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二二节 碎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你最好站在那儿别动!”谢浩然用森冷的语调发出声音。

    宋思强对这种口头威胁置若罔闻。清清楚楚感应到从后院传来的那两道强大气息越来越近,他在怒吼声中推开桌子,刚准备侧身从足够宽敞的通道里冲出,却看见贺明明抬起脚,做了个标准的“一字马”动作。

    她穿着黑色短裙,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长度二十厘米左右的开叉。性感十足的设计显然是为了满足男人对女人的窥视感,贺明明毫不在意双腿中间暴露在对手视线面前。黑色丝袜包裹的长腿带着劈山填海般强大力量朝着宋思强碾压过来,攻击范围远远超过她的腿脚长度。气流被划破的声音刺耳,宋思强感觉一股透明的固体物质正从空中轰然砸下。空间狭窄,几乎没有腾挪闪避的可能。来不及多想,他把双手高举过头,交叉形成防护。

    贺明明那条让所有男人看了都会觉得口干舌燥的长腿轰然落下,无形气劲被宋思强挡住。就在双臂交叉正中感觉到可怕重量的时候,他觉得身体猛然下坠,双腿一曲,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几十吨重的大型货柜卡车从头顶碾压下来,与这种感觉没什么区别。宋思强听见自己手臂位置传来清晰的骨裂声。他惨叫着,双手从腕部以上大约五厘米的位置折断,形成直角,摇晃着垂在空中,身形一歪,侧翻在地上。

    宋耀飞和宋耀阳都没有动。宋思强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发出痛苦尖叫,足足过了五秒钟,宋耀阳才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过去,双手扶住宋思强的肩膀将他抱起。目光接触到宋思强之前跪下去的位置,宋耀阳发现铺在那里的大理石地砖已经粉碎,以两个膝盖落点为核心,中央是一片雪白的散碎粉末,周围是密密麻麻堪比蜘蛛网的裂纹。

    如果没有《大威德金刚》功法的增幅效果,单凭贺明明炼气后期的修为,绝对不可能释放出如此巨大的力量。

    宋耀飞把徐蓉紧紧搂在怀中。他一直盯着谢浩然,只是随着贺明明发起攻击,视线也把她囊括进去。恐惧与震惊不言而喻,宋耀飞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丝毫没有想要冲上去拼命的想法,也没有想要帮着父亲缓解痛苦的意思。就这样呆呆地站着,仿佛这里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宋思强疼得浑身颤抖。看着近在咫尺却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的长子,他老泪纵横。

    从小时候,他就在宋耀飞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精力。

    修士对门第观念很是注重。尤其是“多子多福”的逻辑,更是深深刻入了宋思强的脑海。他觉得自己算是上年纪修士当中较为开明的人,至少在对于几个女儿的问题上,基本上做到一视同仁。但无论如何,宋耀飞这个长子的身份和地位肯定要远远优于其他子女。他毕竟是宋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妻子死得早,对于长子,宋思强也就额外存了一份歉疚。家族里的修真资源对宋耀飞倾斜幅度相当大,供他支使的金钱额度也远远超过其他人。甚至在徐蓉的问题上,宋思强也是一退再退……说真的,如果他不是自己最疼爱的长子,换了是家里的任何一个孩子,宋思强早就把徐蓉这种不要脸的老婆娘一脚踢出去,或者心狠手辣,直接杀人埋尸。

    我的儿子,我受了伤,也许快要死了。

    看看我!

    就算你不能过来对我说几句安慰的话,你至少看我一眼,我心里也会觉得很安慰。

    你的心肠为什么这么硬?为什么你这么狠?我知道你害怕了,但你为什么宁愿死守着那个女人,不要我这个为你付出大量心血和精力的父亲呢?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小。

    很快,贺嵘走进了饭厅。

    他实力强大,身上没有沾染到血污,黑色紧身服仍然保持着洁净。他手里拎着四颗人头,两男两女。女的头发长,抓在手里很方便。男的就较为麻烦,贺嵘那只手的拇指与中指各自插穿了一颗脑袋的头盖骨,感觉就像保龄球,只是外表狰狞,没那么圆。

