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九九章 全程有录像

时间:2018-07-06作者:黑天魔神

    孙宗延张大了嘴,眼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目光。

    彻彻底底呆住了。

    药神院的人都是修士。卖了这么多年的通体散,孙宗延还是头一次遇到吃了通体散就叫嚷着“肚子疼”的客人。他从不认为通体散有假,事实上这种事情也根本不可能。

    这可是在拍卖场里价值几百万一份的通体散,不是江湖骗子练摊叫卖的“大力丸”。

    你居然找我要赔偿?

    这简直就跟走在路上,看了一眼站在对面车站站台上的女人,她就不依不饶缠着你,嚷嚷着“老娘守护了四十多年的贞1操被你用眼睛夺走了,你必须跟我结婚,必须对我负责”。

    孙宗延好不容强压下骇然的心情,脸上的表情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可谓复杂至极。努力控制着想要扑过去一拳砸烂谢浩然脑袋的冲动,他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指着谢浩然,身体却在颤抖:“你……你这简直就是讹诈!”

    “讹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也会说这种话?”

    谢浩然的笑声无比张狂:“之前你说我锻体丹是假货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我也会倒过来说你通体散有问题吧?”

    事情已经很清楚,孙宗延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没想那么多,也没有料到对手反击会来得如此迅猛。但如果就此放弃认输,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风格,药神院也绝对不会答应。

    想想站在自己身后的庞大势力,孙宗延再一次恢复了自信。他露出从容的笑:“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对一,扯平了。”

    他觉得谢浩然只是心中那口气下不去,必须找自己讨要一个说法而已。口头上的争执往往不会涉及到实际利益。就像俩个人在街头互骂,骂够了,骂累了,顶多再冲着对方吐点儿口水,也就差不多到了结束的时候。

    只要是聪明人,就不会想到与药神院作对。

    “扯平?你在开玩笑吗?”

    谢浩然的声音仿佛金属般又冷又硬:“什么叫做一对一?谁告诉你我的锻体丹有问题?你好像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我是吃了你卖的通体散,我肚子很疼。你他码的却告诉我扯平……嘿嘿嘿嘿!这该怎么扯平?难道你觉得,来到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瞎子的眼睛,用作摆设?就算他们不管不问,你觉得……能过我这关吗?”

    孙宗延终于明白事情无法善了。

    他本能的想要态度强硬骂回去。可是看看躺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常英成,孙宗延考虑许久,还是觉得低头认输比较好。

    我的修为境界远远不如常英成,谢浩然只用一招就废了常英成。对照对比,我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用带着痛恨成分的冰冷目光盯着谢浩然,孙宗延缓缓地问:“你想怎么样?”

    问归问,孙宗延已经想好了应对办法。实在不行,就把三百万货款退给谢浩然,当是自己做了一笔赔本生意。

    谢浩然咧开嘴,露出一个无比恶劣的笑:“你得给我点儿补偿。先说清楚,我可没有讹诈你。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心理安慰费……嗯,差不多就是这些,所有加在一起,给我五个亿,这件事情就算了了。”

    话一出口,孙宗延再次瞪大双眼,张大了嘴。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五个亿?我该不是听错了吧?”

    “这也太夸张了。”

    “声音小点儿,先听听药神院的人是怎么说的。”

    压抑的怒火再次燃烧着孙宗延的思维神经。他满面狂怒:“你一定是疯了。五个亿……你简直不可理喻。”

    谢浩然用轻蔑的眼光注视着他,抬起右手,用力捏了个清脆的响指。

    南宫镇平从外面挤进人群,把一部手机递到谢浩然面前。接过来,伸手点开屏幕,出现了之前谢浩然从孙宗延手上购买通体散的图像。

    录像很完整,一丝一毫也没有遗漏。从头到尾重现了整个场景。

    “看清楚,这是我从你手里买过来的通体散。”谢浩然指着手机屏幕笑道:“如果你觉得拍摄画面不够清晰,我还可以给你看看从其它角度拍摄的录像。”

    他抬高右手,朝着会场四周指绕了一圈:“看见站在墙边的那些侍女了吗?她们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都在那个时候拍下了我找你买药的过程。如果你觉得还是不够,南宫少爷还可以调出拍卖场的监控录像。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站在拍卖台上的南宫立峰终于明白,为什么拍卖场里突然间了多了一些旗袍侍女。

