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八节 证明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黑色三角形石头已经融入了谢浩然体内,他得到了来自文昌帝君的所有传承。

    区区一副《墨牡丹》算得了什么?

    礼、乐、御、射、书、数。“六艺”涵盖的范围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上古时代狭窄的范围。这些文化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沉淀。当然,谢浩然从文昌帝君传承中得到的仅仅只是初级功法。以那副《墨牡丹》来说,无论图画还是行文,仔细考究的话仍然有其缺陷。但只要画得越多,写得越多,对《文曲》功法的刺激性就越大,运转能力越强。

    谢浩然对校长于博年没什么印象。但是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对自己非常不利,迫切需要一个能够站在自己这边帮助说话的人。罗文功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就是想要趁着其他教师午休的时候,快刀斩乱麻,把自己“考试作弊”这件事情变成既定事实。

    “我没有作弊”这句话,谢浩然几乎是以自己能够达到的最大音量吼了出来。

    这充满了愤慨的咆哮。目的,就是要让外面走廊上正朝着办公室方向走过来的陶乐等人听见。

    罗文功被这突如其来的咆哮吓了一跳,整个人几乎从椅子上颠起。随即,脑子里最后一点点愧疚也随着谢浩然巨大的吼声变成了愤怒。

    “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难道你作弊还有道理了?”

    校长于博年和美术老师陶乐同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把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看到了背对自己而站的谢浩然,也看到了正对自己指着谢浩然破口大骂的罗文功。

    于博年微微皱起了眉头,陶乐脸上的神情先是有些尴尬,随即变得兴趣十足。

    老师教训学生这种事情在学校里再正常不过,只是没想到会被自己撞见这样的一幕。

    罗文功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张,连忙站起来,绕过谢浩然,朝着于博年走去,嘴里忙不迭说着:“于校长,你怎么来了?”

    于博年抬起右手摆了摆,口气很淡漠:“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刚才我听见你们在说考试作弊的事情。怎么,谁作弊了?”

    罗文功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这种变化,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他只能硬着头皮,指着站在一旁满面冷漠的谢浩然道:“他这次期中考试作弊,语文和数学都是。”

    谢浩然根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反击的机会,再次发出愤怒咆哮:“我没有作弊。罗老师,你这是栽赃陷害!”

    于博年抬手拦住了想要发作的罗文功,淡淡地问:“这孩子作弊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在考试现场被发现了吗?”

    罗文功强压着内心的惊恐和愤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当时没有发现,是后来被别的同学举报的。”

    于博年对这种说法明显感到怀疑:“考完了才举报?那为什么当时不说?”

    他转过身,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目光与谢浩然对视着。虽然于博年冷漠而严肃,但是给谢浩然的感觉却是温和而宽厚。

    “你就是谢浩然?”

    于博年一边发问,一边从站在旁边的陶乐手里拿过那副卷成筒状的《墨牡丹》:“这是你画的吗?”

    看着在于博年手中展开了大半副的画卷,谢浩然点头道:“是我画的。”

    于博年颇感兴趣地问:“你学国画多久了?”

    谢浩然随口编了一个听起来不算太离谱的时间:“五年。”

    于博年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怎么,在外面跟着老师专门学过?”

    谢浩然摇摇头:“没有,都是我自己对着书上自己画,书法也是临摹字帖。”

    于博年收起笑容,平静且认真地问:“跟我说实话,这次考试,到底作弊了没有?”

    “没有!”谢浩然说得斩钉截铁。

    于博年面色变得比刚才冰冷了些:“那你们班主任为什么要说你作弊?而且还有你的同班同学指证?”

    “我不知道!”

