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零七节 销售

时间:2018-07-11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半小时后,整幢大楼空无一人。

    拥有储物戒指进行搜刮,速度会成倍增加。

    作为对上次带去大量牲畜魂魄的奖励,谢浩然从白色凶虎那里“借到”了两只储物戒指。空间虽然自己手上的这只大,倒也勉强够用了。

    药神院燕京分堂的仓库位于大楼地下。那是修建得异常坚固,堪比银行金库的存在。用彭文建的断手按开指纹锁,再加上从他脑子里搜出来的数字密码,厚达十多公分的圆形钢门缓缓开启,向闯入者们袒露出全部珍藏。

    大部分是材料。灵花异草、珍稀矿石、包括通体散在内的炼制物半成品、还有一些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冷兵器。

    在保险柜里找到了三百万现金。对照着彭文建脑子里的搜出的记忆,谢浩然对拿在手上的十几张银行卡进行估算,总金额超过两亿四千万。其中最新存入的一笔,还是在今天上午。

    这是燕京分堂这个季度的收益。按照药神院的规矩,除留下五千万作为分堂流动资金,其余的部分必须在本月末上缴药神院本部。只是彭文建对己方的力量信心十足,万万没有想到谢浩然连夜召来强大的金丹修士。否则的话,他根本不敢与之为敌,第一时间就带着财物逃走。

    一本《炼物纲要》,谢浩然拿起来翻了翻,摇摇头,运转口诀,手心里释放出一团火焰,将整本书化为灰烬。

    这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比起《珍渺集》,这本《炼物纲要》连称之为“垃圾”都不配。纸页上只记载了包括通体散在内的三种基础散剂炼制方法,并不完整,材料和炼制手法都有缺陷。不知道是药神院高层故意弄出来的障眼法,还是从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缺失了一些。总之,在谢浩然看来毫无意义。

    除了钱财药物,最具价值的东西就是不动产。遗憾的是,在保险柜里只找到燕京分堂所在地的房产文件副本。按照彭文建的记忆指示,正本只有在药神院的本部才能得到。

    看着已被搬空的仓库,贺明明微微摇头:“东西太少了,大部分还是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的下级材料。药神院对下面分堂的控制力度非常严格,如果攻下他们的院本部,收获应该很大。”

    谢浩然看着贺嵘把房间里最后一具尸体装进储物戒指,平静地说:“暂时就这样吧!监控设备已经破坏,尸体和财物也被收走。卡里的那些钱能用就用,不能用就先等一等。药神院那边我们肯定要过去。按照彭文建的记忆,药神院下个月会在白化省召开一个大型拍卖会。到时候,我们过去会会他们。”

    贺明明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地问:“为什么你把目标对准了药神院,而不是其它门派?就因为孙宗延吗?”

    谢浩然认真地说:“最初是这样。昨天晚上在南宫立峰场子里闹起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要与药神院全面为敌。即便是到了今天,我走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只要彭文建老老实实拿出昨晚谈定的赔偿金,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微笑中的贺明明有种妩媚魔力:“到底是什么让你下定了决心?”

    谢浩然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廖秋在电话里告诉我,防保局里没有药神院的人。”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

    在这个金秋季节,橘子成为了新的话题。

    超市和商场里出现了新的水果柜台。那是一个独立的货柜,装修豪华,梯形货架上摆放着一个个圆滚滚的橘子。它们的体积很大,超过普通橘子两倍,颜色鲜艳,加上商场设置的灯光效果,看起来非常漂亮,光是看看就让人觉得喜欢。

    走到近处,浓郁的香气刺激着唾液加速分泌,令人有种忍不住买下一个剥皮吃掉的冲动。

    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实在太高:一个橘子,一百块钱。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站在货架前观望了许久,大概是觉得那股弥漫的空气中的水果甜香气味实在过于诱惑。他走过去,想要伸手从货架上拿起一个橘子。没想到,指尖尚未触及果实,就被站在货架旁边面带微笑的促销女郎拦了下来。

    身穿白色女式汉服的她彬彬有礼:“对不起先生,灵玉橘是禁止触摸的。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直接购买。”

    中年男人觉得很诧异:“不是吧!连拿起来看看也不行?”

