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一九节 闯进来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宋耀飞被惊呆了。

    宋耀阳知道谢浩然实力强大,却是头一次看见他身边出现这么多金丹修士。他觉得心跳得厉害,有些担忧,也有着震撼与惊喜。

    宋思强苍老的面孔骤然剧变。他再也无法保持沉稳冷静,双手撑住太师椅扶手,猛然站起,圆瞪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脸上的老人斑随着皮肤抽搐而颤抖,失声叫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站在谢浩然身边的四个人都是金丹修士。这种情况宋思强还是头一次遇到。灵能气息的感应是如此清楚,尤其是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装模作样,假冒伪装。

    一身标准黑色职业装的贺明明迈开长腿走上前来,对着谢浩然略微侧过身子,平静的回答:“这是我们掌门。”

    “掌门?”

    宋思强张口就问:“你们是什么门派?”

    身材纤细修长的贺明明高挺着胸部,两条长腿在黑色裤袜包裹下显得尤为性感。鲜润的嘴唇中间吐出悦耳声音:“我们出自青云宗,雷极门下。”

    “雷极门?”宋思强的大脑在急速运转:“雷极门不是贺家的产业吗?但你为什么姓谢?”

    化着精致淡雅妆容的贺明明轻笑道:“贺定元已经死了。”

    这句话包含的内容太丰富了。

    宋耀飞内心的惊骇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他怒视着谢浩然,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白天在“大方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事情说清楚?”

    谢浩然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你要我怎么说?我已经告诉你我是雷极门掌门。宋大公子,还记得你当时说过的话吗?“区区一个炼气中期的家伙,也有资格叫做掌门?现在不比从前,虽说修炼之人少之又少,但“掌门”这种称呼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叫的。”呵呵……我可是一个字也没有拉下,全都背了下来。”

    高傲已经成为宋耀飞骨子里的一部分。他此刻的心情愤怒多过震惊,抬手指着谢浩然成为了习惯性动作,只是声音有些发抖:“你……你简直是……”

    “够了!先不要说了。”

    宋思强制止了长子的进一步动作。他转头对站在身后的管家吩咐道:“去,给客人们上茶,千万不要怠慢了谢掌门。”

    老管家领命快步走出饭厅,宋思强看着双手捧着大碗一直在装楞充傻的宋耀阳,面孔沉了下来:“老八,耀飞说的是不是真的?谢掌门是你的朋友?”

    被人强行推倒前台的感觉很糟糕。胖子活动着面部肌肉,把含在嘴里的饭菜咽下去。他抹了一把嘴角的油腻,带着复杂的情绪点点头:“是的。”

    宋思强顿时笑了起来,苍老的脸上如沐春风:“既然如此,那谢掌门就不是外人。古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谢掌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客厅去。我这里可是有上好的大红袍,外面花钱也买不到的。”

    “不必了!”

    谢浩然笑着,说话动作根本没给宋思强留面子:“宋老先生,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喝茶的。”

    笑意在宋思强脸上凝固:“敢问谢掌门,这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抬起头,看了一眼贺明明,后者从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点开视频画面,直接递到宋思强面前。

    这是上午在“大方山”包间里发生的那一幕。从宋耀飞走进房间,到他离开,整个过程完整,没有丝毫遗漏。

    视频不长,也就几分钟而已。宋思强越看脸色越黑,到了最后,已是一片铁青。

    他把手机递给坐在旁边的长子,发出低吼:“你自己看吧!”

    宋耀飞迅速接过点开,随着屏幕上的视频进度不断增加,他脸上也是阵红阵白,汗水沿着面颊两边淌下,身体也不由自主开始颤抖。

    “怎么,谢先生拿到了沃尔玛的独家代理权?还是在家乐福里有股份?要不就是易初莲花,你跟他们的董事会有联系?”

    “你以为燕京是什么地方?几千块钱就能租上一亩地的穷乡僻壤吗?几百万就想开家超市……年轻人,我看你一定是想钱想疯了。”

    这几句话是关键。鄙视与轻蔑显露无遗。即便是涵养再好的人,也会被这些傲慢骄横的话深深刺痛,怒不可遏。

    宋耀飞抬起头,瞪着谢浩然,又惊又怒:“你,你是故意的。你在故意陷害我……”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把宋耀飞后面的话硬生生打断。他捂着发红疼痛的脸,转身怒视着自己的父亲,仿佛一头暴躁到极点的野兽:“爸,你怎么帮着外人?”

