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十三节 幸运符引发的玩笑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见状,何洪涛不禁哭笑不得。

    “康耀”房地产公司是国内知名企业,公司财力高达“亿元”单位。何洪涛既是总经理,同时也是公司董事会成员。虽说只是身家千万的小股东,却因为能力出众,在公司里很受重视。

    到了他这个级别的人物,对于现实社会之外的神秘力量大多会产生兴趣。何洪涛也不例外。他是虔诚的佛教徒,经常在庙宇里布施,身上常年带着据说是被“大师”开过光的几件灵物。对于护身符这种东西,自然是一看便知。

    信手接过,仔细端详,何洪涛嘴上不说,心里却油然生出一丝淡淡的鄙夷。

    很普通的黄纸,品质粗劣,摸上去有些扎手。村子里很常见,就是那种几块钱厚厚一刀,清明冬至用来给去世先人裁剪纸衣纸裤的类型。

    折叠手法也谈不上巧妙,方方正正的一块“豆腐干”,就像顽童用来游戏摔打的那种。哪里比得上名山大寺里高僧的作品?要么折叠成漂亮的梅花,要么编成细条,缠绕形成好看的中国结。

    黄纸内部透出黑色的墨迹,以及泛上来的一部分文字笔画。好吧!这大概算是最简单的一种符。对于符箓,何洪涛也算是颇有了解。既然是“符”,就必须在黄纸上涂写出具有特殊效果的文字,或者图案。大多数时候,符箓内容都是一个变体的“敕”字。但是就制作材料来看,往往越有名气的大师,制符材质就越是高级。

    上品黄纸虽然同样也是稻草的碎末儿为原料,但是这“稻草碎末”就很有讲究。何洪涛在香港认识一位非常有名的风水师。人家对制作黄纸的稻草异常挑剔,只要羊年羊月羊日羊时所生男子坟头上长出来的野草。采摘时间也只能在每年夏天的六、七、八三个月份。按照那位大师的说法,这一季节乃是盛夏,是一年当中阳气最为旺盛的时节。这些采摘回来的野草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做“草”。草只要那生长最旺盛的部分,接近坟头土三厘米以前的就必须舍弃。拿回来以后,在每天十点钟以后的太阳地里晒干,下午三点以前就必须收草。只有用这种方法摘取干制的野草,才是符合那位大师要求的做纸原料。

    捣纸浆是个耗力费时的活儿,却容不得半点马虎。制作纸浆的时候不能加水,只能用阳气旺盛,八字对应的童子尿。按照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纸浆必定是腥臭无比,但只要在太阳下面摊开晾干,腥臊的气味自然也就一天天淡化。等到裁剪整齐,做成符箓,谁还会计较这些?

    书写符箓也是一项非常考究的工作。涂料通常是上品朱砂,或者童子血,其中还要加入珍珠磨成的粉。这种做法据说是出自xc密教,高僧所著典籍都是用他们自己的鲜血写成。为了让人血颜色永远不变,典籍拥有对后世信徒强大的感染力,血中还要添加黄金、绿松石、纯银等碾碎混合而成的贵重材料。

    用如此繁琐手法,如此昂贵材料制成的符箓,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有用的珍贵之物。要知道随身携带符箓的作用,不外乎是顺导运气,驱邪避灾,逢凶化吉。如果用两毛钱一张的劣质黄纸,街头文具店五块钱一瓶的廉价墨汁,外加两元钱一支的普通毛笔随便写成,那还叫做什么见鬼的符箓?

    看着手上这张粗制滥造的“平安符”,何洪涛在心里对谢浩然的评价骤然猛跌,瞬间将其列入了装神弄鬼的“骗子”行列。

    “我尽量吧!”

    他随手将平安符装进了外衣口袋,心不在焉地随口说道:“拆迁补偿款一般都是在规定时间发放。否则你们村子里的人会说闲话,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引起纠纷。我也不敢保证,只能让财务那边先把你二姨家的补偿款发放表先做出来。具体什么时候放款,还要等候银行那边的通知。”

    这些话谢浩然一听就知道是在搪塞自己。他不想点破,灵动的黑色眼睛在何洪涛身上来回打量,看得是那样仔细,甚至让何洪涛产生了极其不舒服的诧异感。

    “……你在看什么?”