    看着死不瞑目,鲜血淋漓的四颗人头,宋思强觉得手腕的疼痛瞬间被压了下去,

    两个是自己的表弟,一个是自己的女儿,还有一个是宋家庶族。

    他们全都死了。即便是拥有筑基实力的表亲,也给对方残忍割下了头颅。

    贺洁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里同样拎着四颗人头。

    再往后,是贺轩与贺敬押着两个老人。

    他们真的很老。皮肤干枯,干瘦的身形有些佝偻。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交错纵横,就像岁月的好年纪。血缘关系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准确验证,两个人长得很像,法令纹也是同样深刻,不断抽搐的眼睛里释放出恨意与恐惧。

    谢浩然平静地看着贺轩与贺敬把两位老人分别按在椅子上。他们身上看不出有致命伤,也没有手脚折断的残疾性伤害。打量了他们近半分钟,视线在左边那个面颊有些浮肿,似乎是牙齿被打掉了几颗的老人身上落定。谢浩然认真地问:“你是宋德光还是宋德明?”

    老人脸上充满了恨意。他握紧双拳,就像一头掉进陷阱里受伤的野兽。右边眉角被擦破了,血丝沿着眼角缓缓流淌下来。他一声不吭,残缺的牙齿在嘴里慢慢磨着。

    坐在右边的老人连忙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从椅子上略微抬起身体,右手反指着自己的鼻子,忙不迭对谢浩然说:“我是宋德光,他是我弟弟宋德明。”

    谢浩然英俊的脸上释放出恶魔般的冷笑:“我没问你,我问的是他。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偏偏抢着说……哼!你们真以为自己是金丹修士就能肆意妄为,觉得老子不敢杀人吗?”

    这句话击碎了倔强老者心里的最后一点坚硬。贺嵘非常适时的将拎在手里的四颗人头扔出,“咕噜噜”在地上滚落散开。其中一颗在老者脚边挺稳,死者张着嘴,一片死白的眼睛正对他的脸。熟悉的面孔让老者看了阵阵心悸,也清清楚楚感应到来自贺嵘身上的强大金丹气息。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不信邪,觉得自己实力强横到举世无双,不可匹敌的狂妄人物。

    宋德明一直觉得自己很强,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修士。即便是龙虎山与武当山上那几个不世出的老怪物,大概也就是等同于自己的实力水准。

    人老了,动作就慢。这句话可不是乱说。宋德光与宋德明能够活到这个岁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呆在静室里潜修。活动不多,新陈代谢也就缓慢。宋家的祖传功法偏重于“养生”。想要从安静状态进入活动状态,至少需要五到十分钟的时间。

    刚与贺嵘一照面,宋德光与宋德明都被惊呆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年轻的金丹修士。

    他不是一个人。

    贺敬、贺洁、贺轩……加起来就是四个,整整四名强大的金丹修士。

    宋家兄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接下来的战斗印证了猜测:对方竟然施展出大威德金刚之力,轻轻松松破开自己的防御。如果不是贺嵘等人手下留情,宋家兄弟根本没有坐在这里的机会,早就跟其他被杀的宋家族人一样,人头落地。

    宋德明心里的最后一点骄傲彻底粉碎,他不再有丝毫的侥幸,苍老的脸上浮起颓然,慢慢低下头,目光也变得暗淡起来。

    “我……我是宋德明。”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充满了失落与挫败感,其中甚至带有恭敬的成分。他抬起双手,朝着谢浩然拱了一拱:“道友果然年少有为,不愧是一派之掌门。”

    谢浩然淡淡地笑道:“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你说奉承话的。还是那句话:你们把顾十方藏哪儿了?老老实实把他交出来,否则本座杀一个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你宋家满门,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话音刚落,被宋耀飞抱在怀里的徐蓉突然发出尖叫:“不要杀我,我……我不想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声音吸引过去。包括谢浩然在内,清清楚楚看见徐蓉从后腰上拔出一把匕首,朝着宋耀飞侧腹狠狠捅去。

    距离太近了,宋耀飞做梦都没有想到心爱的女人会做出这种举动。即便是修士,也无法在这种时候运起灵能抵挡。锋利的刀尖划破衣服,撕裂肌肉,深深插进他的身体。撕裂的痛感在大脑里充斥,宋耀飞发出充满悲怆意味的惨叫,身体歪倒在面前的餐桌上,把摆在上面的杯盘碗盏推落,“叮叮当当”摔在地上,一片粉碎。

    徐蓉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猛冲到谢浩然面前,“扑通”一声跪下,连声喊叫:“我不是宋家的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