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六节 墨牡丹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在假期时间与国外的著名学府进行学习交流,这对有资格参与的学生来说,并不是面子光彩那么简单。这种事情要记入个人档案,成为金光闪闪的优等条目。甚至在未来高考的时候,在多名学生分数对等的情况下,成为共同填报志愿学府选取收录的重要参考条件。

    就因为这个吗?

    一个努力学习,后来居上的学生,对班上的领跑人物构成了威胁?

    罗文功觉得电子烟比任何时候都要难抽。他烦躁无比将电子烟收起,想也不想就扔进了抽屉。双手比平时要沉重得多。他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意识:做一名老师,竟然是如此的困难。

    毫无疑问,教师是令大多数人都为之羡慕的职业。只有罗文功自己才清楚,为了成为七十二中这所重点中学的班主任,前前后后付出了何等艰辛的努力。

    那不仅仅是简单的教育成绩比拼,还得找关系,托人说话,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份工作。现在大学毕业生到处都是,多如牛毛。学校在挑选新教师方面也变得异常苛刻。就算你精通天文地理,知识丰富程度堪比大学教授,但如果在关键时候无法找到合适的关系,得到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对方面带微笑,却无比冰冷的一句话。

    “你所学的专业与我们要求的岗位不符,谢谢!”

    罗文功这节没课,他有充足的时间仔细思考整件事情。可是想得越多,他就越是感到深深的恐惧。

    他今年四十五岁,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年人。

    在这个年龄阶段,最恐惧,也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就是失业。

    戴志诚是自己的学生,就是暂时被嫉妒心所蒙蔽,但“尊师重教”的道理应该还是明白。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年级排名数一数二的优秀生。

    但是人人都会愤怒。如果没有满足戴志诚的要求,因为谢浩然这个意外没有让他得到本学期与国外大学交流的机会,戴志诚肯定会在他父亲面前对自己这个班主任说三道四,甚至可能是歪曲事实,故意制造事端。

    想方设法证明自己是没有用的。一边是亲生儿子,一边是儿子的班主任,孰轻孰重一眼分明。到时候,戴志诚父亲只要对他那个身为教育局局长的老友随便说上几句……想到这里,罗文功不仅冷汗淋漓。

    就算他不能开除我,也会让我不再担任班主任,甚至不再担任科目教师。学校里有一定数量的“工勤人员”编制。门口传达室、广播站里的物件整理、学生午晚餐的后勤管理,甚至直接成为学校保安……到时候,收入锐减,恐怕连现在的半数都达不到。

    如果我答应戴志诚,编造名目,以“作弊”为借口,把谢浩然这次期中考试的分数划做零分呢?

    好处肯定显而易见。光是现在知道的就有“年度优秀教师”评选,以及“特级教师”资格审核。如果可以接着戴家搭上教育局长这条线,说不定还可以担任学校语文教研组长,然后顺势晋升,副校长,然后校长。

    罗文功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眼睛里流动着惊人的狂热。绝望引发的疯狂,以及希望引发的疯狂,形成了两种黑白分明的思维意识,在他的大脑里凶狠撞击,爆发出无形的惊涛骇浪。

    他的脑子里残存着最后一根细细的线,上面写着极其微小的“良心”两个字。

    忽然,手机上的屏幕亮了。

    罗文功用机械的动作点开屏幕,发现是学校教师微信群里发的一条搞笑信息。

    那是两张截图,用毛绒玩具做成的表情包。

    嫩黄色的小母鸡黑眉倒竖,单手捂着胸口,下面配的文字是“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另外一只小母鸡躺在蓝色襁褓里,眉开眼笑,配的文字是“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罗文功疲惫地闭上双眼,眼前却仍然还是那两张截图在重叠、飞舞着。

    不需要良心……

    是啊!做人,可以不需要良心。

    睁开眼睛,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九点十七分。

    下定决心的罗文功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用力抹了一把脸,挤出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容,离开房间,朝着位于三楼的音乐办公室走去。