    谢浩然脸上显出诡异的笑容,然后很快变得严肃起来,消失了笑意的面孔变得冷硬,语速放缓,一个个音节仿佛具有实质,掷地有声:“何经理,如果我说我会看相,你相信吗?”

    看相?

    你居然还会看相?

    何洪涛下意识的想要发笑,却被谢浩然冷漠平静眼神的注视下,莫名其妙打了了个寒战。

    既然今天过来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且整个过程还不能假手于人,何洪涛当然要事先对谢浩然的相关信息进行全面细致的了解。他知道谢浩然家里的情况:父母双亡,还有黑心的亲戚对数百万的拆迁补偿款虎视眈眈。至于谢浩然本人,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现在,这小子居然告诉我,他会看相。

    很荒谬的感觉!

    何洪涛忍住笑,认真地问:“那么,你都从我身上看出什么了?我能不能长命百岁?我会不会成为世界首富?”

    “那些事情太遥远了,我暂时还看不到那么远。”

    谢浩然回答得同样认真:“我只能看到最近要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些事情。你很危险,用行话来说就是“印堂发黑,厄运缠身”。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在故意诅咒或者辱骂你,而是运兆在你身上清晰真实的体现。如果我是你的话,最好现在就回家,三天之内绝不出门。这叫“以封门拒邪运”,是最简单的应对之法。”

    “啪啪啪啪!”

    何洪涛用力鼓掌,不无讥讽的发出赞叹:“我现在真的相信你会看相了。小小年纪就如此能说会道,真正是伶牙俐齿啊!”

    说着,他拈起摆在茶几上那张金额八百多万的支票,在空中轻轻晃了晃,发出调侃的声音:“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这个。谢大师,既然你如此神通广大,能睁慧眼,那么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会不会把这张支票从中间撕开,把它变成一堆废纸?”

    这是何洪涛自以为聪明的还击。

    你小子不是会看相吗?不是能够预知阴阳吗?那我就看看你在八百多万巨款面前到底能不能保持平和冷淡的心态。你要是说我不会撕,那我现在就把支票撕给你看。要是你说我会撕掉,我就偏偏不按照你说的做。总之,是赢是输都由我来控制。大不了,回头去公司里重新开一张就是。

    你会看相?

    你看到了我厄运缠身?

    哼!就让我先好好耍弄你一番,看你还如何装神弄鬼?

    得意张狂的表情在何洪涛脸上一览无遗。他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机智连续点了很多个“赞”。弯曲的嘴角使两边颧骨肌肉上扬,与下颌骨之间拉伸形成狭长的三角形。眼睛里全是傲慢的冷笑,明明白白诠释着“嘲讽”的意义。

    谢浩然没有动怒。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陶醉在自我世界里的何洪涛,淡淡地说:“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何洪涛带着尚未消退的笑意问:“什么事?”

    “这里是我的家,而你是我的客人。”

    谢浩然举起右手,在空中捏了个一个清脆的响指,眯起那双非常好看的眼睛,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既然你已经拿出了支票,就意味着我对这东西拥有支配权。如果这张支票现在毁在了你的手上,我会打电话报警,声称你入室抢劫。”

    何洪涛“哈哈哈哈”大笑起来,身体也跟着笑声一起颤抖:“你以为警察会相信你的话吗?别忘了这张支票可是由我们公司财务部门开具出来的。年轻人,你说的这些明显就是气话。”

    窗外的太阳已经西斜,谢浩然安静地坐在房间阴影里,瞳孔深处滚动着专属于他的神秘之光:“我摸过那张支票,上面可以查到我的指纹。光凭这一点,就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我对这张支票的拥有权。何况这一切还是在我家里发生的事情。何经理……你觉得警察会相信谁?”

    “我?”

    “还是你?”

    笑容凝固在何洪涛脸上。他忽然发现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谢浩然远比想象中更难对付。之前因为那张平安符产生的轻视心理,正在一点点从何洪涛身上退去。他讷讷地讪笑着,带着几分不情愿,把支票重新放回了茶几上。

    谢浩然仰起头,脸上再次露出阳光般的微笑:“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同时也是唯一的选择。”

    何洪涛觉得很丢脸,尤其对手还是在这么一个年龄与自己相差甚远的高中生。

    谢浩然的话还没有结束。

    “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当然前提是针对何经理你在支票“撕”与“不撕”之间的选择。如果你撕了它,那么我们之间就再没有和解的可能。我会就差点儿被你们活埋那件事情,把贵公司告上法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