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35章 名医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听起来很可怕不是吗?我们在那个时候毫无选择,如果不杀了那个人,吃掉他身上的肉,我们全家都得死。”

    王倚丹双手死死交握着,指甲几乎抠进了肉里:“爷爷……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王恩泽摇头的时候,身体也在微微颤抖:“他没留下姓名,包袱里也没有关于他身份的东西。我忘不了他临死前的那双眼睛,经常在梦里被惊醒过来。罪孽深重啊……都人老了就知天命,我也是这些年生病以后才明白,这“衰缓症”根本不是正常的病症,那些白人医生嘴上得好听,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检查,各种化验报告拿了一大堆,但是他们永远不可能治好我的病。”

    “因为……这是诅咒!是来自死人的诅咒!”

    “我夺走了属于他的一切。家里应该还有妻儿在等着他,被我抢走的那些钱可能是他一生的积蓄。他原本可以有着美好的未来,像我们这样拥有亿万家产,可是一切都被我夺走了。我甚至把他当做食物吃掉,只剩下一堆骨头。”

    “这种刻骨的仇恨,谁也不可能忘记。”

    “我害怕了。我不想让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你们头上。所以我拼命的赚钱,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做慈善的机会。我知道老天对我会有报应,我也相信赎罪的行为虽然不是完全管用,但至少不会让你们变得跟我一样。”

    王倚丹用力抱住了王恩泽的胳膊,声音里带着感恩:“爷爷,谢谢你。”

    王恩泽的声音依然沙哑:“我只希望这样做还来得及,希望诅咒不会降临到你们身上。如果可以用几十亿的家族财产化解这些危机,那么一切都很值得。相信我,谢上师虽然不是超人,但他却可以在关键时候救你们的命。”

    老人的目光缓缓移动,注视着摆在茶几上的那些股份转让文件。

    “丹丹,找机会让谢上师签了这些文件。修道之人最重承诺。只要他答应了,咱们王家也有就有了指望。”

    “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对谢上师绝对尊敬。用这个国家古时候的话来,谢上师如果答应了我的请求,就成为了我们王家的供奉。”

    ……

    走廊很长,两边栽满了植物。绿萝沿着墙壁一直爬上了屋顶,变叶木奇诡的颜色在自然光线下令人产生了少许迷醉,修剪成球体的黄金榕高度超过了两米,与栽种在其底部的各种灌木花草形成景观。而这一切,仅仅只是整条长廊的一角。

    吕梦宇走在前面,速度不算快,不时侧转身子,用微笑的目光引导着谢浩然。他脸上的表情带有恭敬成分,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谄媚。

    此时此刻,谢浩然的心态与刚得到魁星传承之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修道者的世界里,实力的强弱的,就意味着身份的高低贵贱。

    一路上都没有话,谢浩然默记着自己迈出去的每一个步伐尺寸,非常精确。仿佛有一把无形的游标卡尺,正在他的双脚之间不断移动。

    这同样也是一种修炼。属于文昌帝君传承当中“数”的范畴。每个人身体外形都具有“数”的概念。比如成年人手臂长度约为一米,正常走路步伐跨度约为六十厘米等等……

    从走进紫荷山庄开始,谢浩然就在默默记忆着整条行走路线,通过步伐测量的方式计算着路线长度。这其中还包括了每一个房间的朝向,门框大与室内面积的计算,以及各个窗户与出入口之间的位置。

    吕梦宇走在前面,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他根本不知道随着行进路线不断延伸,紫荷山庄的这片区域正以平面图的形式出现在谢浩然脑子里。非常细致,完全做到了数据化。当然,房间与走廊之间的面积计算也许不是那么精确,但是与正确数字之间的区别不会太大,误差非常。

    如果文昌帝君仍在这个世界,一定认为谢浩然是个非常特殊的传承修道者。因为自身的经历,谢浩然对于“危险”两个字有着远超于常人的理解。他从不在外表上显现出戒备与敌意,可是对于陌生环境的熟悉与探查,的确是被他利用道术发挥到极致。

    绕过第四个拐角,眼前出现了一扇紧密的门。很大,左右两扇,目测全部打开后的门框宽度大约为三米。一个身材曼妙,穿着黑色西装套裙,领口透出白衬衫的女侍应生站在门口。看见吕梦宇带着谢浩然过来,连忙将门推开一条足够通行的缝隙,微笑着侧身让他们进去。

