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五八节 规则

时间:2018-08-05作者:黑天魔神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浑浑噩噩的吕静蓉转过头,发出呆滞木然的声音:“对付我……为什么?”

    “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谭燕恶狠狠地嚷道:“那么多家电影公司都发来邀请函,等我们到了沪州,却一个个都推三阻四说不想签你。栾景源在圈子的名气很大,他可不是那种没有把握就随随便便就分配角色的人。之前我在派出所的时候,就打电话问过圈里的朋友,内幕消息,栾导的确是看上了你,也决定让你担任《血色浪漫》这部电影的女二号。可是现在都变了,一切都变了。”

    吕静蓉不是傻瓜,她脸上僵硬的表情终于随着谭燕最后这句话变得活泛起来。她慢慢仰起头,眼角在抽搐,声音在发抖:“谭姐……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故意整我?”

    “这是唯一的解释!”

    谭燕脸上的肌肉扭曲到极其可怕的程度,她死死攥着电话,仿佛要把那台通话机械狠狠拧出水来:“等我再打电话问问,让我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老娘要把他生吞活剥,砸碎他的骨头!”

    等待的时间很是煎熬。吕静蓉也没有闲着,两个女人就这样呆在房间里,用各自的手机拨打电话簿上认识的人。

    几个小时过去了,时间已是第二天凌晨。

    从叫嚣愤怒到恐惧的变化过程很是微妙。谭燕的声音逐渐变小,吕静蓉重新开始了抽泣。探明真相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谭燕的猜测没有错,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信息让她们听了感到不寒而栗。

    一个能量很大的“圈里人”在电话里这样说:“谭燕,吕静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我劝你们别再想什么女二号了,栾导亲自下令换人,《血色浪漫》这部片子你们进不去。”

    南方卫视的一位副台长这样说:“擂台赛的规则是临时变更,台里专门为此召开了会议。按照台长的意思,《我们爱唱歌》这档节目应该换掉,所有参赛者不再进行下一阶段的参演活动。但是考虑到节目赞助方和广告商,这才更改计划,留下前三名,从第四名开始,只要单号获奖选手。小谭啊!不是我说你,你是吕静蓉的经纪人,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你应该比她更清楚。耍大牌的脾气要不得,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刚做出一点成绩,马上就把鼻孔朝天看不起人……唉!我也是看在你的面份上才说这么多。你想想,要不是吕静蓉惹怒了别人,台里会专门针对她?第四名,双号……你帮我转告吕静蓉,让她好自为之。”

    谁也没有睡意,直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

    两个女人呆坐在房间里面面相觑,两双眼睛熬得通红。

    良久,谭燕才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

    吕静蓉过了很久才疑惑地问:“回去?去哪儿?”

    “回燕京。我有种感觉,所有事情都是青灵集团那个谢董事长搞出来的。我们得回去找他。”

    ……

    青灵集团的健身房占据了整个大厦十一层。

    走下跑步机的谢浩然浑身是汗,明黄色的运动衫紧绷着结实的胸肌,黑色短发整整齐齐梳向后面,凸显出下面那张宽阔分明的古铜色面孔。他呼吸节奏均匀,从王倚丹手里接过湿毛巾,擦抹着脸上的汗。高强度体能训练燃烧着他体内的多余脂肪,整个人充满了健美力量,看起来就像是运动杂志的封面模特。

    吕静蓉与谭燕站在隔离栏外,透过大面积的玻璃墙,看着谢浩然在王倚丹陪同下走出房门,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仿佛重达万吨的巨锤,把谭燕脑子里那点想要兴师问罪的念头彻底碾碎。

    “吕静蓉,你什么时候支付违约金?”声音无限冰冷。

    谭燕越过吕静蓉,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高昂着胸脯站在谢浩然面前,怒视着他,高声质问:“就是你让人找了栾景源导演,弄掉了蓉蓉在《血色浪漫》里的女二号角色?”

    谢浩然平静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居然还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我已经把律师信发到你的经纪公司,等开庭通知吧!”

