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百九八节 吃了你的药,我肚子疼

时间:2018-08-07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笑意冰冷:“怎么,你觉得我在骗你?”

    孙宗延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冰冷中颤抖。他不是第一次被欺骗。是的,欺骗!现在就是被欺骗!这感觉是如此清晰,就像一把刀子在大脑里狠狠划来划去。他忘记了思考,也忘记了这里不是药神院的地盘,而是南宫世家的“大方山”。手腕被折断的常英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如此醒目的警示标识也被来自潜意识的愤怒之火烧成灰烬。他觉得自己是好人,至少应该归属于“好人”这一类别。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自己巧言令色信口雌黄叫嚣着“不是所有锻体丹都是真的”之类的话,统统被抛之脑后,一个字也记不得。

    “我的通体散不可能有问题!”孙宗延瞪着发红的双眼,几乎是一字一句低吼道:“好好看看你手上的瓷盘,上面有药神院的标志。这通体散是真的!是真的!”

    谢浩然嘴角挑了起来,放荡不羁的意味就这样弥漫开来。他紧挨着孙宗延的身体,对方退一步,他就进一步,如影随形,保持着伸手就能将其抓住的距离。笑容充满说不出的恶意。

    “我肚子疼!”

    他还是那句一成不变的话。找个借口就是如此简单,根本不需要什么逻辑,也用不着表面上的伪装。

    孙宗延猛然醒悟过来。他用力闭上眼,运动面部肌肉挤压着眼球,使劲儿甩了甩头,仿佛这样做可以把各种乱七八糟的混乱思维彻底清除。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脸上一片明悟,后退半步站稳身形,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右手指着谢浩然,神色冷了下来:“你……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谢浩然满面冷笑注视着他。

    周围的人也看出了问题所在。各种纷乱的言辞消失,整个拍卖场变得平静。

    丰树理双手插在裤兜里,嘴上叼着一支尚未点燃的香烟。他侧着身子站在拍卖台前,看着正面对峙的谢浩然与孙宗延,目光有些复杂。

    平心而论,丰树理对谢浩然的感觉很不错。尤其是之前白白给了一颗锻体丹,完全是意外之喜。豪爽大方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很好的人缘。何况锻体丹还不是简单的财物,更不是男人烧烤摊上偶遇,一箱啤酒,几十根烤串,互相争抢着付账的微末好处。

    谢浩然与常英成的争执,丰树理想都不想就会出手相助。理由很简单:常英成老了,常家也没有实力更强的修士,何况常英成做事本来就不占理。这种人情不做白不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想到这里,丰树理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斜对面的甄勤琴。身穿淡色长裙的老妇神情肃然,同样也在关注着谢浩然与孙宗延。她表现得很内敛,老人特有的稳重在她身上一览无遗。

    人心隔肚皮,光看脸面无法知晓真实内心。丰树理有种感觉————甄勤琴此时此刻的想法,应该与自己一模一样。如果进一步扩展到动作行为,可能同样是没有区别。

    冲动的人都死得很快。常英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他不是那么急躁,不是被谢浩然白送出来的那颗锻体丹激红了眼,恐怕也不会当场作出那种过激行为。

    打不赢对手,自己却被重伤。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丰树理右手在裤兜里抓了抓,摸到打火机,本想拿出来点燃香烟,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叼着烟卷有种放荡不羁的样子,完美掩饰住他此刻的忐忑心情。

    妈的,必须被强迫着站队了!

    丰树理表面一片平静,内心却在咒骂着谢浩然与孙宗延。他与这两个人没有仇,但无论如何,丰树理都不愿意看到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原因很简单,即便是自己身后的家族,也不敢招惹药神院。那是个极其可怕的庞然大物。在炼丹术无比衰落的现在,修士们只能从古书里寻找“丹药”的概念。龙虎山武当派这些名门大派对外出售丹药,品质却很成问题。相比之下,以通体散之类非丹药散剂出名的药神院,反而要更接地气,在修士当中拥有相当数量的支持者。

    这其实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如果有效果更好的锻体丹,鬼才愿意选择通体散。

    至于名门大派出售的丹药……丰树理不知道其他修士是怎么想的,反正丰家老祖在家族内部有过训诫: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花钱购买名门大派炼制的丹药。

    颜色发黄、体积大小不规则,甚至不是标准的圆形颗粒,气味刺鼻,根本不是古书上说的“药香”,反倒像是中药烧糊后临时添加大量冷水,各种杂质混合在一起的古怪气味。

    根本用不着做比较,如果一定要在“丹药”这个问题上做选择题,丰树理会毫不犹豫选择谢浩然。

    孙宗延至少说对了一句话:药神院实力强大。若是想要与他们为敌,先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但谢浩然又是好惹的吗?

