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十八节 豪赌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认识罗三完全是个意外。

    马利的朋友说三哥很仗义。

    马利的朋友说三哥经常帮助朋友。

    马利的朋友还说三哥认识很多漂亮妞,可以介绍给马利做女朋友。

    千万不要怀疑,这一切都是真的。尤其是最后一条。三哥上个月就约着马利出来喝酒,在酒吧里介绍他认识了一个叫做“丽丽”的女孩,还开玩笑说“你叫利利,她也叫丽丽”。

    那天马利喝了很多酒,头昏沉沉的,丽丽带着他在酒吧附近开了间房,两个人睡在了一起。

    三哥就是仗义!

    马利这种小年轻没有工作,说穿了其实就是村子里的小混混。马国昌夫妻俩给他的零花钱不多,花天酒地根本不够用。丽丽长得很漂亮,穿着也很性感。马利带着这样的女朋友出去外面觉得很有面子,自然也就愿意在丽丽身上花钱。但是偏偏囊中羞涩……每当这种时候,三哥总是很仗义的递过来一叠钞票,豪气地拍拍马利的肩膀:“先拿去用,不够再说。”

    在马利看来,三哥简直比自己的爹妈还要亲。

    在同一张桌子上玩“扎金花”的人很多,总共有八个。三哥说都是他的朋友,马利也就信了。拿到三张“j”的几率非常小,再加上看牌与闷牌之间的区别,很多人看牌以后纷纷扔了。现在,只剩下坐在对面的那个中年人。

    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家伙。脸很宽,短袖衬衫下面左臂上蜿蜒着一条旧伤疤。他面前桌子上摆着三张牌,牌底朝上。

    他从一开始就没动过那些牌,是真正的闷牌。马利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他很聪明,也听说过地下赌场里的一些黑幕。不过年轻人胆子大,再加上女朋友丽丽就在身边。只要小心一点儿,就不会犯错。

    桌上的钱其实已经够多了。每人十元的底,加上之前看牌闷牌扔进去的部分,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了五百。但是这在马利看来根本不值一提。他现在可是真正的“腰缠万贯”,财大气粗。

    “康耀”公司今天上午通知他过去领取拆迁补偿款。马利是马国昌和杨正菊的独生子,虽然尚未年满十八岁,却是夫妻俩在各种文件上签过字认可的房屋财产共有人。当然,在“领钱”这个过程里,有些事情的内幕马利并不清楚,也不知道何洪涛专门派人跑了一趟看守所,公司财务人员专门告诉已被拘押的马国昌、杨正菊夫妇:如果你们不能指定直系亲属在今天之内领取这笔拆迁补偿款,那么下一次发放就会拖到很久。具体什么时间公司方面也不确定。也许一年,也许十年。

    如果有专业的法律人士在场,一定可以拆穿这些毫无根据的谎话。然而马国昌夫妻俩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全都眼巴巴盼着这两百多万补偿款下来。马利虽然整天游手好闲,可毕竟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想来想去,就在“康耀”公司财务人员带来的委托领取人证明书上签字,用力摁上了红手印。

    马利心脏“扑通扑通”得厉害。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高明的渔夫,刚刚发现了一条大鱼。他在心里不断咒骂着那些早早就扔牌跑掉的家伙。要知道三张“j”这种难得一见的大牌如果只是吃到区区几百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还好,老天爷有眼,给我留下了一个傻乎乎什么也不懂,一直闷牌闷到现在的白痴。

    “一百块。”马利没敢加太多的赌注,朝着桌子中间轻飘飘扔过去一张红色钞票。

    眼睛中年男有些犹豫,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看看牌。浓妆艳抹的丽丽在旁边很是不屑的发出冷哼:“一点气质都没有。闷了才是半价,看了就得扔牌。就你那种垃圾废物,哪儿有我男朋友的牌好?”

    男人都要面子。尤其是面对来自年轻小鬼的挑衅,眼睛中年男觉得很是窝火。他拉开钱包,拿出一张绿油油的五十块钞票,“啪”的用力拍上了桌子:“跟就跟,老子就是不看。”

    马利很想搂着丽丽狠狠亲上一口,但现在肯定不是时候。他学着香港赌片里周大赌神的模样,气定神闲拿出两张百元大钞,再次摆上了赌桌。

    你加注,我就跟。

    很快,赌桌上的钞票总数超过了一万。散乱的红钞票上老人家仿佛在对着所有人微笑,但是围在旁边看热闹的赌徒谁也没有吭声。有人慢吞吞吸着烟,有人在用很低的声音交头接耳,还有人在猜测对赌双方究竟拿到了什么样的底牌。

