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十九节 和事佬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不就是临时出几道题而已,就出给他做吧!看看这孩子到底掌握了多少。”

    “老罗遇到这种脾气犟的学生也是运气不好。要是换在我的班上,非得往死里收拾了让他以后夹起尾巴做人。”

    每一个老师对待学生的态度都不一样。这正是为什么有些老师在退休以后,年年都有大批学生上门探视,而有的老师退休以后却是门可罗雀,老死无人问津的道理。

    罗文功用狠辣的目光盯着谢浩然。天气很热,汗水从发根一滴滴渗透出来。略长的发捎被汗水浸透,细细密密贴在了脸上。

    他忽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

    “好!你要证明是吗?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罗文功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笔记本,以极快的速度翻到想要的页面,毫不闪避谢浩然那双几乎喷火的眼睛,以尽量压制住愤怒的正常语调说:“做吧!一份语文,一份数学,总共二十道题。要是你能答对三分之二,我就算你这次考试成绩没有问题。”

    于博年在旁边伸手接住笔记本:“先拿来给我看看。”

    他的动作平常自如,表情也是理所应当。罗文功微微有些发怔,他本能的不想把笔记本交给于博年,可是在这种时候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只能顺应着被于博年接住那股力量,松开手,然后带着惴惴不安与略微失控的复杂心情,看着对方仔细翻阅。

    于博年看的速度很快,走马观花浏览了一遍,转手把两个笔记本递给了站在旁边的谢浩然,意味深长地说:“好好做吧!审题的时候仔细点儿,这可是证明你的机会。”

    能够当到一校之长的人,都不是普通角色。

    事情到了现在,于博年基本上可以断定谢浩然没有作弊。何况罗文功自己也说过:是班上的一个学生举报谢浩然考试夹带答案。然而,罗文功自始至终也没有把那个举报的学生叫到办公室来当场对质。

    既然谢浩然没有作弊,为什么罗文功非要一直死死揪住他不放?

    笔记本上的那些题目难度非常大。

    七十二中学所有教师,包括校长于博年,都有这样一个笔记本。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特殊问题记录本。这是于博年从其它学校交流回来的经验,把平时工作和学习上遇到了难题重点记录下来,在每周的专科教师分组讨论会上拿出来,大家一起共同研究。

    罗文功拿出来的两个笔记本,其中有一个是他自己的。从翻开的那一页开始,刚好有十道难题。大部分是古文翻译,就范围来看,倒也勉强还算是没有超出教学大纲。

    另外一个笔记本的封面上写着“闫玉玲”三个字。那是与罗文功搭伙结队的数学任课老师。上面记录的数学题伪装性极高,稍不留意就会忽视真正的解题路线。尤其是最后一道题,不是一般的难,据说曾经在数学教研组讨论的时候专门拿出来分析,还是没能找到正确的解法。

    如果罗文功要求谢浩然每道难题百分之百作对,于博年一定会当场予以否决。因为那实在太荒谬了。连老师都不会做的题目,凭什么要求一个学生做到那种程度?何况这又不是考试。

    谢浩然做的很认真。他没有浪费时间与罗文功争论这些题目的难易程度,静下心来,整个人沉浸在专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文字有其特殊的魅力,这是文昌帝君所辖的领域。无论上古时期繁琐复杂的象形文字,还是进化到了今天历经无数次改良后的简体字,在谢浩然脑海里都只有一种概念————法器。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从远古时代起,数学就是中国古代科学里的一门重要学科。其发展源远流长,成就辉煌。否则的话,也不会在“君子六艺”当中加入了“数”的概念。

    古文翻译对谢浩然来说毫无困难。太简单了,他根本用不着思考,看看题目就知道应该如何解答。钢笔尖在纸面上灵动地跳舞,带着黑色轨迹轻划出一道道优美的线条。

    周围响起了阵阵议论声。

    “这孩子怎么想也不想就开始做了?该不是以前就做过类似的题目吧?”

