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四三节 神奇的国度

时间:2018-07-28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对比就不知道自己的强大。弗雷斯特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问题:既然华夏女人连卑贱的黑鬼都能主动迎合,那么身为白人,而且还是高贵有身份,拥有加拿大国籍的自己,在她们眼里,肯定会是国王还要值得尊敬的角色。

    事实上也是如此。

    弗雷斯特的留学生身份非常管用,他在这里遇到了太多的女人。很漂亮,就算是以白种人挑剔的审美眼光,她们同样也是不输于金发女郎的上等货色。

    第一次去酒店开房的经历非常美妙,弗雷斯特惊讶的发现那个女人在床上是如此放得开。无论自己提出任何要求她都可以满足。她好像有些畏惧自己,几乎是全程迎奉,就像世界上最听话的女奴。

    是的,我是国王,她是我的奴隶。

    弗雷斯特本以为这是一场金钱与肉体的交易。后来发现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她很体贴,无论做任何事情都用不着自己花钱。那个女人唯一需要的,就是挽着自己的胳膊,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她脸上会流露出高傲的神情,遇到熟人,带着说不出的骄傲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

    唔……男朋友。就是这样。弗雷斯特算是真正理解这三个字的神奇含义。

    从那以后,他有了很多很多的女朋友。

    她们很放得开,而且从不顾忌在公开场合做那种事情。也许是因为刺激,更多的还是想要迎合自己。弗雷斯特就不止一次听不同的女人问过自己:你是不是喜欢我开朗开放一些,不那么守旧,不那么拘束?

    如果不是亲生体验,弗雷斯特根本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换了在母国,这种事情根本轮不到自己。

    留学生之间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

    据说,在华夏,只要不是这个国家的人,都可以得到超国民待遇。

    弗雷斯特想要做最后一次尝试。

    他在旧钱包里塞了几张小面额加元,还塞进去一张自己的照片,然后把钱包随意扔在繁华地段的大街上,信步离开。

    弗雷斯特径直走进距离最近的派出所,声称自己的钱包丢了,需要得到警察的帮助。

    他亲眼看着整个派出所都动了起来。那些身穿制服的人神情紧张,好像是所有事情都停了下来,只为了自己一个人忙碌。一个神情和蔼的中年警察把他带进会议室,那里有散发着香气的茶水,还吹着空调。外面的气温高达三十五摄氏度,一大群人就这样在外面奔波,调取监控录像,以最快速度拨打电话,从一个个可能知道消息的人那里进行询问……不夸张地说,整个派出所工作效率瞬间翻了好几倍。就像一辆又老又旧的破车,突然间注入了火箭燃料,瞬间释放出足以冲破大气层,直飞宇宙的无限精力。

    钱包找到了。装在里面的钞票一张不少。它被擦得很干净,送到弗雷斯特手里的时候一尘不染。弗雷斯特懂得规矩,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说声“谢谢”。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警察要站在派出所外面站成两排,像对待国家元首一样把自己送出去?

    对了,他们还没有忘记与自己合影留念。

    弗雷斯特对此嗤之以鼻:我不是电影明星,也不是国际要人。这样的照片有什么意思?我连你们这些警察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们这辈子大概永远不会再与我发生任何交集……好吧!照片你们自己留着玩,我可不会因为区区一张照片就会对你们多说一个“谢”字。

    因为我是高贵无比的加拿大人。

    那天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弗雷斯特恰好看到一个身穿满是污泥衣服的农民工走进派出所。他对那些警察点头哈腰,一直问“某某警官,我被偷走的电动车找到了吗?那个……我每天上下班都要用啊!”

    回答完全是公式化的,语气冷漠。

    “还没有收到消息。”

    “你再等等。”

    “我们每天那么多事情,总不能专门为了你一个人的电动车就什么也不做吧?现在小偷那么多,抓都抓不过来。你看看我这儿,失窃案件每天都有。一辆电动车也就两千来块钱,要不你先换着骑骑共享单车。克服一下,互相体谅嘛!”

