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一十节 快刀还是乱麻?

时间:2018-07-1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书友西风清扬角色“袁本初”出场。撒花!鼓掌!)

    梁欣丽的手在发抖,已经脱离牛肉的餐刀撞击着白色餐盘,发出“叮叮当当”的轻响。她努力控制着情绪,把餐刀放下,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胸口在不断起伏,声音也变得带有冷意:“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谢浩然语调平稳,波澜不惊:“我不会放弃她们当中任何一个人。”

    梁欣丽双手放在桌子下面,在谢浩然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紧紧攥成拳头。调整情绪很管用,混乱的思绪很快平静下来。她端起装水杯子,连续喝了好几口冰镇柠檬汁,酸意与苦涩在口腔里弥漫。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哭。

    “开学的时候我就猜着你可能有女朋友,没想到你这么坦诚。”

    她的声音有些古怪,像是在哭,又好像是在笑。说完这句话,梁欣丽终于把语音调整到正常幅度,大口喝着冰水,只是起伏的胸口仍在出卖着她的内心。勉强的笑意在脸上绽开,不断眨着眼睛掩饰情绪:“不过……两个女朋友,妻子……婚姻法好像不允许这样做吧?”

    “所以我们不会去民政局登记。”谢浩然平静的重复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梁欣丽点点头,笑容有些凄凉:“我估计很多男人都会羡慕你。”

    谢浩然的目光有些复杂:“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

    梁欣丽带着浓重的鼻音问:“为什么?”

    “谢谢你借给我笔记。”谢浩然说得真心实意:“否则这次测验我不可能考出那么高的分数。谢谢你!”

    “那不算什么……”梁欣丽不停的用喝水来掩饰自己情绪:“我们……我们是同学,也是朋友。”

    谢浩然慢慢咀嚼并玩味着这句话:“是的,我们是朋友。”

    梁欣丽一直没有在脸上流露出悲伤。她看起来很平静,只是身体颤抖幅度有些大。在沉默中静坐了好几分钟,她张开嘴,缓缓地说:“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

    一抹微笑出现在谢浩然脸上,这是他此时此刻能够想到的最适合表情:“应该的,毕竟你帮过我很多次。”

    梁欣丽仰起头,仿佛是在欣赏餐厅内部的装修与各种饰品:“这里挺不错的,我很喜欢。”

    谢浩然觉得终于找到了摆脱尴尬的话题:“这里的老板是我朋友,以后可以经常过来。”

    梁欣丽咬住嘴唇点点头。她用力咽了一下喉咙,拿起摆在旁边座位上的拎包:“对不起,我……我想起来了,今天晚上有几个同学要过来找我。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宿舍去。”

    谢浩然在心里发出无声的叹息,认真地问:“再坐会儿吧!点心还没有上来,吃点儿再走好吗?”

    梁欣丽已经拿着拎包从餐桌面前站起来。她的动作和脚步都显得慌乱:“不……不了。我还是回去吧!”

    她避开谢浩然的速度有些快,仿佛他是一颗可怕的病原菌,只有远远躲开才能得到安全。

    谢浩然也站起来:“那我送送你。”

    “不用!”

    梁欣丽这一声喊得有些大,周围的客人听见,纷纷转过头来,朝着这边好奇地观望。她立刻发现自己的问题,把音量压得很低,惶恐中带着说不出的局促:“……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不等谢浩然有所反应,她转过身,几乎是逃一般朝着餐厅出口跑去。

    匆忙脚步与奔跑带来的狂乱,与餐厅安静典雅的气氛格格不入。一个是身材曼妙,年轻漂亮,却掩面而去的少女,另一个是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谢浩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几乎没有好感,几乎都是带有恶意的猜测与揣摩。

    身穿黑色马甲的晏恒快步走来,看看餐桌上吃了一半的菜,友好地拍拍谢浩然的肩膀,脸上带着歉意笑容环视周围,用力压着他在椅子上坐下,低声问:“出什么事了?要我帮忙吗?”

    谢浩然闷闷不乐地摆了摆手:“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

    晏恒关切地问:“要不要我给你来点儿提神的饮料,再把牛排处理一下?”

