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六二节 奶奶

时间:2018-08-07作者:黑天魔神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高秘书从小楼里跑出来,后面跟着一大群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看到被谢浩然踩在脚下,生死不明的谢宏,纷纷发出带有恐惧和愤怒的喊叫声。

    “小宏,你怎么了?”

    “王队长,你们为什么不开枪?”

    “开什么枪?你疯了吗?那是小然,是三叔的儿子!”

    乱哄哄的声音让人听了就觉得心烦意乱。高秘书站在那里束手无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而且事态发展远远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他想不通,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是离开了不到半分钟时间,谢宏就差点儿被谢浩然活活撕成碎片……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究竟从哪儿得到的这种力量?简直强得可怕!

    谢浩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抬起手,翘起食指,轻轻抹掉粘在下巴上的一点血。

    一个长着“国字脸”的中年人叫过高秘书,两个人低头说了几句,高秘书从那人旁边离开,快步走到手持突击步枪的卫兵队长面前,凑近对方,急促地下达命令。卫兵队长缓缓点头,又气又怒的警惕目光丝毫没有从谢浩然身上移开过。就这样注视了他足足三秒钟,卫兵队长终于把枪口放低,带着极其复杂的神情,发布命令,带着所有武装人员离开现场。

    谢浩然看到二楼侧面的窗户里站着一位老人。他正居高临下,透过玻璃注视着自己。

    那位中年人抬脚朝着自己走来。他脸上肌肉紧绷,带着强烈的怒意。看得出来他正努力控制着情绪,却在距离五米左右的位置被谢浩然冷冷喊住:“就站在那儿,不要过来。”

    中年人脸上全是惊愕,他显然从未被这个年龄段的人如此无礼对待。更加强烈的愤怒在身体里腾起,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谢宏,强忍着怒火,说:“小然,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小宏……他可是你的堂兄啊!”

    谢浩然抬起下巴,冷冷注视着对方:“你是谁?”

    “我叫谢卫国,是你的二伯。”他的关注重点是谢宏:“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说。你先把小宏放了,否则他会死的。”

    谢浩然回答的很平静:“他想杀了我。”

    谢卫国脸上全是惊愕:“你说什么?”

    “他想杀了我。”谢浩然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他口口声声说是要给谢振东报仇,他觉得我不是他的对手。高秘书刚走,他就对我挥拳。我没兴趣分辨解释。堂堂联合作战部首长居住的地方,总不可能连监控摄像头都没有吧?你可以调取监控录像看看,就知道我没有撒谎。”

    谢卫国显然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他不禁皱起眉头,牙齿咬得很紧,凝神注视着谢浩然,锐利的目光在他与昏迷不醒的谢宏身上扫来扫去,僵持片刻,他发出严肃的声音。

    “小然,我就问你一句话:今天你突然回来,到底想干什么?”

    谢浩然平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二伯,这是我第一次叫你。我不希望是最后一次。”

    他抬起脚,从谢宏身上让开,后退了两步,说话语调没有任何变化:“我父亲在遗书上提到过你,说是你们兄弟俩感情很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这次放过谢宏。”

    秘书高恒贤站在很近的位置,看到事情有了变化,连忙招呼着另外两名警卫快步上前,三个人一起,把奄奄一息的谢宏连拖带拉从谢浩然面前抱走,匆匆走进小楼。

    谢卫国线条坚硬的脸上显出一丝柔化的迹象。他看着一言不发的谢浩然微微颌首,突然张口高声叫道:“王猛,你给我出来!”

    之前手持突击步枪,身穿军服的卫队长迅速从树林里跑出。他在谢卫国旁边双脚立定,举手行了个军礼:“首长,您有什么吩咐?”

    谢卫国转身的幅度不大,他盯着王猛,凌厉的目光仿佛要把对方活活刺穿:“我问你,小然从大门进来以后,你们是不是一直在监视他?”

    王猛保持着标准的军人站姿,用响亮的声音回答:“是的。”

    “那你有没有看见是谁先动的手?”

    王猛丝毫没有隐瞒:“是谢宏主动挑衅。”

    谢卫国追问:“小宏动手了?”

    “是的,这位客人被迫反击。”

    “他有没有使用武器?”

