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五二节 全面整改

时间:2018-08-01作者:黑天魔神

    ,!

    谢浩然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他冒犯了我。修士自检尊卑有别,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有不同意见可以商量,有问题可以协调。方副院主明明说了本座是雷极门掌门,他还要口不择言大放厥词。这种人,简直是自寻死路。”

    壮实的汉子想要争辩,只是想了想,还是满面颓然地坐下。

    鲍老三看看沉默不语的众人,倔强地仰起头,目光直视着站在台上的方玉鲲:“老方,你就心甘情愿把药神院交到一个外人手里?”

    方玉鲲脸上的神情有些感慨。他长叹了一声:“鲍老三,我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你的意思的我也明白。以前,无论张国威还是顾十方,他们都只是名义上的院主。我和刘蓓,还有范醉只是在总部坐镇,从不过问下面分堂的具体事宜,只要你们每个月按时上交利润分成就行。这样的日子大家都觉得满意,很自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现在……”

    谢浩然看了一眼鲍老三,在旁边毫不客气地接过话题:“现在规矩改了。我先说第一条:从即日起,所有分堂必须将经营利润上交百分之九十。”

    台下再次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百分之九十,这么高的上交比例?”

    “这绝对不行。我们分堂摊子铺得那么大,有那么多人要养,百分之十的收益根本不够,简直入不敷出。”

    “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看还是退出药神院好了。”

    鲍老三也是被卢伟贤的惨状吓到了,他强忍着把谢浩然怒骂一顿的想法,直起脖子高声怒道:“凭什么?”

    谢浩然的冷笑声异常刺耳:“就凭我手上的力量,就凭我是雷极门的门主,就凭我给方副院主他们炼出了塑体再造丹,就凭我在一夜之间扫平了燕京分堂……顺便说一句,平宁镇现在是我的地盘。鲍老三,难道你觉得你比本初老和尚还要厉害?他临死的时候可是对我说了,你的那套“伏魔拳法”没什么了不起,表面上看着厉害,其实根本不是攻击型功法。”

    鲍老三脸色骤然剧变。

    “伏魔拳法”是他的独门功法。这套功法表面上看起来气势惊人,实际威力却很有限。但是用来吓唬吓唬不明就里的人也还不错。他与本初和尚是老友,彼此之间很多秘密都心知肚明。现在被谢浩然当场说破,不由得心里一紧,后面想好的问题也抛之脑后,忘得干干净净。

    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谢浩然把目光收回,他注视着台下议论纷纷的众人,运转功力,声音仿佛洪钟:“规矩肯定是要变的,百分之九十的利润上交率绝对没有商量。另外,你们是否还能继续担任目前的分堂堂主职位,还得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我这个人很公平,有能力的上,没能力的下,你们若是觉得自己境界高,能力强,继续赖在堂主的位置上装模作样,呵呵……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我可是有很多。”

    刘蓓听到这里,有些发急,连忙走过来,低声道:“谢掌门,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对药神院的整改方案应该是……”

    谢浩然抬起右手,挡住了她后面的话:“刘副院长,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我说话算数,即便是现在的调整,也不会脱离我们商量好的范围。”

    他继续看着台下发声:“我从来都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古话说得好,皇帝不差饿兵。现在,我来谈谈给予大家的好处。”

    转过身,冲着贺明明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点点头,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很快,会议室房门从外面推开,几名身穿雷极门制服的青年男女走了进来。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托着一个盘子,盘中放着一个个用红布封口的白瓷小瓶。按照座位顺序,依次走到众人面前发放。

    当第一个白瓷瓶口上塞子被拔开的时候,惊异的声音再次响彻全场。

    “这是煅体丹?”

    “咝……没错,的确是煅体丹,可我从来没有见过品质如此优秀的煅体丹。”

    “通体洁白,浑圆如球,没有任何瑕疵,这才是真正的丹药啊!恐怕龙虎山上的大炼丹师也就这种水平。”

    “炼药炼了这么多年,我今天才算知道什么叫做炼丹,什么叫做炼药。”

    鲍老三也得到了一个白瓷瓶。他拔掉塞子对着瓶中的丹药看了很久,凑近了一个劲用鼻子猛嗅,然后闭上双眼默默感受着浓郁的药力。良久,才睁开眼睛,带着震惊与怀疑问谢浩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把玩着戴在手上的空间戒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鲍老三,这煅体丹你觉得怎么样?”

