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二十九节 翻牌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存折上的存款竟然有五百三十多万……实在太有钱了。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罗三从裤兜里拿出一盒“精品玉溪”,在赌桌上散了一圈,对中年人笑道:“我想起来了,你家好像也是刚拿到拆迁款。怎么,这就是那笔钱?”

    老李脸上浮现出毫不掩饰的傲慢神情:“怎么样,用这个做抵押应该没问题吧?我知道你这儿的规矩,借一百万手续费五千,打完了这把牌就给你。”

    罗三点点头道:“我是没有问题,不过你还得先问问人家小马。”

    他转过身,冲着马利温和地笑笑,声音放得有些低:“小兄弟,老李这家伙肯定拿到了一把好牌。一百万啊……这家伙简直就是黑着心乱整。听三哥一句劝,最好别玩了。这把认输吧!桌上那些钱就当是送给他。”

    马利心里最后的戒备也消失了。

    他很感激罗三能对自己说这些话:“谢谢三哥。我有分寸。”

    罗三继续劝道:“真的别玩了。老李这一百万压下来,你也没钱跟啊!”

    激将法对年轻人非常管用。马利想也不想就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金卡:“我有钱,这卡里有三百万,足够了。”

    一夜暴富的心理人人都有,马利也不例外。将近三百万的拆迁补偿款在平时看来已经很多了。但钱多钱少这种事情完全是对比出来的。

    自己爹妈为什么会被警察抓起来?还不是为了谋夺表哥谢浩然的八百多万拆迁款。

    赌桌对面这个眼睛中年男相貌平平,可是随手拿出一张存折就有五百多万。

    吗的这个世界真他吗的不公平。凭什么你们的钱都要比我多?

    为什么老子不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捞上一把?

    “扎金花”很多时候玩的就是一股子豪气。最大拿着一张“a”,就能把对手一对牌活活吓跑,随随便便赢个几十万的故事到处都在流传。以前马利听别人说起,总是对那些赢钱的人心怀敬意,憧憬着应该来个身份调换,自己变成站在赌桌面前大杀四方的那个胜利者。

    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

    这可是三张“j”啊!“扎金花”里比自己手上这把更大的牌,就只有三张“q、k”,或者三张“a”。当然,按照赌桌上的规矩,如果对手拿到最小的非同花不连张,比如“2、3、5”,那么牌面大小就会立刻颠倒过来,专杀三张。

    那种情况太罕见了。而且按照正常人的心理,拿到“2、3、5”这种超级烂牌,绝对不可能跟到现在。

    马利不怕对方拿到大牌,就怕这是一个针对自己故意设下的局。但是就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来,应该不是。

    看着脸上全是坚决的马利,罗三也不再劝阻。他点点头,对着站在旁边的一个跟班低声说了几句,那人会意地转身从里面房间拿出来一个黑色塑料盒。打开,里面是一摞摞整齐摆放的圆形筹码。

    “既然你们俩都要借钱,那就按照我这里的规矩,把你们的银行卡或者存折暂时交过来,各人在纸上写下取款密码,还有借条,连同你们的身份证,一起交给我来保管。”

    罗三的表情很严肃,说话声音很大。另外几个房间里正在玩牌的人也被吸引过来。他们满面贪婪看着罗三手里的银行卡和存折,用嫉妒和酸溜溜的口气议论着,同时猜测马利和中年眼睛男各自都拿着什么样的牌。

    丽丽用柔软的手轻轻抚摸着马利肩膀,嘴唇凑到他耳朵旁边,发出马利在床上非常熟悉的呻吟:“老公,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你真厉害!”

    强烈的自信心在马利身体里急剧膨胀。他想也不想就拿起圆珠笔,在白卡片上“刷刷”写下了取款密码,然后拉开钱包,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带着男人特有的豪气,轻轻扔给站在侧面的罗三:“三哥,麻烦给我一百万的筹码。”

    周围观战的人群里,发出了带有惊叹成分的“啧啧”声。

    筹码到手,马利觉得自己就是一座高大雄伟的山脉。香港赌片里一掷千金的周赌神形象又在脑子里出现了。他微笑着扬起手,双眼释放出犀利的目光,把周赌神在电影里的派头学了个十足:“轮到你说话了。”