    这是一个占地面积超过一百平米的大房间。无论装修还是摆设,全都透出令人敬畏的奢华。真皮沙发摆在靠南面的位置,两名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那里,围着一张茶几,正在语气激烈的争论着。

    他们的区别很明显:一个穿着医生常见的白大褂,两边面颊和嘴唇上刮得干干净净,看不到半点胡须,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镶银边的细框眼镜,整个人透出儒雅的学者气息。

    另外一个穿着藏青色唐装,对襟开衫很是显眼。胡子很长,一直拖到了胸前。裤脚紧扎,脚下是一双黑色的衲底布鞋。这身打扮与很多公园晨练者相似,却多了一丝普通人身上并不具备的浑厚感。

    在两位老人的正对面,坐着一个神情慵懒的年轻人。

    很瘦,但身形绝对算得上是矫健。黑色略长的头发很是张扬,白色衬衫被宽大的肩膀朝着左右两边撑开,展现出并不亚于专业模特的完美造型。鼻梁很高,光滑笔直,薄薄的嘴唇释放出一丝不耐烦的意味。

    谢浩然双眼牢牢锁定了这个神情冷漠的年轻人,一丝也没有移动过。

    之前感受到那道特殊的灵能,正是来源于这个人。

    他指间夹着点燃的香烟,旁边茶几上明明摆着烟灰缸,脚下的地毯上却落满了烟灰,甚至还有几个已经熄灭的烟头。他看上显得烦躁,瞳孔深处不时释放出显而易见的怒意。谢浩然走进这个房间还不到五秒钟,他就已经在沙发上连续换了三次坐姿。

    那不是为了用更舒服的姿势进行休息,而是焦躁到极点,却又找不到任何缓解方法的表现。

    危险的感觉的确存在,却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也随着谢浩然与这个陌生年轻人更近距离的接触大幅度减弱。

    很简单,他不是修道者。

    可是,那道灵能的的确确来自于他的体内。

    两个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老人正在激烈争论。

    “化验单上的数据很清楚,就是肝脏功能受损。我建议立刻安排手术,最迟不能超过四十八时。否则他的内脏衰竭迹象会越来越严重,很快就会扩大到肾脏,影响整个内分泌系统。”

    “胡八道!明明就是心肺受损,这跟肝脏有什么关系?你看看他现在连呼吸节奏都不稳定,脉搏紊乱,必须服用平和舒缓的汤药才对。”

    身穿白大褂的老人满面怒容:“你这套理论根本没有科学依据。你这是在耽误抢救的最佳时间。”

    身穿唐装的老人同样也很愤怒:“你所谓的化验单又能证明什么问题?你懂不懂脉搏?你知不知道人体的筋络有多么重要?照你那种做法,一刀子下去,而且还找不到病根,白白受罪不,到头来究竟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吕梦宇在这里的身份应该很高。他径直走到面色阴沉的年轻人面前,侧身微笑着介绍:“秦公子,这位是王老专门请来的谢上师。”

    他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房间里所有人都听见了。尤其是正在争论的两位老人顿时停了下来,不约而同转过身,把目光集中到了谢浩然身上。

    他们眼睛里同时释放出惊讶和不屑。尤其是身穿白大褂的老者,更是从鼻孔里发出鄙夷的冷哼。

    “又是一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王老真是……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懂得科学的重要性?所谓道术和风水,其实都是骗人的啊!”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唐装老者脸上全是冷傲,看着谢浩然,仿佛高贵的白天鹅在看着一只丑鸭:“这么年轻也敢自称为“上师”。哼!果然是骗子当道,国学不振啊!”

    谢浩然对这些冷嘲热讽充耳不闻。他一言不发,仿佛面部神经彻底失去了活动能力,目不转睛盯着坐在沙发上,被吕梦宇称之为“秦公子”的年轻人。

    微微的惊讶在秦公子脸上浮现了不到两秒钟,很快变成了与两位老者相同的不屑表情。

    “上师?哈哈哈哈!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年轻的上师。”

    他把香烟叼在嘴里,用力狠吸了一大口,言语当中带着呛鼻的烟草臭味,目光中仍然带着挥之不去的怒意:“吕先生,你和老王是不是在故意糊弄我?”

    秦公子根本不相信谢浩然是什么所谓的“上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