在太狠了,一个照面就断了常老爷子的手。可是看他的实力也就是炼气中期,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你忘了,人家刚表明身份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是雷极门掌门。能当上一派之主的人,怎么可能连一点儿实力都没有?”

    “可是这也太过分了。常老爷子快九十岁的人,不管怎么样,总得多少给他点儿面子。刚一动手就把人打成残废,实在太凶,太过了。”

    “我倒不这么看。你想想常老爷子刚才是怎么说的?换了我,这口气一样下不去。什么叫做“不尊长辈”?明明就是看着丰公子和琴姐都从人家手上得了锻体丹的好处,他自己绕来绕去什么也没得到,心里这口气下不去,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

    “老徐这话说得对。我跟老常是熟人了,他那点儿弯弯肠子我比谁都清楚。从来就是个不肯吃亏,还喜欢占便宜的人。老常是看着这个叫做谢浩然的年轻人实力低微,才是炼气中期,就想着过去恐吓威胁,顺便出手教训一下子。人嘛,只要被打了都会害怕,到时候老常随便提个要求,这锻体丹还不一样是又弄了回来。”

    “不会吧!这可是老南宫的场子。你也看见了,丰公子和琴姐都站在他那边。”

    “你懂个屁!保得了一时,保不了一世。换了你得罪别人试试,你能每天都躲在家里不出来?十天半个月还行,成年累月的我看也得活活憋死。”

    人群在慢慢退开。以谢浩然为中心,不知不觉形成一个半径三米左右的空心圆。口头上的狠话谁都会说,但是真正动手把人活活打成残废,这种能力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狠人疯子大家都怕。一时间,就连丰树理和甄勤琴都退了几步,站在拍卖台边上,仿佛靠着南宫立峰会安全得多。

    谢浩然转身的速度非常缓慢,森冷的视线从一个个围观者身上扫过,直接落到了孙宗延身上。

    拍卖场里开着空调,通风效果良好。孙宗延却觉得空气又热又湿,仿佛鼻孔与喉咙都被黏住。他有种想要转身朝着大门口方向拔腿狂奔的冲动,脚上却仿佛灌了铅,一步也迈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谢浩然分开人群走过来,在自己面前站定。

    “我从一开始找的就是你。没想到被一个老混蛋耽误了时间。”

    谢浩然的笑容很冷,他用左手捂着肚子,认真地说:“我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从你手上买的那份通体散有问题。我的肚子很疼,一直这样。”

    孙宗延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努力鼓起勇气,抬手松了松过紧的衣领,在紧张和恐惧中发出声音:“不,这不可能。”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