    看看躺在地上半死不活,哀嚎声自始至终就没有断过的常英成,就知道这家伙心狠手辣,实力高强。

    软弱善良的人固然可以收获来自别人的好感,也就是所谓的“颇有人缘”。可事实上,别人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客套只是在互相之间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才会产生。若是因为某种产生纠纷,弱者是首先被欺凌,从利益圈子里被扔出的那种人。

    丰树理敢用自己的脑袋打赌:如果谢浩然真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一团和气,他就绝不可能坐上“雷极门掌门”的位子。

    丰树理听说过雷极门,也知道雷极门是贺家名下的产业。他并不认为谢浩然会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因为这种手段太拙劣了,在修士当中假冒某个门派的宗主首领,家主掌门,就跟某人自称是国家领导人,国务院元首,部长中的战斗机一样滑稽可笑。

    既然他没有撒谎,就意味着谢浩然背后站着整个雷极门。就算他们人少,三、五十个总有的吧?谁敢保证其中不会有那么一、两个修为境界达到筑基的高手?也许还会更多,三五个、七八个、十几个……这绝不是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事实摆在眼前,谢浩然他既然可以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锻体丹,甚至还能免费无偿送出几颗,这就意味着他肯定还有更多的同类型丹药。

    这种事情想想就让人觉得心脏狂跳啊!他是像名门大派那样拥有灵药圃?还是手下有技艺高超的炼丹师效力?丹药对修士的帮助与增强效果不言而喻。身为门主,还把丹药拿出来卖,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雷极门的锻体丹供应量非常充足,已经奢侈到了“连吃都吃不完”的地步?

    必须承认丰树理很聪明,真正是从一个着眼点就能看到全局。只是如此大胆的推测就连丰树理自己也不敢相信。刚刚冒出来的推断结论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几乎没有留下痕迹就已经消失。因为这在他看来实在太荒谬了。如果雷极门真的如此强大,为什么之前从未很少听到过这个名字?雷极门也不属于名门大派之列?

    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谢浩然很强。虽然无法看穿他的修为境界,却大体上可以猜测出来。绝对比常英成常老爷子高,否则也不可能刚一照面就折断对方手腕。

    他究竟是筑基后期?

    还是金丹初期?

    何况,还要再加上一个雷极门。

    丰树理迈开脚,仿佛对拍卖场里的争斗漠不关心。放荡不羁甚至带有一丝痞意的笑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叼在嘴里的香烟从左边挪到右边,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讨厌。他一直走到谢浩然的身侧才停下来,选择了一个非常巧妙的位置,刚好能让他看见,又不会让他产生“这家伙是我敌人”的想法。

    他已经选择了站队方向。

    这种事情既然做了就不能改变。

    甄勤琴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她站在另外一侧。从空中俯瞰,正好与丰树理并排横在一起。

    这是一个聪明的老妇人。

    谢浩然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孙宗延:“胡说八道?老子吃了你卖的通体散肚子疼,你竟然说我是在胡说八道?”

    能够成为修士的人,胆略与性格都很出挑。孙宗延怒视着谢浩然:“你到底想怎么样?”

    谢浩然脸上神情随着这句问话渐渐转入平静。他仰起头,冷傲与嚣张是此刻他身上的最明显特征。话音里有着说不出的古怪,甚至让人听了觉得啼笑皆非。

    “姓孙的,你卖假药让我吃出了问题,我的身体受到伤害。难道你觉得这种事情随便说说就能过了?你就没觉得应该对我进行补偿吗?别忘了,我是买你药的顾客,你是通体散的卖家。你的诚信与良知哪里去了?你就是这样用假冒伪劣商品坑害消费者?”

    “我现在肚子很疼,疼的要命!”

    </br>

    </br>

    :书友们,我是黑天魔神,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