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五四节 违约者

时间:2018-08-03作者:黑天魔神

    <>廖秋很是烦躁地在房间走来走去。他不断揪着脏兮兮的头发,像神经质精神病人那样喃喃自语着。

    “功法……功法……见鬼,为什么你一定要回学校?换个地方不行吗?”

    谢浩然一本正经的回答:“换个地方当然可以,只要是学校就行,我可没有限定必须是燕京大学。”

    听到最后一句话,廖秋愣住了。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烦闷的神情从他脸上一扫而空。廖秋回到椅子上坐下,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谢浩然:“我觉得做出最后决定之前,还是问问你比较好。你确定,真要回去?”

    谢浩然没有丝毫犹豫,他点点头:“是的。”

    “这事儿等我回来就给你办。”廖秋一口答应下来:“那你现在准备一下吧,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

    说完,他撑住椅子扶手,打算站起来离开。

    他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谢浩然抬手按住廖秋的胳膊:“这次任务没..什么难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跟你去了。”

    廖秋看了他一眼:“你是说,让别人顶替你的位置?”

    “不是我自夸,现在的雷极门高手如云,这种小事,还轮不到我这个掌门出手。”谢浩然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

    廖秋想了想,点点头:“也好。你毕竟是我重点培养的对象,如果因为这次任务被对方记住身份和相貌等信息,以后想要其它事务就很困难。你要不说我真的差点儿忘了,你可是掌管着整整一个门派,现在又把药神院的掌权者……啧啧啧啧,小谢,你的那位女朋友挺漂亮的,还有贺明明……让我怎么说你呢?真正是人生赢家啊!”

    嬉皮笑脸的廖秋对谢浩然有着相当巨大的杀伤力。他无奈地笑笑,结束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今天晚上出发?什么时间?集合位置?”

    “八点钟,具体地点等我的电话,稍晚点儿再告诉你。”

    ……

    送着廖秋进了电梯,看着感应门关闭,再看看电梯顶端朝着地面一层顺序缩减的数字,平静的微笑在谢浩然脸上浮现。他转过身,朝着楼下的行政办公室走去。

    之前在机场候机,就接到王倚丹的电话,约了晚上一起吃饭。偏偏廖秋是那种遇到事情必须第一时间解决的人。现在问题解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按照惯例,王倚丹这个时候应该在行政办公室批阅文件。

    下了楼梯,走近那扇浅咖啡色,用玻璃与合金材料制成,富有现代气息的门,透过虚掩的门缝,传来两个正在激烈争吵的声音。

    其中一个是王倚丹。

    带着疑惑,谢浩然推门走了进去,看到条形长桌对面坐着两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子。

    一个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样子,黑色紧身裤估计是加绒款式,茶色热裤搭配过膝长靴是这个季节女人们最喜欢的服装。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羊绒罩衫,蓬松的头发末端卷曲,长相甜美,透出一股少女特有的可爱。

    坐在她旁边的女人年龄大了不少。三十岁,也许超过四十也不一定。化妆术的神奇在于能够掩盖真实年龄。你觉得被抱在怀里当做宝贝的女友最多二十岁,但只要洗个澡,你会立刻发现她其实可以做你的外婆。

    另外一个争吵的声音就是这个女人发出。大红色的加厚版西装套裙裹住了身子,腰身明显发胖,圆圆的脸上很白,长而卷曲的假睫毛的确让她产生了几分姿色,却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坐在对面的王倚丹。

    三个女人视线不约而同集中到了走进房间的谢浩然身上。眉头紧蹙的王倚丹脸色微微松缓下来,看得出她在控制着情绪,站起来,扬起手:“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青灵集团的谢董事长。”

    穿白色羊绒衫的年轻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红裙中年妇女,对方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动,白衫少女只好回过头,对谢浩然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算是打过招呼。

    谢浩然没理她,直接在王倚丹旁边的空椅子上坐下,问:“怎么回事,我在外面听见这里在吵架?”

