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36章 一拳之力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他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得令人充满了怀疑。

    年龄这种东西,往往与经验和实力挂钩。尤其是对于患病的人来,都愿意在医院挂个专家号,愿意在诊室里看到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皱纹比千年老树皮还要密集的医生。

    至于面皮光滑,嘴上没毛,一看就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呵呵!我还是换家医院,换个靠谱的医生吧!

    旁边,白大褂老者和唐装老者你一言我一语,接连发出毫不掩饰的冷嘲热讽。

    “年轻人就该谦虚一些。紫荷山庄这种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有上进心是好事,但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实力。”

    “这么年轻就是上师了,那我又该是什么呢?大师?天师?哼……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吕梦宇被夹在中间显得很尴尬。他也被这些毫不客气的讥讽话语激出了怒意,只是碍于在秦公子面前不好发作,只能控制着情绪,低声对谢浩然道:“那个穿白衣服的叫田冯章,是国内有名的外科专家。穿唐装的那个叫做陈逸君。“华康堂”你知道吧?陈老就是华康堂的第二十二代执掌者,有名的杏林高手。”

    谢浩然微微点头,没有话。

    王恩泽是亿万富翁。到了他这个级别,无论衣、食、住、行,都与普通人有着很大区别。能够被他邀请到紫荷山庄诊疗的医生,当然不可能是毫无本事的骗子。何况“华康堂”这家中医馆在昭明市的名气极大,几乎是人人皆知。

    他们的确有资格鄙视自己。拥有能力,坐在了高位的人,他们可以用俯瞰的眼光审视每一个向上攀登的后辈。很正常,不奇怪。

    吕梦宇的声音仍然很低:“秦公子是王老的朋友。关系非常密切的那种。他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就把谢上师和他们都请了过来。”

    虽然与吕梦宇接触不多,但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性格平和、谦逊的人。时代变迁造成了风水一脉势弱,尽管不是修道者,吕梦宇却非常准确的把握住了在众人面前的身份与态度。

    谢浩然平静地听着这些话,视线始终未从秦公子的那张脸上移开。

    “你受伤了。”

    这四个字平淡无奇。

    身穿白大褂的外科名医田冯章冷笑着摇摇头。他之前对秦公子给出的诊断结果就是肝脏受损。对于谢浩然这个年轻人的评价,也随着刚才那句话,从不屑一顾变成了深深的鄙视。这显然就是套用了自己的成果,是赤1裸1裸的现场抄袭。

    老中医陈逸君用惋惜的目光盯着谢浩然,一直摇头:“投机取巧!哼!年轻人学什么不好,偏偏要装神弄鬼。诊断病因可不是嘴上那么简单。这需要拿出真本事,开方子治病的。”

    吕梦宇想要些什么,但欲言又止。

    他看到了秦公子脸上的冷漠,知道这种场合不好插嘴。毕竟这不是关于风水的见解,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

    秦公子眼眸深处滚动着压抑过的轻蔑。田冯章和陈逸君对谢浩然充满了鄙夷,言语当中毫不留情进行了压制,所有这些全都贬低了秦公子对谢浩然的第一印象。实在太年轻了,“受伤”这个病因听起来也很牵强,甚至令人嗤之以鼻。

    他下意识站在了两位名医的立场,把谢浩然归为了“骗子”的行列。

    虽然已经有了定论,可是看在王恩泽的面份上,秦公子也不好发作。他懒洋洋地漠视着谢浩然,目光随即转向站在旁边的吕梦宇,发出冷漠的声音:“吕先生,这里有田医生和陈老先生就够了。麻烦你替我谢谢老王……”

    谢浩然用同样冷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你右腹侧下中了一拳。以你目前的伤势推算,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秦公子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他把香烟从嘴唇中间摘下,用手指夹住,搭在了膝盖上。歪斜的坐姿也变得端正,不再是之前散漫的模样。

    田冯章和陈逸君的位置有些远,他们没有看到秦公子正在抽搐的眼角,以及瞬间骤缩成针尖的瞳孔。

    “年轻人,医学可是来不得半点马虎,随随便便就下诊断书,那可是要出人命的。”田冯章皱着眉头,发出痛心疾首的感慨。

    “别以为看过几本医术就有了坐堂诊病的资格。这种事情讲究师承和门派。想当年,我可是跟着师傅足足背了五年的药方,辨识各种药材,然后在药房里抓药三年,又在客堂跟诊三年,足足熬了十一年,这才有了坐堂诊病的资格。”陈逸君神情傲然,话时右手轻轻拈着白色胡须。

