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零五章 你到底是谁?

时间:2018-07-09作者:黑天魔神

    他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整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房间侧面横飞过去。“嘭”的一声撞上了玻璃墙,强度极高的墙面玻璃以撞击点为核心,朝着四周急速裂开。无数细小的玻璃渣子轰然掉落,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响声,壮汉仿佛脱轨失控的列车飞出房间,朝着地面急速下坠。

    这里是六楼,与地面之间的直线距离超过二十米。能够成为彭文建身边保镖的人,自然都是修士。虽说他们的修为只是炼气中期,却也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高手。敏锐的听觉与感知能力在这种发挥了特殊效果,从楼下传来那道沉闷的“啪嗒”声,让彭文建和壮汉们纷纷为之色变,面部肌肉与眼角也不由自主抽搐了几下。

    “杀了他!”

    暴怒吼声与战斗几乎是同时进行。

    迈着轻快的脚步,谢浩然迅速贴近另外一名壮汉。他抓住对方左臂,就像小孩子经常玩的悠悠球,将身形巨大的壮汉身体高高抡起,风车般在空中转了一圈。巨大的力量拖拽着重物,感觉身体失控的壮汉发出惨叫。谢浩然的身体高度加上挥舞长度,远远超过了房间层高。伴随着“呼呼”风声,壮汉膝盖撞上了屋顶,从他嘴里发出的惨痛嚎叫简直不似人声,却没能影响到谢浩然的动作。“轰”的落下,将对面的一张桌子从中间砸成两段。

    众人纷纷露出惊恐的眼神,张大嘴巴倒吸着冷气。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谢浩然把身材魁梧的壮汉抡起来,无论重量还是速度,都预示着这家伙拥有惊人的战斗力。

    非常凶悍的人物,残忍至极的打法简直见所未见。

    震撼与惊愕对谢浩然来说就是时间与机会。反手抓住距离最近的另外一名壮汉,不等对方反应过来,闪亮寒光已经从眼前划过,冰凉可怕的触感在喉咙位置迅速弥漫。他瞪直了双眼,嘴巴张得老大,双手死死扼住脖子。眼前的景物在晃动,可以看到谢浩然放开自己冲向其他同伴,黏糊糊的温热湿润感在手指与胸前流淌,最后的呼吸通道随即被鲜血呛住,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混账!”

    彭文建从震惊中清醒。他抬起脚,将面前沉重的办公桌朝着蹿来蹿去的谢浩然狠狠踢去。这家伙太灵活了,没有命中目标。彭文建双手撑住椅子扶手,强壮的双腿释放出巨大动能,仿佛脱膛而出炮弹,抡起拳头,笔直砸向背对自己的谢浩然后脑。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灵活。转身速度如此迅猛。彭文建看到谢浩然在眼前转身,避开自己砸出的拳头,身体仿佛泥鳅般闪至侧面。他伸手扣住自己的手腕,拖拽着将整条胳膊举高,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然后挥拳,准确击中了自己腋下。

    彭文建惨叫着朝后飞出。他感觉那个部位就像是被斧子砍了一下,沉重的力量加上锋利伤害,疼得他不由得蜷缩起来,在旋转与眩晕中落地,疼痛感如此真实,仿佛从腋下部位将整个身体硬生生撕成两半。

    “啪嗒!”

    一个巨大的身躯落在距离彭文建不到二十厘米的位置。他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发现那是自己的一名保镖。仰面朝天摔在地上,剧烈地喘着气,双手在剧烈抽搐,看样子是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只是他突然呛了一口血,喉管受到刺激,猛烈咳嗽起来,从肺部发出“呼哧呼哧”的急促呼吸声,就像一台破风箱。这状况持续了大约五秒钟,他的身体突然猛的一紧,随后松开,彻底没有了声息。

    彭文建疼得无法站起,从他的位置无法看到死去保镖身上的伤口。朝着他这面的部分很完整,只是尸体下方的地面完全被血水浸没。估计伤口在身体另外一端,大概是腹部。

    谢浩然抓住一名保镖的肩膀,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按在墙上。拳头在保镖眼中的体积急速变大,彻底占据了整个视野。他连惊呼声都没来及发出,整个头颅被堪比蒸汽压路机般的力量狠狠砸进墙体。那里瞬间爆开一个遍布红色与黏白色的洞,周围墙体迅速散开一道道裂缝,感觉像是头部被硬生生塞进去,只留下身体在外面,四肢在神经残余作用下颤抖。