    宋思强眼里升腾起黑沉沉的怒意:“你给我闭嘴!人家谢掌门好心好意跟你谈生意,你倒好,觉得自己身份尊贵了不起。你以为你是谁?世界首富?还是修炼宗师?”

    宋耀飞死死捂住脸,他不敢与父亲争辩,只是半低着头,死死盯着坐在对面的谢浩然,眼睛里全是怨毒。

    宋思强再次发话:“去,向谢掌门赔罪。”

    这再一次触及了宋耀飞的高傲底线。他猛然转过头,怒视着宋思强,双眼很快在暴怒驱使下变得一片通红。

    宋思强又是抬手狠拍了他一巴掌,连声喝道:“去啊!愣着干什么?你要是不去,老子现在就打死你!”

    威胁永远要比命令来得管用。宋耀飞就算再傲慢,也不得不屈从于死亡威胁。他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父亲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自己虽然是长子,也得到家族重视,却并非完全不可代替。往下,还有那么多弟弟妹妹。别的不说,光是坐在餐桌侧面一声不吭的宋耀阳,就极有可能越过自己,成为宋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狠狠咬住牙齿,慢吞吞从椅子上站起,带着愤恨到极点的表情,很不情愿地迈开脚步。就在宋耀飞怒气冲冲想要朝着谢浩然走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对面传来清冷的笑声。

    “赔罪就不必了。口头上的认错没什么意思。宋老先生,你以为宋家一个后辈只要做做样子,说几句好话,这件事情就能了了吗?哈哈哈哈!你想的也未免太简单了。”

    危险的感觉在宋思强脑海里如夜幕般降临。他站直身子,深深吸了口气:“年轻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表面上那层虚伪礼节一旦撕破,就没必要在尊称对方“掌门”。

    谢浩然抬起手,指着站在宋耀飞身后的徐蓉,不断地点着:“你们宋家很了不起啊!区区一个侍女也敢拿着宋家令牌招摇撞骗。呵呵!要不是我亲身经历,被她威胁利诱,我还真不相信这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说着,谢浩然直呼其名:“徐蓉,你胆子真的很大。你明明知道宋家是修炼世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招惹的。偏偏还要胆大包天,假冒宋家名头,在拍卖场里强逼贺家人交出已经买下的银琅果。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也算是开了眼……你以为你是谁?三清祖师吗?”

    徐蓉几乎被吓傻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谢浩然张口就把矛头对准自己。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银琅果也没能装进自己口袋。简单来说,真正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上午在“大方山”遇到谢浩然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出对方。只是谢浩然一直没有把事情说破,徐蓉也就存了侥幸心理,觉得他没有认出自己。现在当着宋思强的面说破,徐蓉感觉天一下子塌了下来。她满面惶恐连连后退,直到身体靠着墙,这才双手死死巴住墙壁,苍白的脸上全无血色,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宋思强反应非常快。他侧身跨步走到徐蓉面前,挥手“啪啪”就是两记耳光。徐蓉那张胖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鼓胀起来,宋思强转身怒视着长子:“早就说了让你不要跟这个女人来往,你偏不听。”

    宋耀飞也被激怒,如火山般瞬间爆发:“她是我的女人。”

    宋思强的思维迅速变得冷静:“把她处理掉,必须给谢掌门一个交代。”

    脸面转换得非常快,事情重心也被宋思强有选择的偏移。这是专属于老人的经验,年轻人想要学会,需要机会,还需要时间。

    “这不可能!”宋耀飞想也不想便张口拒绝。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搂住徐蓉的肩膀,嘶声咆哮:“我倒要看看谁敢动她?不就是区区一个雷极门掌门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敢在这里杀人,老子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包括宋思强在内,饭厅里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古怪的神情。

    谢浩然低下头,右手轻抚着前额,明显是在强忍着笑。

    宋耀阳实在忍不住了,叹了口气,对宋耀飞说:“大哥,别开玩笑了。报警……你报哪门子的警?”

    “我不管!”急红了眼的宋耀飞丝毫不肯退让:“谁敢动她,我就……”

    宋耀阳当即打断他的话:“人家又没说要杀徐蓉。你听清楚,这是咱爸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