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三十四节 鲜血家财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直觉和经验告诉王恩泽,谢浩然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意图。

    “希望谢上师能保得我王家子孙平安。”王恩泽没有隐藏自己的意图,直言不讳。

    谢浩然把目光从王恩泽身上移开,看了一眼坐在侧面沙发上的吕梦宇,一言不发。过了几秒钟,他朝着后面靠了靠,淡淡地问:“你就这么相信我?”

    王恩泽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虽然我家祖上与吕上师颇有渊源,但是平心而论,我并不确定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真正的修道者。直到谢上师你出现以后,告诉了我烂脊鱼的真正食用方法,我才确定这世上真有超脱了世俗力量的人物。”

    “我老了,得遇谢上师的确是一件幸事。钱这东西,多就多用,少则少花。即便有万贯家财,哪里有子孙后代平平安安来得重要?做人要讲究诚信,既然当初我答应过谢上师以半数家财作为酬谢,那就万万没有事后拒不认账的道理。只希望谢上师能看在我的份上,对王家子孙照拂一二。”

    谢浩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他把视线转向对面的墙壁,凝神注视了几秒钟,平静地说:“王老,这里好像还有别的客人?”

    话一出口,王恩泽整个人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把目光转向孙女王倚丹,脸上浮起一丝愠怒。

    王倚丹连忙摇头否认:“爷爷我什么也没有说过。真的!您只是要我把谢上师请到这里,我就按照您的吩咐做了。您知道我没有多嘴多舌的习惯。关于那个人,我真的是一个字也没有对谢上师提过啊!”

    “不关她的事。”

    谢浩然用平静的声音为王倚丹开脱:“从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同道之人的气息很明显,而且与吕先生没有任何关联。”

    从螺屿村李姓老人那里得到的灵器“湖眼”非常神奇。就具体功能来看,是一个能够不断吸附灵气进行存储的特殊容器。紫荷山庄周围灵气浓郁,至少比市区强出好几个级别。走进房间的时候,谢浩然还以为是自己混淆了灵气与灵能之间的区别。直到后来才发现,紫荷山庄内部有一道淡淡的灵能波动。

    灵器的等级比法器更高,两者都可以释放出灵能。区别在于灵能外放的强弱。但无论灵器还是法器,它们释放出的灵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位置固定,不会移动。

    谢浩然感应到的灵能会活动。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变化是如此清晰。但是这种移动似乎又被限制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由此可以推断,对方应该是一位修道者,就在山庄里的某个房间。

    王恩泽脸上充满了震惊。

    吕梦宇也收起了手里的扇子,整个人变得敬畏而冷肃。

    谢浩然淡淡地问:“王老,难道你不打算介绍我认识一下这位道友吗?”

    不等王恩泽开口,吕梦宇连忙插进话来打着圆场:“谢上师误会了。这里绝对没有什么道友。王老今天之所以把你请来,一是为了上次答应过的诊病酬金,二来嘛……是想要谢浩然再次出手。”

    谢浩然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吕梦宇。

    吕梦宇踌躇片刻,发出几声干笑:“这件事情有些复杂,说来话长。这样吧,还请谢上师跟着我去内室。看了,也就知道了。”

    谢浩然点点头,不再言语,从沙发上站起,跟着在前面引路的吕梦宇,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王恩泽与王倚丹祖孙俩。

    “爷爷,这个叫做谢浩然的家伙真有那么重要吗?”

    王倚丹漂亮的眉毛紧皱着,言语当中带着一丝愤怒,更多的则是惊讶:“爷爷你之前要我整理这些股权转让文件根本不是为了扩大生意规模,而是要白白送给他?这……这究竟是为什么?”

    王恩泽老迈的面孔显出安详,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这是为了你的父亲,为了你,也为了咱们王家其他的人。”

    王倚丹耐心等待着爷爷后面的话。

    “你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我离开这个国家,他对于古老的文化传统一无所知。知道为什么从你很小的时候,我就把你从你父母身边要过来吗?丹丹,你妈妈是个白人,她永远不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超乎自然的强大力量。现在国内有种“香蕉人”的说法,指的就是你父亲那种类型。要指望他们来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修道者,根本就是不切实际。”

    王倚丹觉得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大脑,试探着问:“爷爷,你指的是超人?还是外星人?”

