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四节 年级考试第一名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要知道,修士与普通人之间,可是有着天壤之别。何况烂脊鱼这东西很特殊,虽然在天灵地宝里排名靠后,却胜在源源不断,容易获取。只是它对修士的弊端同样明显:烂脊鱼只能吃一次,哪怕是连续食用,也只能对修士的身体进行一次灵能补充,以及改造。

    如果没有在修炼过程中成为“炼气士”,那么即便吃再多的烂脊鱼也毫无作用。《珍渺集》上说得清清楚楚:俗人只是肉体凡胎,即便侥幸得到烂脊鱼,用正确的方法烹食,最多也就是治病消灾,强身健体,无法起到荡涤体内污垢,用灵能冲刷经络的特殊效果。

    天地规则就是这样奇妙。可用,但是绝对不能滥用。

    王恩泽已经吃完了他的那条煎鱼,正坐在马扎上,满面激动感受着来自身体内部的变化。疼痛感已经消失,再也没有以前即便是吃过鱼后,仍然也有隐隐的不适。

    吕梦宇垂手站在旁边,很有耐心地看着谢浩然放下了盘子,这才凑上前去,颇为好奇地问:“谢上师,我看你在烹鱼之前先往锅里放了一把鱼腥草,不知是何用处?”

    谢浩然脸上露出平静的笑意:“你既是天师,又有家传风水之学,想必应该知道什么叫做“锁灵”吧?”

    吕梦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紧接着,就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锁灵?谢上师的意思是,这烂脊鱼在烹制过程中也需要锁灵?”

    谢浩然点点头:“烂脊鱼本来就是天生地养,否则也不会仅在这小小的高山泉眼里存活,而且每两年才能捕捞一次。其实类似的东西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只是正确的收取和食用方法早已失传。这种低级灵物只对修道者有效,多食无用。你的金丝银线网就是专门克制烂脊鱼的锁灵之物。但是在煎鱼的时候,仍然少不了一把廉价的鱼腥草啊!”

    鱼腥草与烂脊鱼之间更加细致的问题,谢浩然不会随随便便告诉别人。这是专属于《珍渺集》的秘密。之所以对吕梦宇进行粗浅的解释,是因为看中了吕梦宇的人脉。

    能够在现今这个社会上有资格被称之为“风水师”的人寥寥无几。尽管很多人都打着“风水”的名头,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招摇撞骗之辈。能够在短短几小时内,在如此偏僻的荒山野岭布置出一个功能完备的简易厨房,本身就证明了王恩泽雄厚的财力。既然自己已经对王恩泽施恩,那么就索性好人做到底,再与吕梦宇这边结个善缘。

    这样做,也显得谢浩然实力强大,高深莫测。

    吕梦宇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向来谨慎的他也被内心狂喜刺激得叫出声来:“我懂了!我懂了!我……我也可以成为真正的天师啊!”

    谢浩然缓缓摇了摇头:“你大概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烂脊鱼的确可以吃,但是就你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吃掉再多的烂脊鱼也没用。虽然你精通风水一脉,但你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吕梦宇收起狂喜的表情,罕见的严肃起来,认真地说:“是我过于张扬了。先祖家书中的确提到“非入道者,食烂脊鱼无用”。直到今天,从谢上师这里得到解释,我才明白其中缘由。”

    谢浩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争取早日入道吧!到时候,我会亲手为你烹制一条烂脊鱼。”

    王恩泽一脸笑容走过来,整个人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尊敬:“感谢上师出手相助,我王某人言出必行,只要查明这“衰缓症”彻底根治,一定会双手奉上半数家产。只是不知上师喜欢以哪种方式结算?现金?还是股票?”