    姓李的眼镜中年男脸上带着憨厚朴实的笑容。他拿起一摞黑色筹码,朝着赌桌中间推了过去:“十万块。”

    马利没理由不跟。

    十万。

    二十万。

    五十万……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刚接到手的一百万眨眼就没了。

    有了第一次借钱的经历,第二次借钱也就顺理成章。至少马利没有第一次那种患得患失的心理负担,写借条给罗三的时候速度也快了很多。

    赌桌旁边围观的人已经不再说话。房间里烟雾缭绕,每个人都在用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桌子上那些筹码和钞票。

    一把牌玩到现在,累计数额已经相当惊人。很多人也许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的钱。

    新的筹码到手,马利也觉得差不多了。前前后后扔进去一百多万,能够赢上这么多的钱,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看着对面眼睛中年男又压上了五十万的筹码,马利萌生想要开牌的念头。

    胳膊上传来了非常清晰的掐痛感。丽丽柔软的胳膊从后面环住了马利的腰,声音很低,语调也很急促:“老公,划不来啊!你开牌就得多扔五十万,他的牌明显没有你的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要开也是他开,凭什么要我们开?你傻啊?”

    对啊!

    马利浑浑噩噩的脑子现在已经无法思考。清醒和理智已经被巨额赌金刺激得无影无踪。他觉得丽丽说得没错,女朋友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于是想也不想就把手里刚借到的筹码推上过去,带着堪比霸王项羽气吞天下的豪气:“我就跟你五十万,不开!”

    眼镜中年男显然是个老实人,性格木讷的那种。他微微有着发怔,顺应着马利的话头,继续朝着赌桌中间推上筹码:“那……那我也不开。再加五十万。你还跟不跟?”

    马利手里已经没钱了。

    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自己的钱不够多,远远不够。

    眼镜中年男之前拿出来的那本存折上,可是有着五百多万的数额。而自己手里,最多只有三百万。照这个速度玩下去,对方一直不开牌,自己最后的结局,就是没钱跟牌,不得不退出赌局。

    不行!这绝对不行!

    对面的眼镜中年一定也是在打这个主意。他不敢开牌,就用这种办法一直套着我。

    想到这里,马利把求援的目光投向罗三:“三哥,再借我一百万吧!”

    罗三也看出了牌桌上的局势。他用力狠吸了一大口烟,喷吐着浓浓的烟雾,对着眼镜中年男摇了摇头:“老李,你这就欺负人了。用钱砸人是不是?人家小马明明说了只有三百万,偏偏你就一直压着不肯开牌。你要再是这样,我也不会再借钱给你。”

    话一出口,姓李的中年人顿时急了:“哎!罗三,你怎么这样啊?这牌桌上的事情从来都是输赢自愿。我加注归加注,他也可以扔钱开啊!我又没拦着他不准开牌,这没道理嘛!”

    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听声音大部分是站在中年人那边。他说的没错,“扎金花”本来就是这种玩法。要么扔牌不玩,要么加注,要么开牌,手脚嘴巴都长在各人身上,没人会拦着你。

    罗三转身面对着马利,压低音量:“小马,老李说的也没错。要不这样,你卡上还有一百万,我就帮你做个中间人,你们两个最后压一把,各自都上一百万,一起开牌,你觉得怎么样?”

    这正是马利想要的结果。

    他用力点点头,眼睛里闪烁着亢奋的神采:“三哥我听你的,我没意见。”

    得到肯定答复的罗三也转到中年人那边,把同样话又说了一遍。看样子,姓李的眼镜中年男有些不太情愿,却又不敢违逆罗三的意思。他沉默了近五秒钟,带着愠怒与不甘,面色阴沉,缓缓点了点头。

    马利写下了最后一张借条。连同之前写过的那些,总共从罗三那里借了三百万整。

    手里握着刚刚拿到的一百万筹码,马利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掌握之中。他无比痛快甚至是迫不及待把筹码全部扔上牌桌,发出压抑住激动的声音:“开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牌?”

    这句问话其实很多余。马利觉得自己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底细。他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右手轻轻捏住自己面前三张牌的牌角,只等对面翻牌,就会带着无比张扬的动作,让那个傻乎乎的眼镜中年男好好看看自己的三张“j”。

    对面翻牌了。

    动作很慢,一张一张地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