    “你看好了,老罗拿出来的那可是“特殊问题记录本”。你也知道那本子是干什么用的,他到哪儿去找相同类型的题目?照我看,估计是根本不会做,就只好瞎写一气。你也知道,语文的分析题就这样,只要写满答题空格,多多少少都能得点儿分。”

    “他答得好快,竟然就开始做第二份题了。你别说,那手字还写得真是漂亮!”

    于博年从椅子上站起,转向站在旁边看热闹的那些教师,很是威严地挥了挥手:“再有半个多钟头就要上课了,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都散了,做你们自己该做的事情去。”

    校长发话比任何劝阻都要管用。尽管有些人很想留下来看看最后的结果,却只能知趣地笑笑,点头答应着,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这些不相干的人全部离开,于博年用力关上房门,谢浩然也答完了两个笔记本上的所有题目。

    满面愠怒的罗文功伸手来接,却被谢浩然避开,直接把笔记本递给了于博年。

    老校长看看腕上的手表:从开始答题到现在,刚好过去了十五分钟。尽管很相信谢浩然的能力,于博年仍然失口叫了出来:“怎么你就答完了,不用再检查一下吗?”

    谢浩然回答的异常肯定:“不用了。”

    美术老师陶乐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说:“我一直都在盯着,他没有作弊。”

    于博年目光落在笔记本上,答案正确与否尚未确定,先微笑着点头赞叹了一句:“好漂亮的字,真不错。”

    检查的不是很仔细,因为事情到了现在,于博年已经觉得没这个必要。古文翻译正确与否,一眼扫过去大体就能判断出来。只有数学的那个笔记本,也只是看看具体的解题方法,没有根究最后的计算得数。

    合拢摆在面前的两个本子,于博年把谢浩然叫到面前,和颜悦色地说:“今天这个事情是罗老师错了。小谢啊!你看现在差不多快要上课了,继续纠缠下去,肯定会耽误到其他同学。罗老师大概是一时糊涂,就让他在这里当面向你承认错误,你觉得怎么样?”

    谢浩然很平静。

    之前于博年把那些围观者驱散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无论对于涉事教师还是学生来说,任何一方犯错,传出去都会给学校声誉造成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内部处理。

    罗文功又惊又怒:“校长,你不能包庇他啊!笔记本上的这些题他根本就是乱蒙的。才十多分钟就做完了,这怎么可能?”

    “够了!”

    于博年陡然提高了音量,注视罗文功的目光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向这孩子道歉,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罗文功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却仍然极其不甘做着挣扎:“他做的那些题……还没有检查过。”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伴随着从心底狂涌出来的愤怒,两种情绪在于博年身体里冲撞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变成了令他想要发笑的无奈情绪。就连站在旁边的美术老师陶乐也看出了问题症结,连忙走过去,拽住罗文功的胳膊,推搡着,把他朝办公室里间拖去。

    “我这个校长也不好当啊!”

    于博年苦笑着连连摇头:“小谢,暂时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上课,这件事情我会负责处理。别担心你们罗老师,如果他还要继续找你的麻烦,你就直接来找我。”

    “见好就收”的道理谢浩然当然明白。虽然不太清楚罗文功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改变态度诬陷自己作弊,但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自己的老师。

    “好的!”

    谢浩然点点头:“谢谢校长。”

    他也没有忘记拉着罗文功站在办公室里间的陶乐:“谢谢陶老师。”

    于博年对谢浩然的态度很满意:“回教室去吧!记住,遇到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看着谢浩然拉开房门走出去,又将房门关上,于博年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消失。他皱着眉,用冷漠的目光盯着从里间走出来,神情激动的罗文功。

    “校长,谢浩然的确是作弊了。那些题目他根本不可能作对。他就是在虚张声势,你们都被他给骗了。他其实……”

    “如果你还是抱着这样的态度,那么我会给你开一张三个月的停职申请批复。”

    于博年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但是你也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瓜。谢浩然这孩子很不错,如果他真的想要对付你,刚才就不会答应我的要求。所以别再跟我说什么考试作弊的问题。我不想深究,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你还要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