    王倚丹很是疲惫地苦笑着,先是递过来一份文件,然后抬手虚点了一下坐在斜对面的白衣少女:“这位是我们集团聘请的广告代言人,吕静蓉,吕小姐。还有这位,是她的经纪人谭燕。”

    谢浩然随口“唔”了一声,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王倚丹在旁边低声对一些项目条款做着解释。

    “灵玉橘”的广告宣传方案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王倚丹选中了吕静蓉作为商品代言人。

    南方卫视一直做着《我们爱唱歌》这个全国性的节目,在业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通过这个平台,原本默默无闻的吕静蓉以第四名之姿登上了领奖台,在一夜之间,她的名字传遍了全华夏的大街小巷。

    请注意,是“传遍”,而不是“红遍”。

    明星很多,可是像吕静蓉这么合适“灵玉橘”的代言人很少。她年轻,青春活泼,多年训练打下了坚实的唱功基础,再加上甜美的少女形象,恰好吻合青灵集团专门为灵玉橘定制的“生命活力”广告主题。

    青灵集团不缺钱,王倚丹也不会在明星代言方面克扣缩减。但有钱并不意味着毫无规则把钞票往水里扔。集团广告部做了详细的市场调查,为吕静蓉定出了“七百万”这个合乎她名气与身份的价位。

    第一次接触的气氛很融洽,双方都对这份合同表示满意。当时出面谈判的人就是谭燕,她是吕静蓉的经纪人,签约过后,她一再对青灵集团表示感谢,声称“这将是一次很好的合作,谢谢青灵集团能给蓉蓉这个机会。”

    中央空调开得很大,王倚丹穿着薄薄的丝质衬衫也不觉得冷。她双臂横抱在胸前,具有修身效果的浅紫色窄口长裙将双腿拢在一起,无论姿色还是气质,彻底压倒坐在对面的谭燕。看着已经把文件翻到最后一页的谢浩然,王倚丹发出极其不满的冰冷声音。

    “合同签订当天我们就把三百万首款打了过去。按照正常程序,下个星期一,也就是后天,吕小姐将开始相关的广告录制工作。可是现在她们反悔了,说是七百万代言费太少。”

    谢浩然看着文件末页上用黑色碳素笔签下龙飞凤舞的“吕静蓉”三个字,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女人,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淡淡地问:“说吧,你们想要多少?”

    “两千万,税款由你方全额支付。”谭燕说话的速度很快,这种场合本来就是由经纪人出面负责。

    谢浩然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差不多高出原来两倍的价钱。谭小姐,能说说你的理由吗?”

    “当然可以!”

    谭燕侃侃而谈:“七百万是之前商议的价格,但是在上个星期,蓉蓉接到了四家电影公司的邀请函。我们现在……”

    “等等!”

    谢浩然捏了个响指,毫不客气打断了谭燕的话:“四家电影公司?你的意思是,吕小姐要参演电影?”

    谭燕与吕静蓉脸上不约而同露出骄傲的神情。谭燕仿佛胜利者那样笑着说:“栾晋源导演的名字,想必谢董事长一定听说过。”

    谢浩然点点头:“是的,报纸和网络上最近都在风传栾晋源的新作《血色玫瑰》正在进行角色海选。怎么,吕小姐也入围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吕静蓉终于发出了声音。她矜持地笑着,从皮肤低下透出毫不掩饰的傲慢:“不是入围,栾导已经在剧里给我定了角色,女二号。”

    谢浩然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们才觉得之前签订的广告代言费少了,想要追加到两千万?”

    “是税后的两千万。”谭燕再次重申着话题关键:“以蓉蓉现在的身价,不要说是两千万,就算是三千万、四千万,甚至更高,也有商家争着请她代言。谢董事长,王总经理,我们之所以提出两千万的价格,而不是更高,完全是看在之前谈判的基础上才这么做。我觉得你们很有诚意,灵玉橘这款商品也符合蓉蓉的整体形象。广告代言是一个长期行为,蓉蓉以后也有着极其广阔的发展空间。她有潜力,也有能力。两千万的代言费对你们来说不算吃亏。”

    王倚丹在旁边实在听不下去,不由得叫起来:“你简直是……”

    谢浩然抬手把她后面的话压了下去,面对神情自若的谭燕,他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照你的意思,我们非但不应该追究你们的违约责任,反而还要为这两千万临时价码的广告费感谢你了?”

    谭燕的笑容同样冷静:“这是很正常的商业行为。好东西人人都想要,明星代言费也是如此。既然蓉蓉值这个价,为什么我们不能按照正常的市场规律进行变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