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零六章 清场

时间:2018-07-09作者:黑天魔神

    他的确留有后手。

    连同刚刚被杀的二十二名保镖,这幢大楼里共有一百六十八名修士。

    按照药神院的人员配置,每一个分堂设堂主一名,副堂主两名。根据个人能力不同,堂主与副堂主之间分管权限差别不大。但是有一点毋容置疑,那就是无论堂主还是副堂主,都必须拥有筑基以上的实力。

    燕京分堂至关重要,药神院高层也给了彭文建足够的权限。与燕京相邻的江流省、白化省、济河省三个分堂第一时间派出增援,总共六名分堂主,连带着各人随从,使得燕京分堂的驻守者数量在一夜之间剧增。

    彭文建此前并不相信谢浩然会有太过强大的实力。之所以紧急抽调人手,是为了预防南宫立峰与丰树理,还有甄勤琴。

    谢浩然走进分堂大楼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彭文建心里那道警戒线也为之松开。那个时候,他隐隐有些庆幸,甚至暗自讥笑谢浩然闯了大祸,身边没有一个盟友。

    想想也是,趋吉避凶是人的本能。谁会傻傻的陪着一个得罪了药神院的小白痴过来送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谢浩然的声音听起来就像猫头鹰在笑:“八个筑基高手,一百多个炼气阶段的修士……啧啧啧啧!彭堂主,你可真是大手笔啊!”

    彭文建挣扎着单膝跪在地上,强撑着让身体勉强直了一些。眼睛里闪烁着恐惧和愤怒,嘴上却不肯认输:“你……有胆子别走……你逃不掉的!”

    谢浩然摊开双手,阴测测地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走了?别忘了你还欠我五个亿。没拿到钱,我是不会走的。”

    这些话在彭文建心中引起了更大,更深重的恐惧。

    修士对灵能的感应非常敏锐。从楼下上来,的确可以感应到沿途楼层的所有修士数量。然而问题就在这儿:他显然很清楚这幢大楼里的人员配置情况,却丝毫没有露出惧怕的神情。

    为什么会这样?

    一些跳跃的灵能因子由远及近,逐渐进入了彭文建的感应范围。

    那应该是一群从楼下入口处进来的人。

    是修士,但是彭文建肯定自己不认识对方,也从未见过。从这些人身上释放出来的灵能气息非常陌生,却强大到足以令自己连意识触碰都不敢,想要在第一时间避开的地步。

    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

    彭文建挣扎着伸手将其拿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是自己熟悉的手下。他大口喘息着,用颤抖的大拇指点开接通,刚把手机凑近耳朵,就听见话筒里传来接二连三的凄厉惨叫。

    “快走,他们太强了,我们不是对手。”

    “那边没路了,走廊被他们封死,我们出不去了。”

    “天啊!孙宗延到底招惹了什么人?怎么会连这种高手也有?我,我……啊……”

    电话里的尖叫声在短短几秒钟内彻底消失,只剩下令人头皮发麻的沉静。

    很快,彭文建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电梯铃声。伴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那些让他畏惧到绝望的陌生人出现在门口,走了进来。

    四男两女,总共六个人。..

    他们穿着黑色运动衫,衣服显然是特制的,弹性十足,将每一具身体严严实实裹在其中。男人身上的肌肉被勾勒出清晰轮廓,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曼妙。黑色靴子与军用款式有些类似,撑起了一个个昂首挺胸的身体。

    彭文建双眼睁到极致,带着脸上难以置信的扭曲表情,死死盯着这些刚走进房间的人。

    他不认识贺敬,也没有见过贺嵘,更没有听过贺欣欣与贺宗德的名字。

    彭文建只知道一件事:这几个黑衣人都有着凝丹境界的实力,是自己见过的最强大修士。

    他也不认识贺洁,还有走到谢浩然身边站住的贺明明。前者同样拥有凝丹修为,后者只是炼气后期。可是从所在位置判断,显然与谢浩然的关系亲密得多。

    凝丹……不,应该是金丹。这才是对这个阶段修士的真正称谓。这是一种尊敬,从上古时代就是如此。下级修士必须恭恭敬敬尊称对方“金丹上师”,只有实力超越极限,成功晋升为“元婴”的强大修士,才有资格直呼对方为“凝丹小辈”。

