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二十节 家事,乱事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宋思强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排行老八的宋耀阳比长子宋耀飞聪明得多。当然,并不排除今天的事情是宋耀阳与谢浩然联手而为,但至少在对待徐蓉的问题上,宋耀阳分得出轻重,不那么糊涂。

    谢浩然摆明了是来问罪。无论是之前拿出来的手机视频,还是徐蓉在外面招摇撞骗,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你们宋家必须拿出赔罪的诚意,否则今天这件事情绝对无法善了。

    沉默了很久,宋思强缓缓地问:“谢掌门,你到底想怎么样?”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宋老先生,我今天之所以不请自来,可不光是为了这两件事。”

    宋思强觉得刚刚安抚下去的心脏再次被高高吊起。他听见自己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变调,带着颤音:“你……你找我们宋家,还有……还有什么事?”

    谢浩然微笑着朗声道:“上个星期在南宫世家“大方山”拍卖场里发生的事情,相信宋老先生应该有所耳闻吧?”

    宋思强静心凝神,生怕说错一个字,点点头:“知道一些……对了,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他苍老的面孔骤然变色,露出几分惊惧:“原来你就是在拍卖场里与药神院发生争执的那个人?”

    微笑中的谢浩然语调森冷:“常英成的手废了,以他那种资质,我估计常家以后也不会出什么修炼人才。到他小孙子这一代,说不定也就废了。”

    宋思强觉得双腿发软,还好有餐桌挡着,他双手撑住桌面,慢慢在椅子上坐下,好不容易变得镇定,鼓起勇气,认真地说:“宋家可不是常家。常英成老了,几个儿子也不成器。我们跟他们比起来……不一样的。”

    他有种感觉,今天的事情恐怕无法善了。就算是请出宋德明、宋德光两位隐世多年的族中长老,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帮助。毕竟……来者不善,也没有隐藏实力,直接在自己面前站开了足足四名金丹高手。

    修士对灵能的感应是如此敏锐。就像一头狮子看到一头大象,原本估摸着想要凭借自身灵活,寻找机会看看能否挑战笨重的对手?谁知道突然之间大象变成了白垩纪时期才有的凶猛霸王龙。就算给狮子一百个胆子,它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最快速度转身逃跑。

    不过情况也没有糟糕到完全无解的地步。老八宋耀阳与谢浩然之间的关系看似亲密。而且听谢浩然话里的意思,针对目标好像只是自己的长子宋耀飞。

    “我知道。”

    谢浩然轻轻松松转换着谈话核心:“同样都是百年世家,宋家比常家可是不止强了一点半点。宋家的产业遍布全国,在国外也多有分布。光是这一点,常家就算是拍马也赶不上。”

    好听话刚刚说完,谢浩然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宋家虽强,却也不能仗势欺人,骑在我雷极门头上吧?”

    什么?

    宋思强不由自主张大嘴,抬至半空的手彻底僵在那里。他有些哭笑不得,愤怒的情绪夹杂其中————我宋家仗势欺人?我这一大家子人坐在这里好端端吃着饭,明明是你带着人强行闯进来好不好?居然还说是我仗势欺人,能够把话反过来说,而且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宋思强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些老脸厚皮的行为举止,与眼前这个年纪看上去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强忍着想要扑过去一巴掌将谢浩然当场拍死的冲动,宋思强静心凝神在椅子上坐定,不善的目光死死盯住谢浩然:“我宋家究竟还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谢掌门,还请明示。”

    谢浩然直起身子,双脚分得很开。双手反杵着膝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威严森冷的气势。

    “药神院欠了我一笔钱。”

    话语虽然简单,宋思强却明白其中意思。修炼世界的圈子就这么大,再加上还是发生在燕京本地的“大方山”场子里,就算此前不认识谢浩然,可是联系自己听到的传闻,宋思强终于把发生的事情与眼前人联系起来。

    狂躁与冲动毫无预兆的从宋思强大脑里跳了出来。短暂的瞠目结舌过后,他觉得一股堪比岩浆还要滚烫的东西在身体里流动。从头顶流入脚底,又从足心蹿进心脏。

    人老了,就容易忘记事情。如果不是谢浩然刚刚提起“药神院”三个字,宋思强也不会想到“锻体丹”。

    与锻体丹比较起来,通体散就是个渣渣。

    南宫立峰的拍卖场里连续几个星期都出现了锻体丹。即便板着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他一定是找到了稳定的锻体丹供货来源。无论从商业收益还是家族实力的增长来看,都让人觉得羡慕,甚至嫉妒。

    宋思强的态度瞬间放低。他抬起手,朝着谢浩然拱了一拱,试探着问:“谢掌门会炼丹?”