    餐盘里的牛排已经冷硬,不好吃了。

    “谢谢!”谢浩然勉强提起一丝笑意,带着礼貌拒绝:“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晏恒点点头,从他身旁站起,离开。

    望着散乱的餐桌,谢浩然偏着头,沉默了很久,发出自嘲的叹息。

    他必须把梁欣丽的问题做个了断。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破,但是很明显,梁欣丽喜欢谢浩然。

    如果是自己在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女孩,谢浩然肯定会毫不犹豫接受这份爱情,以更加炽热的感情回馈过去。

    很遗憾,他已经有了王倚丹。贺明明虽说是后来出现,但她并不在意前者。在频繁交往与日常工作当中,王倚丹也渐渐接受了贺明明的存在。这是一种奇妙的默认,也是一种对相互爱着的人的宽容。总之,三个人的关系就这样维持着平衡,气氛也逐渐变得融洽。

    关于“结婚”这件事,谢浩然曾经与王倚丹谈过,也与贺明明谈过同样的话题。结婚证书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与其说三个人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不如说是王倚丹和贺明明都识大体,都很聪明,都把退让和容忍当做自己对谢浩然爱意的表现。

    谢浩然曾经对这件事觉得很头疼。贺明明出现的晚,对于她,最初的感觉只是怜悯,再加上必不可少的利用。可是随着接触多了,时间久了,思维观念也在发生变化。谢浩然没有上古时候“妻”与“妾”的概念,他对王倚丹和贺明明都是一视同仁。当然,成年以后,肯定要举行婚礼。他会手挽着手,带着两个心爱的女人,一起走进神圣的人生殿堂。

    对于敌人,他杀伐果断,残忍狠辣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对于感情,谢浩然实在是没有太多经验。

    小男生与男人之间的区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历与来自旁人的说解。父亲会把自己对异性逻辑传授给儿子,母亲会把如何收拾丈夫的手段传授给女儿。这并非恶意或绝对的善良,而是文明发展与生存本能在漫长岁月里进化和演变所产生。

    父亲会察觉到初恋失败男孩的颓废。他会带着儿子一起去烧烤摊,要上烤肉串和啤酒,说不定还会来上一瓶五十二度“红星二锅头”。有了酒精的搭配,说教与劝解效果可以成倍增加。当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关系如此亲密的父子,但不管怎么样,小男生在遇到此类问题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往往就是自己的父亲。

    妈妈终究是个女人,还隔着一层。也许她对付这种事情的经验比父亲老到得多,也可能她在年轻时候谈过的对象不止父亲一个。但是既然结婚生子,家庭稳定,就没必要再去外面拈花惹草。儿子会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有一套专属于自己的判断标准。

    很不幸,谢浩然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从家庭方面得到帮助的可能性等于零。梁欣丽对他表露出的爱意是如此明显,这是一个胆大活泼的少女,她也许不知道,甚至根本不屑于掩饰自己的情感。可越是这样,谢浩然就越是觉得手足无措,心里发慌。

    我该怎么对待这份感情呢?

    无论拒绝还是接受,好像都不太合适。

    在谢浩然的心底,也有那么一点点专属于男人的骄傲,以及优越感————如果自己不是足够优秀,也不可能吸引到如此优秀的女孩。就像雄性动物争夺雌性的交配权,越强壮,表现越好的家伙,就越能吸引雌性的目光。

    思来想去,谢浩然选择了坦白。

    明明白白告诉她我有妻子,而且还是两个。

    如果你可以接受,我们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就能继续下去。至于最后走到哪一步,就交给时间来决定。可以是朋友,说不定还能成为第三位妻子。

    如果拒绝,那么我们从此成为路人。你可以恨我,可以骂我,这是你的自由。

    高脚杯里剩下的红酒不多了,谢浩然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

    白化省多山。

    民谣曰: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平宁镇背靠着松茂山,小镇依山而建,弯弯曲曲的河水围绕着镇子。南边竹林茂密,东面是高大密集的树林,房屋宅院修建在山谷中的缓坡上,景色优美,有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本初老和尚在平宁镇上的名气很大。只有很熟悉的人才知道他姓“袁”。说起姓氏与法号之间的关联,本初自己也觉得无奈。当年拜在师父门下,法号是师父给的,说什么就是什么,容不得拒绝。那时候本初很年轻,没看过《三国演义》。等到大了,老了,知道的事情多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平宁镇是药神院的地盘,本初和尚是这里的话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