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十三节 巨额酬金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

    柳怡霜的声音很平淡,却可以听出其中带有少许酸意:“可能是谢浩然的亲戚,谁知道呢……”

    明明是阳光灿烂的天空,戴志诚却觉得头顶笼罩着一片挥之不去的深重阴霾。

    谢浩然显然没有察觉站在身后的这几个人。他径直走向了停在马路对面的那辆“宾利添越”。站在车旁的那名黑衣保镖连忙拉开车门,伸手挡在车门顶框的动作娴熟而标准。等到谢浩然坐进车厢,他关上车门。此时王倚丹也从另外一边完成了同样的上车动作。

    有一个在市府办公室任职的父亲,让戴志诚比一般人多了不少与上流社会接触的机会。

    看得出来,这些黑衣保镖都接受过训练,绝对不是来自普通的保安公司。由此可以推断,邀请谢浩然上车的那个漂亮女人,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有钱人那么简单。

    戴志诚第一次发现,自己和谢浩然之间的距离,竟然被拉得那么远。

    而且,还是在自己引以为骄傲,认为是绝对优势的方面。

    ……

    紫荷山庄的黄昏很美。

    淡金色的阳光徐徐涂抹着大地,在阔叶乔木和灌木丛中释放出美丽夺目的光彩。夏天的郁郁葱葱在落日时分令人感受到凉爽,柔和的光线令人舒服,有种想要融入这片天地,成为其中一份子,像昆虫和鸟儿那样自由呼吸的冲动。

    植物被精心修剪过,假山怪石掩映着亭台楼阁。造型优美的神兽矗立在琉璃瓦上,白墙上方留下了高明画工的精美作品。鸟雀在那里发出无声的歌唱,墨色兰草高挑的叶片上有蟋蟀匍匐,古人身着飘逸的宽袍大袖在墙画上吟诗对酒,当空皓月之下是蜿蜒江流,当然也少不了垂钓孤舟。

    “宾利”越野车沿着山道开进了紫荷山庄大门。

    王倚丹与谢浩然并排坐在车的后座。沿途,她一直在偷偷观察着这个年轻人。

    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但是王倚丹的审美观受到家庭影响,仍然符合亚洲人观点。谢浩然身高目测超过了一米八,在他这个年龄已经算是高大挺拔。头发修剪的款式很普通,前面部分留得有些长,从额头上垂落下来。皮肤颜色实在太白了,没有正常的红润感,就像体质虚弱的病人,却在深黑色的眼眸映衬下,释放出专属于经验丰富成年人特有的厚重,以及妖异。

    他自始至终也没有看过自己,目不斜视。

    王倚丹知道谢浩然有些紧张。这种事情她见得很多。来自女性的美貌对大多数男人而言,就是一种杀伤力强大的武器,令人不得不小心提防。谢浩然没有表现出贪婪,也没有青涩少年身上常见的局促。一点点紧张只是在刚上车的时候停留在他的身上。等到越野车出了市区,他的神态举止也越来越自然。

    这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也是一个思维敏捷,能够在短时间内对突发事件有着良好应对方法的家伙。

    这是王倚丹对谢浩然下的定论。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本奇异的书叫做《珍渺集》,也不知道修道者的各种理念与普通人完全不同。颠簸的车身对谢浩然毫无影响,当他整个人沉浸在《文曲》功法的修炼状态,周围的一切事务统统可以无视,最初的紧张感荡然无存。

    他的确是在修炼。

    默默背诵着法语单词,脑子里徘徊着繁琐复杂的数学公式,关于二胡演奏的高超技巧,中国画泼墨山水的关键要点,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普希金的俄文长诗。

    紫荷山庄面积很大,车队进入外部大门后,又继续朝着山庄内部行驶了近五分钟,在一幢依山而建的中式建筑大门口停了下来。

    吕梦宇和王恩泽站在屋檐下,满面微笑,迎接着正从车上下来的谢浩然。

    看到这一幕,王倚丹不由得怔住了,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小到大,她最佩服的人就是爷爷。关于爷爷创业的传说故事很多,能够从一贫如洗穷小子变成家财亿万的超级富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吕梦宇虽然年轻,却是王家上上下下都很尊敬的朋友。王倚丹曾经对这个古老国家的神秘力量嗤之以鼻,认为那就是一群骗子故弄玄虚伪造出来的骗人技巧。但是在修建紫荷山庄的时候,发生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怪事。如果不是吕梦宇用那种奇特的“风水”力量将其镇压,恐怕当时会死不少人,王家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爷爷和吕叔叔竟然都站在外面迎接,他们脸上恭敬的表情丝毫不像作伪。区别在于,爷爷的感激成分更多一些,吕叔叔则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谢浩然不卑不亢,面对二人拱手微笑:“王老,吕道友,近来可好。”

