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三八节 神灵崇拜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谢浩然双手十指交叉摆在膝盖上:“你打算怎么来做这个宣传?有方案了吗?”

    王倚丹的微笑诱惑力并不弱于贺明明,她从夹子里取出一份整理好的文件递给谢浩然:“这是我前天做好的计划,你看一看,没什么问题的话,今天就可以实施。”

    ……

    高棉国,清凉山外围边界。

    河头镇这个名字与镇外那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有关。河的水量虽然不大,却从未出现过断流的情况,足够灌溉周围土地,养活镇上所有居民。

    诺温素今年五十二岁了。热带地区的人外表通常老得很快,尤其是外表,皱纹会早早爬上额头与眼角。只是温度与年龄之间的问题很少有人注意,诺温素也一样。在他看来,与其关心自己脸上今年比去年增添了几道皱纹,不如关心一下地里的庄稼,以及当年的收成。

    这里的土地很肥沃,只要耕种得当,可以做到一年三熟。虽说粮食收多了不值钱,却可以填饱全家人的肚子。

    今年的情况很是诡异。连续好几个月了,没有下过一滴雨。

    热带地区雨水充足,当然谁也不喜欢大暴雨,不间断的阵雨就很不错,那会让空气变得清新,气温也不是那么热,地里庄稼每天都能喝到水,也免去了农夫用水浇地的困累繁琐。

    “热天”已经过去,天空中还是没有下雨的迹象。

    镇外那条河流水量逐渐减少。昨天晚上诺温素特意出去看过,他忧心忡忡,觉得极有可能干枯断流。

    镇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话题全是关于雨水和干旱。毕竟住在这里的人都是种地吃饭,除了稻米,还有荔枝和橡胶,芒果与槟榔。光靠河里那点不多的水根本无法维持,要是再不下雨,今年的庄稼就会绝收。

    镇长很负责,他去找过上级政府,把河头村这里的情况层层上报。然而这没有什么卵用,上面的回复哼哼哈哈,不外乎就是“组织生产自救,最好还是挖井取水”之类冠冕堂皇的废话。

    谁都知道应该打井取水,可是这笔钱该谁出?该怎么分派?还有上面那些官老爷,难道就不该拿出钱来支付工程费用吗?

    诺温素很羡慕相隔不远的华夏国邻居。听说他们那边前些年也遇到大旱,华夏国政府直接把挖井任务分派到各个乡村,拨下专款给所有受灾村民修建储水地窖。虽说这些做法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却真正做到了稳定人心,让受灾群众觉得自己没有被抛弃。

    至于现在,我,还有河头镇上的人……诺温素觉得真正是抛弃了。

    都说自己所在的这个邦拼命闹独立,高棉国执政府那些怕死的政府军对此有心无力。好吧!谁当元首,谁当总统与我无关。我只想吃饭。无论是谁能够让我安安稳稳活着,保住我的庄稼,还有今年的收成,我就会把他当做佛爷供起来。

    脑子里刚刚冒出“佛爷”这个词,诺温素不由得转过身,看着摆在客厅侧面的小佛堂。

    河头镇家家户户都有这么一个佛堂。这是一个神仙纵横,神佛满天的国度。寺庙里的僧侣地位很高,也很受尊敬。每个村镇都有寺庙,河头镇也不例外。寺里的大和尚从前几个月开始就诵经祈雨,村民对此交口称赞,也变得更加虔诚。包括诺温素在内,每天早晚都要跪在寺庙外面,对着高大辉煌的佛祖金身雕像磕头跪拜,祈求老天爷早早下雨。

    和尚们的嗓子诵经都诵哑了,天空中依然是骄阳似火。

    没有求到所有人期盼的雨水,却招来了警察。

    他们来到河头镇上当然不是为了祈雨。邦里接到举报,说是河头镇寺庙里的主持私下养着女人。人家可不是嘴上说说胡编乱造。举报者拿出了照片,还有一段用手机拍摄的完整视频。

    肥头大耳戴着眼睛的主持从寺院里被抓出来。警察掀开庙里后堂的青石地板,在地下室里找出两个衣不遮体的女人。诺温素后来到庙里看过,那间地下室恰好位于佛祖金身的正下方……那一刻,诺温素觉得身子很软,几乎连抬脚走路的力气也没有。朦胧中,仿佛看到佛祖眼角流出了泪水。

