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五节 构陷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戴志诚已经不再把谢浩然归于“威胁”的行列。现在,他就是自己真正的仇敌!

    一抹淡淡的冷笑爬上了戴志诚嘴角。

    等着吧!小子。我会让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爬上来那么简单。

    ……

    下课铃响了,罗文功简单交代了几句,带着教具和课本,走出了教室。

    戴志诚紧跟其后,在罗文功即将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连忙小跑了几步,抢在他的前面赶了上去。

    “罗老师,能和你谈谈吗?”

    罗文功觉得有些意外,神色却也平常。这种时候往往可以看出老师对某个学生的评价与态度。他领着戴志诚走进办公室,放下手里的东西,和颜悦色地问:“怎么了,你想跟我说什么?”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戴志诚压低了声音,直截了当地说:“我觉得这次期中考试有人作弊。”

    罗文功像往常一样从抽屉里拿出电子烟,动作却僵住了。他看一眼戴志诚:“作弊?谁作弊?”

    “谢浩然。”

    戴志诚说话速度很快,显然是在脑子里已经编排好了事情的前后经过:“这次的期中考试卷子是苏教版。基础知识部分全班同学都没有太大问题,关键在于后面的阅读理解和作文。我看过往年历次的苏教版试卷,其中“二零一一”和“二零一五”年的两套试卷,在这部分都很相似。尤其是作文,苏教版“二零一一”卷的命题,其实就是我们这次考的变换了一下名目。无论内容还是范围,都没有变化。”

    罗文功在内心里发出一声轻笑,脸上却没有显露丝毫表情。他原本打算继续拿出电子烟,可是想到在学生面前这样做不太合适,于是又把伸进抽屉的手抽了出来:“即便是这样,也只能说是谢浩然在复习的时候很用功。虽然这些试卷在某些题目上有共通点,但这绝对不能算是作弊。”

    “不!我肯定他作弊了!”

    戴志诚的态度非常坚决:“罗老师你还记得上一次测验吗?谢浩然考了一百一十八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觉得这不正常。”

    罗文功已经多少猜到了戴志诚的想法,只是碍于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在,不方便就这样直接说破。他口气变得很婉转:“这有什么不正常的?要我说吧!是你自己想得太多了。”

    戴志诚的面颊上微微泛出了红色。虽然有心计,也很贪婪,可他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人生阅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语文班主任。这种时候产生了少许羞耻之心很正常,却越发坚定了戴志诚想要把谢浩然挤下去的狂热念头。

    “罗老师你上次用来测验的那套试卷也是苏教版,学校外面的小商店里就能买到。谢浩然肯定是事先买好了卷子,对照标准答案做了一遍,否则以他那种全班排名最后的成绩,怎么可能一下子冲到前面?罗老师你难道不觉得这其中有太多的疑点吗?”

    罗文功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按捺住想要发笑的冲动,饶有意味注视着神情已经略显激动的戴志诚,问:“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语文考试是这样。那么数学呢?还有物理和生物。谢浩然这些科目也考得不错,这又该怎么解释?”

    戴志诚用刻意压低且生硬的声音说:“他真的是作弊了。所有科目都是这样。现在各种版本的试卷网络上随便就能找到,他肯定复制了一整套的标准答案,悄悄带进了考场。”

    “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那怕答案再多,只要在机器上进行缩印,整张纸就能微缩成很小的部分。不要说是一张参考卷,就算是十张也没有问题。”

    班主任用明亮的目光注视着戴志诚,轻轻摇头:“还是那句话,你想得太多了。我一直关注着谢浩然,他在考试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小动作,一直在认真答题。”

    强烈的嫉妒心理。这种事情罗文功在执教数十年的生涯里,见过了实在太多太多。他不想刻意打压自己的学生,只想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这声音很冷静,甚至带有非常明显的冷漠成分。在戴志诚听来,仿佛就是不可更改的终审判决。

    他眼睛里期盼的狂热光芒迅速暗淡下去,变成了一种在眼眸深处黑暗中不断徘徊,寻找出路的凶狠。

    “……罗老师,我爸爸和教育局宋局长是老战友,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喝酒。”