    王恩泽上前一步,笑道:“上次山顶一别,一直想要与谢上师重聚。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先行处理,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谢浩然很聪明,一语双关地说:“这很正常,可以理解。”

    几个人笑谈着走进了内室。

    房间很大,装修虽然豪华,却透出一股简约的意味。众人分别在沙发上坐定,王恩泽对孙女王倚丹做了个手势,后者会意地点点头,走进房屋里面。等到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摞厚厚的文件。

    王恩泽把文件慢慢推到谢浩然面前,用手掌轻轻拍了拍,带着无限的感慨与感激道:“这衰缓症困扰了我很多年。每次发作,都是痛不欲生。健康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布的痛苦啊!我曾经发过誓,如果有人可以为我解除病痛,我愿意双手奉上半数家财。”

    说着,王恩泽把目光转向与自己并列而坐的谢浩然,诚恳地说:“谢上师,这是我公司的股权转让证明书,都是已经公证过的空白文本。只要签上名字,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谢浩然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被王倚丹邀请上车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王恩泽把自己请到紫荷山庄的真实用意。

    自从山顶一别,王家和吕梦宇都没有与自己联系。谢浩然不是一个健忘的人,也没有随随便便给人好处的习惯。他给王家留下的时间是一个月。在这个期限内,如果王家主动找上自己,那么万事皆可商谈。如果王家装聋作哑,得了好处又不愿意付出报酬,谢浩然就会主动找上门,用强硬手段收取本该属于自己的利益。

    当时在山顶泉眼之所以没有约定收益,是因为王恩泽说过:我愿意奉上一半家产供奉上师,只求上师出手,治好我身上的病根。

    王家的半数家产究竟有多少?谢浩然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说实话,他现在对钱财的概念非常模糊。谢浩然不缺钱,经历车祸大难不死的何洪涛对他俯首帖耳,“康耀”公司的八百多万拆迁补偿款已经打入了他的账户。谢浩然觉得,自己出手救了王恩泽一命,王家给予的报酬应该不会低于一千万。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恩泽言出必行,竟然搞得如此郑重其事。

    吕梦宇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做个见证。

    可是,王恩泽给予自己的这份酬金,实在是太多了。

    厚厚的一摞文件摆在茶几上。从侧面文件的分册看来,谢浩然估计数量至少不会低于十分。最上面的文件是一张单页,中、英文两种文字相互对照。其中罗列着一个转让股权的价值数字,前面是一个美元符号,后面标注着“六千万”字样。

    这还仅仅只是第一份转让文件。

    照这个程度推算,王恩泽付给自己的酬金总数至少高达十个亿,而且还是美元。

    谢浩然侧过身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王恩泽:“你确定,已经仔细考虑过了?”

    王恩泽微微一笑:“人老了,对很多事情都有了畏惧之心。年轻时候的我敢打敢拼,为了赚钱什么事都愿意做。现在回过头想想,我这个衰缓症大概就是老天爷给我的一种惩罚。虽然后来公司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我每年也会拿出很多钱来做慈善。但是善恶报应这种事情一旦有了,就很难被弥补。不怕谢上师你笑话,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活到了我这个岁数,很多事情都看开了。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如果付出半数家产,能够让我平平安安寿终正寝,那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谢浩然淡淡地说:“王老,你这话就有些言不由衷了。你想要的,恐怕不仅仅只是“寿终正寝”那么简单吧?”

    这话说的很是无礼。

    坐在对面的王倚丹不禁皱起了眉头。

    吕梦宇摇摆着扇子的那只手僵在半空。

    王恩泽看到谢浩然瞳孔深处有光芒在流动闪烁着,像刀子般锐利,仿佛寒冰直接注入了自己的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