    王恩泽对此嗤之以鼻:“那是漫画里空想出来的虚构人物。古老的中华文明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千万不要小看这位谢上师。你以为爷爷我老糊涂,白白把几十亿美元的家产拱手让人?呵呵……我虽然老了,脑子却很清醒。我们王家在国外没有政治上的庇护,这些年虽然逐渐把生意重心转到了国内,却同样没有深厚的基础。你去过澳大利亚,见过牧场里剪羊毛。丹丹啊……无权无势,空有财产,那就是一只随时可能待宰的肥羊啊!”

    这个道理王倚丹当然明白。可她还是对王恩泽的判断难以置信:“爷爷你确定,谢浩然真的可以保护我们?”

    王恩泽抬起头,用炯炯目光注视着对面敞开的房门:“这些年,为了治好我的病,我去过武当,上过龙虎山,拜访过古老的茅山道派,港城的黄大仙我是常客,花出去的钱至少有上千万美金。我见过不少修道之人,知道他们的确有着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但是刚一见面就随口说出“衰缓症”三个字的修道者,只有谢浩然。”

    短时间内很难改变王倚丹的思维逻辑。她摇摇头:“那是因为爷爷你不肯去医院。其实美国和瑞士的医疗水平都很不错,我向很多私立医院发出过你的病历,他们都表示有相当的把握可以治愈。”

    “我不是不相信现代医学,而是我知道现代医学根本不可能治好我身上的病。”

    不知道为什么,王恩泽脸上泛起一丝不正常的潮红,眼神也变得有些惶恐。他沉默了几秒钟,终于长叹道:“有些事情,也该是让丹丹你知道了。”

    “爷爷不是什么好人。”

    “早年的时候,家里很穷。那时候你爸爸很小,还不到五岁。那年饥荒,村里的人都外出讨饭。你奶奶身子弱,又生了病,只好带着你爸爸呆在家里。我一个人到外面转悠,看看能不能碰运气找好心的大户人家要点儿吃的。到村前渡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当时有个过路的客商想要过河,渡口的船夫都出去逃荒,也就没人撑筏子。我是本地人,知道上游不远有一座桥,就跟那人谈好了带他过去,他付给我一块银元的报酬。”

    “你知道那时候的一块银元是什么概念吗?在乡下可以买很多糙米,再掺上野菜,可以让我和你奶奶一家三口吃上很久。真正是好运气啊!我觉得老天开眼,不想让我们饿死。爷爷发誓,当时我真的没有起坏心啊!我一个劲儿的对那人谢了又谢,认认真真走在前面领路。他夸我是个实诚人,看我当时饿得不行,还额外给了我一个馒头。”

    “那时候没有钱包,大多是用一块布裹着钱。他所有的钱都装在包袱里,需要一层一层解开。他真是不该当着我的面解开包袱,里面用红纸裹着整整两封银元,还有好几张压在下面的银票。我也不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了,鬼迷心窍,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那人头顶就砸了下去。”

    王倚丹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冰冷,呼吸也仿佛彻底凝滞。

    王恩泽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痛悔:“他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就这样死了。我慌慌张张把包袱收拾好,想要离开的时候才猛然想起,附近的地界上都在闹饥荒,恐怕是拿着钱也买不到粮食。就算是想要带着你奶奶和你父亲到外地逃荒,也得有足够的力气走远路才行。”

    “我拖着那个人的尸首,赶着夜路回家。村子里都空了,没人知道这件事。你奶奶跟着我一起把尸首弄到后院,在井口旁边洗剥干净。当天晚上我们就煮了一锅,油汪汪的……那是好几个月来第一次吃上的饱饭。你父亲也吃了不少,一个劲儿嚷着肉香。现在想想,要是没有那顿肉,恐怕也没有现在的你。”

    “我跟你奶奶把剩下的部分做成腌肉,带着那个包袱离开家,一路朝南边走。等到人烟多了,才把身上的剩肉扔掉,换成了馒头,还有饼子。我们用那些钱买了船票,先是到了南洋,接着又去了金山,慢慢做起了生意,才有了后来的好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