    丰树理终于明白,为什么谢浩然明明持有锻体丹,还要找孙宗延购买通体散。

    甄勤琴终于明白,谢浩然脸上那股令她不安的诡异冷笑,究竟源于何处。

    孙宗延也终于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

    骗子做事,同样需要借口。就像街头的碰瓷党,如果没有在车前表演干脆利落的假摔动作,要起钱来,也不会那么理直气壮。

    孙宗延很想扑过去从谢浩然手上抢下那部手机。然而理智告诉他这样做没用。对方早有准备,无论监控摄像头还是手机拍摄,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就算抢到那么一、两部,对方肯定预留了拷贝。

    五个亿的赔偿,绝对不是开玩笑。

    谢浩然玩弄着手机,眼睛里闪烁着快意的狰狞:“孙先生,你打算怎么付账?现金?银行转账?还是实物抵押?”

    “我没钱!”暴怒的孙宗延想也不想张口就说:“就算有钱也不会给你这种骗子!”

    谢浩然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看来你是打算固执到底了?”

    这种恐吓对孙宗延没有任何效果。他抬手指着谢浩然,义愤填膺:“亏你还是修道之人,却没有半点正直之心。你这是欺骗!是讹诈!我药神院绝对不会……”

    巨大的力量如山一般迎面碾压过来。一股奇特且可怕的动能沿着手臂开始传递。孙宗延感觉自己的右臂突然变短,无法形容的麻木感贯穿全身,右侧肩膀后面发出“嗤啦”的裂音。带着奇异且恐惧的思维想要缩回右手,他突然发现无法做出“胳膊弯曲”这个动作。在困惑与思维凝固中僵立了两秒钟,他张口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不受控制般连连后退,撞在后面的人墙上,然后摔倒,左手死死捂住右臂,疼得满地打滚。

    南宫立峰看得清清楚楚:那是谢浩然迎着孙宗延右手砸出的一拳。迅猛的动作实在太快,就连拥有筑基实力的南宫立峰也为之震撼。那是极具分量的一拳,孙宗延整条胳膊从前端被硬生生打得倒缩回去。他的肘关节刚好保持平直伸展状态,无法起到缓冲作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右手五指与手掌分离,骨节断裂,腕骨变成了更加细小的碎块,尺骨和桡骨相互挤压,被来自外界的力量冲撞着,被迫冲向肩膀,撕裂了后背上的肌肉与皮肤,带着四散溅开的血水,从肩膀后侧穿透,毫无遮拦暴露在空气中。

    一拳,仅仅只是一拳的力量。

    谢浩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孙宗延。南宫镇平应该是早有准备,不声不响塞给他一根警用橡胶棍。谢浩然接过棍子,大步走到在地上翻滚嚎叫的孙宗延面前,飞起一脚狠狠踢中他的小腹,孙宗延大叫着,嘴里“噗”地喷出一口血水。谢浩然站在原地,灵活地挽了个棍花,带着冷酷到极点的表情,在手里掂了掂,一个字一没有说,朝着彻底失去反抗能力的孙宗延劈头盖脸打下去。

    丰树理看得眼角一阵抽搐。他不是没有见过狠人,可是像谢浩然这么年轻,手段如此狠辣的家伙,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甄勤琴用女性最常见拢顺头发的动作来掩饰内心震撼。她不喜欢孙宗延这个人,尤其是张口闭口“药神院”三个字,总让人觉得是一种要挟。现在比较下来,甄勤琴忽然发现孙宗延其实没什么了不起,尤其是遇到谢浩然这种不讲道理,更不看重规矩的人,孙宗延就跟失去了主人控制的狗,只要随便冲着对方咆哮几声,立刻就会被打得连他吗都不认识。

    说不定,还会被剥皮剔骨,割肉炖汤。

    狗都是下贱的。心甘情愿做狗的人也是如此。

    拍卖厅里回荡着孙宗延带有抽噎的惨叫声。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身体多个部位受到沉重撞击。一下又一下,而且没有一处是在致命位置。可是每一次下手都很重,尤其是棍棒尖端朝着身上狠狠捅过来,腋下,还有侧腹,巨大的麻木感过后,就是难以忍受的剧痛。孙宗延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只是疼痛尚未超过大脑神经可以承受的那条线。无法昏迷,只能在惨叫声中痛苦忍受。

    看着半死不活,浑身是血的孙宗延,谢浩然蹲下去,用棍子尖端戳着他的面颊,认真地问:“五个亿的医药费,你到底给不给?”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