    罗文功想要伸手去拿摆在桌上的茶杯。听到戴志诚这句被再次压低了音量的话,他忽然觉得手指变得有些僵硬。

    沉默片刻,罗文功改变了坐姿,皱着眉头,从正面方向注视着戴志诚。他第一次发现:这个情绪烦躁,内心世界完全被嫉妒占据的高一年级男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几句话可以安抚。

    他知道戴志诚的父亲是市府官员,而且颇有权力。

    戴志诚把自己的双手慢慢攥紧,声音被压低至只有他和罗文功两个人才能听见:“下个月,市里就要评选本年度的优秀教师。宋局长负责审批。只要是进入了候选名单的人,都有可能被选上。还有就是这一次的特级教师资格审核,也是宋局长主持。”

    罗文功的面孔紧绷着,冷若冰霜。过了近三秒钟,才发出沙哑的声音:“……你在威胁我?”

    “我只是告诉罗老师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戴志诚的态度依旧执着:“我向你举报谢浩然在考试中作弊。你得处理他。”

    罗文功愣住了。良久,才疑惑地问:“怎么,你和谢浩然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戴志诚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作弊了。他这次的期中考试成绩必须划为零分。罗老师,你应该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

    公平?

    公正?

    你他吗的居然还有脸在老子面前说这种话?

    罗文功突然有种想要抡起椅子朝着戴志诚脑袋上狠砸下去的冲动。

    他用力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住了,深深皱起眉头,陷入了思索。

    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

    戴志诚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半天也没有说话的罗文功,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罗文功下意识的从抽屉里拿出电子烟,面色阴沉,慢吞吞地吸着。

    愤怒是肯定的。自己这种几十岁的人,而且还是老师,居然被班上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学生威胁,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

    但是戴志诚很特殊,因为他的家庭。“我爸爸和教育局宋局长是老战友”这句话囊括了太多含义。无论优秀教师还是特级教师的评选,从来都说是“公平、公正”。可实际上,大家都清楚有着太多不为外界知道的暗箱操作。有能力的人不一定选得上,但是没能力却有人脉的家伙却肯定会被选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民办学校在挖人方面就颇具眼光。他们对证件上的“特级教师”不是那么看重,只选择那些升学率最高,在家长学生当中最受好评的教师。

    罗文功觉得自己正处于一个分岔路口。

    左边,是自己的良心。可是脚下的道路非常崎岖,遍布荆棘。

    右边,是无比宽敞,阳光明媚,平整坚实的大道。只是路边插着那一块块铭牌上的字词实在是难以入眼:卑鄙、无耻、下流、肮脏……

    只是有一件事情,罗文功至今也不明白:戴志诚为什么一定要说谢浩然考试作弊,一定要让自己将他的考试成绩划为零分?

    要知道,这已经超出了一个学生正常的嫉妒心理范围。

    何况,即便是自己昧着良心声称谢浩然作弊,接下来还有更多的科目测验,还有几个月后的期末考,高中二、三年级的其它考试,以及对每一个学生至关重要的高考。

    总不能每次考试都说谢浩然是作弊吧?那简直是把所有人当做了白痴,还有傻瓜。

    电子烟浓烈的烟油味道比平时感觉呛鼻,罗文功满怀愠怒伸手想要去拿茶杯。就在手指刚刚触碰到杯子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自己用图钉钉在桌子隔板上的一张纸。

    那是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几句零乱简单的话。罗文功经常这样做,为了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某些可能被忽视的事情。

    “高一年级上学期,综合考试排名前三的学生,可在暑假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进行为期两周的公费学习交流。”

    罗文功呆呆地看着这张便签,眼睛被烟油气味刺激得有些发红。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戴志诚连威胁带利诱,无论如何也要让“谢浩然作弊”这个编造出来的谎言变成真实。

    就算他的父亲是市府官员,就算他的父亲与教育局长是生死之交,也无法在“学生考试成绩”这件事情上插手。历次测验与考试的卷子,就像在阳光下成长的树苗,无法被任何黑暗阴影笼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