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六一节 阻拦

时间:2018-08-07作者:黑天魔神

    <>谢浩然微微皱起眉头,缓缓后退了半步:“你是谁?”

    “我叫谢淑彤,是你的堂姐。”她说话的速度很快,还把姓高的中年男子带了进去:“警卫打电话进来的时候我也在,爷爷让高叔叔出来接你,我就偷偷跟了过来。”

    谢淑彤的话很多,她对谢浩然超过一米九的个头感到惊讶:“你好高啊!比我在健身房里认识的那些教练还高。”

    “听说你住在滇南省昭明市,怎么一直没给家里打电话?”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全聚德的鸭子没什么意思,我带你到一家新开的餐厅去,那里的菜式很多,味道也好。”

    她属于那种很活泼,对人自来熟的性格。

    谢浩然默默看了谢淑彤几秒钟,淡淡地发出声音:“让我过去,我找里面的人有事。”

    谢建国在泽州对外婆一家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

    本以为是父亲老战友的顾钊,却是爷爷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监视者。

    换了是谁遇到这些事情都高兴不起来,会本能产生出提防与戒备心理。谢浩然没见过二伯谢卫国,也从未与谢淑彤这个堂姐打过交道。他们也许是好人,与谢建国父子不同。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姓谢……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谢浩然把眼前这个热情的少女列入“敌人”名单。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我的朋友。

    ..r 何况我这次来谢家,也有迫不得已,无比愤怒的原因。

    看着谢浩然冷漠僵硬的面孔,谢淑彤脸上的微笑逐渐消失。她默默地侧开身子,让出足够的通行空间。谢浩然就这样从她面前大步走过,留下一阵冷风。

    谢淑彤听过一些这位堂弟的事情。那与故去的三叔谢振国有关。据说,当年奶奶对三叔的婚事很不满意,横挑鼻子竖挑眼,三叔被逼无奈只能离开燕京,他的新婚妻子在生下谢浩然后,也死于产后感染。

    对于谢浩然冷漠的态度,谢淑彤并不在意。恰恰相反,她觉得这是太多悲伤与父母双亡所导致。

    他毕竟是我的堂弟,是我的家人。

    ……

    人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性格理念。

    走出植被密集的绿化区域,一幢三层小楼出现在眼前。有两个与高秘书穿着同样颜色、款式服装的男人在外面走动着,大概是在巡视。他们与高秘书之间远远点了下头,交换着眼色,目光也不约而同集中在谢浩然身上。

    二十米外就是小楼入口,大门敞开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

    他穿着一条军制迷彩长裤,脚下的军靴也是制式。只有六摄氏度的室外低温对他毫无影响,估计是刚做完锻炼,他上身穿着一件军绿色紧身汗衫,衣料下面高凸起两大块发达的胸肌。抬起胳膊的时候,可以看到腋窝下面全是浓密黑毛。脸上轮廓线条坚硬,剃得极短的平头极其力量感,给人以很强的视觉冲击。

    他没有谢浩然那么高,却分开双脚,毫不犹豫挡住他的去路。扬起嚣张的头颅,用凶狠的目光死死盯住他的面孔:“你就是谢浩然?”

    站在旁边的高秘书连忙插进话来:“小宏,老爷子等着要见小然,你不要耽误时间。”

    说着,他伸手去拉谢浩然的胳膊,想要带着他从侧面绕开。

    见状,那人抬手用力把高秘书的胳膊打了下去,侧过脸,冲着他发出低沉森冷的声音:“老高,这是我们谢家的家事。你别管,趁早走开,别自找麻烦。”

    高秘书有些两难,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想,对谢浩然抱歉且急促地说了一句“你先等等,我去去就来”。说完,他急忙绕过那位挡路的年轻男子,快步朝着小楼跑去。

    谢浩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冷漠的双眼锁定面前男子,问:“你是谁?”

    “我叫谢宏。”

    身穿军装,剃着平头的男子狞笑道:“我爸是谢定东。”

    谢浩然慢慢眯起了眼睛。

    谢建国有三个儿子。长子谢振东已经在泽州被自己打成了残废。次子谢定东据说也是执掌一省的封疆大吏。最小的儿子谢阳东年轻一些,也在体制内工作。

    谢宏舒展着胳膊,双手慢慢互握着。他一下一下用力压着手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整个人释放出凌厉强悍的凶意:“小杂种,你在泽州很嚣张啊!要不是爷爷一直封闭你的消息,我还不知道你就在燕京。今天你来得正好,我要为大伯讨个公道,废你一条腿!”