    谢浩然摇头,声音里透出极其不甘的愤怒,以及不为旁人注意的潜在诱导:“今天上午罗老师还在班上宣布,我是这次期中考的全年级第一。可是现在他把我叫过来,就说我是作弊。”

    于博年把身子转向罗文功:“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到了现在,罗文功感觉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谢浩然根本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拿捏的性子。自己之前抛出来的那些所谓“证据”,其实只要仔细起来根本经不住推敲。如果于博年不是校长,或者站在办公室里看到这一切的仅仅只是美术教师陶乐,罗文功都有办法让事情搪塞过去。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完全被逼到了绝路上,只能前进,不能回头。

    一番手忙脚乱的解释。“证据”还是那些罗文功上午时间从学校外面买来的空白试卷。他一点点指出同类型题目的对比,以“夹带答案”为名义证明自己是对的。

    “校长,您看看,这些题目从题型到内容全都一样,只要照着抄抄就能考高分。”

    “语文也就罢了,毕竟古文分析的例题之前我在课堂上也给他们讲过。这是谢浩然的数学卷子,第三大题的计算部分,总共六个小题,全都可以在历年来的同类型试卷里找到。还有这几道应用题,也是一样。”

    美术老师陶乐在旁边看着罗文功说得口沫四溅,实在是忍不住了,插进话来:“这其实证明不了什么。只要认真复习,多做些同类型的题目就行。”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

    罗文功猛然直起身子,语气变得比刚才激烈了许多。他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摞旧试卷,在于博年面前迅速摊开:“于校长,这是谢浩然在期中考前所有测验的成绩。第一单元统测平均分八十三分,第二单元统测平均分七十九峰,第三单元统测八十一分……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光说说这次期中考。他语文考了一百三十九,数学考了一百三十七,综合成绩排名全年级第一。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觉得这种事情合理吗?”

    成绩对比,这是罗文功最大的杀手锏。

    于博年与陶乐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冷漠和严肃。

    教师的确应该关爱学生,但是一个在考场上作弊的学生,无论如何也要受到惩罚。

    谢浩然的前后成绩对比区别太大了!以单科满分一百五十分计算,他之前历次测验都不及格。按照这种排名,谢浩然是整个高一年级不折不扣的差生。

    也难怪罗文功会说谢浩然作弊,也难怪有学生在考试结束后指证他夹带答案。从倒数末尾一跃跳升至全年级第一,这种差别也太大了,简直令人难以接受。

    校长于博年因为《墨牡丹》对谢浩然产生的浓厚兴趣,正在迅速变得淡薄。这关系到一个人的诚信问题。成绩差可以理解,也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追赶上来。但是以作弊的方式获取高分,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

    就在于博年兴味索然想要站起来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谢浩然突然发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声音。

    “我可以证明我没有作弊!”

    罗文功刚刚落到了实处的心脏,因为这句话又变得高度陡然暴升。他想也不想就张口拒绝:“都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就取消你的这次考试成绩。”

    他实在是不愿意多生意外。能够用最简单的方式结束这件事情,那就再好不过。

    于博年抬起了右手拦住罗文功:“先等等。”

    他转过身,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谢浩然:“你想怎么证明?”

    “凭什么落后的差生就不能考高分?没错,我刚学校的时候的确成绩不好,排名全班末尾。但是我不比谁差,也不是智商低下的白痴。为什么我就不能通过努力取得好成绩?为什么在你们老师眼里被打上“差生”烙印的学生就永远不会上进?别忘了,哪怕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只要罪恶程度没有被法官宣判处以死刑,他同样也有着改过自新的机会。”

    谢浩然说得大义凛然,言之凿凿。

    这个时候,午休时间差不多快结束了。办公室里走进了好几名教师,使这本就不大的空间变得越发拥挤。再加上谢浩然说话的声音很大,一些即便是不在这个房间里办公的老师从门口经过,也被吸引着朝里面探头观望,看到校长于博年也在,纷纷挤进来,充当临时的旁观者。

    罗文功发现校长于博年脸上掠过一丝欣赏的神情。

    他没来由的心脏一紧。

    谢浩然用野兽般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班主任罗文功:“你说我作弊是吗?你说试卷上这些题目都可以在外面买到?很好,那就请罗老师你另外出两份卷子,语文数学都要,我现在就做给你看。”

    周围的旁观者议论纷纷。

    “这是老罗班上的学生?口气真大。”

    “听说是考试作弊被抓住了,可是看这样子不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