    “没有。”

    谢卫国脸上的强硬表情明显变得缓和下来。他微微点头,对王猛说:“你先下去吧!到监控室把刚才的录像保管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删改。”

    “是!”王猛再次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谢卫国慢慢呼了口气,对谢浩然和蔼地说:“小然,跟我进去吧!”

    谢浩然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声音很冷:“大伯,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来吗?”

    已经准备转身的谢卫国愣住了:“小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来找谢定东。”谢浩然抬起右手,像剑一样指着不远处的小楼:“麻烦二伯你把他叫出来。”

    那怕谢卫国涵养再好,也被他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激怒:“你已经把小宏打成重伤。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小然,不管怎么说,我和定东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谢浩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就这样冷冷地注视着他。

    更多的人从小楼里走出来,站在楼上窗前的那位老人一直没有动。距离不算远,以谢浩然敏锐的耳朵,清清楚楚听见楼里传来哭天喊地的嚎叫,还有各种杂乱的尖叫。以及咒骂。

    一群年轻男女簇拥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出现在小楼门口。他们朝着这边走来,在谢卫国身后停下脚步。

    老妇雍容华贵,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却看得出保养极好。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在旁边搀扶着,恶狠狠地瞪着谢浩然,对老妇大声道:“老祖母,就是他打伤了我大哥。”

    听到这句话,谢浩然不禁眯起双眼,带着冷笑问:“你是谢扬,谢定东家的老二?”

    谢扬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怨毒,他凑近老妇耳边,用带有哀求口气的声音撺掇:“老祖母,我大哥被打得那么惨,你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啊!”

    不等老妇说话,谢浩然再次发出阴冷的声音:“谢扬,你爷爷谢建国没告诉过你,不要招惹我吗?”

    “够了!”

    老妇摆出一副威严的架势厉声喝道:“谢浩然,我是你的奶奶。你……你给我跪下!”

    谢浩然淡淡地问:“凭什么?”

    老妇见自己的话没有丝毫效果,整个人气得浑身颤抖。她一把挣开谢扬搀扶着的那条胳膊,笔直指向谢浩然:“我就知道苏夜青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勾引我儿子,连我这妈都不认。宁愿在南疆到死都不肯回来。现在好了,坏女人生出你这么个尊卑不分的东西。见了面连“奶奶”都不叫,还把小宏打成那样……你……你给我滚!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我们谢家没有你这样的孙子!”

    谢浩然在口腔里慢慢咬着牙。无论换了是谁被这样指着鼻子骂,都不会觉得好受。他控制着情绪,淡淡地发出讥讽:“你以为我愿意回来?这个院子肮脏透顶,那么多年,你们对我爸和我妈不闻不问,连我妈去世的时候也没人来看过一眼,现在居然好意思跟我谈什么孝顺?”

    谢卫国在旁边看着事情要糟,连忙走到两个人中间,面对谢浩然,打着圆场:“小然,你妈妈的事情你可能不太清楚。当时你爸爸托人给我带了口信,但是太晚了,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你爸爸已经带着你妈妈的骨灰去了南疆。我和你爷爷……”

    “苏夜青那个女人就算不死,我也不会让她进我的家门!”

    老妇再次发出与她苍老年龄毫不对称的尖利嗓音:“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这件婚事。要不是振国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瞒着我们结婚,他也不会被老谢赶出家门。”

    谢卫国脸上全是急色:“妈,你就少说两句好不好?”

    “我为什么不能说?”老妇仿佛抓住了问题关键,她死死指着谢浩然:“瞧瞧他,好好瞧瞧,这就是我的孙子。小宏的年纪比他还小,辈分也比他低,刚见面就被他打得死去活来。我告诉你,小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陈凤英绝对不会放过你……不,不仅是你,还有苏家所有的人,都要给我的曾孙子抵命!”

    之前在大院门口遇到的谢淑彤从侧面方向的步道匆匆走来。王猛紧跟其后。不等谢浩然说话,谢淑彤连忙跑到父亲谢卫国身边站住,气喘吁吁地对陈凤英说:“奶奶,不是这样的。今天的事情不能怪小然,是小宏他……”

    陈凤英猛然回头怒视着她:“你给我闭嘴!”

    谢淑彤被这句抢白噎得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