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一节 秤砣仙人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他们的一些行为在特定场合看来代表着正义,其实他们自己根本没有见义勇为的念头,纯粹只是想要把事情闹大,然后兴致勃勃站在旁边聚精会神看着每一个细节。

    杨正菊被好几个女人死死拽住胳膊,牢牢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马国昌也被一群精壮小伙抓住,从另外一间麻将室里推搡着带过来。尽管他一直扯着嗓子在叫,拼命发出“我要整死你们这帮狗杂种”之类的威胁,却没人对此在意,也丝毫没有减弱手上的力道。

    等到派出所警察闻讯而至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谢浩然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把杨正菊夫妇俩的恶行公诸于众,让所有人都明白自己是受害者。至于他们被抓住以后警方和法院会如何处理,那就是顾钊的职权范围。

    站在数十米外的马路对面,谢浩然默默注视着远处人声鼎沸,门口还停着一辆警车的麻将馆,淡淡地笑了。

    旁边是一个流动烧烤摊,炭火上炙烤着抹了很多调料的鱿鱼。辣椒红艳艳的,孜然粉香气十足,光是看看就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烧烤摊老板直着脖子,朝着乱哄哄的麻将馆那边看了半天,不明就里的自言自语:“咋回事?有人打麻将出老千?还是有贼到里面偷东西被抓了?”

    谢浩然也不多言,递过去几张钞票,从烤架上拿起自己要的两串鱿鱼,转身离开。

    很好吃,很有嚼头。

    明天,会更好。

    ……

    黑龙潭是昭明本地非常有名的公园。尤其是冬天,园子里梅花绽放,清冽寒香。这些年公园管理方为了吸引游客,购进了多达万计的菊花,每年秋天的“菊展”也成了昭明市的新景观。

    此地的民间传说很多,据说水潭下面压着一条为非作歹的黑龙。小有名气的“背锅树”也与张三丰扯上了联系。据说他当年在黑龙潭道观里修行,学着鲁智深炖狗肉吃。吃完以后懒得洗锅,就把砂锅朝着树上一扔,化成了一个很大的黑疤。

    这种传说就很是牵强附会。那其实只是一个铁锅形状的树疤,就像人体身上的肿瘤,高高凸起一块罢了。

    谢浩然没有买票从黑龙潭公园正门进入。他骑着自行车绕上了园区侧面的公路,朝着被无数植物覆盖得郁郁葱葱的后山驶去。

    关于黑龙潭,《珍渺集》里记载了一种对谢浩然非常有用的东西。

    传说,有一个货郎,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货郎对妻子疼爱极了,每天早出晚归挣钱给媳妇花用。可惜那妻子年轻漂亮耐不住寂寞,偷偷与其他男人勾搭在了一起。一天,货郎提前回家,刚走到窗户底下,就听见妻子躺在床上与男人说笑。货郎实在气不过,想要抓起秤砣进去砸人,可是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怒气。顿顿脚离开,手上还紧紧抓着那只秤砣,一路走到了黑龙潭龙泉观里,潜心修炼。

    多年以后,妻子人老珠黄,被男人抛弃,想起丈夫的种种好处,就想要到龙泉观里找他,破镜重圆。妻子买了些从前丈夫最喜欢吃的小白鱼,用香油煎得喷香,带到观里给丈夫吃。男人也不说话,用筷子夹起煎鱼,挑着脊背位置肉质最厚的地方咬了一口,随手就把那鱼扔进了旁边池塘。被吃掉背脊的炸鱼就这样活了过来,在水中来回游动,一条又一条,直至将碗里所有的炸鱼全部扔掉。这时,妻子才恍然大悟,原来丈夫已经得道成仙。于是跪在那里痛哭流涕,希望能够得到丈夫宽恕。男人看在曾经恩爱的份上,就用妻子带来的竹篮装上满满的泥土,好言劝慰,让妻子带着泥土回家。同时再三叮嘱:切不可将篮子里土倒掉。

    女人带着一篮子泥土离开了。

    路远,篮子又重,女人不明白为什么丈夫会要自己带着一篮子土回家。为了减轻重量,就一边走一边抖。回到家中,天已经黑了,篮子里的泥土也几乎全部抖空。点起油灯的时候,妻子发现篮子缝隙里竟然有光亮反射,连忙拿到灯下一看,惊骇的发现篮子里残剩着少许金砂。