    鲍老三不明白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点点头:“鲍某生平所见,品质最佳。”

    谢浩然淡淡地说:“鲍老三,每隔十年,你可以得到一枚这样的煅体丹。”

    他随即把视线移到全场:“这条规矩适用于药神院所有人。”

    之前说话的那个壮实汉子再次站起来,试探着问:“所有人?你的意思是……这里所有的堂主?”

    谢浩然发出轻蔑的笑声:“堂堂药神院,若是做到了堂主的位置,每隔十年才分发一枚煅体丹,这种事情传出去恐怕会被人当做笑话说一辈子。本座没那么吝啬,既然拿了药神院院主的位子,就肯定要给我们的人以好处。十年一枚这种品质的煅体丹,从上到下,无论堂主还是普通的侍从,只要身在药神院,这条规矩就不会变。”

    顿时,全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有?我该不是听错了吧?”

    “咱们药神院虽说想要进来不太容易,审查严格,上上下下却也有着几千号人。就算十年分发一枚,积攒下来,那也是个很大的数字。他该不会是空口白话吧?这可是煅体丹,是煅体丹啊!”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那样一来,咱们药神院绝对可以在修真界排名第一。”

    谢浩然抬起手,压制了乱哄哄的议论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十年一枚的规矩只是基础。本座会对药神院进行全面整改,详细方案将在近期公布。我现在只说对最基层人员的福利待遇,还是煅体丹,人员按照具体工作情况分出具体等级。从一级到十级,做得好的上,做不好就下。九级员工,九年得一枚煅体丹。八级员工,八年得一枚煅体丹。以此类推。”

    有人在下面壮着胆子问:“如果干到一级,那是不是每年都能得到一枚?”

    谢浩然笑了:“做到二级员工,自动晋升为堂主。我说了,本座不看你们的修炼境界,只看能力。药神院不养闲人,混吃等死的趁早离开,否则若是接下来全面整改,别怪本座翻脸不认人,直接把某些懒鬼从堂主位子上拉下来。到时候,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

    鲍老三心中一凛,声音大了些:“你以为筑基修士是那么简单,想有就有的吗?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坐镇,药神院早就被其它门派吞得连骨头都没了。”

    谢浩然平静地注视着他:“鲍老三,看来卢伟贤的教训对你好像没什么用。本座看在方副院主的面子上,一再对你容忍,你却一直咄咄逼人。也罢,本座现在问你一句:这药神院的堂主,你到底做不做?”

    鲍老三脸上浮起怒意:“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谢浩然说得很干脆:“如果要做,就跪下来,向我叩头。如果不做,现在就发誓,决不把你今天看到、听到的一切透露出去,然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鲍老三苍老的脸上被气得酥皮颤抖:“你,你敢!”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我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

    鲍老三根本不会被随便几句话吓倒,他大声咆哮:“我跟着老方他们一起打天下,当初……”

    “你还有三秒钟。”

    “药神院是我们这些老人创下来的,你区区一个后辈,根本没有……”

    “还有一秒。”

    “黄口小儿,你以为……”

    一道黑色人影从台上猛冲过去,鲍老三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动作。他感觉胸口被一股巨大力量砸中,就像古代兵器床弩近距离发射的超大号弩箭,笔直钻进身体,穿透心脏。

    满面冰冷的贺嵘站在面前,他的右拳深深透入鲍老三体内,深度极其骇然,整条前臂浸没,只有手肘露在外面。在鲍老三后背位置,沾满血肉的拳头钻出来。贺嵘松开紧攥的拳,被染红的手指在空中伸展着。他盯着眼前那张难以置信,充满痛苦,在颤抖中逐渐失去生命力的苍老面孔,抬起左手,抓住对方肩膀,右臂猛然回抽,就这样看着满面绝望的鲍老三失去控制,像一截沉重的木头,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谢浩然冰冷的声音响彻全场:“既不愿意留下,又不愿意发誓,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