    “先等等吧!我暂时还用不了那么多的钱。”

    谢浩然在灯光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还在上学,我是一个学生。”

    天下间的修炼方式纷繁复杂,但最适用于谢浩然的只有一种。

    毕竟,他是文昌帝君的传人。

    ……

    清晨,阳光普照。

    班主任罗文功抱着厚厚一摞批改过的试卷,像往常一样站在了教室讲台上。

    “本学期期中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有相当一部分同学对于学习的态度极不端正,我对你们很失望。”

    罗文功照例开始了五分钟左右的短评。他说话的速度很快,也能够抓住问题重点。倒也并非故意作怪无的放矢,而是卷子上的有些错误实在令他无法忍受。

    选择题明明已经勾选了正确答案“a”,却不知道为什么又改成了选项“b”。

    计算题其中一部分明明是“35加2”,可是等到递次计算的时候,却被算成了“35乘2”。

    还有更离谱的:应用题求的是某块操场面积,答案末尾的单位却偏偏写成了(m)。

    面对这些稀里糊涂不认真的学生,无论任何一个老师都会觉得没来由骤然变得暴怒,想要拎刀子砍人的心都有。

    “反反复复说了多少遍,叫你们审题看题的时候一定要认真。你们就不能仔细点儿吗?这样答题根本就是白痴行为,简直愚蠢透顶!”

    罗文功的表情充分诠释出什么叫做“愤怒”。觉得骂得差不多了,他才平抑了一下怒火,把数学试卷摆在旁边,露出堆放在下面的语文期中考卷。

    “我给你们留点儿脸面。”

    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四方,声音如雷贯耳:“人要脸,树要皮,我希望犯错的同学下来以后能自我反省,对照试卷上的错误认真思考。数学老师被你们活生生气病了,期中考成绩就由我代替宣布。你们自己想想,学习成绩上去了,究竟是对谁有好处?对我?还是对你们自己?你们父母辛辛苦苦把你们送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每天上课嘻嘻哈哈?远的不说,再有两年就是高考。到时候,无论你们平时多么自大,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都必须接受社会的挑选。”

    用力咳嗽了一声,罗文功继续道:“下面,我念一下这次语文期中考的分数。老规矩,念到名字的同学上来拿自己的试卷。”

    谢浩然直身端坐,同桌蒋旭东却在低声窃语:“老螺蛳就是瞎扯淡。我昨天下午从办公事旁边过的时候,还听见数学老师说他感冒好几天了,想要明天请假……也就是今天,去医院看病。怎么到老螺蛳这里就变成我们把他给气病了呢?”

    “老螺蛳”是罗文功在学生中间的外号。当然,他对此一无所知。

    谢浩然耸了耸肩膀,没有做声。

    那条烂脊鱼对他的帮助很大,修炼等级全面提升。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所有与《文曲》功法对应的能力大幅度提升。修炼境界与功法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罗文功第一个就念到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名字:“谢浩然,一百三十九分。”

    平心而论,之前改卷的时候,罗文功也没有想到谢浩然能在其中考试得到如此高分。学习成绩与努力程度为正比,这段时间以来,谢浩然在课堂上表现不错,罗文功与其他科目老师全都看在眼里。作为班主任,罗文功当然相信谢浩然能在考试中得到不错的名次,但是这一次……实在是令人惊讶。

    看着已经走到讲台前面的谢浩然,罗文功忽然笑了。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把批满红勾的试卷递了过去,用力挥手拍了拍谢浩然的肩膀,温和地笑道:“你这次考得不错。语文分数不仅是全班第一,而且还是全年级第一。继续努力!”

    在课堂上,老师对学生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带动力。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先起得头,稀断断续续响起了掌声。

    谢浩然面带微笑朝着罗文功行了个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丹田里的“文”字金光闪闪,比起之前越发显露出深厚的质感。仿佛一块坚硬的花岗岩,正在不断磨砺着边角。

    戴志诚一直关注着谢浩然。

    谁也没有注意到,其实是他第一个带头鼓掌。

    谁也不会知道,戴志诚在鼓掌的时候,双手一直在微微颤抖,动作僵硬。

    语文成绩一百三十九分,全年级第一。

    这些话像毒蛇一样疯狂啃啮着他的大脑,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狂躁与愤怒。即便是听见班主任说出“戴志诚,一百三十六分”这几个字的时候,他仍然有种想要转身朝着谢浩然猛扑过去,将他那张该死的烂脸硬生生扯开的冲动。

    戴志诚绝对不能忍受被一个成绩曾经远远不如自己的家伙追上来,而且还爬到自己头上耀武扬威。虽然谢浩然对此一无所知,也没有从语言或者动作上对戴志诚进行嘲讽,可他仍然觉得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侮辱。

    他侧转身体,从阴冷的目光远远瞟着坐在后排的谢浩然。

    一个装模作样的家伙。

    一个闷着脑袋只会苦读书,读死书的混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