    打斗的动静很大,房门从外面推开,几名在走廊上守候的保镖冲了进来。他们对于“死亡”和“活命”的理解显然不如房间里的同伴深刻。一双双眼睛在谢浩然灵活高速的动作中寻找目标,却看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双手捂着肚子,惨叫着,朝着刚刚开启的房门跑去。

    他浑身上下遍布鲜血,紧走几步,又突然放缓了脚步。捂在身前的双手一直在颤抖,踉跄着跪倒在地上。低着头,就这样在颓然中沉默,直到分开的双膝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支撑,这才保持着双手捂住下腹的动作歪倒,一动不动。

    整个腹部都被割开,长达三十厘米的伤口从胸前贯穿下来。他拼命掩住肚子,只能勉强维持着内脏不从身体里流出。但他至死也没有想到,严重受损的内脏已是致命伤,即便是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将自己救活。

    毫无悬念的战斗在五分钟后落下帷幕。这还是谢浩然尽量控制着杀戮节奏与速度的结果。

    彭文建想逃。

    这念头在他脑子里已经盘桓了好几分钟。他是个聪明人,从腋下挨了那一拳,就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谢浩然的对手。震惊与恐惧充满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成分。他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无数可怕的场景围绕着执着无比的念头:这个叫做谢浩然的年轻人为什么如此强大?为什么他明明只有炼气中期的实力,却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修士都要强大?

    从这个房间里逃出去的念头占据了一切。

    他很快发现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

    来自腋下的痛苦随着抽搐蔓延到全身,就连双手撑住地面这种简单动作也无法完成。唯一能做的,就是侧着身子滚到一边,离死去的保镖远一些。地面上的血迹越来越多,被血水浸没的面积越来越大。彭文建觉得自己被一团团酱红色物质包围着,它们是死亡的代表,只要沾染上哪怕一点点,就会把自己朝着死亡深渊里狠狠拖拽。

    谢浩然拎着一个壮汉走到彭文建面前。

    他认识那个人,是自己的亲信。炼气中期的境界保持了很多年,只差最后一点儿就能突破极限成为炼气后期。壮汉的两条胳膊软绵绵耷拉着,从肩膀两边垂落下来。谢浩然的手指堪比钢爪,牢牢扣着他脖子与左侧肩膀的连接部位。当着彭文建的面,他双手扳住那人的头顶与下巴,将整颗头颅朝着肩膀后面转去。伴随着清脆悚然的“咔嚓”声,头颅与身体之间翻转了一百八十度。

    看着被扔在面前的这具温热尸体,一阵恐惧从彭文建心中袭来。

    办公室里安排了十八名保镖,加上外面走廊上冲进来的四个,就是二十二个人。

    药神院不养庸人。有资质的修士才能进入药神院,享受每半年免费得到一份通体散的待遇。动辄几百万一份的通体散不是随便什么修士都能买得起。修炼世界与普通世界一样,有一掷千金的富翁,也有连饭都吃不饱的穷鬼。

    二十二名炼气中期的修士,即便是彭文建也不能全身而退。如果将谢浩然与自己身份对调,面对同样的对手,活命逃走是没有问题,却必须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看着站在面前的谢浩然,彭文建心中的恐惧已经变成了震惊。

    他没有受伤。

    衣服表面甚至看不到一丝血迹。

    反观自己的办公室,已经变成了鲜血与尸骸遍布的地狱。到处都是横躺的死者,碎肉与骨头渣子比比皆是。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听不到重伤者发出呻吟,只有残余神经尚在活动的手脚在无意识抽搐,与地面、墙壁,或者其它物体之间轻微碰撞。

    彭文建感觉嘴巴干得要命,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在摩擦沙子:“……你,你到底是谁?”..

    判断严重失误。如果早知道谢浩然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给彭文建一百个胆子,他也绝对不敢正面对抗。

    谢浩然从旁边拉过一把没有沾染血水的椅子,放在彭文建面前坐下,淡淡地说:“昨天我就告诉过你,我是雷极门的现任掌门。”

    彭文建没再继续说话。他感觉嘴里像是填满了泥,那是神经暂时性阻断引起的麻木。他现在确定之前那一拳肯定破坏了自己的内脏,否则效果不会如此严重。

    看着满面木然的他,谢浩然脸上再次释放出熟悉的微笑:“彭堂主,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

    心悸的感觉再次传来。彭文建感觉自己被看穿了,**裸的,仿佛没穿衣服,甚至就连身体表面的皮肤也荡然无存。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