    谭燕怒不可遏地连声咆哮:“不就是两千多万违约金而已,你至于下这种毒手吗?蓉蓉只是一个刚出道的小女孩,你这样做,会毁了她一辈子。”

    谢浩然用森冷的声音回应:“照你的意思,随便违约反过来还是你们占理?姓谭的,别以为你在娱乐圈里认识几个人,名下的经纪公司颇有几分财力,做起事来就能肆无忌惮。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公司所在的那幢楼已经被我买下来。另外,南方卫视不会再与你合作。还有两家文化传播公司与你的合同也被我买断。呵呵……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谭燕脸色骤变:“这不可能!如果发生这种事,他们会提前通知我。”

    王倚丹双手横抱在胸前,轻笑道:“是我要求他们暂时对你封锁消息。谭燕,你已经没有时间和机会回去改变什么。顺便说一句:吕小姐与我们青灵集团签署的广告代言合同是由你一手负责。按照法律上的连带关系,你和吕小姐都会成为我们的违约金共同支付人。”

    这消息对谭燕来说如同五雷轰顶。

    她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证实这种事情要不了多久。很快,谭燕握住手机的那只手从耳边缓缓滑落,整个人僵硬地站在那里,面无血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浩然发出冷冷的声音:“你以为只要把吕静蓉抓在手里就能成为摇钱树?你以为签订的合同拒不执行我就拿你没办法?我真不明白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放在面前的七百万不要,偏要自抬身价目中无人。实话告诉你,南方卫视那边是我给他们打了招呼,就算拼着不做《我们爱唱歌》这档节目,我也要吕静蓉从此以后永远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不就是嗓音甜美,外形可爱,能唱几首歌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在舞台上被导师随便夸奖几句,就能真的红遍大江南北?”

    谭燕觉得双腿软得快要支撑不住身体,她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哭腔:“……你……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恐惧感。年纪轻轻的谢浩然根本不是想象能够随意拿捏的“富二代”。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而且掌握着天文数字般的巨额财富。

    这就是传说中的“用钞票把人活活砸死。”

    谢浩然冷漠地看着她:“还好我多少有那么一点实力。换了是新开店门的小公司,你恐怕根本不会赔偿违约金,还会寻找各种关系,让之前签下的合同作废。说到“赶尽杀绝”……你才真正符合这四个字。”

    谭燕倍感绝望:“……我……我没那么多钱。”

    王倚丹在旁边插进话来:“你名下有五套房产,按照经纪公司规定的责任划分比例,足够了。”

    谭燕觉得身体一下子被掏空的感觉异常清晰:“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现在这个社会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秘密,尤其是针对个人而言。”谢浩然舒展了一下胳膊:“我劝你最好尽快支付你那部分的违约金。如果等到法院判决下来,强制执行,原本可以卖到五百万的房子,你最多只能拿到两百万。”

    他继续发出冰冷的声音:“还有,别想着跑。你逃不掉的。我可以让栾景源改变主意,也能让南方卫视改变节目规则,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能量有多大。我当然会服从规矩,前提是对方和我一样,共同遵循游戏规则。谭小姐,你已经破坏了一次规矩,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拒绝付钱,然后逃跑……我会把你送到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比如非洲的那些战乱小国。我相信,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你会很受当地男性居民的欢迎。”

    谭燕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不……你不能这样做!”

    谢浩然没兴趣搭理这个陷入疯狂边缘的女人。他吩咐王倚丹:“叫保安把她撵出去。还有,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让律师催催法院那边,尽快审理我们的案子。”

    等到周围安静下来,健身房里只剩下谢浩然和吕静蓉两个人。

    她的眼睛里全是恐惧:“求求你,我……我没那么多钱。”

    “我知道。”

    谢浩然的声音一如既往冰冷,毫无怜悯:“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没人可以例外。”

    吕静蓉听懂了这句话里的意思,她觉得心脏被更大的恐惧魔爪死死攥住,结结巴巴地问:“……你要我做什么?”

    谢浩然语速平常:“我的公司需要一个广告代言人,这是你之前承诺过的。现在,这是你的工作。”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