    谢浩然仿佛没有听见宋思强的问话。他眯起双眼,凝神注视着宋家家主,认真地问:“药神院欠了我五百个亿,宋老先生打算替他们还吗?”

    轻蔑与冷漠在这句话里显露无遗。

    宋思强先是一怔,随即强压下怒火,沉声道:“老夫虽然久在家中,很少外出,但是这燕京圈子里的事情,多少也知道一些。谢掌门口口声声说药神院欠你五百个亿……呵呵!不知道谢掌门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说错了?我可是知道,那天晚上在南宫立峰的拍卖场里,药神院彭文建的确是当众给你写下了一张欠条。但是那上面的欠款数字,只是五个亿。”

    谢浩然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声音发冷:“既然是欠债,就肯定有利息。药神院家大业大,修炼之人向来一言九鼎。这么多天过去了,他们该还的不还,连人影也找不到。别说是区区五亿连本带利滚成了五百亿,就算是利上利,利加利,一直滚下去变成五千亿,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宋思强睁大双眼,带着震惊,花了近十秒钟才渐渐恢复常态。

    谢浩然这番话从表面上看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五个亿的欠款骤然滚成了五百亿,无论是高利贷还是巧言令色,宋思强都觉得难以接受。他蓦然间生出一种感觉:眼前这位年轻的雷极掌门心狠手辣,蛮横程度简直超乎想象,根本就是眼镜王蛇与非洲雄狮的综合形成体。

    利息!

    高利贷!

    修士也要吃饭,操持赚钱营生很正常。但“高利贷”这种事情毕竟上不得台面,总会让人下意识的与“黄世仁”三个字联系起来。总之一句话:修士可以放贷,但绝对不会把这种营生公开宣扬。

    人要脸,树要皮。像这种张口当面把“五个亿利滚利变成五百亿”说出来的修士,而且还是堂堂一派掌门,宋思强不要说是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之前从脑子里冒出来,关于“锻体丹”的种种奇思妙想,已经在宋思强的思维空间里荡然无存。他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浪费时间,也不想在“五百亿”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他现在只想着尽快解决麻烦,于是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谢掌门,药神院的欠款跟我们宋家有什么关系?”

    谢浩然笑了。他把目光转移到站在宋思强身边的宋耀飞身上,意味深长地说:“对于这个问题,宋老先生应该问问你的儿子。”

    宋思强疑惑地转过身,发现长子紧抿着嘴唇,脸色非常难看。于是下意识地问:“耀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耀飞的喉结上下耸动着,眼眸深处滚动着惊骇与不甘。他握住徐蓉的手,丝毫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想也不想就抬手指着谢浩然,面对宋思强张口叫道:“爸,他只是一个外人,他凭什么闯进我们宋家颐指气使?他以为他是谁?我们宋家何必怕他?”

    尽管心里充满了愤怒,但是宋思强不得不承认,长子这些话的确有些道理。然而形式比人强,别的不说,光是站在谢浩然身边那四个面无表情的金丹高手,就足以让自己胆战心惊,也有着全面碾压宋家的实力。

    “够了!你给我闭嘴!”

    宋思强压低音量,又气又怒:“耀飞,你跟我说实话,你在外面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看看你那么多弟弟妹妹,谢掌门为什么不说别人,光说是你?”

    被指着鼻子追问的感觉很糟糕。宋耀飞眼底掠过一丝羞怒,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还有这个女人。”

    宋思强没注意这些细节,他冲着一声不吭缩在宋耀飞身后的徐蓉指指点点,很是愤怒:“当年她进我们宋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奶1娘。我知道你母亲去的早,但你也不该跟这个女人勾勾搭搭,现在搞得不清不楚。你自己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拿着我们宋家的令牌在外面招摇撞骗,现在被别人找上门,你说说这该怎么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