    彭文建被吓得浑身上下冷汗淋漓,单膝下跪的那条腿再也无法支撑身体重量,“扑通”一声,另一条腿也跪倒下来。他觉得身体很软,像一团掺水太多黏糊糊的烂泥巴,再也没有想要杀死对方或者趁机逃跑的念头。

    那可是金丹,是真正的金丹修士啊!在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传说中的强者。药神院不是没有高手,筑基后期的人物也比比皆是。可要说到金丹……在彭文建的记忆力,好像只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主大人,才达到这种自己必须仰望的高度。

    整整五名金丹修士,就这样站在面前。

    彭文建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撞晕了,或者就是得到了闹震旦,导致思维混乱。

    现在这世上灵气稀薄,修炼艰难,如果不配合对应的功法,根本无法成功炼气,更不要说是更高级别的筑基。

    传说中强大的金丹修士,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这一定是在开玩笑,我一定是脑子不清醒,还在昏迷状态。

    贺明明站得很近。

    她直接贴在谢浩然身上,亲昵的动作并非刻意做作,一半是发自内心,一半则是在其他同伴面前证明自己的地位。

    “下面的人都杀光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她抹着红色唇膏,皮肤白腻的脸庞非常漂亮,透出专属于这个年龄层女性特有的性感。

    谢浩然伸手把她搂在怀里,黑色紧身服质地光滑,清楚勾勒出贺明明身体的所有细节。手指沿着她光滑的腰线向下抚去,在臀部略上位置,摸到紧身服下面有一条细细的凸起,那是丁字裤的最显着特征。

    左手抱住贺明明的肩膀,右手拢住她的腿,整个人就这样折倒在怀里,对着那张正在说话的红润嘴唇,毫不客气吻了下去。

    一切都那么自然,包括贺明明表示抗议的“唔唔”声,也在短短两秒钟后彻底消失。

    良久,才缓缓放开。

    在贺家庶族面前表现出对贺明明的爱意,会让他们觉得掌门不是高高在上,难以触及的冰冷人物。对于人心的控制与笼络,只有在不经意间施展出来,才是最高明的手法。

    望着坐在眼前的谢浩然,彭文建觉得那简直是一座自己无法逾越的高山。贺明明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清晰。他清清楚楚听到了每一个字,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沉重压力。

    所有人都死了,都被杀了?

    光是想想就让彭文建觉得不寒而栗。那可是一百多名修士,其中还有八名筑基高手。这种程度的实力无论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不容小觑。可是现在,从一个漂亮得不成样子的女人口中,轻轻松松说出了“杀光”二字。

    彭文建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短暂的思维空白过后,他直起身子,不顾一切发出尖叫。

    “这不可能!”

    “我看过雷极门的资料,贺家根本没有这么强大,也没有这么多金丹上师。”

    “你到底是谁?”

    “你是故意的,故意设下陷阱,要对付我们药神院?”

    谢浩然注视着那张惊慌失措,与狂乱型精神病患者没什么区别的脸,淡淡地说:“如果你之前付给我五个亿,事情就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彭文建根本不相信这种说法。他扯着嗓子尖声嚎叫:“他们可是金丹上师,是真正的金丹上师啊!五个亿……别说是五个亿,就算是五十亿也不一定能请动他们。”

    “何必要请呢?”

    搂着贺明明纤细的腰,手指在光滑的紧身衣上来回抚摸,谢浩然皱起眉头:“我告诉过你,我是雷极门的掌门,而他们……”

    说着,他抬起头,侧转身子,目光从贺嵘等人身上顺序扫过:“他们是我的属下。”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狂乱与固执是一对孪生兄弟,死死占据了彭文建的大脑。

    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谢浩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他冲着站在侧面的贺洁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点点头,走上前来,双手抓住彭文建的肩膀关节,将失去行动能力的他像死鱼一样拎起,拖到谢浩然面前。

    最后看了看那双充满惊恐的眼睛,谢浩然伸出双手,轻轻按住了彭文建额头两边的太阳穴。

    他对药神院的钱财很感兴趣。这些东西绝对不能放过。

    随着思维被“搜魂”神通一点点抽空,恐惧与惊骇从彭文建脸上缓缓消失。当他绵软的身体失去控制,滑落在地上的时候,眼睛里已经看不到生命的亮光。

    抓住彭文建的双手,挥刀砍断。把这两条断肢扔给贺嵘的时候,谢浩然认真吩咐道:“抓紧时间,找到大楼里的密库开锁。把里面的所有东西全部带走,不要留下一毛钱。”都市伪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