    既然决定了要做,就必须让所有伪造的证据一次性到位。否则,根本没有说服力。

    上午第三、第四节是自己的语文课,得要与下午的音乐和体育课程对调一下。这样一来,我才有制造“证据”的时间。

    ……

    在“午间休息”这件事情上,七十二中学与其它学校颇有区别。

    这里指的是广播站午间播放音乐,种类相当繁杂。从《上帝是女孩》到钢琴曲《梁祝》,从歌剧《胡桃夹子》里的咏叹调到最新的流行歌曲,都可以在这里听到。

    校长办公室的窗户敞开着,于博年坐在椅子上,认真而缓慢吃着盘子里的饭菜。他是一个身体强健的老人,尽管头发花白,却经常在篮球场上奔跑、跳跃。以至于每年都有刚进学校的新生误认为他根本不是什么校长,而是一位体育老师。

    肉片炒茭白还算马马虎虎,酸菜炒肉末里几乎就没有瘦的,全是一层腻腻的油。爆炒菜心算是比较爽口的蔬菜,豌豆炖豆腐口感不错,咸鲜适中。

    于博年吃得很仔细,尽管食堂厨师做菜的功夫各有差异,但就总体来说还可以。至少他们没有偷奸耍滑,也没有在这份自己委托某个学生帮忙打来的饭菜里加料。

    明察暗访可以适用于很多场合。学校内部也不例外。

    摆在书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弹出美术教师陶乐的头像,以及对话:“老于你吃完了没有?”

    于博年不紧不慢拿出餐巾纸擦拭着嘴角,漫不经心在手机上发送信息:“刚吃完。中午还打不打乒乓球?你昨天可是输了我一顿晚饭,先说清楚什么时候请客?”

    陶乐的手机头像就是他本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教师,瘦高个,性格开朗,与校长于博年关系不错,平时喜欢开玩笑:“打什么球啊!赶紧来我办公室,有好东西给你看。”

    于博年顿时来了兴趣:“哦,你有新作品出来了?”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满面流泪的表情:“……不是我的,是这次一个学生美术期中考的画。”

    于博年喜欢音乐,也喜欢美术,他本人还是省美术家协会的会员。

    “等着,我现在就过来。”

    ……

    出现在于博年面前的是一副墨牡丹。

    一米多长的画纸就这样斜摆着。为了便于观赏,陶乐用夹子把画纸的顶部固定在隔板上。虽然整体效果没有直接挂在墙上那么好,却要比平摆在桌面上要强。

    美术办公室里只有陶乐一个人。他拉着校长于博年,献宝似地指着画卷连声嚷嚷:“我说的就是这张。你觉得怎么样?一个高一学生画的,至少也是练了四、五年,才能有这份功力。”

    于博年没有说话,双手交叉在胸前抱着,眯起眼睛默默注视。

    国人画牡丹者甚众,但是画墨牡丹者甚少。原因很简单:墨色不比颜色,尤其是对单一品种花卉的描绘,需要对深浅层次不同的墨色进行搭配。“由浅入深”绝对不是口头上说说那么简单。在完全由墨色构成的画卷上,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失误,进而让整张画卷彻底变成废纸。

    眼前的这副墨牡丹惟妙惟肖,气势非凡。搭配的小景与花瓣淡墨部分相得益彰。重瓣花笔笔晕染有层次,花枝勾勒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渲染的部分自然洒脱,丝毫没有给人以“媚俗”的感觉,却有一种平淡中彰显的高雅圣洁。

    足足看了近五分钟,于博年才放开胳膊,慢慢抚掌互搓着,点头道:“不错,真的很不错。对墨色的理解和运用非常高明,尤其是花瓣边缘的处理,至少我是比不上的。”

    陶乐轻轻点了点画卷下面的配文,赞叹道:“书画书画,有书才有画。你看这字写的,真正是行云流水啊!”

    于博年朝前走了几步,弯下腰,仔细注视着配文,连连点头:“是行书,枯润变化丰富,虚实相济,布局合理……咝!这份写字的功夫没有五年以上的磨练根本写不出来。你看看他着笔锋,纵得出,擒得定,拓得开,留得住。虽说还没有达到那些老书法家神妙的境界,但是就这副作品而言,已经算是上品。”

    说着,于博年直起身子,带着脸上尚未散去的感慨,发出疑问:“这真是我们学校期中考试的美术作品?”

    陶乐摊开双手,表情很无辜:“当然。这种考试不限定画种和画风,又没有固定的规格。不要说是国画,就算学生交上来的作品是素描或者色彩写生都可以。反正现在是高中,美术课只是一种兴趣辅助,除了想要报考院校的特长生,对其他大多数学生来说毫无意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