    促销女郎保持着公式化微笑:“对不起,这是公司的规定。”

    旁边一个年轻女孩同样觉得不满。她指着“每个一百元”的价格水牌,眉头皱得很深:“一百块钱一个橘子,这也太夸张了。”

    中年男人附和地点点头,脸上的神情很是不屑:“简直就是想钱想疯了。就算是国外进口的水果也没这么贵。当然,要说贵点儿也不是不行,一百块一斤的车厘子,还有牛油果我都见过。可是像这样一百块一个的橘子,当真是闻所未闻。”

    促销女郎显然是在业务培训的时候有过应对这种状况的模拟练习。她笑容可掬:“这位先生,我们的灵玉橘差不多就是一斤一个。按照您刚才说的价格,与其它高档水果区别不大。何况,这本来就是国外进口的水果。”

    中年男人“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地说道:“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工商局也不管管。”

    说着,他闷闷不乐地转身离开。

    两个穿着华贵的女人走过来。看到摆在货架上的橘子,其中一个女人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连声嚷道:“快看,我说的就是那种橘子。前天我在东安商场买了一个,皮薄水多,可好吃了。”

    朋友对此表示疑问:“真有那么好吃?”

    她拉着朋友快步走到货架前,连连点头:“一百块一个橘子,当然要货真价实。我骗你干什么?”

    说着,她拿出钱包,指使着促销女郎:“麻烦你给我装两个。”

    促销女郎仍然面带微笑:“好的,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按照公司规定,每人限购一枚灵玉橘。”

    女人脸上微微有所变化,略微迟疑,她还是从钱包里拿出证件,递了过去。促销女郎在专用卡机上刷了一下,看着电子屏幕上显示的信息,双手将身份证交还过去,认真地说:“很抱歉,您已经买过了。”

    那女人愣住了:“居然还有这种规定?买过就不能再买吗?”

    促销女郎耐心地解释:“刚才我就对您说了,每人限购一枚灵玉橘。我们都是有记录的,所有顾客信息联网,任何一个销售网点都能查到。”

    旁边的朋友兴趣被提起来。她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促销女郎检验过后没有问题,一张红色百元大钞换来一个金光灿灿的橘子,她当场撕开果皮,两个人很快分着吃光,带着对美味果子的赞叹,还有无法吃到更多的遗憾,渐走渐远。

    这样的事情在每一个销售点都在上演。

    ……

    距离药神院燕京分堂被灭,已经过去两天了。

    燕京大学七号门老梧桐树下的停车位仿佛是专门为廖秋设置。至少谢浩然是这样认为。

    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看了一眼双手趴握在方向盘上廖秋,他认真地问:“这么急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有好事才来找你。”

    车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廖秋慢悠悠地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深蓝色封皮的小本子,顺手递了过来:“这是你的证件,收好了。”

    有徽章,有国家专用的符号,翻到内页,带有特殊防伪条码的照片左下角,职务一栏赫然标注着“少尉”字样。

    看着眼里全是疑惑的谢浩然,廖秋咧开嘴笑了:“第一次出任务能活下来的人都这样。别担心,这个少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官,至少不是你认为的那种。”

    谢浩然有些明白了:“只是一种身份上的高低等级称谓?”

    廖秋点点头:“说对了一部分。但军部的命令对我们仍有约束力。只是控制和影响程度没有那么大。”

    谢浩然把证件装起来:“有意思,看来我有机会成为将军?”

    廖秋的笑容很灿烂:“大把的机会。”

    谢浩然注视着他那双被微笑碾压成两条细线的眼睛:“如果只是因为这个,你不会专门跑一趟。说吧,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廖秋脸上的笑容比刚才淡了一些:“上面要我问问你,为什么要卖那些橘子?”

    谢浩然凝神道:“你是说灵玉橘?”

    廖秋恢复了正常表情:“一百块一个的价钱很贵。当然,进口高档水果卖到这个价钱也不算什么新闻。但你每个人只卖一个算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笑了:“就是每人只能买一个。”

    廖秋正色道:“别跟我打马虎眼儿。我知道你把这种橘子往敬老院和儿童福利院送过。数量不多,每人一个。好好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