    满满一篮黄金,就这样被倒掉了。

    第二天,追悔莫及的妻子沿着原路返回黑龙潭道观,却再也找不到那些被她倒掉的黄金,丈夫也不知所踪。

    昭明民间把这个故事主人公叫做“秤砣仙人”,后来与时俱进,也改叫“绿帽仙人”。

    黑龙潭中的确有些鲤鱼,背脊并非黑色,而是夹杂着一些特殊的暗黄色。但是谢浩然从《珍渺集》中得知,那并非自己需要的东西。

    天地有灵宝,“烂脊鱼”就是其中之一。

    修炼的关键不仅仅只是拥有功法那么简单。想要尽快提升实力,能够得到外物帮助也很重要。关于“秤砣仙人”的传说,很多情节当然是经过了后人加工修改。但是《珍渺集》中明确指出:那个被妻子背叛的男人之所以得道成仙,与烂脊鱼有着很大的关联。

    越过了公园在后山修建的围墙,路上游人就越来越少。偶尔会遇到带着头盔,身穿紧身服的骑行爱好者。不时有各种小型车辆朝着山顶方向盘绕而去。那里有一片风景不错的开阔地,很多人喜欢带着帐篷到那里露营。

    在一个“y”字形的岔道口,谢浩然离开了柏油路面,骑着自行车上了土路。这是一条小径,非常窄,朝前又骑行了四百多米,谢浩然就把自行车推到路边,用铁链锁在一棵粗壮的松树上。然后扛起背包,对照着《珍渺集》里提示的方向,朝着丛林深处走去。

    山不高,可是从这个方向上山,与正常的游玩路线截然不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植物。如果不弯着腰,用足尖试探着朝前走,根本不知道脚下究竟是隐藏的深坑,还是厚实的土壤。

    气温非常高,谢浩然走得很累。两个多小时了,他累出了满身大汗,圆领t恤衫全被浸透,蝉儿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疯狂叫着,仿佛用这种该死的方法宣扬它们对整个世界的占有权。

    非常意外,眼前居然出现了一条路。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条刚刚被人走出来没多久的小径。地面上的野草被踩倒,折断部位仍然还是绿色。蔓藤与灌木显然是被锋利的刀子砍断,为通行者清出足够宽敞的空间。

    谢浩然有些惊讶,也本能的产生了一丝警惕。

    沿着这个方向再走几百米,上面有一个非常隐秘的龙潭口,也就是泉眼。那里是烂脊鱼真正的栖息地,也是只有修士才会知道的秘密。

    难道,还有其他人想要得到烂脊鱼?

    正想着,数十米外的一棵大树后面,走出了两条魁梧高大的身影。

    一米八以上的个头很有震慑感,两个人都穿着运动款的黑色长裤与无袖汗衫。古铜色的皮肤上泛着汗水光泽,后腰上挎着皮带,晃晃悠悠拴着坚硬结实的黑色短棍。

    两名壮汉脸上全是意外,他们显然对突然出现的谢浩然毫无心理准备。微张着嘴,惊讶在短暂的沉默中迅速消失。站在左边的壮汉显然是为首者,他朝前走了两步,抬起右手,朝着站在几米外的谢浩然颇不耐烦地挥挥手,仿佛是在驱赶一只苍蝇。

    “赶紧走!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前面没路了,到别处去玩。”

    谢浩然的着装很像一名喜欢探奇的驴友。看到对方只是一名十多岁的少年,两名壮汉下意识的收起了警惕心理。

    谢浩然淡淡地笑了,笑容仿佛阳光般灿烂:“不好意思,我要去的地方就在前面。麻烦你们让一让。”

    只是两个普通人,虽然身材魁梧,肌肉结实,可是在谢浩然看来,他们对自己根本无法构成威胁。

    为首的壮汉皱起眉头,侧身挡在了小路中间:“我说你这娃娃究竟是什么名堂?都已经告诉你了不准过去,怎么就不听话呢?”

    谢浩然问话的声音很平静:“怎么,你们在抓鱼吗?”

    这是试探,也是毫无疑问,没有第二种答案的真相。

    这里太荒僻了。两名壮汉身上的服装和装备都是高档货,在这种地方开辟出一条小路,无论方向还是位置,都通向《珍渺集》中标注的烂脊鱼栖息地。

    显然,对方的目的与自己一样。

    两名壮汉下意识地互相对视,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以及警惕。

    为首者反手从后腰上抽出短棍,在空中示威性地挥舞了一下,摆出身体略微前倾的格斗姿势:“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

    谢浩然实在懒得回答这种在自己看来极端无聊的问题。他拢了拢肩膀上有些下滑的背包带子,表情的声音同时变得冷漠起来:“把路让开,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