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十七节 败家子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我当时什么也没有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何洪涛从椅子上站起,又慢慢坐下。张着嘴,喉咙里干得要命,仿佛被塞进去很多沙子,粗硬的颗粒不断摩擦着内部组织,很疼,比任何时候都迫切想要来上一口清凉的水。

    我还活着,我没有死。

    谢浩然瘦高细长的身影在何洪涛脑海里浮现。那个儒雅英俊的年轻人脸上带着平和表情,眉眼里的笑意很淡,隐隐带有一丝说不出的邪魅。

    “你厄运缠身,最好现在就回家,这叫做封门改运。”

    什么轻蔑、嘲讽、鄙夷、装神弄鬼……诸多类似的念头已经被何洪涛抛之脑后。他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超越人力的神秘力量存在。直到今天,才真正有所体会,亲眼见识。

    他根本不相信这次车祸是谢浩然在背后一手操纵。那根本就不可能。本来按照正常情况,小薛应该转向市中心,送自己回家。偏偏自己想要约着家人外出吃饭,临时变更了路线。警察已经查明那辆“东风”卡车的司机是醉酒驾车,货场那边的相关责任人也在交警队说明了情况。货车司机中午的饭局,牌桌上的赌注,所有事情之间都没有关联。一切都表明,这是完全出于偶然的意外事件。

    何洪涛用力握住了妻子的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你,你的车在哪儿?”

    妻子不明就里地看着他:“在外面的医院停车场。怎么了?”

    何洪涛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光芒:“把车钥匙给我,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

    妻子对他现在的状况很担忧:“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医院这边等会儿还要给你做后续检查。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天亮以后再说吗?”

    何洪涛的态度很坚决,连连摇头:“不!我已经白白放过了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想放过第二次机会。你不明白,我这次大概是遇到了我命中注定的贵人。”

    ……

    夜已经深了。闷热潮湿的夜晚非常安静。何洪涛开着妻子的“奔驰”轿车缓缓驶出了医院大门。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速度可以开得很快,却不用担心会发生之前那种车毁人亡的惨剧。

    一股说不出的狂热在何洪涛脑子里徘徊。停车,熄火,走进临时租屋黑洞洞单元门入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必须用手紧紧按住,才能感受到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安宁。

    这个时间,估计整个小区里所有人都睡着了。可是等到何洪涛强忍着双腿发抖,肌肉酸涨的种种不适,沿着楼梯台阶慢慢走到谢浩然租住房间门口的时候,去透过门上猫眼里的孔洞,看到了从里面放射出来的明亮灯光。

    何洪涛不由得产生了“他在等我”这个念头。

    敲门的动作有些慌乱,力量也比较大,完全是因为过分激动所导致。

    房门从里面被拉开,谢浩然趿着拖鞋把何洪涛迎进了屋里。从书桌旁边经过的时候,何洪涛看见桌子上放着一本厚厚的《高等函数》,书页里夹着书签,旁边的草稿纸上密密麻写满了数字与算式。

    “何经理,你的厄运好像比我预料中要来得更早。”

    谢浩然微笑着递过去一杯热茶,目光掠过何洪涛额前那几道已经涂抹过药水的擦伤:“呵呵!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何洪涛双手接过茶杯,轻轻放在了桌子上。他站在谢浩然面前,没敢坐下,双脚并拢,深深朝着谢浩然鞠了一躬,双手紧紧抱着,心悦诚服,无比感慨地说:“如果不是您给了我那道平安符,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说着,他恭恭敬敬摆出双手抱拳行礼的姿势,诚恳乞求道:“大师,请收我为徒吧!”

    谢浩然平静地笑笑,摇摇头:“对不起,我不收徒弟。至少现在不会收。”

    “那我能跟在您的身边吗?”

    何洪涛有些失望,却认为谢浩然的话没什么问题。这个年轻人深藏不露,与自己以前拜见过的那些“大师”根本就是两种做派。最重要的是,那张已经被证明效果非凡的平安符,谢浩然自始至终也没有对自己提过一个“钱”字。

    谢浩然看穿了何洪涛的想法:“怎么,你是怕再遇到危险,无法自保?”