    谢浩然背对着两位名医,丝毫没有被来自身后的声音所干扰。他的目光锐利,秦公子甚至有种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被看穿的感觉。

    “田医生得没错,你的确是肝脏受损。我想,在过去的这几天里,你一定觉得很难受。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尿频,而且每一次便都会出血。这表明你的肾功能正在衰竭。陈医生之前你的肺部有问题,这也没有错。你的伤势正在加重,从下腹部朝着身体其它部位开始扩散。”

    田冯章愤怒了。眼镜里折射出带有火焰的苍老目光:“年轻人,你简直就是信口雌黄。”

    陈逸君的养气功夫显然更胜一筹。他慢慢互搓着全是皱纹的手掌,缓缓摇着头:“危言耸听,不值一提。”

    谢浩然注视着秦公子,声音平静而宁定:“身体上的变化,你自己应该很清楚。胸口的刺痛感是不是越来越明显?呼吸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困难?当初中拳的时候,你应该毫无感觉。打伤你的那个人不是泛泛之辈,他的拳力当中含有一股特殊能量。它正在你的身体里扩散,破坏着你的内脏和肌肉。随着时间推移,你的情况会变得越来越严重。每七天为一个阶段,你的伤势会越来越糟。四肢无力,萎靡不振,进而全身瘫痪,寸步难行。到了七七四十九天,你必死无疑。而导致这一切的源头……仅仅只是一拳。”

    田冯章怒视着谢浩然的背影,已经被气得不出话来。

    陈逸君端起摆在旁边的茶碗,慢慢抿着茶水,脸上全是愠怒的神情。

    在紫荷山庄,他们毕竟只是客人。谢浩然的这些言论在他们听来虽然可笑到极致,但是身为庄主的王恩泽不现身,作为代言人的吕梦宇不话,他们最多也只能发声斥责,却没有将谢浩然赶出去的权力。

    秦公子不动声色紧盯着站在面前的谢浩然。坐姿端正,表情也变得严肃而谨慎。

    “田医生、陈老先生,我想和这位谢上师单独谈谈。”

    没有直接撵人,但话里流露的意思却毫无区别。

    田冯章和陈逸君两人不约而同变得面色铁青。即便是涵养再好的人,也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继续保持礼仪。然而秦公子的身份摆在那里,王恩泽的钱财地位也远远超过普通富商,他们只能将愤怒和不甘强压下去,紧抿着嘴唇,狠咬住牙齿,一言不发,递次走出了房间。

    吕梦宇快步走到门边,将房门关紧,然后走了过来。

    “谢上师请坐。”秦公子收起了放荡不羁与傲慢,态度变得非常认真。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秦公子脸上浮现出无奈的苦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不曾请教谢上师的宗派?”

    对于拥有神秘力量的修道者,秦公子多少听过一切,也知道这些人有着不同的门派归属。他们是超脱于世俗力量的存在。如果能够通过这方面搭上一点关系,应该有助于改善彼此之间的关系。

    谢浩然微微颌首:“我是青云宗门下。”

    这可不是随口编造,更不是胡言乱语。

    文昌帝君的确创建了一个叫做“青云宗”的门派。之所以是这个名字,是取自“平步青云”之意。只是文昌帝君创建青云宗的时间过于久远,后人只知道文运加身,也就把“青云”的来自逐渐遗忘。如果没有来自《珍渺集》的注解,谢浩然也不会知道自己的门派归属。

    秦公子左手用力按住沙发,以此作为支撑,摇晃着身子站起来。见状,吕梦宇连忙跑过去搀住他的胳膊。秦公子挣扎了几下,缓缓呼吸着空气,强作镇定的脸上露出一片苍白,额头上也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上师果然是上师,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伤势所在。”

    秦公子用力捂住腹部,胸口呼吸起伏的幅度有些大,夹杂着痛苦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不是我对上师无礼,而是我只能保持着坐姿才好受一些。”

    谢浩然看了看被扔在地毯上的烟头:“你是故意在他们面前抽烟?”

    秦公子苦笑着点点头:“我不得不这样做。障眼法……当然,如果他们能诊断出准确病因,治好我的伤,我也不会继续演戏。”
小说推荐