    马利忽然觉得情况好像不太对劲儿,眼睛中年男也未免太沉得住气。闷牌赌气质当然没错,可是像这样牌桌上累计总数超过上万的情况居然还在闷牌,那就有些说不过去。

    我该不是被赌场里的人算计了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马利把口袋里最后的现钞拿了出来,拍在赌桌上的同时,非常认真地说:“加五百。”

    他的脑子保持着必不可少的清醒。

    如果这是一个针对自己故意设下的局,只要看看对面眼镜男接下来的反应就应该清楚。就算真的被骗,马利也认了。大不了以后离罗三这种人远一点,再也不要来到这个地下赌场。用几千块钱买个教训,马利觉得很值。

    今天中午刚领了两百九十八万的拆迁补偿款,银行那边已经到账。马利知道家里这次发财了,但是距离真正的“全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恐怕还差得远。否则,爹妈也就不会绞尽脑汁谋算表哥谢浩然的拆迁款,更不会阴谋泄露,被抓进了看守所。

    中年男人扶了扶鼻梁上下滑的眼镜,深深地看了一眼马利,从桌上拿起一直没有动过的三张牌,在手心里熟练地捏拢,然后凑到距离很近的位置,小心翼翼,聚精会神死死盯住左上方刚刚拈开的一丝牌角。

    马利耐心等待着。

    经常赌钱的人都会这样做。都觉得一点点把牌面拈开是非常稳妥的做法。主要是为了保密,提防着不被周围的人看见。

    马利仔细观察着眼睛男身后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变化。虽说具体什么牌肯定不可能从别人脸上看穿,但是牌大牌小却多少能够由此进行判断。

    这是马利从罗三那里学到的招数。这段时间以来他在很多人身上都试验过,非常管用。

    眼镜男额头上全是汗珠,站在他身后的两名观众却变得亢奋。马利从其中一个人无声的口型变化看懂了“同花”两个字。另外一个人的神情有些惊讶,先是压扁然后张开的唇形,只要多些心思,就不难想象出那是一个“顺”字。

    同花顺?

    马利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看到眼睛中年男一扫之前的紧张情绪,整个人变得狂放嚣张。他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使劲儿吸溜着鼻子,仿佛手心里握着的那三张牌是世界上珍贵无比的宝贝,以非常轻微,幅度微弱的动作缓缓放在了桌面上。做完这一切,他抬起左手,重重盖在了上面。

    “……那个,能不能商量一下?”

    眼睛中年男脸上的肌肉在微微颤抖:“我身上带的钱不够,谁能借我点儿?”

    丽丽丰满的胸脯紧贴在马利身上,顿时不屑一顾地叫嚷起来:“没钱还玩个屁啊?我男人加了五百块的注,你现在反正也看过牌了,要跟就跟,不跟的话,这局就算我们赢了。”

    是啊!没钱还玩个屁啊!

    这样的念头在马利脑子里一闪而过。之前的种种担忧与思考,也从他的脑海里瞬间消失:只有真正拿到大牌的人才会在牌桌上借钱,牌要是小了,连跟都不会跟。

    马利越发坚定了对方就是拿到一把同花顺的想法。

    罗三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打麻将。既然有人要借钱,看场子的手下很快把他从麻将间里叫了出来。罗三估计正在兴头上,被人打断了觉得很不高兴。走进牌桌先是看看马利,又看看坐在另外一边的眼睛中年男,皱起眉头问:“谁要借钱?借多少?”

    眼睛男有些紧张,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我想多借点儿。一百万怎么样?能借出来吗?”

    罗三紧蹙的眉毛拧得更紧了:“借那么多?怎么,你玩上瘾了?”

    紧接着,他继续道:“要借钱也不是不行,问题是你用什么做抵押?”

    罗三显然与眼睛中年男认识:“老李,今天怎么玩那么大?手风顺?还是拿到好牌了?”

    被叫做“老李”的中年人“嘿嘿嘿嘿”低笑了几声,从衣服的贴身口袋里拿出一张存折,打开,递了过去。

    罗三站的位置距离马利很近,打开的存折页面刚好也正对着这边。房间里悬挂着明亮的节能灯,马利清清楚楚看见了存折内页上那一串串醒目的黑色数字“零”。

    “五百三十七万三千九……”

    罗三嘴里念出这个数字的时候,马利觉得自己眼角没来由的猛然抽搐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