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百六八节 你以为我不敢?

时间:2018-08-10作者:黑天魔神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混乱的念头在谢卫国脑海里闪来闪去,他恨恨地朝着窗口方向看了一眼,连忙转过身,一把抓住谢浩然的右手,又气又急的连声喊道:“小然你快住手。你不能这样。定东是你的长辈,也是你的家人。”

    “家人?”

    谢浩然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他并未因为谢卫国的求情就抬起脚,却越发往下用力。谢定东感觉那条踩在胸口的腿就像一根柱子,重达千钧,压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

    “谢建国应该没有回来吧?”谢浩然注视着谢卫国,认真地说:“如果他在,我估计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谢卫国有些疑惑:“你说大哥……他怎么了?”

    谢浩然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二伯,你不知道?”

    谢卫国不明就里地摇摇头。

    谢浩然低头看了看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谢定东,冷冷地笑了:“看来谢建国一直隐瞒着你们……也是,挺丢脸的,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

    谢卫国心里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连声追问:“小然,到底怎么了?”

    谢浩然盯着被踩在脚下爬不起来的谢定东,答非所问道:“我在燕京开了一家超市,谢定东以卫生、环保、防火这些项目不达标为借口,不准我开业。”

    包括谢卫国在内,周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有这种事?”谢卫国皱着眉头想了想,劝阻道:“小然,定东是燕京市委常委,他平时事情多,我估计你那间超市的事情应该不是定东的主意,很可能是下面的人打着他的招牌,对你……”

    谢浩然偏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谢卫国:“二伯,要是没有把握的话,我今天也不会站在这个地方。”

    他随即低头注视着谢定东:“你问问他自己,看看他怎么说。”

    松开脚,谢定东如蒙大赦般用双手撑住地面,挣扎了好几次才站起来。他用手背抹掉嘴角流出的血,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谢浩然,发出狼一样的嗥叫。

    “你把我大哥打成了残废,现在还要对我下手是吗?”

    “这里是谢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这个没爹没妈的丧家犬……滚,从我们谢家滚出去!”

    “没错,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就算你的超市没有任何问题,老子也会想办法找出一堆问题。小杂种,你不是很有钱吗?花了几十上百亿又买地皮又买楼,哈哈哈哈……生活过得真他1妈的惬意。医生说了,我大哥这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永远站不起来。我要帮我大哥报仇,我要你活活穷死,一分钱也赚不到。”

    他很疯狂,脸上丝毫没有之前的畏惧与惊恐。那是走到绝境,站在通往地狱深渊路口之人最后的,也是极其可怕的勇气。

    谢建国显然是没有把泽州发生过的那些事情对家人公开。身为一家之主的谢伟长应该不在保密之列,但是看谢卫国等人脸上震惊不已的神情,谢浩然就知道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什么,小然把振东打成了残废?”

    “没听建国伯伯说过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定东,你快告诉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凤英跌跌撞撞跑到谢定东身边,死死抓住他的手,发出比老乌鸦还要难听的哭叫声:“振东怎么了?你大哥到底怎么了?”

    谢定东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他非常巧妙且缓慢地移动着身体,把自己一步步隐藏在陈凤英身后,让他与谢浩然之间有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屏障。确定了这一点,他才满怀恶意地发出声音。

    “我大哥的腿被他打断了。医生说,我大哥受伤严重,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孩子。”

    “你说什么?”陈凤英如遭雷击。她猛然转过身,瞪起通红的双眼,抬手指着谢浩然的鼻子嘶声叫骂:“我就知道你们苏家没一个好人。当年骗走了我的儿子,现在你回来对我的儿孙们又打又杀。你……你……我跟你拼了!”

    说着,她高高扬起双手,以泼妇最常见的战斗方式,咬牙切齿朝着谢浩然扑来。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谢浩然猛然张口,对着近在咫尺的陈凤英发出堪比雷鸣的巨大咆哮。这一声狂吼带上了灵能之威,陈凤英觉得一股堪比十级台风的强大气流扑面而来,把自己当场吹得几乎倒仰回去。整个上身向后倾斜,就连挽在脑后的发髻也被吹开,名贵的玉石簪子不知道被刮到了哪里,根根白发在头上飘散开来。气流强劲,甚至把头发活生生刮掉了不少,头皮表面隐隐渗出鲜血,阵阵生疼。

    “谢振东在泽州担任一把手,非但不勤政爱民,反而把矛头对准我外公一家。我外公被他逼死了,我的两个姑姑被他打压得连最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差一点饿死。他不准我的家人工作,原单位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将他们辞退。我是今年暑假去的泽州,原本只是想顺路看看他们……你们能想象一大家子人挤在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里是什么样子吗?你们能想象普通的一盘炒肉片对他们来说就是美味佳肴的那种辛酸吗?”