    听到这句话,谢浩然忽然笑了。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神情:“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

    谢宏已经扬起右拳,傲然地发出低吼:“穷叫花子打着“走亲戚”的名义上门打秋风,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你说错了。其实……我是来找你父亲的。”

    笑容从谢浩然脸上突然消失,他的瞬间完成了从冷漠羔羊到凶狠饿兽的转化:“他不让我的商场开张,我来要他的命!”

    谢宏的拳头已经挥出。他清清楚楚看见站在对面的谢浩然没有闪避,却挥拳正面迎上自己的拳头。皮肤碰撞的时候,谢宏感觉自己整条右臂瞬间变得麻木。一股巨大的力量就这样毫无阻挡碾压过来,整个右手被当场打碎。就像一个瓷器花瓶被石头砸中,“哐啷”一声化为无数的碎片。

    断开的手指在空中飞舞,伤口喷溅出大片鲜血。巨大的反作用力推动着谢宏身体不由自主连连后退。凶悍的杀意在他的眼睛里如潮水般退去,然后被前所未有的震惊与恐惧彻底取代。

    谢宏不是常人眼中毫无用处的官二代。他从幼年时代就被送入军营接受训练。能够进入特种部队,一方面靠得是家族帮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己努力,刻苦训练。虽然年轻,可是以谢宏的身手,在队里可以做到一挑三。他是大队领导眼中的“好苗子”,正打算选送参加下一届全军比武大赛。

    连军中高手都打不过我,对付区区一个谢浩然,还不是手到擒来?

    谢振东与谢定东是亲兄弟,谢宏与这位大伯的关系很不错。小时候得过很多礼物,每年的压岁钱也不会少。谢宏性子直爽,听到谢振东被打成残废,当时就怒不可遏想要找到谢浩然报仇。只是苦于爷爷封锁消息……很幸运,根本没有想到谢浩然今天会主动送上门来。谢宏打定了注意:废他一条腿,再把这个从未谋面的堂弟一脚踢出去。

    看着在空中飞扬的那一根根断指,谢宏觉得脑子里一片麻木。

    我的手就这么断了?

    我……以后该怎么办?

    麻木伤口很快变得无比疼痛。不等谢宏后退的身体落地,谢浩然一个箭步扑过去,左手抓住他的肩膀,右手扣死他的左臂,带着脸上毫不掩饰的狰狞,灵力威能猛然爆发,将谢宏整条胳膊硬生生从肩膀上扯下。带着鲜血淋漓的断裂肌肉,破碎不堪的韧带,骨头关节被反向绞断。谢宏被突如其来惨痛刺激着瞪大双眼,看着状如魔神般的谢浩然高高扬起自己的断臂,像垃圾一样朝着身后抛去……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快要死了,就站在通往地狱的边缘。什么信念、勇气、男人的尊严、家族的光荣统统都被抛之脑后。张开嘴,发出“哇”的一声惨叫。

    怪不得他会把大伯活活地打成残废。

    这是谢宏陷入昏迷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站在远处那两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守卫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们被突如其来的剧变搅扰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直到谢浩然把毫无知觉的谢宏扔在地上,抬起脚,对准他的左腿上部狠狠踩踏下去的一刹那,才恍如梦醒,不约而同朝着事发地点跑去,嘴里不顾一切高喊着“住手”。

    这一脚,谢浩然用上了大威德金刚之力。他要让谢宏永远坐在轮椅上,一辈子站不起来。

    不管你姓什么,与我有着什么样的血缘关系,总之你是你,我是我。连状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像疯狗一样冲着我狂吠乱叫,哪有不狠狠收拾你一顿的道理?

    我可以不杀你,可以留你一条性命。但是你得明白普通人冲撞修士的严重后果。

    何况,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这次来,就是找你父亲谢卫东的麻烦。

    树林里冲出几名荷枪实弹的卫兵,乌黑的枪口纷纷瞄准身上染血的谢浩然。为首者是一名队长,他透过瞄准镜把谢浩然牢牢锁定,发出连声怒吼:“站在那里不准动,再往前一步,我要开枪了。”

    在这个院子里,外来者的信息会在第一时间传递给分守在各处的警卫。他们知道这个几乎把谢宏活活打死的年轻人是谢老的孙子。如果换了是别人,根本不会有什么警告,早就被密集弹雨当场打成马蜂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