    弗雷斯特忽然想起了自己塞进旧钱包里的那几张小面额钞票。即便是按照历史上最高汇率标准,总价值也只是五十元软妹币。

    他再次确定:这果然是一个神奇的,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国度。

    那天以后,弗雷斯特变了很多。

    无论做任何事,他不再有顾忌。

    因为他发现了更多这个诡异国度给予自己的优待。

    学院里有专门的西餐厅,只对自己这些留学生开放。那里有上好的牛排,最新鲜的水果,奶酪是自己熟悉的家乡味道。还有盘子里的摆花以及餐具,无一不是上乘品质。

    弗雷斯特很清楚这些食物在母国的价格。可是在这里,它们简直廉价得令人想要落泪。很多时候,弗雷斯特都怀疑自己是否生错了地方?也许自己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地方是假加拿大,这里才是真的。

    两个人一间的宿舍很宽敞。弗雷斯特知道华夏学生的居住环境要拥挤得多。他们六个人一间,有些还没有空调。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学院里很多学生对他们支付了昂贵住宿费用的房间感到不满,向院方提出抗议,却被很简单的一句话死死压了下去。

    “你们还想不想毕业,想不想要学位证书?”

    弗雷斯特再一次被震惊了。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母国,学校方面就算能够把抗议的学生压下去,也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因为盯着教育这块的眼睛太多了,校方也绝对不会做出优待外国留学生,把最糟糕,最垃圾东西扔给本国学生“享受”的恶劣行为。

    也许正如很多年前,弗雷斯特在一本书上看到的那句话:从八国联军攻入帝都的时候,很多华夏人的脊梁骨已经被砸弯了。

    呵呵……

    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我的母国。

    梁欣丽很漂亮,比弗雷斯特身边的任何一位“女朋友”都漂亮。

    一对一语言帮助是个非常诡异的制度。弗雷斯特最初的时候完全不能理解。据他所知,身边很多认识的留学生都是通过“一对一语言帮助”找到了“女朋友”。这些像自己一样有着白色皮肤,甚至是肮脏的黑皮猴子,他们像换衣服一样更换着身边的女人……真滑稽,这里不是大学吗?轻轻松松连语言关都没过就放我们进来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主动自愿的把娇滴滴水灵灵的女人送上。

    那时候弗雷斯特就有一种奇怪的明悟:这个国家的学校其实就是女支院,女人对自己露出前面,男人对自己露出后面。这里有世界上最听话的女奴,还有世界上最棒的屁股。

    制订规则的那些官员难道不明白孤男寡女呆在同一个小房间里会有什么后果?都说人靠自觉,但很多东西是不可控的。比如荷尔蒙,比如对金钱与更优越环境的向往。弗雷斯特前前后后换过好几位“一对一语言帮助”的辅导生,他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先是摸手,然后抱过来。要不就是直接抚摸对方的身体敏感部位,如果没被拒绝,就表明自己已经被接受。

    梁欣丽与弗雷斯特之前遇到过的女辅导生不同。那些女孩就算对弗雷斯特的表示出反感,也只会咬住嘴唇保持沉默,最多也就是在肢体动作上表示抗拒。她们属于“要面子”的那种人。就算遭到骚扰侵犯,也只会一个人默默承受,绝对不会对外说出一个字。

    幻想都是通过实际经验累积而成。弗雷斯特最大的理想就是把华夏国文教部长的女儿弄上床。给予了留学生如此优越待遇的人,一定会双手赞成满足自己的要求,还有理想。

    房间里的人更多了。

    走廊上出现了十几个身穿灰色制服的保安身影,他们在安抚学生情绪,要求房间与走廊上围观的学生离开。可是这些做法没有任何效果,学生们纷纷拿出手机转发现场拍摄的视频,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整幢教学楼上下楼层被挤得水泄不通,吵嚷议论的声音迅速形成了语言风暴。

    “不能让那个白皮猪离开,他竟敢欺负我们的同学……打死他!”

    “听说是那个叫做梁欣丽的女生先勾引他,不是那个留学生的错。”

    “我来的时候系里老师已经得到消息,听说副院长也过来了。”

    “都出去,请同学们离开走廊,我是学生处的张老师,让一让……让我过去。”

    外面的人里面发生的事情不明就里,里面的人也无法把更多的消息传递到外面。岑媛媛和刘婧霜很聪明,她们一前一后把梁欣丽挡在中间,再加上谢浩然临走前披在她身上的皮外套,只要散开长发,就能遮住面孔,不被围观者的手机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