    谢浩然朝前跨了一大步,双眼如钉子般牢牢锁住陈凤英,几乎是贴在她的鼻尖上厉声怒斥:“我妈喜欢我爸有什么错?他们自己的婚姻,自己可以做主,你有什么资格对他们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没错,从血缘关系上来说,你是我的奶奶,但我永远不会承认你这个心肠恶毒的老太婆!老杂种!老烂屎!老不要脸老不为尊老卖1逼老娼1妓老东西老贱种!”

    他真正是把憋在心里很久的所有凶声悍语统统骂了出来。不需要什么顾忌,也没有丝毫的礼节。无论旁边的人怎么想怎么理解,在谢浩然看来只要是能够代表自己愤怒的字句,那怕再肮脏,再下流,再无耻,也绝对没有错。

    果然,周围立刻响起一片怒骂声。

    “小然,立刻向你奶奶道歉。”

    “叫警卫来,今天这事情不说个清楚,就不准他跨出这道大门。”

    “反了!简直是反了!你根本不配姓谢,我们谢家没有你这种人。”

    陈凤英被彻底惊呆。

    老了,见识多了,经历多了,尤其是身为联合作战部首长的配偶,无论走到哪里,迎来送往的人无一不是脸上带着谄媚,说话小心翼翼,生怕惹得自己不高兴。哪里会像谢浩然这样,把市井泼皮那些肆无忌惮的统统说出口,从人身到语言上对自己展开全面攻击。

    望着面前那些群情激涌的人,谢浩然放声狂笑。

    “你们以为我很愿意成为你们的一员?别做梦了。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如果不是沾了老爷子的光,如果不是因为姓谢,只要走出这道大门,谁会认识你们?谁会把你们当回事?”

    “我的爸爸妈妈有什么错?他们招你们还是惹你们了?我妈自始至终也没有想过要与你们谢家攀上关系,但是你们连活路都不想给她。”

    谢浩然用森冷的眼睛死死盯住战战兢兢的陈凤英:“你有没有体会过躺在床上等死是什么感觉?我妈当年就产后感染,没钱买药,就这样活活熬死……没错,我废了谢振东,割了他的子孙根,不要说是坐轮椅……哈哈哈哈,他这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坐都坐不起来。”

    “还有你的大儿子谢建国。你以为他又是什么好东西?”

    说着,谢浩然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移动硬盘,在手上晃了晃,恶狠狠地冲着陈凤英低吼:“我连烈阳那个龙虎山的渣子都不放在眼里,自然就有我的手段。谢建国这些年在地方上主政,收取的好处简直数不胜数。我可是找到了不少关于他的证据,只要往上面一交……”

    陈凤英听到这里,忙不迭大声尖叫起来:“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谢浩然冲着老女人脸上啐了口唾沫:“你以为华夏国是你们谢家的私产?你以为你在这个国家就能一手遮天?老贱货,别以为你做的那些肮脏事情没人知道。你在家里设香堂养恶灵,诅咒国家领导,想让你儿子谢振国取而代之。你明面上兼着妇联的职务,私底下却收受贿赂,私下里存了好几吨黄金,还在其它国家拥有十几套房产,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

    陈凤英睁大双眼,嘴巴也不由自主张开,难以置信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孙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谢伟长是个作风正派的老人。但是陈凤英不同。她对财富的贪婪和**非常强烈。谢浩然说的这些事情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他从烈阳真人脑子里搜魂所得。说起来也是凑巧,陈凤英与烈阳真人之间是互补的合作关系。后者帮助前者处理财物,前者帮助后者得到更多实惠。再加上年龄老了,对于鬼神之事,就更加的崇信。

    陈凤英下意识地偏过头,朝着侧后位置的小楼偷偷望去。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