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十节 倾家荡产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第一张是黑桃“a”。

    第二张是方块“a”。

    第三张是红桃“a”。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狂放如海啸的喧嚣,惊叹与议论此起彼伏。

    “竟然是三张a,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牌。”

    “对面那个年轻人输定了。三张a啊!这可是最大的牌了。除非他手里拿着2、3、5,但是这几乎不可能。除非是故意做局,否则谁会拿着那种烂牌一直撑到现在?”

    “开始我就估计两边都是三张,同花绝对不可能。就算是同花顺也小了。两边都扔进去三百万,没有三张根本撑不起这么大的赌局。”

    马利觉得脑子里很乱,整个人仿佛被从天而降的彻骨寒冷死死冻在了原地,就连迈开脚步的力气都没有。

    罗三用威严的目光注视着他:“小马,开牌啊!人家老李都翻牌了,让我们看看你是什么牌?”

    眼镜中年男仍然带着憨厚朴实的笑,表情看上去甚至有些呆傻。

    马利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体却在不由自主开始发颤。眼角一直在抽搐,瞳孔里根本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整整齐齐摆在对方面前的那三张“a”。

    他们不是说那人手里拿着同花顺吗?

    他们当时的口型就是这样,明明白白是在说着“同花顺”三个字。

    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了三张?而且还是比我更大的“a”?

    罗三皱起了眉头。他嘴里叼着香烟,俯身过来,伸手抓起摆在马利面前的三张牌,认真地说:“牌桌上的规矩,大家既然说好了开牌,无论大小你都得开。小马,我就帮你代劳了啊!”

    说着,罗三把牌翻开,三张不同花色的“j”清清楚楚暴露在众人面前。

    “我说这家伙怎么撑那么久呢,原来也是三张啊!”

    “可惜了,j遇到a,真正是白白撞死。”

    “老李这一把可是赢够了。足足三百多万啊!”

    眼镜中年男已经在收钱了。他满面激动,双手张开达到极致,把桌面上所有的钞票和筹码统统搂到面前,开心无比一张一张在手里归拢,大拇指不时在舌尖上蘸一下,熟练地点着那些红色钞票。

    直到现在,马利才猛然清醒过来。

    他瞪大双眼,瞳孔深处全是痛苦和难以自信的目光。他狠狠咬住牙齿,双手用力紧握成拳,冲着正在数钱的中年人破口大骂:“不对,你出老千。你的牌明明是同花顺,怎么可能是三张a?”

    话一出口,整个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姓李的中年人满不在乎冲着地上啐了口唾沫,把手里刚刚点好的一摞钞票装进口袋,用凶狠的目光注视着马利,不屑地说:“小杂种,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出千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底牌是同花顺?谁告诉你的?”

    旁边的好几个围观者纷纷叫嚷起来。

    “这娃娃根本就是乱说,老李的牌一直放在桌上没有动过。开始是闷着,后来看过还是摆在那个位置。”

    “是啊!这里有那么多人,老李要是耍花招出老千,咱们又不是瞎子。”

    “哼!输了钱都是这副德性。像疯狗一样张口乱咬。我还以为姓马的这小子挺有气质,没想到也是个输了钱就不要脸的。”

    马利脸上一片通红,他感觉浑身的血瞬间冲上了头话?要不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傻子,可以随便耍着玩?”

    “不是……绝对不是,我没这么想过。”看着罗三裸1露在肩膀上那些面目狰狞的刺青,马利战战兢兢。

    “那就赶紧回去筹钱。”

    罗三眼睛里闪烁着野兽般的凶残冷光:“外面天黑了,我会安排几个人送你回去。呆在家里就别到处乱跑,把存折什么的准备好,明天天亮了就去银行。咱们一是一,二是二,在牌桌上输赢那是你跟老李之间的事情。但是我这里……”

    罗三朝着马利抖了抖那些借条:“看清楚,你都签过字的,还按了红手印。这里所有的人都能证明是你自己写的借条,从头到尾就没人逼你。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三笔钱一万五的手续费我就给你免了。总之明天你必须把钱交出来。否则的话,咱们这朋友也算是做到头了。”

    从赌场里出来,马利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很乱,全是一张张的红钞票。眼镜中年男那张憨厚的面孔一直在眼前飘来飘去,三张不同花色的“a”就像幽灵,牢牢占据了他的所有思维神经。

    几个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汉把马利塞进了一辆微型车,一直把他送到出租小区的楼下。

    马利觉得脚在发软,连跑的力气也没有。事实上也根本跑不掉,那些人就坐在车上,远远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除了按照罗三的吩咐回家拿钱,哪儿也去不了。

    家里已经没有钱了。

    对了,丽丽哪儿去了?

    马利突然想起,在赌场里,就在眼镜中年男翻牌的时候,丽丽好像就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她果然是为了钱才跟我在一起的吗?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利百思不得其解。

    ……

    谢浩然对顾钊说过,要用他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马国昌和杨正菊。

    这对黑心的夫妇为了谋夺钱财,酝酿着想要杀了谢浩然。狠毒的心肠就算是在监狱里关上几年,出来以后仍然会继续存在。人的欲望会随着生活环境不同而改变。谢浩然是修士,马国昌夫妻俩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但是他们必须为了此前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马利从小好吃懒做。如果是稍微有一点点上进心,也不会初中毕业就一直呆在家里。

    谢浩然知道有罗三这么一号人,也知道罗三是马利的朋友。开地下赌场的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罗三他早早就把目光瞄准了三旗村的村民。因为村民很有钱,家家户户都能拿到好几百万拆迁补偿款。其它村子早年拆迁的时候,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身揣巨款的村民在赌场里玩了几天,输光了所有家财。到头来,还是一贫如洗。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坏人。他们永远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他们会用最温和的方式与你打交道,给予你一定程度的好处。比如一个温柔漂亮的女朋友,带着你到处玩耍还用不着你花钱买单。用各种甜言蜜语奉承你,当着更多的人对你挑起大拇指,用力拍着你的肩膀,口口声声“咱们都是好兄弟。”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聪明,也不是每个人都会上当受骗。但骗子的目的从来就不是针对大多数人。只要有那么一、两个白痴落入陷阱,从他们身上得到的好处,对骗子来说就已经足够丰厚。

    谢浩然知道罗三从一开始就瞄准了马利家的拆迁补偿款。以马国昌和杨正菊夫妇俩的精明,罗三恐怕一辈子也无法从他们手里骗到钱。但马利就不一样了。年轻人没什么社会经验,随便被撺掇几句就热血上涌。只要何洪涛的公司尽快把补偿款发下去,让那几百万巨款在马利手里,他就会变得目空一切,妄自尊大。

    在这个过程中,谢浩然什么也没有做。

    他不认识罗三,罗三也不认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