    白色的,很粘,就像精业。

    警察来得快也去得快,胖胖的主持被他们带上车走了。说起来也是万幸,如果那和尚在河头镇上那怕多呆十分钟,肯定会被知晓事情真相,愤怒到极点的民众用石头活活砸死。

    有人说:老天爷不下雨就是该死的胖主持搞出来的。他亵渎佛祖,所有老天降下了灾祸。河头镇这个地方不能呆了,这里恐怕一辈子都不会下雨,是真正的诅咒之地。

    诺温素知道这是谣言。他对此只能听听,没发表意见。就算真是胖主持亵渎老天又能怎么样?我的家在这儿,背井离乡的那种可怕滋味他根本不愿意尝试。离开河头镇我能去哪儿?我在地在这儿,我的家在这儿,我的老婆孩子都要靠着这块地吃饭。那些撺掇着离开的人,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温度计显示今天的气温超过四十摄氏度,电视里浓妆艳抹的女主持人面带微笑与节目嘉宾讨论着天气问题。那是一个戴眼镜的胖老头,诺温素忘了出场时候女主持人介绍的名字,这家伙身上穿着宽松昂贵的白色棉布长衫,一副充满文化,身份尊贵的模样。他嘴里说着各种自己听不懂的专业词汇,分析得头头是道,还列举出不同年份不同月份的各种数据,在小黑板上划出一条弯弯曲曲的线,说着“低谷到高峰,然后就是趋于平稳和正常的季节雨量。”

    至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下雨?”他连一个字也没有提到。

    满面失望的诺温素关掉电视,走进小佛堂,照例点起一炷香,把香高高举过头顶,对着供在佛龛里的四面佛,恭恭敬敬叩首跪拜。

    用电是要花钱的。除了每天必看的这档天气节目,诺温素现在连晚上的电灯都不敢开。

    没有收成,就没有钱。

    当然,给佛祖的供奉必不可少。人家才是管天管地管着自己生死病饿的真神。

    总统元首算个屁!

    诺温素觉得自己足够诚信了。可是为什么佛祖一直听不见自己的祈祷,为什么还是不下雨?

    也许,是因为祈祷的人太多了?有的求财,有的求子,还有的求前途和女人……就像一块很大的蛋糕,各人分走一块,留给自己的寥寥无几,只剩下一点点蛋糕渣。

    香也要花钱。以前供三炷香,现在诺温素只能供上一柱。

    带着说不出的失望与麻木,他从佛龛前站起来,转过身,佝偻着背,朝着外屋走去。

    刚走到小佛堂门口,他下意识地朝着侧面供桌上看了一眼。

    那里摆着一个形状古怪的小雕像。那是一个诺温素从未见过的动物,长着两个左右分叉的脑袋,一个是老虎,一个是蛇。

    诺温素是个虔诚的信徒,从来不会跪拜除了佛祖之外的神灵。

    这个小雕像是自己孙子带回来的。据说,他给一个外来的陌生人指路,对方为了表示感谢,给了孩子几块糖,还有这个看似玩具的东西。

    盯着供桌上的小雕像看了很久,诺温素瑶摇摇满是皱纹的头,发出长长的叹息。

    他没有跪下去,只是弯着腰,双手合十,朝着这个双头雕像行了一礼。

    绝望困苦的人心中信念会随着现实碾碎消失。诺温素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相信佛祖,但他觉得在这种时候多一点选择也是好的。这个双头雕像上毕竟有一条蛇,按照邻国那些华夏人的传统概念,蛇与龙同宗,都是管理雨水的神灵。

    就这样拜上一拜,不算亵渎佛祖。

    当天晚上,诺温素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了那条蛇,还有那头老虎。两只动物居然会说人话,而且还会在天上飞,腾云驾雾。

    它们说的每一个字诺温素都清清楚楚记在脑子里。

    “我们是掌控这一方天地的神灵。若有五十人对本神叩拜,可降小雨。若有两百人对本神叩拜,可降中雨。若有一千人对本神叩拜,可降大雨。”

    早上醒来的时候,诺温素坐在床上,呆了很久。

    以前也做过梦,各种各样的梦。可是从来没有一个梦像昨晚这样真实,这样清楚。

    难道,真的是神灵托梦?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诺温素带着全家老小十一口人,依次在那尊小小的虎蛇双头雕像面前跪了下去。

    这远远达不到“五十人可降小雨”的数量。

    诺温素还是照例在佛祖面前跪拜,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第二天早上,竟然下雨了。

    很小的一阵雨,就像被风从远处刮过来。前后持续了不到五分钟,清凉的湿意很快被太阳驱散,但诺温素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那些雨水全部落在他家的地里,干渴已久的庄稼终于有了一点点水润润喉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