    不等何洪涛回答,他伸手从衣袋里又摸出一道平安符:“把这个拿去,只要带在身上就有用。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昭明,你也知道我的联系方式。”

    何洪涛是个聪明人。他明明白白看出了谢浩然的意图。现在,彼此之间的关系仅此而已。想要进一步深交,就需要更多的接触。

    如果只是能够保得平安,其实在何洪涛看来已经足够。金钱的确可以买到世界上的很多东西。但“安全”两个字即便是世界首富也绝对不敢轻言。谢浩然的平安符具体有多大威力?何洪涛是亲眼见识过的。这种东西如果在市面上流通,即便是标价上百万美元,恐怕都会在第一时间遭到疯抢。

    “谢谢……”

    用力握紧平安符,然后小心翼翼将其装进贴身衣袋。何洪涛脸上表情显得无比郑重:“谢大师,我现在就回公司,立刻安排财务发放杨正菊家里的拆迁补偿款。您放心,银行那边我会亲自过去打招呼,一切都走特殊渠道,中午十二点以前就能完成款项过户的所有工作。”

    谢浩然笑了。这次的确是真心实意:“这样最好。总之你记住,杨正菊家的补偿款,一分也不要多,也一分都不能少。”

    ……

    自从马国昌和杨正菊夫妇俩被警察带走后,马利就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惬意。

    他与谢浩然是年龄相仿的表兄弟。只是马利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学校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监狱。老师是比狱警还要恐怖一万倍的超级怪物。他们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请家长,最强大的武器就是罚做作业,数量从十遍到一百遍不等。马利还听说有过被罚做“一千遍”的倒霉蛋。不过那只是学校里一个传言,谁也不知道真假。

    为什么一定要上学呢?

    生活中其实很多比上学更加快乐的事情。

    呆在村口的小放映室里看录像,肯定要比坐在教室里看老师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带劲儿。枪战片格斗片爱情片比数学公式语文训练英文字母有趣多了,而且花费也要比呆在学校里少了很多。马利清清楚楚记得当时每个月找母亲杨正菊讨要午餐费的情景,每次都要被指着脑门数落一顿。不外乎是每月三百块餐费太贵,而且只是在学校里吃一顿根本就不划算。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村口小放映室里看一整天录像,最多也就三块钱。中午饿了就吃炸洋芋。那东西很便宜,两块钱能买上一大堆,撑到下午六点多钟也不觉得饿。照这样算下来,肯定是呆在家里要比去学校省钱。

    每学期开学的时候,胖胖的校长都会在开学典礼上口口声声庄严通告:学校的账目绝对透明,绝对没有滥收学生一分钱。

    这些话在马利看来简直就是放屁。当然站在学生的角度,对学校里的很多猫腻无从查知。马利能够感同身受的事情也只有午餐费。

    他只知道同在一个班上那些老师的孩子从来不交午餐费。但是他们每天中午都和自己一样排队领取饭菜。

    年轻人都不喜欢被别人约束。无论老师还是父母,在他们看来全都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马利也是一样。

    出租小区往东大约一公里,就是机械厂以前的老房子。这里曾经是仓库,机械厂搬迁以后就没人再管。房子空了下来,慢慢变成了罗三的地盘。

    罗三是个瘦子,干瘦的面颊看上去像是吸毒人员。不过没人会当着他的面说起这种事。他把废弃仓库里的几间空房改造成了赌场,悄悄做起了生意。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到这个地方。只有被罗三和他手下看中的目标,才会精心劝说,反复诱导,等到对方心动,这才带着目标上车,像接待亿万富翁那样,恭恭敬敬把他们迎进去。

    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地下赌场。位置隐蔽,经营者分工明确,有专门的人在附近马路上观察车辆,发现警车就立刻用电话报告,赌场方面会在短短几分钟内迅速清空所有证据,将赌客们全部疏散。到头来,警察一无所获。

    所以在这里赌钱是安全的。

    马利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遇到警察破门而入,或者像爹妈那样,被麻将桌上其他牌友团团围住,然后打电话报警的事情。

    “扎金花”是来钱很快的玩法。马利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居然可以拿到三张“j”这种逆天的大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